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言军事论坛-最新军事新闻

搜索

交流交流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5 21: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不确定的世界 于 2013-12-25 22:03 编辑

契丹之乱平定后外交上再次强盛

在公元698年,武则天立李显为太子,来年699年,武则天赐太子武姓并大赦天下,太子的地位进一步稳固,但这并不意味着周朝内政就此稳固,特别是到了武则天在704年一病不起之后,武氏与李氏之间,太子与执掌朝政的张易之张宗昌兄弟之间的权力斗争以及私人恩怨越演越烈,最终导致了一次小规模政变,张易之张宗昌兄弟被杀,重病不起的武则天被李显以较为温和的方式夺权。


而在699年-703年之前的这5年,又是一个对于武则天来说难得的惬意时期。特别是在外事上再次获得了成功:在这几年里,武周剿灭了残余的契丹余部彻底平定契丹,吐蕃发生内乱政权更迭新的掌权者与武周发生战争但周朝获得了连续的胜利,突厥虽然时有侵扰但在武则天没有了契丹之患的时候不敢与武周主力交战,特别是曾经在与吐蕃议和时发挥重要作用的郭元振在边城凉州南部修建建筑设置军队控制了交通要道,把凉州边境拓展了一千五百里突厥吐蕃无法再来州城侵扰。

剿灭契丹余部

 当初,契丹的将领李楷固,善于使用套绳和骑射,每次进入战阵,就好像鸷鸟进入乌鸦群中,所向无敌。孙万荣死后,李楷固投降唐朝。有关部门指责他没有及早投降,上奏请求将他灭族。狄仁杰说:“李楷固勇猛无比,既然能为他的主上尽力,也一定能为我们尽力,如果用恩德安抚他,就能为我所用。”于是上奏请求赦免他。他的亲属友好都劝他不要这样做。狄仁杰说:“如果有利于国家,难道还要为自己打算!”太后采纳他的意见,赦免了李楷固。他又请求授给他们官职,太后任命李楷固为左玉钤卫将军,派他领兵进行击契丹余党,结果将契丹全部平定。

这一段可以看出,在李楷固投降唐朝(实际在当时是武周,由于后来武则天归政李唐《资治通鉴》一律记为唐朝)后,有关部门上奏请求将他灭族,其原因很简单,这迎合了武则天的一贯做法,是最安全最不容易犯错的。而狄仁杰在这个时候不顾自家亲属劝告的情况下提出了自己的意见,指出“若抚之以德,皆为我用也”。武则天采纳了他的意见,赦免了李楷固(实际还有骆务整),并且任他们二人为将军,派他们领兵进攻契丹余党,结果将契丹全部平定。

武则天后来设宴对狄仁杰说,“这都是您的功劳啊”。狄仁杰回答说,“这都是陛下的声威以及将帅竭忠尽力所致,我又有什么功劳?”坚决推辞不接受赏赐。


契丹余党的剿灭进一步巩固了武周稳定下来的内政和外交局面,这已经是公元700年了(孙万荣死后两年),彻底摆脱契丹的困扰也给武则天减少了很多外事上的麻烦,尤其是突厥方向。


突厥避免与武周正面交战

武周最大的对手是突厥,在武则天执政后期,突厥依然采取的攻势,经常侵袭边境,但是阿史那默啜从没有与武周正面交手,更没有大规模会战。整体看,武周与突厥保持了较为平稳的外交关系,后来两国也出现了和亲的缓和关系的事件。

突厥采取这种策略的根本原因在于契丹被平定后对两国实力对比以及区域局势的评估,他一方面认为武周依然是区域霸主有很强的军事实力,不能与其发生正面大规模冲突,另一方面己方有一定军事实力,依靠大漠的天然屏障,时不时侵扰一下边境是可以的。

吐蕃内乱以及与武周的连续作战

在契丹之乱的时候,武周与吐蕃达成了类似互不侵犯条约的协议,维持了几年的和平,但在公元699年(孙万荣死后),吐蕃发生了内部重大政治事件。年幼的吐蕃赞普(即首领)逐渐成长杀死了一直掌权的论钦陵兄弟,他的弟弟和儿子率兵投靠周朝,武则天收留了他们,并且赐予重要职位并且封王。

武则天的这一举动改变了吐蕃与武周的关系,互不侵犯条约不复存在。在第二年公元700年,吐蕃侵扰边城凉州,唐休景对局势做出正确判断,披挂上阵,连胜六战,吐蕃溃不成军,唐休景共斩敌人首级2500个,开始暂露头脚。

武则天随后顺水推舟,开始进攻吐蕃。在后来的几次正面交锋中,武周显示了区域霸主的实力,获得了大胜,再次确立了武周对吐蕃的军事优势。

唐休景在与吐蕃和突厥一系列的战斗中一再表现突出被武则天重用,甚至发感慨“后悔用你用得晚了”。


郭元振固凉州御外敌

凉州地处边境,一直是突厥和吐蕃经常侵扰的地方,这里是前线也是武周需要重点布防的地点。在郭元振镇守凉州的五年中:

在此之前,凉州全境南北不过四百多里,突厥和吐蕃的兵马连年都经常突然出现在州城下,老百姓为此而受苦。郭元振开始在凉州南部边境的硖口修筑和戎城,在北部边境的沙漠中设置白亭军,控制了凉州的交通要道,将凉州边境拓展了一千五百里,从此突厥、吐蕃的兵马无法再前来州城侵扰。郭元振又让甘州刺史李汉通实行屯田政策,充分利用当地的河流土地从事农业生产。以往凉州地区的谷子和小麦每斛值数千钱,到了李汉通募民垦种土地之后,一匹细绢就可以换到数十斛粮,积存在军粮可供数十年之用。郭元振擅长安抚统治百姓,在凉州任职的五年中,深受当地各族百姓敬畏,真正做到了令行禁止,所畜养的牛羊漫山遍野,境内路不拾遗。

我们看到,郭元振在凉州获得了突破性进展,拓展了凉州边境,扩展了战略纵深,控制了交通要道,让吐蕃和突厥都难以侵扰凉州。与此同时,实行屯田政策,让老百姓从事农业生产,使他们安居乐业,并且做到了令行禁止,让百姓敬畏。

郭元振的这五年在国防和安全上重新定义了区域局势,突厥和吐蕃的威胁被大大地削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8 22: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不确定的世界 于 2013-12-28 22:23 编辑

中宗即位以及武则天的无字碑上该写什么

由于在之前立李显为太子,武则天执政末年的武周政治不再有储君之争,但也依然不太平,甚至非常的混乱和危险。这主要集中体现在两点:

1. 李显虽然立为太子,但武姓诸王依然有权,然而我们知道在封建帝制下,国家为君主私有君主的家族应该最为显贵封王更是皇家的权利,所以这里就存在一个两个家族在皇权中重要位置相互竞争权势的问题。

这一点早在公元700年的时候,曾经在立太子问题上起到重要作用劝说武则天下最后决心的重臣吉顼(后依附于太子)在被贬出神都的时候(因为当着武则天的面轻视武姓诸王)就曾经指出过:

辞行的那天,他获得太后召见,流着泪对太后说:“我现在远离朝廷,永远没有再见到陛下的机会,请准许进一言。”太后让他坐下,问他想说什么,他说:“水和土合成泥,有争斗吗?”太后说:“没有。”又说:“分一半给佛家,一半给道教,有争斗吗?”太后说:“这就有争斗了”。吉顼叩头说:“皇族、外戚各守本分,则天下安定。现在已经立太子而外戚还当王,这是陛下驱使他们以后必然相互争斗,双方都不得安生。”太后说:“朕也知道,但事情已经这样,无可奈何。”

他说的本质上还是在君主制下两个家族权位并立的问题,无论武则天立谁为太子最终都会面临这样的问题,然而正如武则天所说她是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的,全部削去武家诸王的封号显然是不现实的。

实际上,武则天非常担心这个问题,害怕自己死后李氏与武氏诸王不能相容,在一年前的699年就曾经把太子,相王,太平公主,和武氏各王聚到一起“在明堂向天立誓,并将誓词铭刻在铁契上,收藏在使馆内”。

因为武承嗣已死,相王李旦和太子李显关系不错(曾主动提出让皇嗣位与李显,中宗时被封为皇太弟),在武则天执政期间这个问题并不明显,武则天这个做法还是起到了作用,增进了李氏与武氏之间的信任。实际上,到中宗执政时,武氏诸王逐渐失去了权势,并没有与皇帝发生权力冲突,但是武三思依附于与中宗有患难之情义的韦皇后受宠而掌权,后来发生了重俊政变,武三思被后来的节愍太子李重俊所杀。

但重俊政变主要是李重俊(非韦皇后亲生)和韦皇后之间的矛盾所致,武三思的问题主要还在于韦皇后,已经不是武氏与李氏之争了。

所以,个人看,武则天在这个问题的处理从结果看还算成功。


2. 围绕着张宗昌张易之兄弟的权力斗争,私人恩怨以及政变

张宗昌和张易之兄弟是武则天晚年的宠臣,在武则天执政末年执掌朝政,权势显赫,与诸位宰相发生了权力冲突,并且私人关系极为糟糕。他们两个人因为并不涉及继承权的问题,所以和武姓诸王以及李显的关系没有大的问题,相反二人在李显被立为太子的问题上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但二人的权势终归过于显赫,与魏元忠,宋璟等人矛盾极深并且发生了直接的冲突,魏元忠还因此被贬出洛阳。

到了704年,武则天一病不起的时候,张宗昌和张易之兄弟成为唯一留在武则天身边可以直接与她接触的人。这让朝廷重臣包括太子都感到了不安全,尤其是那些与张宗昌和张易之关系糟糕的朝臣们,他们害怕一旦张宗昌张易之在武则天死后掌权自己会无法保全,而太子李显同样担心他们会因为与朝臣的仇怨而夺了自己的皇位。就这样,几位朝廷重臣联合宫廷守卫一起谋划了一场政变,在一切谋划好之后才告诉太子李显,在分析了当时的局势之后,李显才答应加入这场政变。

政变几乎没有遇到任何抵抗就被顺利实施了,张宗昌和张易之被杀死,余党随后被处理,武则天因为重病实际上已经失去了对外廷的控制,重朝臣于是拥李显逼武则天退位。

紧接着,武则天在两天之内分别颁下制书,由太子代理国政,并且传位于太子李显,中宗正式即位。


功过后人评

第二年,705年,武则天去世,中年82岁。至此,武则天走完了轰轰烈烈不寻常的人生路。14岁入宫,服侍唐太宗14年,28岁因王萧的后宫争宠而重获机会回到宫中,四年后被立为皇后,67岁成为中国历史上首位女皇帝。在位14年,实际执政时间算上二圣临朝时期长达40多年,武则天打破了一项项纪录。

其执政期间功过皆非常明显,个人认为客观地说她的功劳是主要的,过失是次要的。因为武周在她手里延续了唐朝的强盛,中国的国运依然处于上升趋势。内部虽然政治问题不断甚至有政治昏暗的时期但经济和人口还是处于上升趋势;而在外交上武则天是有亮点的,显示了强势帝王的风范,即便有营州之乱带来的内忧外患,但最终对内平定叛乱,对突厥和吐蕃依然处于强势,特别是她任用的郭元振把边境拓宽了1000多里,大大缓解了突厥和吐蕃的侵扰。

个人认为如果非要在功过后人评的无字碑上去书写她的功过的话,只看政绩还是二八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1 21: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不确定的世界 于 2014-1-1 21:33 编辑

唐中宗(1)

中宗李显705年通过政变即位,但只在位5年,在这5年里李显表现极其中庸甚至可以说是不及格,特别是他对武三思党羽以及朝中众宰相之间矛盾的处理直接造成了武三思专权(导致了后来的重俊政变)。

705年以“和”为主要执政思路却起到了相反的作用

刚刚上台的中宗的主要思路是两个字,一是“赦”,二是“和”。

赦指的是赦免,从中宗上台的第一天开始,就开始了不断的赦免,这包括被周兴,来俊臣等冤枉的人,被发配和入狱的子女或做奴婢的等都予以赦免,李唐皇族被发配或做奴婢的都回复皇族身份,并且根据具体情况封授官爵。

这种赦免贯穿于705年,中宗甚至颁制书恢复武则天已故的死敌王皇后与萧淑妃的姓氏,从枭氏,蟒氏恢复为原来的姓氏,可见其赦免面之广。

“和”字主要是指对李氏与武氏诸王的安排,由于张宗昌与张易之已死,群臣之间的矛盾被解决了,虽然有些余党,但主要朝政都由当时帮助李显政变的宰相们把持,较为稳定。而中宗与相王李旦的关系又非常好,李旦在中宗上台之后立刻被进爵并被任命为太尉和同凤阁鸾台同三品要职,但李旦随后辞去了职位,安心做一个相王。

这就使余下的政治矛盾主要集中在武氏与李氏之间,或者更准确地说应该集中在两个家族之间。这么说的原因有两个:

一,历史上这个矛盾没有发生相反武三思通过与上官婉儿私通(上官婉儿受中宗和韦皇后的喜爱),使他与皇帝皇后的关系非常好,得到了信任,而武三思是武氏集团之首,他与皇帝没有矛盾,至少中宗和韦皇后不这样认为。

二,这个矛盾虽然没有发生在皇帝与武三思之间,却被转移到了会错意坚持己见的主要宰相们与武三思集团之间。张柬之等大权在握的宰相多次向中宗弹劾武三思,其原因有私人原因,但也具有足够的理由:即在君主制下,只应该立同姓为王,更何况武氏曾经把持天下多年,应该削去武氏的王位,巩固李氏的宗室力量,这对刚刚恢复的李唐江山以及中宗权力的稳固是有利的,甚至是必须要去做的。

中宗并没有采纳意见,但大臣们一次次的上表都被武三思知道,他对这些大臣们恨之入骨,无时不刻不担心自己的安危。

个人看,中宗上台后不想再有武则天时期那么激烈的政治纷争,加上与武三思的关系好,不想削他的王位,但他万不该给武三思权力,对武三思言听计从。实际上,大臣们的提议都是正确的,至少是站在中宗的角度考虑都是正确的,直接削去武三思的王位可以让政治稳定很多,就算不想削王位也不该给武三思那么大的权力,让武氏集团再次兴旺,使朝廷上并立存在两个敌对的集团(张柬之等与中宗议这件事的时候拍着几案叹息,有的甚至弹击手指以致出血,武三思更是对这些人恨之入骨),这完全是中宗的错误。


实际上,中宗做的远比这个要多,武三思后来在唐中宗面前诬陷敬晖等宰相,成功劝说中宗给宰相们封王,却免去了宰相们的职位和实权。个人看,这是一石二鸟,一方面,给这些人封王就巩固了给异姓封王的事实,堵了朝臣有关武三思封王的嘴;另一方面,这些人离开了宰相位置,武三思可以布置自己的党羽把持朝政。


我们看,这个做法实际上不利于中宗乃至李唐宗室,因为武周刚刚结束李唐立足未稳,考虑到前面的历史,这样做是给自己给自己增加危险,更何况几位深受尊重有才能的老臣一下子都被免了职,这对治国理政和外廷的稳定也不利。


中宗的这个选择为后来的重俊政变埋下了伏笔,本应该随着中宗登基武氏失天下而淡出历史舞台的武三思又再次成为了历史人物,然而他的结局也非常悲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4 21: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不确定的世界 于 2014-1-4 21:14 编辑

唐中宗(2)

历史重演,韦皇后垂帘听政


外戚干政,特别是皇后(以及太后,太皇太后干政)干政会给君主统治带来很大的危害,严重的会架空君主甚至出现女皇,从古代正统的政治道德来看外戚干政是君主需要极力避免的。而由于外戚干政制造出了另外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权力源会滋生很多权力和政治问题,这些问题一旦出现必将主导国家政治,造成几方私斗。

中国历史上外戚干政的例子比比皆是,汉朝有吕后,窦氏,直到汉武帝长成人后才摆脱了其母亲以及奶奶的掌控,汉武帝在自己死前甚至杀死了年幼太子的母亲(宠妃),其根本原因就是怕皇帝年幼再次造成皇权重新回到皇太后手中。

唐中宗本人也是刚从女主武王手中接过权力,他本人有切肤之痛,一般来讲,他应该吸取教训,巩固皇权,极力避免唐高宗时期出现的皇后专权问题。

但唐中宗几乎就是另外一个唐高宗:

在唐中宗上台的第一年(公元705年),他就追赠韦皇后的父亲为上洛王,追赠韦皇后的母亲为洛王妃。当时就有左拾遗贾虚已上疏阻止,认为自古以来异姓之人不得封为王,是自古至今的定制,并指出唐高宗时追赠武则天的父亲为王是一个教训,现在应该从一点一滴进行预防。如果认为命令已经发出无法收回,应该让皇后坚决推辞,这样可以增加皇后的美德。

个人看,这是一条完美的建议,入情入理,完全是在履行自身职责,更何况这个时候武则天还没有死(病入膏肓,几个月后去世),教训历历在目。贾虚已甚至指出了怎么解决命令已经发出的问题。

但唐中宗当然没有采纳这个建议,不知如此,由于与韦皇后有共患难的情义,中宗对其极其依赖和信任,接下来完全是重复了高宗的做法。

韦皇后开始像武则天一样干政,宰相桓彦范上表,认为:

“《周易》说:‘妇女没有什么错失,在家中主持家务,就是吉利。’,《尚书》说:‘如果母鸡司晨打鸣,这个家庭就要败落了’。我发现陛下每次临朝,皇后总是坐在帷帐后面参预对军国大事的处理。臣观察历朝帝王,没有哪一个与妇人共同执政而不导致国破身亡的。再说阴凌驾于阳之上,是违背自然法则的;妇人欺凌丈夫,是违背人伦之道的。希望陛下观察古今治乱兴衰的经验教训,时刻想着社稷与百姓,敦促皇后严守皇后的本分,一心一意地致力于女子的教化,不要到外朝来干预国家政事。”

桓彦范是在引进据点尽量以中宗能够接受的方式建议不要允许韦后干政,他甚至搬出了《周易》和《尚书》从男女阴阳的角度提建议,其实道理比这要简单得多就是不想让中宗重蹈覆辙,步高宗后尘,但怕中宗接受不了,专门到书堆里找了一通理论,想让中宗能够接受。

但结果依然是没有被采纳,此外桓彦范还因为对胡僧慧范的使用上与韦皇后意见相左导致其与韦皇后结怨,这也部分影响了朝局。


后来,韦皇后更是开始垂帘听政,并且效法武则天时期所做的大量用来巩固皇后干政权力提高皇后地位的做法,这些都被中宗允许,韦皇后的权势实际上已经接近中宗。

更何况到后来,五位中宗上台的大臣和宰相们几乎已经完全被韦皇后和武三思陷害一贬再贬,最终被杀死(张柬之等二人老死),韦皇后和武三思的权力已经超过了中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8 2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不确定的世界 于 2014-1-8 20:01 编辑

唐中宗(3)

重俊政变

重俊政变的起因


唐中宗执政时期的政治可以说是非常混乱的,除了之前提到的宰相与武三思集团的矛盾以及韦皇后干政欲效仿武则天之外,还有政争过多必然会带来的问题---储君问题。

唐中宗在登基后很快就立儿子李重俊为王,并在一年后的706年秋天立为太子,一般来说这个时候政治应该是稳定的,朝廷内外的争斗应该不多了。但这个时候韦皇后和武三思分别在皇后和封王的位置上违反政治制度地名不正言不顺地掌权,并且在一系列的政争中把主要政敌宰相集团一贬再贬最终全部杀死(除张柬之等二人病死之外),至此韦皇后和武三思的权势已经超过了唐中宗,尤其是李重俊不是韦皇后的亲生儿子,韦皇后自己掌权重演武则天掌权的心思又昭然若揭,这就制造了储君与掌权者之间的不可调和的矛盾,最终导致了太子李重俊发动重俊政变。

重俊政变前的朝局

在重俊政变之前,较唐中宗刚刚上台的时候朝局已经发生了重大改变,一起与太子李显发动政变的宰相集团已经被韦皇后和武三思铲除殆尽,其中核心的五人不但全死更是被灌以“五狗”的恶名。德高望重的老臣魏元忠不但年纪太大而且被武三思借武则天之死用计散去了斗志,被认为“永远也不会有所作为了”,魏元忠被贬后又从端州被调回京被任命为宰相后,就不再犯颜直谏了,遇事随波逐流,朝野人士对他十分失望,甚至有酸枣县尉袁楚客写信给魏元忠数其九大过失,这九个过失其实都源自武三思在武则天死后假传武则天的遗愿散去魏元忠的斗志以及大臣对唐中宗处理宰相集团而使韦皇后武三思掌权的失望。

而另外一个朝廷重臣对突厥和吐蕃屡立战功的武则天时期的重臣唐休璟也已经因为年迈退休了,所以整个朝廷内外都已经被韦皇后和武三思所把持,而由于韦皇后垂帘听政,另外一个二圣临朝的朝局俨然已经形成。

重俊政变

韦后认为太子李重俊不是她自己亲生的,所以很讨厌他;特进、德静王武三思尤其忌恨太子李重俊。上官婕妤因为与武三思私通的缘故,在她所拟定的制书敕令中,常常推崇武氏集团。安乐公主与驸马、左卫将军武崇训经常欺凌侮辱太子,甚至有时称太子为奴才。武崇训还唆使安乐公主向唐中宗建议废掉太子,立她自己为皇太女。太子心中积愤已久,无法平静。

秋季,七月,辛丑(初六),太子李重俊会同左羽林大将军李多祚、将军李思冲、李承况、独狐、沙吒忠义等人,假传皇帝的命令调集羽林千骑兵三百余人,将武三思、武崇训父子及其亲属十余人杀死在武三思家中;又让左金吾大将军成王李千里和他的儿子天水王李禧分头带兵把守宫城各门,太子和李多祚带领兵马从肃章门砍断门栓冲入宫中,四处登门搜寻上官婕妤。上官婕妤大声喊道:“看起来他们是想先抓住我上官婉儿,其次抓住皇后,最后是要抓住皇帝。”唐中宗便与韦后、安乐公主、上官婕妤一起爬上玄武门门楼躲避,同时派右羽林大将军刘景仁率领羽林飞骑一百多人聚集在门楼之下以保护自己。杨再思、苏、李峤与兵部尚书宗楚客、左卫将军纪处讷拥兵二千余人聚集在太极殿前闭门坚守。李多祚率先来到玄武楼下,想要上楼,但受到警卫士兵的拦阻。李多祚和太子都有些犹豫不决,勒住兵马,没有立即攻打玄武楼,而是希望唐中宗能出来询问他们起兵的原因。宫闱令石城县人杨思勖站在唐中宗身旁,请求皇帝允许他带兵出击。李多祚的女婿羽林中郎将野呼利当时担任前锋总管,杨思勖拔剑将他斩首,李多祚手下军士当时就丧失了胆气。唐中宗手扶玄武楼上的栏杆,俯身对楼下李多祚所带领的千骑兵们说:“你们这些人都是朕的卫士,为什么要跟着李多祚谋反呢!如果你们能杀掉谋反的人,不必担心没有荣华富贵。”于是千骑兵们将李多祚、李承况、独狐之、沙吒忠义斩首,其他的人都四散溃逃。成王李千里、天水王李禧父子攻打太极宫右延明门,打算杀死宗楚客和纪处讷,但未能攻下反而战死。太子李重俊带着一百多骑兵逃往终南山,到达西时,能够跟得上的只有几个人了,当他在树林里歇息时,被手下人杀死。唐中宗将太子李重俊的首级献到太庙,然后又用它祭奠武三思和武崇训的灵柩,最后在朝堂悬首示众。此外,中宗又将成王李千里的姓改为蝮氏,太子的同党都被处以死刑。


《资治通鉴》用上面这两段来描述了重俊政变的爆发,过程以及结局。很显然,重俊政变发生的根本原因在于朝局。由于二圣之中的韦皇后讨厌太子,致使武三思忌恨太子,把李重俊推到了韦皇后武三思对立的位置上,再加上韦皇后权势过盛,连安乐公主与驸马都经常凌辱太子,甚至称为奴才,并建议唐中宗废掉太子立安乐公主为皇太女。这些都最终导致太子集团决定奋力一搏,发动了重俊政变。

重俊政变最终以失败告终,其中偶然和不可预知的因素起到了决定性作用,李重俊也因为这些因素走进了历史的垃圾桶,以至于现在很少有人知道他。

重俊政变虽然杀死了武三思,武重训父子,但最终没能改变朝局,反而巩固了韦皇后的权力,也让韦皇后再一次深刻认识了权力斗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11 21:32 | 显示全部楼层
唐中宗(4)

中宗之死


在重俊政变之后,武三思死去,韦皇后和长乐公主虽然掌权但毕竟是宫中人,外廷没有人帮忙,于是韦皇后效仿武则天,任用了大量的外戚,并且让自己的兄长韦温掌握大权,位至宰相,统领群臣。

但韦后所做的一切终归受一些正直忠义的大臣鄙夷,《资治通鉴》记载,朝臣曾经多次在中宗面前弹劾韦后(后被打死),其中最后一次来自燕钦融的进言让韦后集团开始担忧害怕:

五月,丁卯(十七日),许州司兵参军偃师人燕钦融又进言道:“皇后淫乱,干预朝廷政事,并且其宗族势力强盛;安乐公主、武延秀、宗楚客阴谋危害大唐的宗庙社稷。”唐中宗召见燕钦融当面追问他。燕钦融以头叩地高声而言,神色毫不屈服,唐中宗默然不语。宗楚客伪造中宗制命,派侍卫天子的飞骑扑杀燕钦融。将燕钦融摔在宫殿堂前石上,燕钦融折断了脖子死去,宗楚客见状大声叫好。唐中宗虽然对于此事没有深究,但心里却也是怏怏不乐;从此以后韦后和她的党羽们开始有些担忧害怕。

从这段内容可以看出,公元710年,唐中宗虽然对韦后集团非常倚重和宠幸,但经过之前的多次弹劾和这一次韦后集团的越位行为,唐中宗心里开始不悦,在这种情况下,韦后集团很可能已经觉察到唐中宗有对她们下手的可能,开始担忧害怕,最终决定杀死唐中宗:

散骑常侍马秦客靠精于医术,光禄少卿杨均靠善于烹调,都得以随意出入后宫,并与韦后勾搭成奸,他们担心此事泄露出去会被处死;安乐公主希望韦后能临朝主持政事,自己好当皇太女;于是这些人共同策划杀掉唐中宗,他们在进给中宗吃的糕饼里投放了毒药,六月,壬午(初二),唐中宗在神龙殿驾崩。

唐中宗是被毒死的,综合前面他的一系列做法来看可以说李显怪不得别人,是他没有看懂权力,一步步地把权力交给了武后集团,他的做法与李治毫无二致,唯一的区别是唐中宗开始对韦后不满,被韦后发觉后杀死了她。而从这一点来看,韦后比武则天还要狠,她之前夺权比武则天还要彻底,以至于可以不废吹灰之力毒死了唐中宗,而不是像武则天一样至少还能与唐中宗相处至少共同治理国家。

随后韦后秘而不宣中宗之死,开始了一系列的人事布置,将中央权力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中,尤其是安全部门几乎全部换上了自己信任的韦氏子弟。

唐隆政变

唐隆政变是唐中宗之弟相王李旦的儿子李隆基发动的一场政变,我们都知道与李重俊不同,李隆基取得了成功,而究其原因完全在于细节。

韦后在掌握政权后,立李重茂为皇帝,自己在太后的位置上掌握政权,同时他对相王采取了安抚措施,并没有一味打压,而是给与了太尉的职位。但不成想,李隆基选择了政变,而政变成功的根本在于对“万骑”这股骑兵的控制,李隆基与万骑的几位将领交好,而韦皇后派去统领的人与万骑相处不佳,最后李隆基与诸多人士一起密谋发动政变,一鼓作气杀死了韦皇后安乐公主及其党羽。

而由于韦皇后执政名不正言不顺,而且毒死唐中宗发动非法政变在先立足未稳,李隆基武力政变后几乎背负什么政治负担,名正言顺地拥自己的父亲相王李旦为皇帝,史称唐睿宗。


至此,唐中宗短暂的执政终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15 20:12 | 显示全部楼层
唐睿宗(1)

唐睿宗继位的逻辑

李隆基政变后,面临着权力合法性的问题,因为李隆基离合法皇位继承人的位置甚远,且韦皇后扶植的傀儡皇帝在位,所以即便在以韦皇后毒死中宗为名义杀死韦后集团,李隆基在暂时掌握了政权的情况下依然不敢登上皇位,他最后选择把皇位交给了自己的父亲相王李旦,这是当时对李隆基来说最好的解决方案。李隆基的这个选择个人看有三个原因:


1. 李旦有合法的继承权,曾经当过多年皇嗣,地位和职位高,又是死去的中宗的弟弟,在皇位被韦皇后非法窃取之后,在一个不正常的权力交接的情况下,相王继位比较合法,容易被人接纳。

2. 李隆基没有在政变后夺取政权而是让位他人,可以显示他政变的目的不在于夺取政权和皇位,而是为了诛杀非法夺取皇位的韦皇后集团,给自己的政变增加了正义性。实际上,李隆基的政变并没有遭到多大正义性,道德的质疑也没有背负什么政治负担,一方面是由于中宗暴毙韦皇后非法夺取政权,另一方面就在于李隆基没有自己夺取政权而是由相王李旦继位。

3. 相王李旦是李隆基的亲生父亲,他登基不但可以在政治上庇护政变的发起者李隆基,也完全有可能在未来把他确立为皇位的继承人即太子。实际上,由于多年的被排挤和不得志,李旦基本上没有什么政治雄心,他已经淡泊名利,随波逐流,这从他后来把皇位让给李隆基可以看出他的确无心政治,心灰意懒,其在位短短两年时间,是一个完全彻底的过渡性的君主。


李隆基正相反,意气风发,充满干劲,不但一手策划发起并成功实施了政变,从韦皇后手中夺走皇位,而且在夺取政权后的一系列问题的处理上堪称果敢,这包括杀上官昭容,平定韦氏武氏余党以及拥相王为皇帝等,显露了一个君主的素质。

刘幽求对宋王李成器、平王李隆基说:“相王在以前就曾当过皇帝,是万民所向往的。现在民心尚未安定,皇室国家之事至为重要,相王怎能还拘于小节,不早日登基称帝以安定天下呢!”李隆基回答说:“相王生性淡泊,从来不把世事放在心上,即使他已经群临天下,还要把帝位让给别人,何况当今天子乃相王亲哥哥的儿子,他又怎么肯取而代之呢!”刘幽求说:“民心不可违背,相王虽想高居世外独善其身,但大唐的宗庙社稷又怎么办呢!”

       李成器和李隆基入内拜见相王李旦,尽力劝说,相王才答应重登帝位。甲辰(二十四日),少帝在太极殿内东边面向西坐着,相王李旦站在唐中宗的灵柩旁边,太平公主说道:“皇帝想把帝位让给他的叔父,可以吗?”齐幽求跪在地上回答说:“在这国家多灾多难之际,皇帝仁爱孝顺,效法尧舜禅位贤人的传统,实在是出于至公无私之心;相王代替皇帝挑起治理天下的重担,乃是叔父对侄儿慈爱备至的表现。”于是便根据少帝制书的旨意将帝位传给相王李旦。这时少帝还坐在皇帝的宝座上,太平公主上前对他说道:“天下臣民之心已归附相王,这个宝座已经不再属于你这小子了!”说完便将他从宝座上拉了下来。唐睿宗即皇帝位,并亲临承天门,下诏赦免天下罪囚,同时又恢复了少帝李重茂的温王爵位。


在唐睿宗继位后,因为李隆基立有大功而弃长子宋王立李隆基为太子,在两年后从唐睿宗手中和平接过权力,而这段时间李隆基与太平公主之间的争斗主宰了国家政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18 21:36 | 显示全部楼层
唐睿宗(2)

立李隆基为太子


唐睿宗想要立太子,但由于宋王李成器是嫡长子,而平王李隆基有大功,所以在太子的人选上犹豫不决。李成器推辞道:“国泰民安则应当先立嫡长子,国家多难则应当首先将有功的人立为太子;如果在这个问题上违反时宜,就会让普天之下的人大失所望。臣宁可去死也不敢位居于平王之上。”为此他接连几天一直流着眼泪向睿宗坚决请求将太子之位让给平王李隆基。大臣们也大多认为平王李隆基有大功于社稷,应当被立为太子。刘幽求说:“臣听说铲除天下祸患的人应当享有天下的福分。平王使大唐社稷免遭倾覆,拯救君亲于危难之中,讲功劳没有谁比他更大的,论德行又最为贤良,立他为太子是没有什么可怀疑的。”唐睿宗听从了他的建议。丁未(二十七日),唐睿宗将平王李隆基立为太子。李隆基又上表请求将太子之位让给李成器,唐睿宗没有同意。

在710年登基之后,唐睿宗立刻就开始了立太子的进程,在经过仔细考虑之后唐睿宗选择了李隆基作为太子。

上面的引文里已经就这件事说得很清楚,但个人看真实情况显然不是唐睿宗真的在犹豫,他内心里其实只想立李隆基为太子,因为正如刘幽求所说的那样,李隆基不但铲除了吕后凭一己之力把帝位送给了唐睿宗而且论能力和德行都很优秀,“立他为太子是没有什么可怀疑的”。

于情于理李隆基都应该是太子,唐睿宗的“犹豫不决”是因为李隆基不是嫡长子,而宋王作为嫡长子又在世,而这并不是一个大问题,各文武实际上也明白唐睿宗的心思,很快李隆基就被没有什么悬念地立为太子。

而这也开启了李隆基和太平公主之间的一场恩怨和权力争斗。

太平公主的非分之想,与太子李隆基的矛盾

太平公主遇事沉着机敏,富有权变的谋略,武则天认为她很像自己,因而在众多的子女中对她格外偏爱,经常让她参预军国机密要事的谋画,但她还是惧怕武则天的威严,没有敢招势揽权。张柬之等人诛杀张易之、张昌宗兄弟时,太平公主有功劳。唐中宗时期,韦后和安乐公主都惧怕她,后来她又和太子李隆基一起铲除了韦氏集团。太平公主屡立大功后,权势地位更加显赫重要,唐睿宗经常同她商量朝廷的大政方针,每次她入朝奏事,都要和睿宗坐在一起谈上一段时间;有时她没去上朝谒见,睿宗会派宰相到她的家中征求她对某些问题的处理意见。每当宰相们奏事的时候,睿宗就要询问:“这件事曾经与太平公主商量过吗?”接下来还要问道:“与三郎商量过吗?”在得到宰相们肯定的答复之后,睿宗才会对宰相们的意见表示同意。三郎指的是皇太子李隆基。凡是太平公主想干的事,睿宗没有不同意的,朝中文武百官自宰相以下,或升迁或降免,全在她的一句话,其余经过她的举荐而平步青云担任要职的士人更是不可胜数。由于太平公主的权势甚至超过了睿宗皇帝,所以对她趋炎附势的人数不胜数。太平公主的儿子薛崇行、薛崇敏、薛崇简三人都受封为王。太平公主的田产园林遍布于长安城郊外各地,她家在收买或制造各种珍宝器物时,足迹远至岭表及巴蜀地区,为她运送这类物品的人不绝于路。太平公主在日常衣食住行的各个方面,也处处模仿宫廷的排场。

从《资治通鉴》这段描述可以看出太平公主是一个能力很强的人,她的才能受到了武则天的肯定,认为她像自己。而唐睿宗与太平公主曾经同为沦落天涯受到排挤的亲兄妹,所以对太平公主十分看重她,对她的倚重超过了宰相们,致使太平公主权倾朝野,权势甚至超过了唐睿宗,对他趋炎附势的人数不胜数。其三个儿子全被封为王,富贵至极,在日常衣食住行上处处模仿宫廷的排场。

也正因为如此,太平公主逐渐和李隆基爆发了矛盾。

太平公主认为太子李隆基还很年轻,因而起初并未把太子放在心上;不久之后又因惧怕太子的英明威武,转而想要改立一位昏庸懦弱的人作太子,以便使她自己能长期保住现有的权势地位。太平公主屡次散布流言,声称“太子并非皇帝的嫡长子,因此不应当被立为太子。”己亥(二十二日),唐睿宗颁下制书晓谕警告天下臣民,以平息各种流言蜚语。太平公主还常常派人监视太子李隆基的所作所为,即使一些细微之事也要报知唐睿宗,此外,太平公主还在太子身边安插了很多耳目,太子心里感到十分不安。

从这一段我们可以看出,由于权倾朝野,太平公主逐渐开始有了非分之想,她为了保留自己的权力想要改立太子,如果新的太子昏庸懦弱那么自己就可以长期保住现有的权势地位。散步流言中伤太子李隆基是仅仅是一个开始。

一来二去,太平公主甚至想加害李隆基:

太平公主同益州长史窦怀贞等结成朋党,想加害于太子李隆基,便指使她的女婿唐邀请韦安石到自己的家中来,韦安石坚决推辞,没有前往。唐睿宗曾经秘密地召见韦安石,对他说:“听说朝廷文武百官全都倾心归附太子,您应当对此多加留意。”韦安石回答说:“陛下从哪里听到这种亡国之言呢!这一定是太平公主的主意。太子为宗庙社稷立下了大功,而且一向仁慈明智,孝顺父母,友爱兄弟,这是天下人都知道的事实,希望陛下不要被谗言所迷惑。”唐睿宗听过这话之后十分惊异地说:“朕明白了,您不要再提这件事了。”当时太平公主正在帘子后面偷听他们君臣之间的谈话,事后便散布各种流言蜚语对韦安石横加陷害,想把他逮捕下狱严加审讯,多亏了郭元振的救助才得以幸免。

从这次失败的谋划可以看出,太平公主与李隆基之间的矛盾已经上升到了足以主导国家政治和前景的地步,唐睿宗知情但并没有采取足够的行动,这直接导致了后来两人之间的矛盾升级到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地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 21: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不确定的世界 于 2014-1-22 21:36 编辑

唐睿宗(3)

宰相们力主太子代行执政


唐睿宗执政时间只有短短两年,期间对外没有大的战事,与吐蕃和突厥的关系相对稳定,内政上曾经有过一段美好的时光,甚至被拿来与唐太宗时期对比。但很快由于太平公主的权势超过了唐睿宗造成大量人依附于她使朝政又陷入了混乱,特别是太平公主与太子李隆基矛盾重重升级甚至出现了暗杀未遂的情况,太平公主与太子之间的关系成为了朝政的主要内容,作为位高权重的宰相们自然都不能幸免。

太平公主还曾乘辇车在光范门内拦住宰相,暗示他们应当改立皇太子,在场的宰相们全都大惊失色。宋大声质问道:“太子为大唐社稷立下了莫大的功劳,是宗庙社稷的主人,公主为什么突然提出这样的建议呢!”

从这段看出,作为宰相的宋璟对太平公主的建议摆出了鲜明的立场,即反对改立皇太子,而这一次太平公主发难没有成功直接导致其与宰相发生了重大矛盾,随后宋璟和姚元之向唐睿宗进言密保李隆基:

宋与姚元之秘密地向唐睿宗进言道:“宋王李成器是陛下的嫡长子,豳王李守礼是高宗皇帝的长孙,太平公主在他俩与太子之间互相构陷,制造事端,将会使得东宫地位不稳。请陛下将宋王和豳王两人外放为刺史;免去岐王李隆范和薛王李隆业所担任的左、右羽林大将军职务,任命他们为太子左、右卫率以事奉太子;将太平公主与武攸暨安置到东都洛阳。”唐睿宗说:“朕现在已没有兄弟了,只有太平公主这一个妹妹,怎么可以将她远远地安置到东都去呢!至于诸王则任凭你们安排。”于是先颁下制命说:“今后诸王、驸马一律不得统率禁军,现在任职的都必须改任其他官职。”

过了不久,唐睿宗对身边的侍臣说:“占卜的人说五天之内将会有起事发难的军队闯入宫中,你们要为朕严加防范。”张说紧接着说道:“这一定又是奸邪小人用谗言离间陛下与太子的关系。希望陛下让太子代行处理政务,那么种种流言蜚语就会自然而然地消声匿迹。”姚元之说:“张说所提出的办法,是使社稷宗庙长治久安的上上之策。”唐睿宗听完之后十分高兴。

二月,丙子朔(初一),唐睿宗任命宋王李成器为同州刺史,豳王李守礼为豳州刺史,任命左羽林大将军岐王李隆范为左卫率,右羽林大将军薛王李隆业为右卫率;又将太平公主安置在蒲州。


从这三段可以看出,唐睿宗在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决定保太子李隆基,特别是重要的宰相以及近臣都站在了太子一边这也给了帮他下了决心。一方面,他贬宋王和幽王并外放为刺史;另一方面,他把太平公主安置在蒲州,离开了政治中心舞台。

唐睿宗甚至紧接着下诏让李隆基代理朝政,六品以下官员的任免由太子全权处理。

看似太子与太平公主之争已经告一段落,但唐睿宗随后的反复又让事情复杂起来,也正式宣告朝政开始混乱,似乎又回到了唐中宗时期。


太子处理所有政务,太平公主被召回

太平公主得知姚元之与宋的计谋之后勃然大怒,并以此责备太子李隆基。太子感到害怕,便向唐睿宗奏称姚元之和宋挑拨自己与姑母太平公主和兄长宋王李成器、豳王李守礼之间的关系,并请求对他们两人严加惩处。甲申(初九),唐睿宗将姚元之贬为申州刺史,将宋贬为楚州刺史。丙戌(十一日),宋王李成器和豳王李守礼被任命为刺史的事也停止执行。

宋姚二人被贬为刺史和宋王豳王被贬的事停止执行宣告了唐睿宗在太平公主问题上的反复,朝局发生重大改变,甚至连作为太子的李隆基都感到害怕,足见太平公主的权势之大甚至已经超过了唐睿宗,没有人比李隆基更了解自己的父亲,他的恐惧恰恰来自对唐睿宗对太平公主态度的了解。

飘摆不定无心政治的唐睿宗有意让位给李隆基,但太平公主一直反对,让他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但唐睿宗还是发布制命“所有朝廷政务,一律由皇太子处理”,这是唐睿宗让位的铺垫,这标志着李隆基在与太平公主的权力争夺中占据了上风。随后,李隆基请求将太平公主召回京师,唐睿宗同意,太平公主的权势开始恢复,尤其是当宋璟和姚元之都被贬为刺史之后,宰相们都成了太平公主的党羽。

唐睿宗避免了唐高宗的悲剧,让位唐玄宗,但太平公主已经权倾朝野

唐睿宗是一个无心政治的君主,他由于早年长期被排挤已经对政治失去了兴趣,这一点与因病而严重影响执政的唐高宗有相似之处,但唐睿宗避免了唐高宗的错误,决定在712年让位于太子也就是唐玄宗李隆基。

虽然唐睿宗依然没有完全放权,保留了重大问题的决策权成为太上皇,但这依旧是一个重大的决定,因为它巩固了李隆基的位置,在太平公主权倾朝野的时候给了唐玄宗生存空间。

但另一方面,太平公主的权力越来越大,满朝都是依附于她的人,七个宰相有五个出自她的门下,使她与唐玄宗发生了尖锐的冲突,这一切都使太平公主与唐玄宗难以共存。不但太平公主集团开始谋划政变,唐玄宗也一直在谋划是否该先下手为强来反政变。

这一年,整个唐朝的政治都是极其不稳定的,这个时候的唐睿宗对他一手造成的朝局已经彻底失控,一场最高权力矛盾引发的冲突也已经在所难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25 21: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不确定的世界 于 2014-1-25 21:22 编辑

唐睿宗(4)

唐玄宗巩固权力,但与太平公主发生尖锐的权力冲突

公元712年唐玄宗即位初始,由于大权依然掌握在太上皇唐睿宗手中,唐玄宗能够行使的权力是有限的。而太平公主经过多年的经营已经权倾朝野,甚至在唐玄宗做太子的时候有“何谓殿下,当今独有太平公主耳”的说法。

在这种情况下,唐玄宗在尽可能地行驶有限的权力,巩固自己的权力基础:

甲辰(初七),唐玄宗大赦天下,改年号为先天。

乙巳(初八),唐玄宗决定在州以北设置渤海军,在恒州、定州一带设置恒阳军,在妫州、蔚州境内设置怀柔军,驻扎五万军队。

丙午(初九),唐玄宗下诏将妃子王氏立为皇后;将皇后王氏之父王仁皎任命为太仆卿,五仁皎是下人。戊申(十一日),唐玄宗又下诏将皇子许昌王李嗣直封为郯王,将真定王李嗣谦封为郢王。

朝廷任命刘幽求为尚书右仆射、同中书门下三品,魏知古为侍中,崔为检校中书令。

我们看到,唐玄宗在充分利用自己作为皇帝的优势行使权力巩固地位,其中刘幽求是唐玄宗的死党,不但在唐玄宗成为太子和登基的过程中扮演了极其重要的角色,而且在与太平公主的权力斗争中出谋划策冲在了最前线,他被任命为位高权重的宰相,紧接着他给唐睿宗谋划了除去太平公主的计划。

这时,宰相大多数是太平公主的党羽,刘幽求与右羽林将军张伟(音)谋划调集羽林兵将他们一网打尽,并让张秘密地对唐玄宗说:“窦怀贞、崔、岑羲等人都是依仗太平公主才爬上宰相职位的,他们时时刻刻都在策划如何作乱。如果陛下不早点除掉他们,一旦事变突然发生,太上皇怎么能平安呢!请快些诛杀他们。臣已经与刘幽求定好了计策,就只等陛下下命令了。”唐玄宗认为他说得很对。但事后张将这一计谋泄露给了侍御史邓光宾,唐玄宗知道以后十分害怕,急忙将刘幽求等人的罪状开列出来上奏了太上皇。丙辰(十九日),刘幽求被逮捕下狱。负责审理此案的官员上奏道:“刘幽求挑拨离间陛下骨肉,应当判处死刑。”唐玄宗又为刘幽求等人向太上皇求情,说刘幽求为大唐朝廷立过大功,不能判处死刑。癸亥(二十六日),唐睿宗将刘幽求流放到封州,将张流放到峰州,将邓光宾流放到州。

刘幽求与右羽林将军张伟(音)谋划调集羽林兵将太平公主及其党羽一网打尽,但因为消息走露,而被太上皇问罪,被流放,期间刘幽求险些被杀。

这一次太上皇的处理说明其依然没有认识到唐玄宗与太平公主权力斗争的严重性,其实他很难处理这样的事情,只能处理有证据证明谋划政变的人。唐玄宗这一次谋划清除太平公主集团计划的失败也进一步加剧了两人的矛盾,发生了尖锐的权力冲突。

太平公主倚仗太上皇唐睿宗的势力专擅朝政,与唐玄宗发生尖锐的冲突,朝中七位宰相之中,有五位是出自她的门下,文臣武将之中也有一半以上的人依附她。太平公主与窦怀贞、岑羲、萧至忠、崔以及太子少保薛稷、雍州长史新兴王李晋、左羽林大将军常元楷、知右羽林将军事李慈、左金吾将军李钦、中书舍人李猷、右散骑常侍贾膺福、鸿胪寺卿唐和胡僧慧范等一起图谋废掉唐玄宗,此外,太平公主又与宫女元氏合谋,准备在进献给玄宗皇帝服用的天麻粉中投毒。李晋是李德良的孙子。常元楷和李慈多次前往太平公主的私宅与她订下作乱的计谋。

这一段可以看出,太平公主集团已经有了政变的具体计划,甚至想要重演韦后故技毒死唐玄宗,这标志着两人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唐睿宗上台1年多来二人的权力斗争终将做一个了断,而由于作为最高权力拥有者唐睿宗没能处理这场纷争,最终的解决办法只有暴力,这与唐太宗的宣武门之变和李隆基杀死韦后的政变本质上是一致的。

唐玄宗铲除太平公主集团,从唐睿宗手中完全接过权力

甲子(初三),唐玄宗通过王毛仲调用闲厩中的马匹以及禁兵三百余人,从武德殿进入虔化门,召见常元楷和李慈二人先将他们斩首,在内客省逮捕了贾膺福和李猷并将他们带出,又在朝堂上逮捕了萧至忠和岑羲,下令将上述四人一起斩首。窦怀贞逃入城壕之中自缢而死,唐玄宗下令斩戮他的尸休,并将他的姓改为毒氏。太上皇唐睿宗听到事变发生的消息后,登上了承天门的门楼。郭元振上奏唐睿宗道:“皇帝只是奉太上皇诰命诛杀窦怀贞等奸臣逆党,并没有发生什么其他的事。”玄宗皇帝也随后来到门楼之上,唐睿宗于是颁发诰命列举窦怀贞等人的罪状,并大赦天下,只是逆臣的亲属党羽不在赦免之列。薛稷被赐死在万年县狱中。

乙丑(初四),太上皇唐睿宗发布诰命:“从现在起,所有军国政务与刑赏教化,均由皇帝处理。朕正好清静无为,修心养性,以遂平生夙愿。”在这一天,太上皇移居到百福殿居住。

太平公主逃入山寺,直到事发三天以后才出来,被唐玄宗下诏赐死在她自己的家中,她的儿子以及党羽被处死的达数十人。薛崇简因为平日屡次谏阻其母太平公主而受到责打,所以例外地被免于死刑,唐玄守将他赐姓为李氏,并准许他留任原职。唐玄宗还下令将太平公主的所有财产没收充分,在抄家时发现公主家中的财物堆积如山,珍宝器玩可以与皇家府库媲美,厩中牧养的羊马、拥有的田地园林和放债应得的利息,几年也没收不完。胡僧慧范也拥有家产达数十万缗。唐玄宗又下令将新兴王李晋的姓氏改为厉。

上述三段分别阐述了唐玄宗诛杀太平公主党羽,从唐睿宗手中接过最高权力,杀死太平公主及其亲属的过程。

由于唐玄宗是皇帝,很多事情名正言顺,而太平公主与唐玄宗相互谋划铲除对方的事又早都有所泄露双方心知肚明,所以起事的理由也是非常充分的,先下手的唐玄宗因此获得了迅速和没有悬念的胜利。

这一结果也让中国历史度过了唐中宗与唐睿宗总共8年的过渡期,进入了唐玄宗时代。其主政期间,中国历史见证了唐朝的鼎盛时期,而其执政后期的安史之乱也让唐朝进入了长久的实质分裂期。

点评

给老大你拜个早年,祝: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发表于 2014-1-27 23:2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29 20:33 | 显示全部楼层
唐玄宗(1)

公元713年


唐玄宗在公元712年即位,在713年铲平太平公主集团并从太上皇唐睿宗完全接过权力,和唐太宗相似,通过暴力方式取得政权的唐玄宗从一开始就不存在权力问题。

一方面,以皇帝的身份铲除太平公主集团,唐玄宗的做法具有合法性,没有什么政治包袱,已是太上皇的唐睿宗彻底交出权力同样名正言顺,这让唐玄宗在太平公主死后权力稳固,更何况太平公主集团的覆灭让唐玄宗大大地树立了权威,这一点与唐太宗非常相似。

另一方面,由于太平公主之前权力大,在他死后唐睿宗没有留下什么权臣,唐玄宗身边没有德高望重权倾朝野的长孙无忌,没有大权独揽权势超过皇帝的韦后和武三思,这让唐玄宗从一开始就完全不同于唐中宗和唐睿宗。

权力的稳固使唐玄宗具备了开辟一个盛世的基础,从713年开始天上只有一个太阳,宫廷权力斗争不再主导唐朝政治,唐玄宗开始以自己的思路治国理政。


庚辰(十九日),中书侍郎、同平章事陆象先被贬为益州长史、剑南按察使。八月癸巳(初二),唐玄宗任命被流放到封州去的刘幽求为尚书左仆射、平章军国大事。

刘幽求是唐睿宗曾经信任的宰相,也是唐玄宗的死党和亲信曾被唐玄宗任为宰相,在与太平公主的权力斗争中被牺牲和流放,唐玄宗掌权后立刻召回刘幽求任为宰相。

丙辰(二十五日),突厥可汗默啜派遣他的儿子杨我支前来求婚;丁巳(二十六日),唐玄宗答应将蜀王之女南和县主嫁给默啜。

713年唐朝外交上很平静,主要区域玩家突厥派儿子来求婚几乎是唯一值得一提的事。

甲辰,(十四日),唐玄宗在渭川狩猎。唐玄宗想任用同州刺史姚元之为宰相,张说一向忌恨姚元之,便指使御史大夫赵彦昭弹劾他,但唐玄宗不理睬。张说又指使殿中监姜皎向唐玄宗进言道:“陛下早就想任命一位河东总管,却苦于找不到合适的人选,臣现在发现了这样一位称职的人。”唐玄宗问他这个人是谁,姜皎回答说:“姚元之文武全才,是担任河东总管的合适人选。”唐玄宗说:“这是张说的主意,你竟敢当面欺骗朕,应当处以死刑!”姜皎赶忙叩头自首谢罪,唐玄宗当即派遣宦者将姚元之征召到渭川来。姚元之抵达后,唐玄宗正在狩猎,马上召见了他,并任命他为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

姚元之是几朝老臣,曾经多次任职宰相能力受到过考验,唐玄宗看破了张说的伎俩,任用了姚元之为宰相,这是713年的一件大事。

姚崇担任宰相职务以后,紫微令张说感到担忧恐惧,便私下到岐王那里表明自己倾心依附的诚意。后来有一天,姚崇在便殿回答唐玄宗的问话时,脚略微有点瘸,唐玄宗问他:“您的脚是不是有毛病?”姚崇回答道:“臣有心病,没有脚病。”玄宗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姚崇答道:“岐王是陛下心爱的弟弟,张说是宰相,却秘密地乘车到岐王的家里去,臣担心岐王会被张说所误,所以心中很是担忧。”癸丑(二十四日),唐玄宗将张说贬为相州刺史,右仆射、同中书门下三品刘幽求也被免去宰相职务,降职为太子少保。甲寅(二十五日),唐玄宗任命黄门侍郎卢怀慎为同紫微黄门平章事。

张说与姚元之不和,见姚元之掌权,出于恐惧开始依附于岐王,唐玄宗随后贬去他的相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美言APP(手机客户端)安装|小黑屋|Archiver|美言军事网 ( 联系方式:QQ64237762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本站声明:本网站所有转载之内容只代表作者本人之观点,本网站纯粹只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站转所转载之内容,无任何商业意图,如本网站转载稿件涉及版权、著作权等问题,请您来函与本站管理员取得联系(联系方式: (只收手机短信)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或者电子邮箱meyet@sina.cn)。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网站地图sitemap

GMT+8, 2017-4-27 11:2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