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言军事论坛-最新军事新闻

搜索
楼主: 海虹

海虹专栏:就台湾情势和美军新军事战略给朋友们的回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18 17:10 | 显示全部楼层
七子之歌,台湾

我们是东海捧出的珍珠一串,   
琉球是我的群弟,我就是台湾。   
我胸中还氤氲着郑氏的英魂,   
精忠的赤血点染了我的家传。     
母亲,酷炎的夏日要晒死我了,  
赐我个号令,我还能背水一战。   
母亲!我要回来,母亲!

特别要说明的是:琉球群岛和台湾在七子之歌一篇乐章中!

点评

说出我心声: 5.0
说出我心声: 5
  发表于 2012-4-25 14:42
说出我心声: 5
  发表于 2012-4-7 17:08
说出我心声: 5
  发表于 2012-3-4 08:56
虫大和海虹姐姐的唱和已是本楼一绝。  发表于 2012-2-21 13:02
祝朋友新年好!龙年吉祥!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2-1-23 09:2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8 17:11 | 显示全部楼层
航母战斗群 发表于 2012-1-18 15:28
不敢苟同。或许我是悲观主义者。为了一劳永逸的解决台湾问题,完成国家统一,只有武统。否则又是和平解放XZ ...

我绝对赞同你的观点,台独现在已经不仅仅是陈水扁蔡英文之流个人的愿望了,现在在台湾大多数老百姓的心里已经不再认同回归大陆了,他们期望的只是从大陆得到经贸往来上的好处,从在大陆的台商和一些艺人的做法就能看出,包括前段时间有个视频播放的采访台湾各个阶层老百姓的看法,在他们眼里台湾就是一个独立的政治体系,和中国大陆一点儿关系都没有,说白了就是一个独立的国家,包括马英九也绝对是这么个想法。
我们当然不希望炎黄子孙自相残杀,但一厢情愿的幻想只会带来更惨痛的伤害!

点评

挺理解各位兄弟担忧的心情,但考虑到我们往往是从已有的经验、所能想象到的情景来认识未来的发展,可回想一下,一、二十年前我们能否预见到今天的变化?所以,觉得还是应尽量向着“海虹”的说法靠拢,毕竟人家是专家  发表于 2012-1-19 20:20
毕竟统一大业还没有真正做实,部分赞同狼兄的看法,谨慎乐观还是必要的。但同时也看到我们这几年对台工作开始有效果了,民进党攻击国民党常说的就是马英九的两岸经济政策是现实两岸终极统一,呵呵很有趣吧。当然经济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2-1-18 17:57
尤其对所谓血浓于水的思想更觉得幼稚,要知道在朝鲜战场上最积极屠杀志愿军战士立功受勋的就是一个美籍华裔士兵!  发表于 2012-1-18 17:2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8 17:57 | 显示全部楼层
狼人狼性 发表于 2012-1-18 17:11
我绝对赞同你的观点,台独现在已经不仅仅是陈水扁蔡英文之流个人的愿望了,现在在台湾大多数老百姓的心里 ...

毕竟统一大业还没有真正做实,部分赞同狼兄的看法,谨慎乐观还是必要的。但同时也看到我们这几年对台工作开始有效果了,民进党攻击国民党常说的就是马英九的两岸经济政策是现实两岸终极统一,呵呵很有趣吧。当然经济上的融合是不够的,这只是引力,大陆的军事实力必须给台湾造成推向大陆的推力才行,这不仅要求打掉它们独立的幻想,还必须切断美国、日本插在台湾上的木偶线,甚至雄霸太平洋的实力

点评

是的,经济融合,是为政治融合服务的.因为政治融合的难度最大.不要低估了李登辉,阿扁之流在台湾当权时宣扬的台独理念,曾经是台湾的主流观念.今天,要一下子扭转,很不容易,和平统一的道路注定是曲折的.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2-1-30 09:32
是啊 不到万不得已谁都不愿兵戎相见 毕竟同为炎黄子孙 但两手准备是必须的 经济上要加速融和 军事上要加大压力 就是要造成一个由不得你不统一的状况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2-1-18 19:3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8 19:31 | 显示全部楼层
无形 发表于 2012-1-18 17:57
毕竟统一大业还没有真正做实,部分赞同狼兄的看法,谨慎乐观还是必要的。但同时也看到我们这几年对台工作 ...

是啊 不到万不得已谁都不愿兵戎相见 毕竟同为炎黄子孙 但两手准备是必须的 经济上要加速融和 军事上要加大压力 就是要造成一个由不得你不统一的状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8 19:40 | 显示全部楼层
大部分台湾人是不认同自己是中国人这是事实,建立在这个基础上的和统就像在沙子上建城堡一样不现实。

不由得想到我们的宣传“日本发动侵华战争的是一小撮军国主义分子,大部分日本民众都是受害者“。自己编谎言骗自己实在没有必要。

点评

说出我心声: 5.0 振奋人心: 5.0
说的好,打皮这层纸,后面的工作要在真实层面上作工作  发表于 2016-3-15 13:11
不要让宽容变成绥靖!  发表于 2014-1-18 22:31
赞同  发表于 2012-4-25 14:42
顶一个  发表于 2012-2-15 21:47
说出我心声: 5
  发表于 2012-2-2 13:01
说出我心声: 5 振奋人心: 5
大为赞同!!!  发表于 2012-1-21 17:4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8 19:45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看对台策略,好像是因为大多数民众是物质指数第一,需要把台商自给自足的经济体系改为对大陆高度依赖、高额回报的依赖型附属产业。然后利用其经济结构的不合理性,在适当时机断桥,让其知道对大陆的依附没有可替代的国家。达到对台湾民众回归大陆、统一国家的认同点,但适当展示肌肉好像可以加速这一进程。
愚人愚解,欢迎板砖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8 20:56 | 显示全部楼层
美女不简单!
几年前,我是武统、急统派。现在,思想有所改变,不那么急了。
关于两岸,我的看法如下:
一、台湾无法真正独立。就算大陆极其无能,任台湾独立,台湾也无法参与国际竞争,只能成为某大国的附庸。
二、只要台湾不闹独立,时间和主动权的确在大陆这边。既然这样,何必急于求成呢,水到渠成不是更好?
三、台湾对大陆在经济、政治上的影响力极小,但大陆对台湾影响却很大
四、但台湾对大陆是极其重要的,没有台湾,大陆将是进退无据的内海国家,中华复兴将无可谈起!这是台湾国际地缘意义决定的,台湾岛链可遥控南海和马六海峡,而这,是大陆的能源生命线。
五、台湾统一的国际关系极其复杂,美、日、南海诸国及中国周边国家,没有一家是支持统一的,很简单,统一的中国远远没有分裂的中国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8 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台湾问题,很多说法,是在按步聚进行中,但愿一切顺利!祝福祖国要早日统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9 19:27 | 显示全部楼层
之前在网天看过海虹关于台海形势的帖子,感觉其中更多的谈论了武统,那时候也着实激动了一番。

如果某天通过刀兵相见的方式完成统一,过程倒是简单,可能后患会比较多,但是就不知道两岸之间又怎么才能做到“不知不觉地的统一”?

看了这个帖子,我有点糊涂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9 20:11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看到瞪着贼溜溜大眼睛.....怀揣小白兔.............不....懂真正的礼节...........

哇哈哈.....玩笑...........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9 20: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weng67 于 2012-1-19 20:24 编辑

哈哈,说到大眼睛了.........拿来主义.......转载一个故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大眼睛》

我们当兵那时,一般的小毛小病都由军中赤脚医生──连队卫生员和营部医助消灭在萌芽状态;不行了,就送团部卫生队,那里有一伙二把刀的年轻医生在等着收拾你。再不行,就得送到师医院里,彼处的医疗水平和病房条件同样是本着“瓜菜代”的原则。如果哪个病号必须用救护车拉到附近的野战医院去,那就说明真的是得了重病了。其实现在看来,和大城市的什么三甲医院比起来,那种部队医院的医疗水平大概也就是那么回事。

对当兵的来说,生病住进医院既是坏事,又是好事。说是坏事,就是说你真是身体有大病了,所以才让你住院;说是好事,你可以天天躺在洁白干净的床上,既不用一大早起床出操,也不用去训练搞生产。另外,你还每天都可以看到高矮胖瘦、红白黑黄的各色护士或护理员们。虽然也并不见得都是什么美女,但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都是女的。呵!这就够了。对我们这些常年生活在野战部队基层的官兵来说,没有什么比这更有吸引力的了!

    可惜的是,我在当兵的头七八年里,尽管身处高原地带,尽管历尽千辛万苦,却始终身强力壮。别说得什么病,连感个冒、混碗病号饭都是有数的几次。至于到医院去看病,更是和我从不沾边。这就叫年纪轻!这就叫有本钱──我骄傲!但说实话,有时自己心里却隐隐地有些羡慕那些住过院的战友。甚至在想,什么时候也让我去得个肺水肿好了,也让我去得个心脏病好了,正好让咱也尝尝住院是什么滋味──你说我这是不是已经有病了?

后来,我的这个邪恶“理想”终于实现了。70年代末,部队将我保送到南京炮兵学院读书。尽管军校的生活还是非常紧张,但比起我们边防部队来说,那可是有天壤之别。于是,常年紧绷着的神经一下子松懈下来了。更何况,虽然那时从我的外表上看,似乎毫发无损。但实际上,风雪高原上那严酷的自然环境所形成的伤害早已经在潜移默化之中,一点点地吞噬着我那年轻的躯体。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不洁的饮食。由于那时军校刚恢复不久,各项规章制度尚未建立健全,其中包括学员食堂的卫生管理,最终导致在全院爆发了一场流行性甲型肝炎。不少学员纷纷得病,我也不幸“中标”。换句话说,在同样的环境下,如果你身体的抵抗力很强,那么即便被传染了病菌,你也不会得病。

      记得开头几天,我持续地发高烧,连同学们把以前一直翘首以盼的病号饭端到了床前,我也毫无胃口。校医来看了几回后,感到束手无策,最后只得用救护车把我拉到附近的南京军区83医院。一开始我住在内科,医生仍然把我当高烧病人医治。那里的干部病房条件不错,两人一间。护士们也都很亲切,很耐心,责任心也相当强。这其中有个身材高挑的女护士,长得可好看──不是我在高烧之中还在大动凡心,实在是为她那把病号当亲人的精神所感动。我记得她不仅打针的水平很高,几乎令人毫无痛感,还主动为我挑选清淡的病号饭。由于持续高烧,我几乎是一会儿一身汗。于是,她常常打来一盆热水,为我清洗身体。而每当她正儿八经地给我洗脸、擦上身时,我就已经觉得十分的难为情。所以,等她示意我褪下裤子时,虽然我尚在半昏迷中,却仍然坚决不干,执意将她手中的毛巾拿过来,自己草草揩抹一下了事。说实话,那是我成年之后,笫一次由一位陌生的女性为我擦洗身体。可惜,病重的我居然几次都沒有向她说句感谢的话,实在是失礼得很哪!

三四天后,医院仍然查不出病因。几个年轻军医一会儿认为是病毒性感冒,一会儿认为是肺炎,甚至还怀疑我是在XZ时被什么怪虫咬后,现在发作了。为此,还特地白白地抽了我一大管子宝贵的鲜血,专门送到什么防化兵研究机构去化验,自然也是毫无结果。终于有一天,来了个白发教授之类的老军医。只见他一面向我询问身上的不适症状,一面对我的五官及身心部位进行检查。最后,他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他得的是急性黄疸型肝炎,必须立即送到传染科去。”一言既出,周围的人顿时如同像躲避瘟疫似地一哄而散。未几,那个漂亮护士戴着平时很少戴的大口罩,站在门口来催我搬家。当我双手抱着衣物杂品往外走的时候,忽然想起忘了拿鞋。只见那女护士犹豫了一下,还是翘起了好看的兰花指,小心翼翼地用两根纤纤玉指提溜起我的皮鞋。然后,我在远远地尾随在身后的她的指令下,忽左忽右地拐进了一个全封闭的小院子,那门口挂着一块牌子:“传染病科”。漂亮护士把我移交给那里的工作人员后,便头也不回地飘然而去。



点评

电话号码也没留下  发表于 2012-1-19 22:1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9 20:1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不明白为神马不见大龙虾?不符合他的性格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9 20: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weng67 于 2012-1-19 20:23 编辑

悲情诉说:俺的《大眼睛》发表后,大部分战友和兄弟们都对俺的不幸遭遇纷纷表示同情和慰问,有的甚至还为俺的多灾多难“感到心酸”,在此一并表示深切的谢意!但是,也有少数同志(包括女同志)却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俺的痛苦之上。其中有冷嘲热讽的:“在部队,泡病号是常事了。”;有恶语相向的:“还有盼望得病的,为啥呀?奇怪!”;有幸灾乐祸的:“终于去医院大饱眼福啦!”;有居心叵测的:“我们空军的许多飞行员都是在疗养院疗养时被护士拿下的。”。另外,有些朋友们一致怀疑俺并没有发高烧发糊涂了:“眼神的注意力很集中嘛!”;却又斥责俺对那位照顾俺的内科护士“心不在焉、没良心、不厚道!”;而有些好心人则好心好意地拼命给俺鼓劲:“别泄气,传染科也有漂亮护士的!”──俺滴个娘哎,这都是哪跟哪啊?还让不让人活了?特别让俺郁闷的是有个老同志,也不知怎么就得罪他了,竟自掏腰包千里迢迢地从沈阳军区的驻地跑到南京军区83医院,一口咬定俺是在装病,并举证说俺在高烧中还能“细致入微”地看清护士的“纤纤玉指”,且由此推断俺“肯定不是什么大病,绝无生命之忧!”。最令人发指的是,他竟残忍地建议院方:坚决要将俺“撵出医院,回部队该干啥干啥去!”俺就纳了闷了:同样都是战友和兄弟,同样都是混江湖的,这道德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为了洗清俺那比窦娥还冤的千古奇冤,俺在此饱含热泪地向毛主席他老人家郑重保证:1、俺真的是得了急性黄疸型肝炎,只不过肝坏了眼睛没坏,所以才偶尔对穿白大褂的多看了两眼而已;2、俺真的是一心想快点养好病,早日重返军校读书,绝无任何邪念歪脑筋。口说无凭,请看事实如下:



我呆呆地站在传染科的门口,只见深邃、昏暗的走廊上方有一排怪灯,泛着深蓝色的暗光(后来才知道那是专门用来消毒空气的紫外线照射灯),使得整个病区看上去阴森森的,让人不寒而栗。我的天!这哪是医院,分明是监牢啊!正当我在犹豫着是否转身去追那个送我来的内科护士时,只见一个头戴白帽、身穿白袍、脚蹬白鞋、脸上捂着硕大口罩的女“防化兵”迎面走来,吓得我不由自主地倒退了两步。好在她热情地接过了我手中的衣物,轻声细语地说:“走,我带你去病房。”我这才惊魂未定地跟着她走进一间三人病室,换上病号服,傻傻地坐在病床上。女“防化兵”又交待说,这个病区都是传染病患者,病情不一,为了避免交叉传染,不要到其他病房串门等等各种注意事项,听得我更加紧张兮兮的了。过了不一会,又拥进来一群包裹严密的“防化兵”,围着我又是检查,又是化验,折腾了一个溜够。最后,我的主治医生沉痛地宣布:我的病情非常严重,必须绝对的卧床休息,全部的生活起居事宜都由值班护士来做。我很坚强地表示,自己可以自理。医生说这是规定,你现在是特级护理。以后我才知道,当时我的各项肝功指标全都高得惊人,特别是谷丙转氨酶指标甚至达到了1100单位(正常在0—40之间)。由于已经在内科耽搁了几天,所以转到传染科的第二天,我的病情就开始发作,进入了“黄疸期”。用内行战友“缘分的季节”的话来形容就是:“整个人皮肤蜡黄,连眼珠也是黄的,就像炊事班发面时放碱过多、又没有揉匀的黄碱馒头。”(写到这里,我不由满怀悲愤地向在“上集”中对我的住院之事百般打击的少数人再次怒吼:“天地良心,我生个病容易吗?”)

从住院的当天夜里起,我就开始陷入了高烧和昏睡之中,而且持续了一天一夜。所幸的是,我果然享受到了和在内科病房时同样的良好待遇。迷迷糊糊中,又感到有人在帮我擦洗大汗淋漓的身子。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关键时刻仍然下意识地攥紧了裤带,苦苦地死守着我那保持了25年的童贞!第三天早上,当我被输液的针头激醒的时候,首先映入我眼帘的是白帽下、口罩上的一对水汪汪、亮晶晶的大眼睛,用“双瞳剪水”来形容真是一点也不过分。“大眼睛”见我醒来,嫣然一笑,说:“你终于醒了!”在帮我洗完脸后,她又端来一只托盘,里面只有一碗清粥和半只花卷。这时,我才感到腹空如鼓,将那点食物一扫而光。当我用乞求的眼光看着“大眼睛”的时候,她又笑吟吟地说:“你现在是不能多吃的。等病情好转后,自然让你吃个够。”那时咱还能有啥脾气?到了医院,是虎你得蜷着,是龙你得盘着,都得乖乖地听“大眼睛”她们的。

就这样,我开始了在传染科的“幸福”生活。每天一吃完早饭就开始治疗。通常是二话不说,先给你吊2瓶药液进去再说。我记得输液输到最后,胳膊上已经扎满了针眼,只好从脚背上扎进去。而那个时候,也是我们“考察”护士们技术水平的时候。有的老护士一针见血,毫无痛感,大家就齐声叫好;有的小护士就不行了,左一下、右一下、深一下、浅一下,就是扎不准。病号眼睁睁地看着那根长针在自己的胳膊上左右翻飞,却也只好自认倒霉。有时我遇到这样的“美事”,虽然表面上装作不在乎,心里却暗暗恨道:“你在把老子的血管当刺杀靶练哪!”说句公道话,“大眼睛”的扎针水平在护士中间堪称一流,通常都是还没什么感觉的时候,一切就都搞掂了。在输液过程中,最狼狈的就是上厕所了。你必须一只手提溜着裤腰,另一只手高高地举着吊瓶。而每逢这时,只要是“大眼睛”在当班,就必定会赶快找来一具活动支架帮我把吊瓶挂上去,很人性化哦!此外,按时吞吃各种药片不说,每天还要灌两碗奇苦无比的中药汤。如果很听话地一仰脖全倒进肚子里,“大眼睛”就会笑眯眯地奖赏我一颗“大白兔”奶糖,可甜!后来我才知道,这所83医院其他科室的水平一般,唯独传染科的医疗水平在军内外颇有名气,原因就是其独创的以中西医结合的办法治疗肝炎。所以,尽管入院时我的病情很重,但在医生的高超治疗和护士的精心护理下,很快就转危为安。这不能不说是不幸中的大幸。

半个月后,我的病情开始进入恢复期,黄疸已退,食欲大增,精神和体力也逐渐恢复。尤其是肝功转氨酶逐渐下降,接近正常,但是离真正完全康复还有一段时间。传染病科是全封闭的,所以病人们的生活非常枯燥,大伙平时不是聊天就是打牌(事后赶紧消毒)。而我在此时,则开始惦记起自己那未竟的学业了。于是,我请同学们不断地把课程安排表送来,每天都将书本资料摊了一床,认真追赶着落下的各门功课。那时年轻好学,精力旺盛,除了自己的专业课外,还每天都跟着收音机里的广播课自学日语,把那些劳什子片假名、平假名的玩意儿贴在床头,没事就念经般地喃喃自语。有那么一天,我正在闭着眼死背《军兵种知识》课本里的条文时,忽然,身后有人笑道:“错了,那是驱逐舰的排水量,不是护卫舰的。”呵!谁敢在这里和我叫板!我回头一看,咦!竟是“大眼睛”。我赶紧打开书本核实,果然,还真是我错了。这一来,我不禁对那个小护士刮目相看了。细问之下,才知道她家里两代人全是干海军的,从小就目濡耳染,不学以能。由此,我们在医患关系之外又多了一些探讨武器装备的话题。(写到这里,我忽然想起某些别有用心的人肯定又要抓住这个细节去恶意放大。所以,我必须抢在前面郑重声明:“大眼睛”比我大两岁多,当我姐姐正合适。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谁还有空子钻吗?哼!)当然,此后我的床头柜的抽屉里经常会出现一些来路不明的美味食品。那时,我正需要大力加强营养,故来者不拒,先吃了再说吧。

两个多月后,冬去春来。我透过玻璃窗看到小院里的垂柳已经长出了绿色的嫩叶,纤细的柳枝在微风中轻轻飘荡。而这时,我的病情也已经完全恢复正常。于是,我坚决要求出院。为了确保我的肝功能安然无恙,出院前几乎每隔两天就要抽血化验一次。未几,主治医生终于开恩签发了“释放令”。第二天,我到办公室向为我精心医治的医生和护士们千谢万谢后,登上了学校派来接我的面包车。“大眼睛”把我送上车后,忽然摘下了那硕大的口罩。呵!我终于清清楚楚地看到了一张江南姑娘那特有的清秀而带点古典美的脸庞……  







点评

哈哈,部队军校、部队医院、部队女兵,总是有说不完的故事!  发表于 2012-3-3 23:2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9 20: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weng67 于 2012-1-19 20:30 编辑

《大眼睛》作者是过去服役在青藏高原一位老兵。
本来也许是共军未来一颗将星,因身体健康原因,离开了哪离天空最近的青藏高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9 22:25 | 显示全部楼层
马英九给我们的诸多无奈 ,似源于四个因素的合力:一是台湾“维持现状、不统不独”的主流意识;第二,依傍美国的心理(第一时间向美国喊话买武器就是想交保护费);三是与生俱来的反共仇共意识;四是根深蒂固的西方普世思想。

点评

关键是马儿缺少一颗完全的中国心!  发表于 2012-3-3 23:3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20 01:33 | 显示全部楼层
哇,,我已经不能再潜水了,支持海虹姐姐

点评

嘻嘻嘻,多发言支持海虹。  发表于 2012-1-20 07:0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20 01:3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极端的HKC。但也极支持海虹朋友的大局观和看待问题的冷静与睿智。待WW真正意义上的回归了,全家去旅游。在此之前,决不踏足!

点评

“冷静睿智”中肯的评价!  发表于 2012-1-20 07:1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20 09:29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海虹老师光临!!!(两个帖子最好合并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0 09:32 | 显示全部楼层
空战1011 发表于 2012-1-18 14:50
庸医往往喜欢对病人下猛药和动刀子,因为这样可以立竿见影,至于留给病人的“后遗症”它就不管了。
...

对台湾问题,就是温水煮青蛙,不知不觉地,青蛙就不会跳了.两岸就融合了,统一就在大家的不知不觉中完成了.

点评

太好了: 0.0
哈哈……温水煮青蛙,太妙了,点睛之笔~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2-9-12 16:55
太好了: 0
  发表于 2012-4-25 14:4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0 09:34 | 显示全部楼层
仰望未来的天空 发表于 2012-1-18 14:52
两岸,只要采用同一的战略共同去实践民族的复兴,不必在乎现在立即实现统一。

地球之大,等待圈地的棘手 ...

谢谢朋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美言APP(手机客户端)安装|小黑屋|Archiver|美言军事网 ( 联系方式:QQ64237762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本站声明:本网站所有转载之内容只代表作者本人之观点,本网站纯粹只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站转所转载之内容,无任何商业意图,如本网站转载稿件涉及版权、著作权等问题,请您来函与本站管理员取得联系(联系方式: (只收手机短信)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或者电子邮箱meyet@sina.cn)。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网站地图sitemap

GMT+8, 2017-3-24 18:2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