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言军事论坛-最新军事新闻

搜索
楼主: 大东

老马夜聊论剑(2017.4.28老马更新于4900页)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23 20:30 | 显示全部楼层
ZT  520汉中舰

    520汉中舰.jpg

点评

漂亮,再来20艘。  发表于 2017-5-25 21:57
期待 安康舰啊!  发表于 2017-5-24 11:51

评分

3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24 18: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冷眼看海 于 2017-5-24 18:08 编辑

湖南一农民发明石墨烯LED大灯获国家专利

2017-05-23 23:56 出处:OFweek中国高科技门户 作者:Evelyn [url=][/url][url=][/url]52

2017年5月21日,湖南郴州农民李建沣又为朋友制造出一对石墨烯 LED 汽车大灯。李建沣说,湖南郴州石墨矿产资源丰富,早十多年前他就想到利用石墨烯散热可以制造汽车大灯。经过十多年的研制开发,终于发明出石墨烯LED汽车大灯并获国家专利。

2.jpg


据了解,今年47岁的李建沣是湖南省郴州市嘉禾县钟水乡西车湾村二组村民。三十多年前,因家庭拮据没读完初中的他便辍学回家。尽管他没什么文化,但勤奋好学善于钻研,他先后跟人学会了无线电修理、车工、电焊工,当时他还被村里人公认为“小天才”。

在八十年代末,李建沣与其他人一样随着民工潮南下深圳打工,由于有着过硬的技术,他很快在深圳有了立足之地。经过一段时间的酝酿和筹备李建沣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决定发明一款无需风扇散热的LED汽车大灯。



他清楚地记得,那次在郴州市鲁塘镇一朋友的石墨矿玩耍时,发现地上有块晶亮的石墨块,当拿到手上观看时这块石墨烫得他直叫。从那开始,李建沣就从石墨开始研究,后来他发现石墨提炼出的石墨烯导热系数是铜的几千倍。经过十多年的研制,他向国家知识产权局递交了自己的专利申请报告,没过多久,他的专利申请获得批准。

为了证实自己的产品质量,李建沣一直自己动手制作石墨烯 LED 汽车大灯,再送给亲朋好友体验。他说LED灯采用采用石墨烯导热比普通LED灯节省了不少散热面积、节能35%以上,如果比起普通的钠灯,会节能80%以上,他已做了石墨烯LED汽车大灯放在60度的温控箱里面连续工作100天不坏的试验。

李建沣说,他从2013年8月正式研发LED汽车灯大灯,经过三年多时间上千次试验,把石墨烯新材料应用于汽车LED前大灯,完全解决了散热的技术瓶颈,使汽车LED前大灯寿命超过10年以上。用他的话说,石墨烯LED汽车大灯是“迎接材料‘烯’世代,点燃产品新‘烯’望。



点评

正如钻石本质就是碳,但组合好了就坚硬无比  发表于 2017-5-27 07:05
群众发动起来了,人多就好办事!没发动起来的,人多也只是负担。  发表于 2017-5-27 07:04
人民的力量无穷无尽!  发表于 2017-5-26 17:55
高手在民间。  发表于 2017-5-25 21:57
能给相控阵雷达的R/T组件散热吗?  发表于 2017-5-24 23:17

评分

3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24 18: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丢人!美国这款六代战机竟山寨中国歼20

时间:2017-05-24 15:45来源:环球军事网 编辑:华英豪 点击: 907 次

据外媒报道美国雷声公司机载任务系统对抗网络作战中,疑似第六代战机曝光从尾部看,除了是F-22的发动机外,外形酷似J-20。


据外媒报道美国雷声公司机载任务系统对抗网络作战中,疑似第六代战机曝光从尾部看,除了是F-22的发动机外,外形酷似J-20。

目前,世界第六代战斗机的定义尚未明确,一般认为更加隐形、发动机为第六代航空发动机,能无人机协同作战、加载智能辅助技术,虽可以有人驾驶,但是也可以无人操作,在气动布局上更加优化,最高时速可达5马赫以上。

八妹想说这不就是中国歼-20Plus吗?看来美国军火巨头也是黔驴技穷了开始仿制中国歼20了。




美国雷声公司发布第六代战机,外形酷似J-20,是不是可以说明J-20的气动布局相对于现在的F-22和F-35更加科学?否则先进如美国,没有必要抄中国的剩饭啊?

看来真的是中国歼-20的气动布局可以完胜美五代机了。这真是个值得振奋人心的事。
美国雷声公司发布第六代战机,外形酷似J-20,从座舱看,第六代战机并非无人机,而是有人驾驶,雷声公司更专业的是战斗机的电子设备,未来的无人协作技术的开发或许会由该公司来定义。

美国雷声公司发布第六代战机从侧面看,外形酷似J-20
美国雷声公司发布第六代战机,外形酷似J-20。




点评

请看好“美国雷声公司机载任务系统对抗网络作战中”这一句,人家用J20做假想敌或任务系统的假想载机。  发表于 2017-5-28 13:35
六代什么样可以从五代角度看,能压制五代制霸天空的就是六代机  发表于 2017-5-26 13:02
雷声公司只是在宣传他们的雷达网络防护系统,为体现高端用途而将J20F22YF23合体五代机拿来逗乐一番,,小编热情洋溢帮雷声公司承造美国六代机,还5M骗全网点击率,谁要打死小编我绝对不拦着!!  发表于 2017-5-24 23:36
还用F-22的发动机,达到5马赫?  发表于 2017-5-24 22:14
媒体小编无良,为了赚点击率,张冠李戴加油添醋,节操碎地  发表于 2017-5-24 21:51
hcj
美国人也开始来抄作业了,真搞笑。  发表于 2017-5-24 21:30
还用F119,当真黔驴技穷了!  发表于 2017-5-24 19:47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26 13:47 | 显示全部楼层
空天防御导弹和中段反导有什么区别啊?

点评

这次是末端高空防御系统,据说类似于美猪还未部属的萨德增程型,中段反导应该在最高1000公里高度对洲际导弹实施拦截  发表于 2017-5-28 22:11
同问,请高手解读  发表于 2017-5-28 21:04
这次这个是末端防御导弹,中国末端三剑客之一  发表于 2017-5-26 22:11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27 22:28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火箭军展示东风15C导弹 可穿透60米厚地下目标
2017年05月27日 12:41 新华网


XolR-fyfquww9007410.jpg   5月20日,穿戴防护服的火箭军士兵正在进行东风-15近程弹道导弹的吊装作业训练。


  近日,中国火箭军对外展示了东风15C钻地型战术导弹部队的训练图片。据外媒报道称,东风15C钻地弹导弹采用末段雷达制导或红外成像制导,精度可提高到15米到20米之间,射程达到700公里。相对于美国在实战中屡次使用的钻地弹,中国钻地武器显得更为神秘。

H9gf-fyfquxv3557365.jpg   穿戴防护服的火箭军士兵正在撤离东风-15导弹发射阵位。


  该型导弹的战斗部是一个长约2米至2.5米的圆柱体形状,顶端尖锐,就像一个大钉子,因此外界普遍判断这是导弹“钻地”用的侵彻战斗部。据介绍,这种侵彻战斗部主要用于对敌方掩体、钢筋混凝土加固的永久工事、地下设施和地下指挥中心实施钻地打击。

sKD9-fyfquxv3557370.jpg

  如果按照东风15C新弹头重量为1吨计算,这种弹道导弹在末端普遍能达到6倍以上音速,也就是每秒2000米,那么这种弹头落地动能为20.8亿焦耳,远超GBU-57。

  如果中国导弹弹头外形设计再得到优化,那么其钻地能力可超过美国的“炸弹之祖”(指GBU-57)。如果GBU-57可以穿透60米厚的高强度混凝土,那么中国的钻地弹显然会超过这个数字。

  不过,钻地弹头和弹道导弹结合,速度是上来了,但对精度要求更高,因为一枚弹道导弹造价要远高于普通机载钻地弹。这种战略级别武器一旦发射,势必要实现对关键目标“一击必杀”。然而由于弹道导弹速度快,弹道精度控制难度大,原有机载钻地武器那些激光、GPS等制导方式已经无法满足需求。弹头必须有红外、雷达、惯导、地形匹配等多种功能,来实现几百公里甚至上千公里射程对地下关键设施的毁灭性打击。



点评

美妹的炸弹他妈比咱们的东风钻地弹是要便宜,但射程可短多了,而且得在确保制空权的情况下才用得上。  发表于 2017-5-29 06:57
这是掘墓鞭尸型号,吼吼  发表于 2017-5-29 06:53
用了火箭矢量喷口还要机动舵作甚?  发表于 2017-5-28 13:38
这个配图不带气动舵?  发表于 2017-5-28 02:49

评分

3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27 23:47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报|航空工业杨伟孙聪唐长红获颁首届全国创新争先奖2017-05-27 航空工业 http://mp.weixin.qq.com/s/QPNoj9HXA-Sh7q51V1wMCQ
5月2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科技创新大会、两院院士大会、中国科协九大上的重要讲话发表一周年之际,庆祝全国科技工作者日暨创新争先奖励大会在京举行。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刘云山出席会议并讲话,代表党中央向广大科技工作者致以节日问候,向获奖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表示热烈祝贺。
1.png

10个科研团队、282名优秀科技工作者获颁首届全国创新争先奖。该奖项是继“国家自然科学奖”“国家技术发明奖”“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之后,国家批准设立的又一个重要的科技奖项,是仅次于国家最高科技奖的一个科技人才大奖。航空工业科技委副主任、重点型号总设计师杨伟荣获“全国创新争先奖章”,中国工程院院士、航空工业科技委副主任、重点型号总设计师孙聪、唐长红荣获“全国创新争先奖状”。
2.png

全国创新争先奖由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中国科协、科技部、国务院国资委于今年4月报请中央批准共同设立,旨在表彰在科学研究、技术开发、重大装备和工程攻关、转化创业、科普及社会服务等科技创新全链条上作出突出贡献的集体和个人。


全国科技工作者日

2016年5月30日,全国科技创新大会、两院院士大会、中国科协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隆重召开,在“科技三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做了重要讲话,发出向世界科技强国进军的号召。为纪念这一有着重大历史意义的事件,国务院2016年11月批准同意将每年的5月30日定为“全国科技工作者日”,由中国科协、科技部商有关部门组织实施具体工作,科技工作者第一次拥有了属于自己的节日。
全国创新争先奖是国家科技奖励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和补充,是国家科技奖项与重大人才计划的有机衔接,是仅次于国家最高科技奖的科技人才大奖。全国创新争先奖每三年评选表彰一次,每次授予10个科研团队奖牌;表彰不超过30个科技工作者授予奖章,享受省部级劳模待遇;表彰不超过300名科技工作者授予奖状。
3.png

活动主题
精忠报国、敢为人先、求真诚信、拼搏奉献

本届全国创新争先奖由包括157名院士在内的300多位各学科领域的杰出代表、科技管理专家和企业负责人担任评审,按照“德为先、术要精、能力强、基础厚、贡献大”的评选标准,经网上预审、初评、复评,从217个渠道推荐的1343名优秀科技工作者和227个科研团队中评选产生。
4.png 5.png 6.png


点评

三种奖:奖牌给团体,奖章,奖状给个人,奖章高于奖状。  发表于 2017-5-29 21:24
楼下的朋友没看这句话吧:“航空工业科技委副主任、重点型号总设计师杨伟荣获“全国创新争先奖章”,中国工程院院士、航空工业科技委副主任、重点型号总设计师孙聪、唐长红荣获“全国创新争先奖状”  发表于 2017-5-29 21:23
获奖团队和个人名单都没有孙聪,标题上怎么回事?  发表于 2017-5-29 14:18
楼下的朋友,把那句话的头两行看完了再质疑,那两行文字说明的是“全国科技工作者日”的由来啊。  发表于 2017-5-29 09:24
“2016年5月30日”?这是原文吗?  发表于 2017-5-28 22:58
“2016年5月30日”?这是原文吗?  发表于 2017-5-28 22:56
杨伟什么时候能评为院士?  发表于 2017-5-28 11:18
马伟眀团队属于奖牌10大团队之一,看来是推动海军全面实现无死角的综合电力推进革命,还有电磁技术的逐渐开枝散叶!  发表于 2017-5-28 06:38
贡献由高到低:奖牌、奖章、奖状?  发表于 2017-5-28 06:24

评分

3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28 18: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冰雪骡子 于 2017-5-28 19:01 编辑

DF21 试验打远望四号




安装了角反射器,正准备面对最后时刻的远望4号

安装了角反射器,正准备面对最后时刻的远望4号

没有携带弹头的DF-21DS试验弹直接命中导致远望4号船体严重受损,在拖回港口途中不得不搁浅,显示了巨大的威 ...

没有携带弹头的DF-21DS试验弹直接命中导致远望4号船体严重受损,在拖回港口途中不得不搁浅,显示了巨大的威 ...

点评

忽生一念: 东风反舰,咱之前一直感到美中不足的是适合用于陆对舰或潜对舰,以后或者能加上大飞机平台发射的空对舰,却不好用在水面舰艇的舰对舰上头。 (三锅那就是个摆设噱头而已。) 因为中程弹道导弹那尾焰和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5-30 09:50
所以美国对海基反导越来越重视,怕了啊!  发表于 2017-5-29 09:13
顺丰快递还是东风快递,咱们都提供得起。而且还提供移动中快递,哪怕“客户”在驾车途中,咱们照样送货无误,记得给好评噢  发表于 2017-5-29 07:05
假弹都能砸得万吨船搁浅,厉害。  发表于 2017-5-28 22:55

评分

3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29 00:20 | 显示全部楼层
祝福美言的战友们端午节快乐!

006aszUzly1fg19lver5aj30zn0qo433.jpg


点评

与飓风兄同贺! 咱们军工的粽子也得多包些,跟饺子一样包成流水线,吼吼  发表于 2017-5-29 06:50

评分

3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29 00:21 | 显示全部楼层
北京时间5月28日,在刚刚结束的国际田联钻石联赛尤金站比赛中,苏炳添在备受瞩目的百米飞人大战中跑出9秒92,仅次于美国选手罗尼贝克的9秒86屈居亚军,却也创造个人生涯的最佳战绩纪录。

点评

http://imgmil.eastday.com//m歼20战机6机编队出现?即将全面形成战斗力?obile/20170527115944_13f0a1e41c2f460e89f68e88379bb1c8_2.png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5-29 21:06
在一群美国黑人中跑出这样的成绩,已经发挥到极限了!粤北的小伙子厉害,吃苦耐劳,咬住不放加上科学训练,中国的短跑也会突飞猛进的!可以说是黄种人中跑的最快的了!  发表于 2017-5-29 14:21
虽是顺风成绩,但也是可喜可贺  发表于 2017-5-29 07:40
田径长期是咱们的弱项,却是美妹的强项(更准确地说,是美妹黑人非洲裔的强项)。咱们的龙族小伙子能在这类项目上追赶上来,实在值得鼓舞!  发表于 2017-5-29 07:01

评分

3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3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29 21: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龙王之龙神 于 2017-5-29 21:17 编辑
中国飓风 发表于 2017-5-29 00:21
北京时间5月28日,在刚刚结束的国际田联钻石联赛尤金站比赛中,苏炳添在备受瞩目的百米飞人大战中跑出9秒92 ...

http://imgmil.eastday.com//m歼20战机6机编队出现?即将全面形成战斗力? 20170527115944_3db088475435a9a184cfb6e6d33c6a16_4.png
20170527115944_3db088475435a9a184cfb6e6d33c6a16_4.png

点评

八一的 歼十编队  发表于 2017-5-30 16:31
[attachimg]851183[/attachimg] 二维和全向的区别——对照娘娘看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5-30 14:07
这就是八一飞行表演队,歼20目前不会这么玩,典型的表演。  发表于 2017-5-30 13:26
这个队形不是作战飞机的常用编队形式,怎么知道不是八一队?  发表于 2017-5-30 10:51
这图也太。。。  发表于 2017-5-30 09:37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30 09: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悍然锦帆贼 于 2017-5-30 10:26 编辑
冰雪骡子 发表于 2017-5-28 18:59
DF21 试验打远望四号

忽生一念:

东风反舰,咱之前一直感到美中不足的是适合用于陆对舰或潜对舰,以后或者能加上大飞机平台发射的空对舰,却不好用在水面舰艇的舰对舰上头。 (三锅那就是个摆设噱头而已。) 因为中程弹道导弹那尾焰和往下的后坐力,水面舰艇估计吃不消的。

但是啊但是,山不转水转,箭不换弓换,若采用新的水面舰艇平台呢? 比如说双体舰(中间悬空出一块),三体舰,半潜舰船,乃至发展中的“既可水面高速,也可转入水下巡航,根据需要可两栖变身”的新海上平台? 那这些难题就都会被解决。中程乃至洲际弹道导弹发射的向下作用力再猛,也压不沉这些新的舰体设计。

若能如此,装备反舰东风的新水面舰艇不但能发射巡航导弹,也能发射弹道导弹,也能装备神盾雷达千里眼先知先觉,也能跑出类似空泡鱼雷那样比现有核潜艇快得多的神速。。。能发射巡航导弹等等的是武库舰的话,那么能发射弹道导弹的就是战列舰复生了! 主炮加农榴弹炮换成了东风“火箭炮”,一千乃至数千海里之内,高超音速“一“炮”一个,对手啥啥巡洋舰驱逐舰乃至航母,全成只有招架之功的挨打靶子。。。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30 14:06 | 显示全部楼层
668b9fa1gy1fg39utj6blj215o0rs428.jpg


点评

这涂装妥妥的是奔着参军去的,也许这珠海航展上的鹘鹰2.0真的华丽转身,变成歼31了!  发表于 2017-5-30 16:01
很明显这是奉旨官泄了!哈哈!鹘鹰2.0也许就是歼31呢!这涂装全身底漆分明是准备参军了!  发表于 2017-5-30 15:59
漂亮! 帅! 话说这种涂装彩色,是否表明离型号发展某个阶段又近了?  发表于 2017-5-30 15:50
发财  发表于 2017-5-30 15:32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30 14:07 | 显示全部楼层
龙王之龙神 发表于 2017-5-29 21:06
http://imgmil.eastday.com//m歼20战机6机编队出现?即将全面形成战斗力?

668b9fa1gy1fg39uraws7j215o0rsgpm.jpg

二维和全向的区别——对照娘娘看


点评

手心手背都是肉,虽然更喜欢20,但也期望31和先进中推能给个惊喜。出口FC发财。  发表于 2017-5-30 16:33
的研发也步入快车道了,一定会他有有个突飞猛进的变化!试想一下,在2.0版本上的在加大机体,使用大推的重型舰载机,会是一个什么样子的惊艳亮相?翼身一体化3D打印结构,所有承重结构3D打印,舰载机必备的强度!  发表于 2017-5-30 16:15
《今日关注》又有谈资了,哈哈!结合原来泄出来的歼16的航电,歼31的航电水平也一流的!怪不得在《开讲了》节目中,孙聪吞吞吐吐的说31怎么样,怎么样,就是不敢说歼字,哈哈,此地无银三百两!在此基础上,舰载机!  发表于 2017-5-30 16:11
这下子歼31的名称坐实了,哈哈!妥妥的四代机外形,结合沈飞一体化的3D打印承重框架,翼身一体化大构件,结构水平也超过美帝的娘娘和肥电了!航电水平也不会差的,官媒泄出来的这两张图片,非常给力了!今晚的4套  发表于 2017-5-30 16:09
这下子那些常年在军坛上装神弄鬼的大神们,脸都变成猪肝色了吧!还有什么辩解的?合作生产发动机?国产毛发?毛发尾喷管刷漆?什么席胖子了,施洋了,牛鬼蛇神们!看你们还有什么花招!  发表于 2017-5-30 16:04
咱倒是嚼着,对方若改用从人道主义的大帽子来证明毛发的必要性,可能会更感人些。  发表于 2017-5-30 16:04
让它们继续念念有词:“我们都是平秃,我们誓要毛发”  发表于 2017-5-30 15:58
《哲学(已经哲学了哦!不可质疑,不可反驳)》--- 嗯嗯,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等等都是哲学的一种,没准宗教神学和地心论也是的。  发表于 2017-5-30 15:53
咱证明这是毛发,具体型号是RD-180。。。  发表于 2017-5-30 15:51
一定是毛发!一定是毛发!一定是毛发!……观察者网军事评论员又一次从哲学(已经哲学了哦!不可质疑,不可反驳)高度言之凿凿了中国歼20战机必须用毛发!证据:可翻阅《观察者网》  发表于 2017-5-30 15:31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30 16: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冷眼看海 于 2017-5-30 16:26 编辑

         

中国版空天飞机发动机年底前开始飞行试验。


(比美国先进最少一代)





                 3月6日由美国航空航天学会(简称AIAA)、中国工程院主办、厦门大学承办召开的21届国际航天飞机和高超声速系统与技术大会上,中国大大方方地揭示了大量成功的试验和实物图片,并透露了中国已经成功地进行了超燃冲压的飞行试验。更加惊人的是,中国研制的涡轮-火箭-冲压组合循环发动机(简称TRRE)将在2017年底前开始飞行试验如果成功,这是世界第一。其他国家(包括美国)慢说组合循环,连具有实用意义的可持续超燃冲压都没有做到。中国尽管没有透露超燃冲压可持续工作的时间,但要是达不到至少亚小时级,研发组合循环发动机是没有意义的。这一阶段的试验将持续到2020年,在2025-30年进行水平滑跑起飞-着陆的飞行试验,如果成功,更是里程碑级的成就。

一次对公众极为低调,但在行业内不啻于雷霆万钧的大会

中国的TRRE采用上下并列的基本布置,共用可调进气口,然后进气道分叉,上半通向涡轮发动机,下半通向火箭-冲压发动机,两者的喷口在扩散段再度汇合。这种上下并排的布置巧妙地利用了涡轮发动机需要弯曲、扩张的进气道和超燃冲压需要短直进气道的问题,尾后合并的喷口也巧妙地利用了涡轮发动机需要收敛-扩张喷口和超燃冲压只需要扩张喷口的特点。可调的进气口控制激波系的形状和位置,确保进气道工作条件与发动机工作模式最优匹配。

上涵道里的涡轮发动机在静止到M2之间工作,下涵道里的火箭冲压在需要加速时启动,这时可以等效为加力燃烧室。火箭冲压也称吸气火箭、引射冲压,用贫氧富油的高温火箭燃气对冲压进气引射增压,并与进气混合燃烧,大大提高冲压的效率、推力和工作速度。在M2时,上涵道关闭,下涵道进入亚燃冲压模式,然后在M3-6之间转入火箭冲压模式。在M6时转入超燃冲压和火箭冲压组合模式。发动机以性质稳定、价格低廉的航空煤油为燃料。

中国在过去两年里进行了大量试验,验证了加速、巡航、机动等各方面性能,验证了上下涵道的协调工作和可靠平顺的模式转换,有效地解决了低速时的大推力要求和M6时的高比冲要求之间的矛盾。试验证明了下涵道里的液体火箭和双模冲压在M1.5-7之间协调工作的可行性。2016年,进气道和喷管试验完成,M1.8条件下的台架试验也完成。M2-6的稳态台架试验已经开始。试验验证了TRRE的进气道、喷管和燃烧室设计和模式转换。试验数据表明,可在1平方米捕获面积下达到8吨推力,达到设计要求。应该注意的是,8吨推力看起来不多,但超燃冲压最大的挑战是降低阻力,其次才是提高推力,8吨不少了。

在这次会议上,中国突然公布了一系列新的技术成果

目前还在幻想中的SR-72高超声速飞机的动力系统,已经比中国在2017年将开始测试的TRRE发动机落后一代了

组合循环发动机不同于变循环发动机,前者是涡轮类喷气发动机、亚燃与超燃冲压发动机和火箭发动机的组合,后者为涡喷与涡扇之间的无缝切换。前者用于高超音速与空天飞行,后者用于常规的大气层内飞行,比如M2一级的超巡战斗机或者超音速客机。美国空军为第六代(在中国称为第五代)战斗机研发的AETD发动机就是变循环发动机。

厦门会议还揭示了其他来自中国的大量重大成果,尤其是大量成果都有实物试验验证,这意味着技术水平接近或者已经达到实用程度,而不是纯理论或者纯数字仿真的空谈。比如说,国防科大已经成功测试了660毫米直径的连续旋转爆轰发动机,这是脉冲爆轰发动机的进一步发展,同样利用超燃时压力波“自我闭锁”的机理,使得燃烧的温度和压力极大升高,而且产生连续推力,可能突破涡喷、涡扇的速度和热效率局限,成为下一代喷气发动机的基本技术。北航展示了紧凑型高效换热器技术,可以将进气温度迅速降低,不仅提高进气密度和进气道效率,还对热端部件的起冷却作用,可用于减轻防热设计带来的重量,或者进一步提高热工参数,试验已经取得“令人满意”的成功。

在材料方面,中国新研制的轻质热防护材料采用仿生的陶瓷表面结构,耐热能力提高近万倍。其他新型热防护技术包括泡沫碳、陶瓷覆层和夹层隔热、波纹夹层与隔热复合结构等。中国科研人员还研究出三维碳纤维编织技术,形成三维网格复材结构,避免了传统二维复材的界面分离问题。应该指出,这些技术在航空上也有巨大价值,三维编织碳纤维风扇叶片就是C919的LEAP发动机的关键技术之一。

在理论方面,中国在高超音速非稳态流动理论、复杂流动机制和数值仿真等方面取得突破,对物理耦合现象取得深入理解,发现了新的流动现象,建立了高升阻比高超音速飞行器的最优设计方法,建立了同时达到降低热通量和降低阻力的新方法。中国还摸清了碳氢燃料的熄火极限,这是使用碳氢燃料的超燃冲压工作范围的理论极限,对设计至关重要。中国在高超音速进气道设计中采用弯曲表面的压缩面。一般来说,人们对高超音速飞行中的空气热动力学的理解还很粗浅,所以已经飞行的高超音速飞行器大多是直线、平面结构,把复杂的三维问题简化成二维。弯曲表面的压缩面代表了更高层次的技术和自信。

目前大多数高超声速飞行器的设计都是“直线”外形

中国还在大量兴建高超音速风洞。理论前沿只有得到实验验证,才能成为可靠的指导工具,对于已经突破传统理论应用范围的高超音速研究来说,更是如此。中国的高超音速风洞有科学院力学所的当前世界最大的JF12风洞、航空航天院即将完工但比JF12更大的FD21风洞、国防科大的M6低噪声风洞,当然少不了绵阳的可以模拟长达600毫秒的M4-7高超音速试验装置,JF12只能模拟100毫秒。这些风洞是蓬勃兴起的中国高超音速研究的底气。

回到XS-1,其液氢液氧火箭是“阿波罗”计划的“土星V”就采用的技术,而没有采用更先进的超燃冲压或者任何形式的吸气发动机。XS-1依然采用低效的垂直发射,完全依靠蛮力把载荷托入空中。航天飞机轨道舱(包括载荷舱、驾驶舱和燃料、发动机)的重量为110吨,最大载荷25吨,但整个航天飞机的最大起飞重量竟达2000吨,其他的都是发射后就抛弃的助推器、外部燃料箱。两台助推火箭的推力各12500kN,加轨道舱三台主发动机共产生5525kN,起飞需要超过30000kN的推力!相比之下,飞机依靠机翼在滑跑中产生气动升力,可用低得多的能量升空。最大起飞重量为254吨的波音787-9只需要两台320kN级的涡扇发动机就可以起飞,这还是考虑到一台发动机在起飞中故障情况下的单发强行继续起飞所需的推力。波音787只有载客量数据,没有载重量数据,但最大起飞重量相似的C-17可载重78吨。垂直起飞的航天飞机与滑跑起飞的常规飞机的效率和经济性差别不言而喻。

在气动上,XS-1在尺寸上相当于公务飞机,在气动布局上与航天飞机很相似,但机翼具有大型翼梢小翼,作为替代垂尾,正常垂尾的位置要用于搭载载荷级。XS-1的气动控制能力估计也比航天飞机有所提高,改善了机动性,降低了对着陆场的跑道要求。但机翼升力可能不足以实现在滑跑中起飞,这使得XS-1的返回依然只能在指定着陆场进行,否则在偏远的备降场着陆的话,无法靠自身动力返回发射场,还是要劳驾NASA的专用波音747驼在背上,这就费事了。中国的采用TRRE的空天飞机将能从普通机场起飞和着陆,技术水平差距不可同日而语。

在厦门会议上,中国方面一口气发表了所有347篇论文中的272篇。如果这只是主场现象的话,2016年在亚特兰大举行的第20届会议只有89篇论文。中国军工向来有很深的保密传统,官方对很多已经在光天化日之下的“天下保守得最差的秘密”还拒不承认,慢说深藏水下、不为人们所知的真正秘密了。考虑到高超音速的军用潜力,厦门会议上中国的大动作不同寻常。美国《航空周刊》称这是中国对整个西方的叫板(a shot fired across the bow of the West)。

相比之下,某些完全没摸到高超声速门槛的国家设计出来的方案,一看就是……拿这种东西出来显摆,中国是不会干的

厦门会议还完整透露了中国的高超音速研究计划。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出资1.5亿人民币,在2007-16年之间组织了9年研究计划,涵盖全国的科研院所和高校,涉及高超音速的所有主要方面。计划分三阶段,前四年打基础,中间两年择优深入,最后三年成果集成,尤其是要有实物。整个计划有三个目标:1、健全研究体系,完善设计方法;2、取得关键技术突破;3、打造人才队伍。在厦门,不仅国家队的绵阳的国家空气动力研究与发展中心、北京的科学院力学研究所积极很活跃,航天科工集团第三研究院、三十一研究所、中航工业沈阳飞机设计研究所、中航商飞、燃气涡轮研究院、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国防科大、西工大、南航、北航、厦大等都有积极参加。《航空周刊》称之为协调有效、举国发力的高超音速科研计划,不仅具有惊人的深度、广度,而且在相对较短的时间里就取得了多到令人晕眩的重大成就(a cohesive, nationwide hypersonic research and technology program that not only shows astonishing depth and breadth, but has also produced a bewildering number of major accomplishments in a relatively short period)。一本正经的权威专业杂志这样堆砌惊叹词是很少有的事情。

中国在高超音速领域敲响了战鼓,但选的地方很小众、很专业,该听到的人想不听到都不行,不需要听到的人依然在懵懂之中。中国不想成为威胁,但老虎和眉善目的,可不能当病猫了。

这些年来,中国在科学研究与工业技术各方面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中国依然是发展中国家。在众多传统领域,中国还有很多方面落后于世界先进水平,例子不胜枚举,毕竟发达国家的发达不是在睡懒觉中从天上掉下来的,别人也在努力,别人的起点还更高,中国只有静下心、扎实努力。但传统领域毕竟是传统领域,发展还在继续,速度总是在慢下来的,假以时日,不懈追赶的中国是可以追得上世界前沿的。从电冰箱、彩电还需要全国一盘棋攻关到歼-20、C919和天宫、神舟,中国就是这样一步一步过来的。但在颠覆性的新领域,大家的起点都是一样的,中国有信心、有能力,也正在发力,直冲世界前沿,高超音速正是这样一个领域。更快,更高,更远,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中国加油!【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晨枫】


点评

<官方对很多已经在光天化日之下的“天下保守得最差的秘密”还拒不承认> ---哈哈哈哈! 黑心龙硬是能瞪着眼睛说瞎话,不过总比对手闭着眼睛说梦话要靠谱些,外干中强胜于外强中干。。。  发表于 2017-5-30 16:30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30 16: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冷眼看海 于 2017-5-30 16:40 编辑

第五代就是“空天战机”发动机原理图曝光




两张北京动力机械研究所做的图,设计指标达到了6马赫且最高目标能达到10马赫


结构图,冲压部分和火箭部分共用燃烧室/进气道,注意这玩意有个涡轮泵


模式转换,ramjet-rocket mode应该翻译为引射模式,注意不同的点火位置,这套系统在3马赫-6马赫阶段还是需要消耗液氧的。似乎没有以前概念上的低速下冲压流路关闭设计。


China Reveals Key Test Progress On Hypersonic Combined-Cycle Engine

Chinese engineers say ambitious turbo-aided rocket and scramjet are on track for 2025 flight tests
Apr 10, 2017 Guy Norris | Aviation Week & Space Technology


Hyper Hybrid

Chinese engineers will test a prototype combined-cycle hypersonic engine later this year that they hope will pave the way for the first demonstration flight of a full-scale propulsion system by 2025. If successful, the engine could be the first of its type in the world to power a hypersonic vehicle or the first stage of a two-stage-to-orbit spaceplane.

Combined-cycle systems have long been studied as a potential means to access to space and long-range hypersonic vehicles because they use both air-breathing and rocket engines to enable aircraft-like operations from a standing start to cover a wide range of speeds and altitudes. Such systems also take advantage of using atmospheric oxygen for fuel.

Various turbine, rocket and ramjet combinations have been studied in the West for decades, but it seems that a new Chinese-developed variation on this theme—the turbo-aided rocket-augmented ram/scramjet engine (TRRE)—appears to be closest to becoming the first practical combined-cycle propulsion system. Developers at the Beijing Power Machinery Research Institute say the engine will have sufficient capability to power horizontal-takeoff-and-landing hypersonic “near-space reconnaissance-and-strike” vehicles, two-stage-to-orbit and even the single-stage-to-orbit vehicles.

New Hypersonic Power Option
Turbo-aided rocket-augmented ram/scramjet combined cycle (TRRE) set for free jet testing this year

Concept combines three main propulsion systems—turbine, rockets, ram/scramjets—in just two main ducts

Capable of operations from zero to Mach 6+, with targeted top speed in Mach 10 range

Targeted at near space reconnaissance and strike platform vehicles, two-stage and single-stage-to-orbit vehicles

Although similar to several earlier combined-cycle concepts, including the Trijet proposed by Aerojet Rocketdyne in 2008, the TRRE incorporates the three main propulsion systems in just two main ducts. The TRRE consists of a turbine, liquid oxygen/kerosene-liquid-fueled rockets and a kerosene-fueled ram/scramjet combined with a common inlet and exhaust and is designed to operate from a standing start to Mach 6+. The turbine, which operates from take-off to Mach 2, is housed in an upper low-speed duct, while the ramjet and rockets are located in the lower high-speed duct. Two rockets are mounted in the duct; an aft-mounted rocket for transonic acceleration and mode transition, and a main rocket mounted farther forward in the duct for flame stabilization during acceleration through to scramjet transition at Mach 6.

Updating test progress on the TRRE at the AIAA/China Academy of Engineering International Space Planes and Hypersonic Systems conference in Xiamen, Wei Baoxi of the Beijing Power Machinery Research Institute says simulations and experiments over the past two years have “validated its comprehensive advantages for acceleration, cruise, mobility and other aspects. The results show that the TRRE engine can reconcile the demands of high thrust at lower Mach numbers and high specific impulse at a Mach number of 6.0.”

For a typical cycle, the TRRE would operate in the turbine mode for takeoff with both ejector rockets in the high-speed duct, or channel, augmenting thrust to overcome transonic drag. Around Mach 2, the low-speed duct is closed and the engine transitions to using the ramjet and rocket/ramjets in the high-speed duct. From Mach 3 to Mach 6, the engine operates in ram mode and rocket ram mode using both the high-speed inlet and the forward-mounted ejector rocket in tandem. The engine enters scramjet mode with the activation of the rocket/ramjet compound combustion chamber at Mach 6.


The TRRE combined-cycle system integrates a high-speed turbine, rockets and ramjets in an “over-under” two-duct configuration. Credit: Beijing Power Machinery Research Institute


“The main advantage of the TRRE is that it can solve the problems of an RBCC at low thrust and low speed by using the turbine engine for takeoff and landing as well as low-speed flight,” says Baoxi. “The second advantage is that with the rocket engine it solves the problem of the TBCC transition thrust ‘pinch,’ and it can also achieve a high specific thrust from Mach 3 to Mach 10. If integrated well, it will provide smooth mode transition and solve the thrust gap between the turbine and ramjet as well as provide a wide range of thrust capability between subsonic, supersonic and hypersonic conditions. It will also be good for acceleration and maneuvering. The configuration will also enhance the stability of engine operation under extreme conditions using the combustion and steady flame effect of the rocket gas jet. Using these, we can expand the boundaries of stable operation,” he adds.

Numerical test results of the TRRE prototype show it can “operate in the full flight envelope of Mach 0-6+ and have demonstrated the integrated high- and low-speed channels work cooperatively,” says Baoxi. “They also show reliable power-mode transition and the feasibility of the rocket/ramjet working in cooperation in the high-speed channel over an extremely wide speed range between Mach 1.5 and 7.”

In 2016, developers completed inlet and nozzle wind-tunnel experiments as well as direct-connect test rig evaluations of power-mode transitions at Mach 1.8. Testing in the direct-connect rig was also performed to assess steady state performance between Mach 2 and 6. “The results verified the design methods of the TRRE inlet, nozzle and combustor. And the thrust performance obtained by the power mode transition experiments show the engine can achieve a reliable shift from the turbine mode to the rocket-ramjet mode,” says Baoxi. “When the scale effect is taken into account, thrust at the power mode shift state can reach around 16,000 lb. [8 tons] for an engine with the capture area of 1 m2, which basically meets the requirement of the vehicle design,” he adds.

One of the biggest milestones for the program will occur later this year, when developers plan to conduct free jet tests of the engine for the first time. The work will evaluate the TRRE through power-mode transitions and steady state operation at Mach 2-6 and forms the heart of the first development phase, which is focused on proving core technologies and overall operations. During this phase, which runs through 2020, Baoxi says: “We plan to adopt a small turbine for the prototype to verify the working principle.”

Baoxi indicates that the turbine for the ground prototype will be an off-the-shelf, low-bypass engine which is capable of around Mach 0.8. However, he adds that the engine will be adapted through unspecified means to represent conditions at Mach 1.8, which is the lowest mode transition speed already tested in the direct connect rig. “So it can be used to validate our operating principle,” he notes.

For the follow-on flying demonstrator, Baoxi says the turbine will likely be based on the WS-15, a super-cruising turbofan under development by Xian Aero Engine Corp. for later production versions of the twin-engine Chengdu J-20 stealth fighter. However, even though the initial batch of J-20s entered service early this year with the People’s Liberation Air Force, they are believed to be powered by an interim variant of the Russian-made Saturn AL-31 rather than the WS-15. An official quoted on the website China Military Online on March 13 commented that although WS-15 development is proceeding well, overall progress for production readiness has been hampered by quality co**ol issues with relatively recently developed areas of advanced engine technology for China, specifically single-crystal superalloy turbine blades and powder metallurgy superalloy turbine disks.


Credit: Beijing Power Machinery Research Institute



It is unclear if the targeted thrust of the WS-15 (believed to be more than 40,000 lb. when installed in the J-20) is suited to the transition Mach numbers aimed at for the flying demonstrator planned for the second development phase in the 2020-25 time frame. “Before 2025, an in-service mature turbine engine will be adopted to form the engineering program and support completion of the small horizontal-takeoff-and-landing free-flight test vehicle,” says Baoxi, who confirms the aircraft will conduct the tests from a runway rather than being air-dropped from a carrier aircraft.

Phase three, running from 2025-30, will focus on development and integration of an advanced high-speed turbine engine into the TRRE. Program success will also hinge on parallel breakthroughs in “the operation of the scramjet at higher Mach numbers, particularly in technology areas such as the adjustable combustion chamber ramjet suitable for a wide range of work,” says Baoxi. In addition, development of a high-efficiency precooling system will be required. Preliminary work to support this is underway at various sites in China. Once combined with these enhancements, he adds, “the operating range of the TRRE engine can be further expanded.”  

点评

请高人给翻译一下  发表于 2017-5-30 16:4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30 16:47 | 显示全部楼层
国内2012年首次实现了轴对称式高超声速飞行器成功试飞,飞行高度超过20km,飞行速度大于5.0马赫数,初步验证了吸气式超燃冲压发动机及轴对称式飞行器的制导与控制技术。
(《2012-2013航空科学技术学科发展报告》,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2014,p152)




于云峰:男,1964年8月生,副教授,硕士生导师。现在西北工业大学航天学院工作,主要从事导弹总体设计及飞控系统设计与仿真技术研究,主要研究方向:1)      飞行器总体设计技术研究。目前在该研究方向已获“总装创新”资助1项,横向课题3项,该方向主要研究飞行器设计、气动、弹道及飞控等方面的研究;2)      临近空间高动态飞行器飞控系统研究。目前在该研究方向已获“863”资助2项,航天基金一项。该方向“十二五”将是研究的高峰期,目标是美国X-43A,将为我国未来十五到二十年高超声速巡航导弹提供技术支持;3)      分布式半实物仿真系统研究。目前在该研究方向已得到横向大课题3项,相关课题20余项。该方向具有宽广的技术空间及很大的市场需求,主要研究仿真系统设计、仿真软件设计、转台、舵机加载台等大型设备研究。




第三届冯如航空科技精英奖获奖者事迹

王振国,国防科学技术大学教授,高超声速推进技术领域专家。承担国家863计划、国家重大专项××工程等的多项重大攻关项目,在超燃冲压发动机及其地面试验、飞行试验技术等方面进行了开拓性研究,实现了技术水平的跨越。
     一、提出方案、研制成功我国首台再生冷却超燃冲压发动机,达到美国同等技术水平
     超燃冲压发动机在超声速气流中组织燃烧,点火、高效稳定燃烧和热防护极为困难,面临巨大技术挑战。美国历经60余年,直到2013年关键技术才得以突破。带领团队从超声速燃烧机理研究开始,历经近二十年探索,突破全部关键技术,研制成功世界首台航空煤油再生冷却超燃冲压发动机(美国X-51A发动机采用特殊吸热型碳氢燃料),通过长程热试车考核。该型发动机研制成功,标志着我国具备了独立自主研发超燃冲压发动机的能力。
      1999年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1项(排名第3),2012年和2014年获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各1项(均排名第1)。
      二、总体设计、研制成功大型连续式高超声速推进风洞,解决了制约我国超燃冲压发动机技术发展的一个重大关键问题
      大型连续式高超声速推进风洞模拟高空、高速飞行条件,是开展超燃冲压发动机和高超声速飞行器研究的关键试验装置。带领团队突破大流量空气加热器和大型主动引射系统等两个世界性技术难题,研制成功国内首座大型连续式高超声速推进风洞,建设了系列化高超声速推进风洞,使我国超燃冲压发动机试验能力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采用以上技术,研制了我国首套装备用压力恢复系统,为航天科工三院研制了国家重大专项主力试验系统的大型空气加热器、为航天科技四院研制了我国首座大型主动引射高空模拟试验台的引射系统。
     2009年和2012年获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各1项(均排名第1)。
     三、研制成功××高超声速飞行器,圆满完成自主飞行试验,达到世界先进水平
      自主飞行试验旨在真实飞行条件下验证高超声速飞行器、超燃冲压发动机的设计与地面试验方法,是全面突破高超声速飞行器技术的必经之路,技术难度极大。世界上只有美国近年实施了10次自主飞行试验,其中6次失败。作为总指挥和总设计师,带领团队历经十余年,从概念提出、方案设计到系统集成,研制成功国家重大专项的××高超声速飞行器,并组织完成飞行试验,使我国成为继美国之后第二个实现以超燃冲压发动机为动力的高超声速飞行器自主飞行的国家。
    2014年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1项(排名第1)。



高超声速飞行器技术研究中心
来源:国防科技大学  更新时间:2010-6-28 8:56:26

高超声速飞行器技术研究中心成立于2009年10月,中心下设高超声速飞行器总体技术研究室、高超声速推进技术研究室、燃气引射技术研究室、燃烧流动与传热研究室四个研究室。中心共有研究人员33名,具有高级专业技术职务的教师19名,具有博士学位的教师31名。高超声速推进技术团队2008年成为国家教育部“长江学者和创新团队发展计划”的创新团队。
近年来,依托“航空宇航推进理论与工程”国家重点学科和“飞行器设计”国家重点(培育)学科,结合流体力学、固体力学、材料学等相关学科,在保持火箭发动机研究特色与优势的基础上,在高超声速飞行器总体设计、超燃冲压发动机、地面模拟试验、超声速流动燃烧机理等方面研究取得了重大进展。2009年获得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1项。
在国家、教育部以及军队相关计划的支持下,中心已建成占地120亩、建筑面积11000平方米的高超声速飞行器技术试验基地,拥有系列化的超燃冲压发动机直连式试验台和自由射流试验系统,配备了激光光谱燃烧流动诊断PLIF系统、Malven激光测粒仪、PDA粒子动态分析仪、高速纹影仪、PIV、CVI/CVD等先进观测设备和多机并行计算集群系统,为高超声速飞行器关键技术攻关和基础研究奠定了坚实基础。
中心承担了本科、硕士、博士学员的多门课程教学和基础研究条件建设任务。新建了基础研究试验大楼,建成了多个基础研究实验平台,并配备了先进试验仪器和测量设备。这些基础研究试验平台完全向学员开放,对于学员进行高水平论文研究、实验能力的培养以及综合素质的提高提供了有力的支撑和保障。
中心的主要研究方向有:
l  飞行器总体技术
本研究方向重点开展高超声速飞行器总体一体化设计、飞行器布局优化设计及应用等方面的研究。
l    高超声速推进技术
本研究方向主要开展超燃冲压发动机、发动机地面试验与飞行试验技术、高超声速飞行器机体/推进系统一体化设计、超声速燃烧与流动机理等方面的研究。
l     燃气引射技术
本研究方向主要开展航空航天发动机高空模拟试验系统等方面的研究。
l     发动机燃烧、流动与传热机理研究
本方向主要开展火箭发动机燃烧稳定性、超声速燃烧流动机理、燃烧过程光学诊断技术、燃烧流动过程建模等研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30 16:48 | 显示全部楼层
深度挖掘高性能计算数值模拟技术的潜能
2016-11-22 17:04 中国航空报        王运涛 孟德虹


核心提示: 日前,由中国空气动力研究与发展中心牵头申请的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高性能计算专项”中的重大共性关键技术与应用示范类项目“数值飞行器原型系统开发”项目启动会在四川绵阳召开。


日前,由中国空气动力研究与发展中心牵头申请的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高性能计算专项”中的重大共性关键技术与应用示范类项目“数值飞行器原型系统开发”项目启动会在四川绵阳召开。中国空气动力研究与发展中心、大连理工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上海飞机设计研究院、中航工业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等五家参研单位共50余名项目组成员参加了本次会议。科技部高技术研究发展中心主管谈儒云、国防科技大学邓小刚院士和廖湘科院士、江南计算技术研究所研究员谢向辉、曙光信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研究员唐志敏、西安交通大学董小社教授等专家出席会议。

会议上,中国空气动力研究与发展中心领导致欢迎词,宣布由邓小刚院士任组长的项目专家组正式成立。谈儒云详细解读了国家重点研发计划管理要求,项目组专家听取了项目总体情况介绍和五个课题的实施方案报告。结合科技部“高性能计算”指南的要求,针对本项目的特点和实施方案,项目组专家从凝练项目创新点、梳理课题之间的关系、突出数值计算与高性能计算机的结合、加强项目成果的集成与工程应用等方面提出了建设性意见。本次会议全面部署了项目实施的各项工作,圆满完成了各项议题,为项目的顺利开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随着我国航空航天飞行器的自主创新发展,以高保真气动数据库的高效生产和关键气动技术攻关为牵引的数值模拟技术正在成为国产高性能计算机持续发展的原始驱动力之一。本项目拟通过五年研究工作,实现如下研究目标:以大型飞机、先进战斗机研制中的气动特性精确计算、复杂多体分离模拟、气动/结构耦合优化设计等关键问题为牵引,基于十亿亿次量级的高性能计算机,充分发挥产学研结合的优势,突破其中的超大规模网格生成技术及异构并行计算方法、非定常流固耦合计算方法及气动/结构综合优化算法等技术瓶颈,研制自主知识产权的空气动力学数值模拟软件、结构有限元高性能分析软件、非线性流固耦合数值模拟软件以及气动/结构综合优化设计软件,构建高性能数值飞行器原型系统并进行典型验证,获得匹配于高性能计算机的重要数值模拟成果,大幅度提升数值模拟技术在飞行器优化设计中的工程应用水平。

数值飞行器项目的成功实施将充分挖掘我国现有高性能计算机的潜能,为我国下一代高性能计算机的持续发展提供技术支撑。高性能计算机的峰值性能已于2008年跨越P级(PetaFlops,每秒千万亿次浮点运算)门槛,目前正在向E级(ExaFlops,每秒百亿亿次浮点运算)进发。随着计算机体系结构的发展,特别是图形处理单元、Intel集成众核等加速部件的出现,大大增加了并行软件开发与性能优化难度,目前高性能计算领域应用程序获得的持续性能通常只能达到机器峰值性能的5%~10%。数值飞行器项目将紧密结合异构计算机体系结构特点,实现百万处理器核的大规模异构并行计算,充分挖掘国产异构大规模并行计算机的潜能。

数值飞行器是进行航空、航天飞行器设计与优化的不可或缺的重要基础设施。作为空气动力学研究的三大手段之一,相比传统风洞试验和模型飞行试验,数值飞行器的优势在于能快速经济地提供飞行器设计所需的全包线内的气动数据,开展复杂结构的动力学分析,实现气动弹性、多体分离等复杂多学科耦合问题综合分析,开展飞行器多学科综合优化设计。数值飞行器的广泛应用能够降低飞行器的设计风险,缩短飞行器的研制周期、降低研制费用、提高飞行器性能。

数值飞行器项目的成功实施可以促进我国空气动力学基础问题研究能力的跨越式发展。以CFD技术为核心的多学科耦合数值模拟软件与设计优化软件的广泛应用不仅革命化地改变现代飞行器的设计方法,更可以促进对空气动力学湍流、转捩、分离、激波/边界层干扰等复杂流动机理现象的深入研究,而复杂流动机理研究的突破是高性能飞行器诞生的技术基础。此外,该项目将极大地促进我国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大规模应用软件的发展,突破制约我国飞行器精细化设计水平提升的关键技术瓶颈。本项目将立足于参研单位现有工作基础,研发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数值飞行器原型系统,经过系统的验证和确认,在促进多学科耦合数值模拟技术发展的同时,直接应用于我国在研的大型客机、先进战斗机等飞行器设计,大幅度提升我国自主研制飞行器的精细化设计水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美言APP(手机客户端)安装|小黑屋|Archiver|美言军事网 ( 联系方式:QQ64237762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本站声明:本网站所有转载之内容只代表作者本人之观点,本网站纯粹只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站转所转载之内容,无任何商业意图,如本网站转载稿件涉及版权、著作权等问题,请您来函与本站管理员取得联系(联系方式: (只收手机短信)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或者电子邮箱meyet@sina.cn)。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网站地图sitemap

GMT+8, 2017-5-30 17:0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