美言军事论坛-最新军事新闻

搜索
查看: 1426|回复: 2

爱国要有真才实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4-24 09: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爱国要有真才实学
绿屋书生
1953年9月8日至18日,政协全国委员会常委会扩大会议召开,后又转为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扩大会议。在这次会议上,政协委员梁漱溟与毛泽东主席因为治国方针发生了激烈争吵。
1987年,九十四岁的梁漱溟在追忆当年那场论争时说:“当时是我的态度不好,讲话不分场合,使他很为难,我更不应该伤了他的感情,这是我的不对。他的话有些与事实不太相合,正像我的发言也有与事实不符之处,这些都是难免的,可理解的,没有什么。他们故去十年了,我感到深深的寂寞。”
近日,当笔者在网上读到梁漱溟老先生的这段话时,不禁哑然失笑。
一位哲人曾说过:爱和被爱都是要有能力的。
一、  爱国言论必须经过哲学检验。
任何人的成功都必须符合哲学,不符合哲学的成功是不存在的。哲学是爱国者应该具备的基础知识,懂哲学的人才不会“满嘴跑火车”、才不会对国家造成客观上的伤害。
国家曾经关闭过某著名网站,该网站除了有自己的治国主张外,还以爱国闻名。此网站有许多名人参与管理,不乏专家学者。
当网站被关闭的时候,这些学者应该深刻反思一下——
1、关闭网站不是否定你们主观上的爱国热忱;
2、对于你们多数理性的言论、合理的谏言国家有关部门一定会认真听取并采纳的;
3、之所以关闭网站,是对你们少数伤害、甚至危害国家言行的制止,这也是对你们的爱护。
4、有些言论数量虽然少,但是危害是相当大的;不要象没有经过世事磨练的学生一样感情用事而又浑然不觉。
5、延安时期王实味提出的绝对平等,显然是谁都做不到的,至今为止,也没有人做到过。王实味用一个千年以后莫须会实现的超级的完美标准来批评GCD,只能是彻头彻尾的反革命;而他自己是永远认识不到这一点的。因此毛泽东批评王实味说:“近来颇有些人要求绝对平均,但这是一种幻想,不能实现的。我们工作制度中确有许多缺点,应加改革。但如果要求绝对平均,则不但现在,将来也是办不到的。小资产阶级的空想社会主义思想,我们应该拒绝。
显然,毛泽东的回答是经过哲学思考的,是符合客观实际的;而现实生活中,还有大量的形形色色的“王实味”,他们在主观上也许是爱国的,但是他们的言行造成的客观结果则是有相当大的危害的;对此我们必须保持警惕,必须在哲学层面进行深刻的剖析与反思。
二、  爱国建议与提案必须有战略意识。
许多人议论国事往往只考虑自己的、附近的“一亩三分地”的事情,只看到眼前看不到长远,只有微观思维(虽然表象上符合事实)缺少宏观战略,所以对于整个国家管理只能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因此,具备战略意识是爱国者应该具备的基本技能。
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说粮食便宜了、耕地底线可以放开了;思维意识错误也太低级了。
从石油价格的演化历史看,美国高盛公司与中国公司的(赌博式)协议(石油价格不可思议的涨落十倍以上)完全可以启发大众拓展立体思维。
我国加入世贸组织的时候,美国人与我们单独签订了一个不起眼的让人迷茫的大豆协议。然后中国的食用油、饲料、猪肉、物价、经济、金融都起了巨大的连锁反应;面临战略危险。
粮食是可以演化为战略物资的;大国缺什么、什么就会成为战略软肋。
如果某大国的土地减少到无法自保,粮食出口国完全可以减少一半的播种面积抬高100倍粮食价格;当然还有许多你意料之外的手段抬高粮食价格。那时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喽。人不能忘“本”、顾标失本啊。粮食问题是非常复杂的,与人口数、国际贸易、金融安全密切相连。
茅于轼是坐井观天式的爱国主义;两会提案中也有相当一部分是达不到战略高度的初级方案。任何领导人对这样的专家只能是老人家的态度——“此人不可再用”。
三、  实现中国梦更需要政治人才。
我们国家虽然有几百万干部,但是他们当中多数人只能称作行政干部,能够从政治高度发现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高级干部是比较少的。
习近平同志提出:“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也不能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
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的人只注重经验提炼出来的东西,只要跟经验不符合,就认为是不正确的;在观察和处理问题的时候,从狭隘的个人经验出发,不是采取联系、发展、全面的观点,而是采取孤立、静止、片面的观点。他们轻视马克思主义理论、毛泽东思想的指导作用;无视当代资本主义实践所昭示的曲折和丑恶,只是因为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繁荣便浅薄地接受资本主义的全部;此种态度的外在表现就是全盘西化,其必然的发展结局便是摒弃社会主义。这种浮肿的认识,必然导致经验主义教条化,用来教人,则具备足够的欺骗诱惑力;用来指导实践,则必然使我们的人民遭受资本主义给他们带来的巨大伤害。
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的人把书本、理论当教条,思想僵化,一切从定义、公式出发,不从实际出发,反对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否认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他们轻视实践、无视社会主义实践创造的巨大成就和其中内蕴的合理内核、割裂理论与实践、主观与客观的具体的历史的统一。这种营养不良的认识,必然导致教条主义经验化(空想社会主义);面对新情况、新问题只能到书本上寻找毛泽东同志的经验与指示,忘记了毛泽东思想与邓小平理论的精髓是实事求是。
梁漱溟当年的发言只能是单一思维表现出的狭隘理性,虽然表象上不是指鹿为马,实质上却是盲人摸象式的爱国主义。毛泽东对梁漱溟的批驳后来被收录在《毛泽东选集》第五卷《批判梁漱溟的反动思想》一文里。实事求是地说,毛泽东完全理解梁漱溟的意思,但是梁漱溟根本不懂毛泽东经过哲学思考的、具有战略高度的政治语言。所以毛泽东后来断绝与“百无一用”的书生式的爱国者梁漱溟先生的交往的原因其实非常简单,毛泽东不过是节约宝贵的时间。
“1983年,梁漱溟去了一趟韶山。站在毛泽东的旧居面前,梁漱溟突然感悟到是自己首先没有一种让别人批评的‘雅量’;没有站在国家一穷二白的高度,全盘布局的‘雅量’,而在大庭广众之上,再三用话语‘逼迫’毛泽东自我批评,也太目中无人、意气用事了。毛泽东能在被顶撞的情况下,同意自己一再发表不同意见,还是有很大的雅量的。”换言之,(笔者通过亲身经历理解为——)梁漱溟是对毛泽东一人讲的初级观点,而毛泽东确是说给天下所有人听的治国理念。
通俗地讲,毛泽东不但要考虑党与农民的关系,还要考虑工农关系,以及如何发展国民经济,如何发展重工业;是否优先发展重工业要看重要的前提条件、即重工业在当时险恶的国际环境中关系到国家的生存,而生存又是发展的前提。
“用什么办法来让农民多得一些呢?你梁漱溟有办法吗?”没有解决办法的批评对于国家来讲就是反动的,是亲者痛仇者快的“暗箭”。如果实行所谓的民主选举制,那“百无一用”的知识分子代表梁漱溟先生是很容易被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大众选举为省市领导的,那样对于国家来讲是相当危险的,甚至是有害的。
毛泽东给梁漱溟的结论是:虽反动,但不算反革命;要批判,但也要给出路。借用王光美同志的一句话——“主席还是保护梁漱溟的”。梁漱溟在相当的时间里依然是政协委员照当,工资照发,他并没有受到任何处分。
梁漱溟认为“自己根本没有反对总路线,而主席却诬他反对总路线”;王实味也认为自己没有反对GCD;自以为是、固执己见,实际不是。
梁漱溟后来说:“当时是我的态度不好……”笔者冒昧地替老人家回答一句:“这不是态度好不好的问题,而是政治原则问题;在原则问题上我是从来不让步的”。
目前,改革开放已经到了攻坚阶段,我们必须保持政治上的清醒,防止王实味、梁漱溟、茅于轼等等所谓的贤达(实质是政治幼稚)人士借助爱国主义的旗帜帮倒忙。
“让那些内外反动派在我们面前发抖罢,让他们去说我们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罢;中国人民的不屈不挠的努力必将稳步地达到自己的目的”。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必将成为二十一世纪人类最伟大的事业!

点评

有思考  发表于 2015-9-28 22:04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美言APP(手机客户端)安装|小黑屋|Archiver|美言军事网 ( 联系方式:QQ64237762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本站声明:本网站所有转载之内容只代表作者本人之观点,本网站纯粹只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站转所转载之内容,无任何商业意图,如本网站转载稿件涉及版权、著作权等问题,请您来函与本站管理员取得联系(联系方式: (只收手机短信)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或者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网站地图sitemap

GMT+8, 2017-6-26 06:1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