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言军事论坛-最新军事新闻

楼主: 天地浮云

冰与火-朝鲜战争实录zt(作者:唐9718、21cwmjc、111zzzddd等)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2-8-20 10:41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地浮云 发表于 2012-8-20 10:41
发表于 10 小时前 | 只看该作者
识破美人计

发表于 10 小时前 | 只看该作者
回国后的喜与悲



9月6日,我同被扣留的赵佐端等138名被俘战友乘美军谴送车到达板门店,很远看见高大的五色彩门上挂着“祖国怀抱”四个大字,看到祖国原文字,我浑身的血都沸腾了,真象孩子见母亲一样,我们都情不自禁地喊出“祖国万岁! ”我还以为是在做梦,看见很多志愿军和人民军,看了周围环境才确信无疑地回到我方,排除了精神上和心理上的压力。我一下车,志愿军政治部杜平主任,停战谈判代表丁国钰将军及文工团的同志们,一齐向我走来,我一下扑倒在他们身上,这些年,我死去活来,都没掉过一滴眼泪,可这时忍不住了泪如泉涌。

一来到我方交换区棚子内,竟放声痛哭,我流着泪说我受难的经过,首长和同志们流着泪听。到了开城的第二天外交部李克农副部长、首席政治谈判代表黄华、杜平主任及部分志愿军首长又来看我。我深感祖国无比的亲切和温暖,在我理发后,杜主任说:“你来吧,谈谈战俘营的情况。”我就把我在战俘营遭受的种种残酷折磨和自已进行的反抗斗争向首长作了详细的汇报,一气说了几个钟头我还要继续说。他看我精神不好,叫我休息,半月后我和一部分人先回国到东北军区被俘归来人员管理处休息,还派马兴旺同志陪同我一路回国。


新的意外


志愿军被俘归来人员回国后全部集中在辽宁昌图县的归管处,一面学习形势,一面恢复身体,所有人员一律享受中灶待遇,团以上干部都生活在归管处招待所,所有这些,都使我深深感到党和祖国对我们的关怀,从而使我对自己的前途和未来充满信心,我也未曾想到竟会有新的意外在等待我们。经过九个月学习和恢复体力之后,开始了组织处理,归管处号召我们以抗日战争时期“狼牙山五壮士”对照自己交待问题,归管处领导对被俘人员的讲话始终贯串着以下指导思想:

一、不管在什么情况下,被俘本身就是右倾怕死,就是可耻,为什么不和敌人拼死或自尽。
二、一个怕死被俘的人,怎能和敌人坚决斗争呢?即是有些斗争,也是迫不得已的反抗,因此,只能交代过错不准谈有功,功过更不能相抵。
三、只能在主观上深挖错误原因,不能从客观上找理由。

在这种左的思想的支配下,我们拼死回国的6000多人都被作了组织处理。我是其中的一个,当时,既没有讲具体理由又没有征求我的意见;更没有给我看处分决定。我昏倒了,我多年奋斗的政治生命就这样结束了,我不服,我申诉,我要求见军区首长,要求见杜主任,要求面见毛主席。有一天我到东北军区去,在军区大院遇见到一位首长,他把我领到一个屋里,在座的有两个同志,他们问我有什么事,我说我受处分冤枉!在战俘营敌人迫害我,制造假口供,逼我到台湾去,我反对,为此和敌人斗争了14个月,曾经自杀逃跑和绝食。在釜山和我在一起住了13个月的同志可以证明。今天组织上给双开除处分,我实在冤枉,他们说:“你再强调客观理由,对你没有好处。”我说:毛主席哲学一分为二,是两点论,不是一点论,对犯错误的同志要具体分析犯错误的历史背景和客观条件。他们没有答理我。就这样,我含着眼泪,离开了东北军区。我的心火在燃烧,然而却无处释放。在美军集中营我可以破口大骂,可以豁出性命与他们斗争,可是现在有冤跟谁说,有理给谁讲,有气给谁出?

八月初,连以下的干部和战士们先被处理完,他们就要走了, 每个人都背上了一个沉重的政治包袱,返回各自农村老家,重建家业,他们从几十里外赶来向我道别。他们排着队,含着泪,默默地来到我的房间。有的把仅有的几个钱给我放下,有的将背包、牙膏、毛毯、毛巾等给我留下,异口同声地安慰我:“首长,你要多保啊!我的泪永模糊了双眼。

我望着一个个熟悉的,精神不振的面孔,我的心碎了。这就是我们的干部战士啊!他们曾打过日本鬼子,打过国民党,打过美国侵略者,为了重返祖国,他们进行了殊死斗争,他们大部份是在敌人战俘营坚持对敌斗争的领导人,他们就这样无声无息地走了。我在出国前的动员会上,曾发誓要把他们好好的带出去,再好好地带回来,可是,,,,,,我把东西退还给他们,他们也不愿意呀!千言万语总说不出口,只说了一句话;“战友,我对不起你们”大家都掉了眼泪,有的甚至哭出声来,他们说:“主任,感谢你这些年的教育,帮助。你好好照硕自己,不要再为我们担心了!”

他们拖着沉重的步履走了,永远地走了,望着他们的身影,我心酸了,眼睛模糊了。“战友”这种特殊的感情,一般人很难理解, 没有当过兵打过仗的人,对这两个字眼的理解都很肤浅,只有经过战争洗礼的人才真正懂得这是个神圣的字眼,伟大的字眼。

   
眼泪干了还有热血

我被开除军籍党籍后,1955年元月被分配到盘锦农恳局大洼农场当副场长。这个农场前身是日本人用中国战俘为苦力建立起来的水稻农场。解放后由解放军接收,1952年归地方管理。没想到我这个被称为从“美国回来的中国战俘”又来到这里。

这是一片荒凉的土地,是一眼望不到边的退海后的盐碱地,没有村落,没有人烟,除了碱和野芦苇之外,一无所有,被称为东北的南大荒。元月份是东北最冷的时期,我背着沉重的政治包袱,迎着呼啸的风雪,只身踏上这块土地,此时此景,使我心灰意冷,一种罪犯被发配流放之感油然而生。男儿有泪不轻弹,我站在冰天雪地里流泪了。

夜晚,我躺在炕土,翻来复去地想,难道我此生此世就这样完了,就这样任凭命运的嘲弄,带着屈辱,遗憾地了此一生吗?或许这就是命运。可命运又是什么呢?也许是巧合,西方人认为不吉利的数字是十三,而十四这个被中国人认为不吉利的数字,这却伴随了我 ,一千二百六十天。从1951年5月开始我在南朝鲜打游击十四个月,在敌人集中营也是十四个月,回国归管处又是十四个月,这三个十四个月,是我生命中最痛苦的三个阶段。每个人的生命旅程都无例外地接受生活的挑战,如今当新的生活又推到我面前的时候,该怎样迈出这一步,将是对我的人生观和世界观一个新的严峻的考验。我追随共产党这么多年,就是因为我热爱她、了解她、共产党之所以伟大不同于其他政党,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实事求是,能够坚持真理纠正错误。生活有时也不那么公正,难道因为个人的得失就丧失对党的信任、对人生的信心?我是问心无愧的。挫折和压力与屈辱不能动摇我热爱祖国的信念,也不能扼杀我革命的意志。经过几天的思想斗争,我开始振作了,排除不应有的心理障碍,下定决心热爱崭的生活一大胆地拥抱新生,我才三十几岁,还可以干一场 ,如果是真正的英雄,那就到处都有用武之地,我仍本着一个共产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开始了新的一页。

点评

发表于 10 小时前 | 只看该作者 忍辱负重加苦干 “被俘”两个字象幽灵一样伴随着自己,政治压力千斤重,到农场初期确实压得我抬不起头,常常为自己的政治处境无法抓好工作而苦恼,时间长了就好一点了。于是我把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2-8-20 10:41
「好文!打赏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8-20 10:41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地浮云 发表于 2012-8-20 10:41
发表于 10 小时前 | 只看该作者
回国后的喜与悲

发表于 10 小时前 | 只看该作者
忍辱负重加苦干

“被俘”两个字象幽灵一样伴随着自己,政治压力千斤重,到农场初期确实压得我抬不起头,常常为自己的政治处境无法抓好工作而苦恼,时间长了就好一点了。于是我把当时的处境看作组织上对我的考验,变压力为动力,不断告诫自己政治上永远向前,逐渐对农场和农业工作发生了感情,认识到,农场也 是社会主义事业的一部分,在思想上自己承认自己永远是个共产党员。在行动上处处事事以共产党员标准对照自己。我维护了党委集体领导下的场长分工负责制,坚决贯彻党委作出的任何决议定期向党委汇报自己的工作,处处发挥思想政治工作的特长,把完 成各项工作同作群众思想政治工作结合起来。团结干部和工人,克服困难及时完成任务。由于开除了我的党籍,听不到党的政治报告,我用一年的工资节余买了一台收音机每天早晚听中央的声音, 用我夫妇两个人的工资节余买了一台照相机,又订了一份红旗杂志,这些都是为了紧踉党中央的方向步调,用照相机把农工的先进个人照下来宣传,有许多人说你不是共产党员怎么和党是一个口径呢?我只能一笑置之。

为了实现我在战俘营中立下的誓言:“回国后更好地建设我日夜思念的祖”也为了甩汗水来医治我心灵上的创伤,我全身心扑在工作上,尽力当好我的业务副场长。1955年我到大洼农场时全农场只有200公项土地,我积极响应农垦局开垦荒地扩大面积的号召。当年扩大到1000公顷;到1956年达到2000公顷将单纯的水田改为水旱轮作;在播种方法上采取了旱直播和水直播相结合,由原来的人工操作,逐步实现了半机械化和全机械化,在改良土壤方面,我们农场带头施用有机农家肥。为了解决肥源,我以身作则 带头背粪筐早晚拾粪积肥,带动了全场干部工人1000多人背筐积肥,农垦局在我场召开了现场会。

为了防旱,农垦局党委提出了修筑水库,我场首先晌应大干五十天提前完成场格楼水库的加固和提高大坝工程。农垦局在“赵圈河”要建立总闸挖土叠水坝,冬季施工工程量大困难多时间紧,要求在大冻前竣工。农垦局要求我场带头施工,我随即率领千余名职工划分地段,确定土方,展开“擂战鼓挂红旗竞赛)。在严寒冰冻的条件下,我不顾自己胃痛,带头同党委书记等坚持每天早晚跳进冰水参加劳动,带动全体职工昼夜奋战二十天完成了一个月的工程 ,得到了垦局的特别嘉奖。

1957年垦局各场大部水田被海水倒灌秧苗枯死,我主动在全场职工中开展生产自救,到一百里外的青堆子劳改农场开垦荒地一千余公顷,及时补种耐旱作物,最后收获粮食50多万斤解决农场职工及家属的口粮,减轻国家负担,受到垦局党委的特大奖励,号召全局向我场学习。

垦局海滩上有一块很大的苇田,叫“老虎头州,林子滩”,每年必须在春节解冻前收割结束,否则解冻后就会烂掉,但多年来都不能在解冻前割完,后来垦局把这一艰巨任务划归我场。我们用超额计件多劳多得和拍照先进个人和班组等办法调动积极性,只半年如期完成收割任务。既维护了国家财产,又增加了我场集体收入,屡次受到表扬。

1957订年垦局选送我到农垦部干校学习,1958年垦局四个农场 合并任命我为大农场场长,并报省委解决我的晋级和入党问题,但又因被俘问题没有批准,我仍一如既往努力工作。大家称我为党外布尔什维克。

1962,年因我胃病严重,不适应在生产第一线,组织上调我玛垦局农机厂负责行政领导,农机厂是企业单位,有400多人。对我来说更是外行,进厂后我主动向内行学习,争当内行,取消了吃大锅饭的办法,坚决执行按劳分配计件工资制,制定了质量标准和定额管理的办法,将产品的成本与定额计件有机结合起来,从而调动了职工的生产积极性。农机厂也种些地,但工厂种地 年年赔钱。多种多赔,少种少赔,我深人群众了解到是没有执行多劳多得的社会主义分配原则,因而制定了包产和超产到车间班组的生产责任制体现了多劳多得因而在完成生产任务外,一有业余时间就参加农田劳动,所以连年秋收都是增产无亏损,既完成了上交国库的任务,填补了过去种地亏损的万余元,又保证了厂内存粮,广大群众有饭吃,领导群众双满意。

在农场、农机厂22年期间,我一贯坚持原则,团结同志,从不拿原则作交易,在同志,在工作中的缺点,是本着从团结愿望出发,通过批评与自我批评,最后求得在新的基础上达到新的团结, 在工作方法上特别注意做深人细致的思想政治工作,经常关心群众的生活困难和疾苦,有很多青年要结婚,,但经济困难,我带头发动工会和全体同志进行捐助,农机厂有位干部因葬父没钱,我发动干部去抬棺材帮助葬,因而赢得了群众的好评。十年动乱期间,我在农机厂工作。当时造反派和一些别有用心的人要组织一个大批 判会,他们通知群众参加,而无人去而收场,像我这样被定为有“严重历史问题”的人,文革期间没遭到批斗也是不容易的。

1975年我到了退休年龄,回到了山西老家,到我战斗过的运城安家。但是回到家后,一种莫名的悲伤和惆怅始终伴随着我,我为什么会这样呢?我到底犯了什么错,做了什么见不得人事,就是密封在档案中的“被俘”两个字就象古代奴隶脸上的标记样,使我无形中产生了一种强烈的自卑感。

运城是生我养我的地方,也是我参加革命的起点,1937年我从这里出发到太原参加了薄一波同志领导的军政训练班,在这里斗老西(阎锡山)、打日本、参加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现在又成了我的终点,我带上行政16级的75 %的退休金养活四个儿女,经济上负担沉重,由于经济困难大,儿子30岁才结婚。

点评

发表于 10 小时前 | 只看该作者 政策照亮我的心 1979年,中国共产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我国的政治经济形势发生了可喜的变化,给我国的政治生活也带来新的转折,党中央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对过去的冤假错案进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2-8-20 10:42
「好文!打赏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8-20 10:42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地浮云 发表于 2012-8-20 10:41
发表于 10 小时前 | 只看该作者
忍辱负重加苦干

发表于 10 小时前 | 只看该作者
政策照亮我的心

1979年,中国共产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我国的政治经济形势发生了可喜的变化,给我国的政治生活也带来新的转折,党中央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对过去的冤假错案进行了平反昭雪,我和我的战友又突然萌发了一股平反的强烈愿望,都纷纷向党中央申诉过去受到的错误处理。中央受理了我们的申诉,1980年党中央重新处理我们的被俘问题,在此之前我也经常向上级和党中央申诉我的问题,但都无济于事。

根据74号文件,师级干部由大军区复查处理的规定,沈阳军区派出了调查小组,宋、李两个团级干部来到我家。当我诉说了我的经历和遭遇以后,他们都理解和同情,并透露了在监狱敌人用噪音式电波搞乱了我的神经,已经得到公认,只是当时处理人员不承认。我向他提供一个陕西姓曹的青年和我在一起度过十几个月牢狱生活。但不知具体的县和通讯地址,宋、李两同志为了弄清事实,不辞劳苦,几经奔波终于在陕西旬阳县找到了曹德成同志, 他向调查组提供了真实情况,不久他给我来了信,我们中断26年的联系又接上了线,真使我兴奋不已。1982年3月,沈阳军区党委对我作出复查结论,并经军委、总政治部批准,恢复党籍、恢复军籍及职级,恢复我的老红军待遇,党龄从1937年算起。我眼含泪珠手奉平反书,像孩儿找到了离散的慈母一样高兴,30年了,30载长梦烟消,30年沉冤化尘土,30年啊!我活着就是为着这一天的到来。

发挥余热夕阳红

我的政治名誉和经济生活待遇恢复正常之后,退休也改为离休,生活在老同志中间,面对社会、家庭、身体、生活等各方面因素所造成的精神上的创伤,我没有自悲自怨自暴自弃,不彷徨,不退缩,在战胜自我、超越自我中寻找自己的归宿和位置,我认识到晚年的幸福和价值在于无私追求和奉献,只有不断增强革命责任感、时间的紧迫感和生活的充实感,才能获得真正幸福的晚年,我觉得唯一能够给我补偿的是抓住今天,通过今天的努力工作来弥补昨天的损失, 1975年到80年期间,我还没有在乎社会上有人对我的冷眼,我主动在街道作些事,真找不到事干就去打扫公共厕所。后来 我发现,随着改革开放,青少年犯罪上升了,而对青少年教育工作相对地放松了,一些腐朽落后的思想在蚕噬着青少年的心灵,青少年是祖国的未来,我们决不能将过去浴血奋战建立不易的新中国在青少年中丢失,我作出抉择,把自己有生之年献给青少年的教育事业上,我起草了《教育下一代条例得到省委、地委和总政的肯定和表扬,可我没想到认真做青少年工作这样难。我70多岁的人骑自行车联系一个学校作报告往返八次。为了使全社会都来关心青少年,我提议成立了运城关心下一代协会。我担任了协会副主席,从东城到北城我自动登门,毛遂自荐,担当他们的校外辅导员。几年来我跑遍了运城的大中小学。先后被河东大学、运城师专、 教育学院、拖厂、职大等33个大中学校聘为校外辅导员,为青少年作报告一200多场次,讲革命故事1 6 0多次,并担任了十个机关、七 个大中型企业的政治工作员,受到教育者83300多人次,同社会青年朋友谈心60多人次,四十多个学校给送奖匾,称我为青年良师益友。我自费为青少年活动摄影400多张照片,作为留念。 还担任七个小学辅导员,和他们一道组织夏令营和冬令营,逢八一或春节组织慰问烈军属或平时学雷锋办好事。 我还担任市老年体育协会副主席,市物价监督站分站长,北城区义务教育委员,运城市委党风监督员。 为改建扩建学校,在我的倡议下,发动社会集资办学。筹集资金200万元,新建了北城中学、葡萄园小学,修善了三个小学和两个幼儿班的教育室。冬季到了,我又动员地市机关出车为学校拉煤多为孩们解决取暖问题。在教师节动员学生给老师写慰向信,以提高教师的社会地位

1984年以来,我一直担任运城北城办离退休老干部党支部书记和市委巡视组长。我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启示离退休老同志并积极帮助解决其实际问题。自1983年以来,我们的支部八连冠评为先进支部。自己连续8年被评为优秀党员干部。我五次出席省老干部代表会议,省委并将我们支部的事迹录为“火红的晚霞”,在全省播放。8年来,我荣获省地市发给我的荣誉证书25个, 奖状35个。

我的亲人们常用爱护的口吻埋怨我说:“你不要命啦! ”他们哪里知道我的内心呢!我是个战争幸存者,是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特别是抗美援朝战争的幸存者,更是归来后错误路线之下的幸存者,那么多战友、难友先我而去了!我一想起他们心电就很难过, 很内疚!我无非是继承他们的遗志,去为他们所献身的党的理想让人民幸福,盼祖国富强而尽自己最后一点心意罢了,也以此使自己的这种内愧心理得到一点弥补和安慰吧!

原注:

吴成德同志早已作古,1992年受国家文史馆的委托,有关方面在成都市召开一次抗美援朝被俘遣返归国人员代表会议,那时我最后见到这位领导。他还是那样洋溢着不屈不饶的精神,参加会议的50多人,打上红旗,高唱着战歌,走在大街上,在公园里聚会......

21cwm按:此文是吴主任原在180师时一位部下写就的,原文发表在个人博客上。或许是录入的原因,原文错字,错误标点,笔误,病句粗略统计达几百处。转到本坛时,21cwm做了编辑和修正,但仍旧会有疏漏。



21cwm按:180师失利后,上上下下对180师一片批判声讨之声,彭总要毙人,大骂60军军长韦杰:“你像不像个指挥员?把部队搞成什么样子?这是我们志愿军的耻辱!我们的教训在哪里?主要是指挥员用将的问题。那个180师师长负有直接责任,得军法从事,拉出去枪毙”! 政工部门上纲上线,三兵团政治部主任刘有光:“谁叫你们搞分散突围的,把一个师让敌人给消灭了,是罪人!郑其贵,我要点你的名,你提出和决定分散突围是错误的……,这是政治动摇,右倾怕死”。60军政委袁子钦:“我再说一次,180师这次全师覆灭这样的失败,军事指挥不是主要原因,政治上动摇是基本原因,只能说军事指挥上的错误是造成被围的原因,不是覆灭的原因。比如情况判断错误、机械执行命令、对公路控制不明确、情况紧急友邻不能及时支援、粮食供应等等,都有关系,也很重要,但不是基本原因。……这次只要我们政治上顽强,(180师)不但完全可以出来,打得好还会取得胜利”。


吴成德1975年退休回到运城老家,1981年根据政策重新进行了复查,结论为“撤消原归管处(归来人员管理处)结论,恢复其党籍(从1937年9月算起),恢复其军籍(从1937年8月算起),恢复副师职,准师级,改定为11级,工资差额不补发,从批准之起起发工资。建议收回部队,离休安置。”被安置在北京军区所属的山西运城干休所里,1996年3月吴成德去世,享年78岁,薄一波、柴泽民等老首长向他献了花圈。骨灰安放在山西运城烈士陵园,陵园里都是解放战争中临汾、运城战役中牺牲的8纵24旅(180师前身)烈士,吴就曾担任过24旅79团政委。
「好文!打赏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美言APP(手机客户端)安装|小黑屋|Archiver|美言军事网 ( 联系方式:QQ64237762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本站声明:本网站所有转载之内容只代表作者本人之观点,本网站纯粹只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站转所转载之内容,无任何商业意图,如本网站转载稿件涉及版权、著作权等问题,请您来函与本站管理员取得联系(联系方式: (只收手机短信)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或者电子邮箱meyet@sina.cn)。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网站地图sitemap

GMT+8, 2017-11-20 12:1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