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言军事论坛-最新军事新闻

搜索
查看: 10007|回复: 51

活捉she 我们的大战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1-28 21: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人贴出内容均为活捉she的发言,特别标明着除外)

    2010-3
   说说正题,有一些网友对鄙人提出的战略窗口这个概念有不同看法,也提出了信息不均等的本质,其实,这的确是本质,不过对你我都是一样的,我本身就不是门里面的人,只是长期个人爱好及一点工作上的联系使我养成了趴门缝的习惯罢了。这主要还是要取决用什么样的心态,暴跳如雷的想要破门而入那就是自不量力。而关在门外的人对于门内事的好奇乃至于不理解这都是正常的,但过于危言耸听的信息造成的极端心理不适应就没必要了。
    首先举一个小小的例子,有关香港某报对中印边界谈判中中方将作出有关领土的重大让步的新闻,这本身就是一个极端缺心眼的新闻,信的人看来真要调整心态。我不谈从我们的政治模式和政体运行上这件新闻所要表述的东西是多么荒诞不羁,仅从谈判心理上做个简单分析,悬而未决和冻结这么多年搁置状态的边界划定为什么一方要作出战略上的重大让步,只能有四种可能,一种是利益的等价换取,一种是因为力量突然出现不可预知的重大失衡导致的政体流失,第三种是一方突然需要大量时间和精力做战略调整从而改变整体的战略布局,所以要牺牲一个战略方向,所谓空间换时间。最后一种是这个国家的执政者集体脑积水,大家认为我们是哪种情况?为什么要那么做?呵呵,显然都不在上述之列,所以相信的人要么属于肾上腺导致的甄别失误,要么是别有用心。。。大家听说过新闻战,现在应该明确的体会一下了。
    说句题外话,有网友拿出漏首的评论,这就对了,别的我不太清楚,但漏首比网友丧起金口之言所要教育的教育对象更官方我是绝对可以这么说的,这样一来的话,那个网友就陷入了用官方反诠释官方的逻辑误区,你所说的上面不作为和对政策的一些相对过激的看法就是不成立的。因为就我对漏斗子多年词句的判读,漏首起码是半官方的,他的话恰恰是让你了解了我们是有所为和准备要所为的,所以不要激动。你和他目的是相同的,个人的理解上有偏差,没什么。说到底还是我那个饱受争议的词汇--时间。,呵呵,我时间也不是太充裕,所以在这个贴容我断断续续的分析一下。

 楼主| 发表于 2013-11-28 21:24 | 显示全部楼层
    首先,我要从很实际的角度来阐述一下时间的概念以及我为什么要说从现在到2012年是我们的战略转型期。
    时间,这个很好理解,但等待的过程是需要付出心理准备的,我说过,我们现在什么也不缺,只缺时间。可以简单的这么理解,时间是政策调整,外交准备,体系,体制,布局,技术,门类协成,实用经验积累和成熟的一个初级保证,所以我们说,我们是很紧,要干的事还很多,内政方面的事我就不在这里谈了,首先不配,其次不敢,呵呵。
    时间紧,外部压力大,我们也要争分夺秒,用一比N的概念来追赶,而不是就这么算了,时间紧就不要了,任务重就抛弃了。    呵呵,这算什么?要知道我们潜在的对手可是有条不紊的丝丝入扣的准备了这么多年,从理论到实际运用,大到研究测绘渗透安插,小到战时气候下的拉索缝制,与这样的对手周旋需要的是永远不够的积累,何况要推倒时间牺牲必要的转型?

    战略转型期,光一个政策微调的可行性研究需要的是多少建模方方面面的数据,没有这个支撑,报告就是学生会级别的。而说的过激一些,作为支撑这个政策实施的行政也好传统也罢的贯穿手段,是不是需要逐次认定。一个政体的整体战略调整需要牵扯的东西需不需要合理的有效的操调。比如,为了某种工业品的产调,要涉及的的从原料矿务标定再到添加剂,在材料一个方面上就要动多少手术?材料上都模糊还要什么机件成品?还军品?
    呵呵,我们不能总是低标准的看待即将到来的转型,就像看待对手一样。对,我说过,如果我们的对手是印,越之流,我们现有的体制和体系确实可以应对胜之,但,我们一定要明确,我们无论在周边哪个方向真正用兵,其影子对手都是一个,就是美国,这是就是遏制,蝴蝶效应,别的不说,单就一个情报共享和数据链接入的支持方式就会让我们多年的固有的针对体系瞬间折扣,更别说外交和地缘政治上的一系列总体连锁,人家养狗和使用前锋力量的准备是充分的。

    我们看到,战略转型的政治准备和政治解释是必须的,也是务必严谨的,这里面所要做的工作是我们常人想象不到的,对于自己的政策调节,作为我们本身都需要备忘录式的白皮书,我们不希望我们的周边是一个澡盆,而我们却要身在其中。其实外交工作并不那么不食人间烟火,造成外交对我们常人显得神秘与高深的原因就是信息不对等,它需要的就是判断和细致,还要有明确外交战略走向。说白了,有很多时候,外交就是高级的应急公关,看似有和没有都没什么,一旦到特殊时期,外交准备不足造成的损失是不可限量的,一个航道维持一个小的禁运,一个出海口的争夺,军事实力不是能干所有的事。外交都如此,那就更别说国家一整套整体的战略运行了,从政策制定修订到实施和落实,再到反馈再修订,没有时间保证怎么行?


    再说我们的军事体系,我对体系的一些粗浅认识在我自己的某个帖子里。
    (注:我发现有的朋友有唯装备论的倾向,这是不科学的。单一武器系统与平台离开体系势必非健全和事倍功半。可以这么说,装备和作战平台都是为体系服务的
什么是体系,不简单的作为装备的堆砌及跌加。它包含的信息很多。如训练,保障,后勤,人才储备,系统构筑,作战思想及理论的完善等等。它是一个国家整体国防的体制和综合考量的形态化表述。任何武器平台离开体系都是单一和脆弱的,只有把他们有效的整合到体系中,才能起到倍增器的效果。
而体系又是为国家整体战略服务的,国家需要什么样的战略决定什么样体系的建立。,从而再到发展什么样的力量投送平台和装备。比如说—歼-7,作为单一的装备是过时的,但经过系统的改进整合到体系中,恰恰就是那个战术层面中最合适的螺丝。这就是我们作为一个大国的整体战略优势,这样的大国在全世界有几个?三个而已。向印度这样的伪大国没有自己整体独立的战略考量,没有作为依托的体制和工业基础,所以它看似质量不错的个体装备一旦进入实际战争状态,是会打折扣的。所以狭义的说,装备加人员远远不是一个国家军事力量的具化表述。)
    现在我要说,这个体系的建立在2012年的节点并不是等待什么装备落听,呵呵,而是对现有装备,尤其是近几年新列装的装备做完全和榫和卯的消化与完善。其中包括战备水平,人员培养,建立保障机制,战术战法完善,体系运用,装备整合,还有部署必需的大规模的基建,如机场场站,港口与维修基地,战备公路,基站等等等等。

    很多朋友会说抗美援朝,其实那时不是没有外交准备,包括珍宝岛和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及西沙之战,在外交准备上都不是仓促的。当时的国际政治的阵营化和角力机制其实为我们能够顺利的把握战争起到了不可限量的作用,当然,很多东西是不为人道的。我说过,抗美援朝时,总理和外交人员不止一次赴苏和东欧,就是这个原因,那后面有巨大的军援和协议支持,很多具体的文件至今俄罗斯都没有解密,可见一斑。可以说我们当时本身就处于社会主义阵营的庞大体系中,而后面的例子就属于我们的外交智慧了,政治角力的结果,有一个美国为我们撑核保护伞的说法,无论是不是真实的,那里面包含的信息今天我们还是感同身受。 2010-3

    唯一的特例就是对印之战,可以说,我们的战争意志和本身的决策绝对是正确的,但给我们的一些反思也是存在的。体系不完善后勤导致的后续动作不连贯,最后造成了一个打赢了战争却没赢得土地的尴尬局面;外交准备上没办法的缺失导致我们国际上孤立,从而返联合国被推迟了若干年;后续动作的无奈致使印度军国化。按我的说法,就是没打服!所以后遗症还是明显的。对于印度这个奇怪的国家,我后面还会有浅见,这里不多说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1-28 21:26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于漏斗子,我还要说两句。
漏斗子的言论恰恰证明了内部的监督转型,舆论导向的转型。这都是战略转型中软的那部分,这是好事。
漏首的言论风向就是道路上的风向,
不要认为漏斗子只是一个“人”
呵呵
也不要认为官方就没有“野”调子,
漏斗子的话就传达了一个信息也是个信号:
能干就干,不能干“滚蛋”,从现在开始,不养“废物”
如果他有时间,让他亲自解释解释?呵呵

    谈谈战略方向的问题,再谈之前顺便说一句,有朋友非要把一些问题内政实质化,呵呵,我就提出一点。藏南和南海,这是历史遗留的领土问题,不是今天才凸显。而这么多年,没见过这么磅礴的官放,这说明什么?提上日程也好是两个声音也罢,这都不是问题的关键。既然漏斗子可以表达一下他的愤懑,我呐,可以说一下,既得利益这个阶层是不断调和和变化的,但归根结底还是一条历史脉络,而战略的制定不是一代人或几个实质性人物就能彻底重新梳理的。

    比如这些关于领土争端的问题,那些年为什么不提?管制信息?而现在又如此大规模的民间化,这后面是什么在起作用?我不说你思考。不过,既得利益是总会抓住机会定盘的,呵呵,谁是自己人一定要用自己的头脑去分析。否则真到了辞旧迎新的那一天,哭都哭不出来。从世界范围来看,“在野”的都比较爱放炮,不过一旦角色变化了,那炮就只是个泡。

    看到很多朋友说到我们的战略方向,都很精到,意思就大概是这个意思。就是在这些基础上还有一些联动的变化,适时的一些手段。
    东海方向其实是美日经营最久也最为成熟的链条,这个没有异议。但这些链条的破局点也就是主脉就是台湾问题。可以说东海问题在决策过程中和台湾是并案考虑的,是一个系列手段。如果向南一切顺利,时间上给台湾留有的余地也就没多少了。如果和平统一还有机会苗头也就在5年内,如果渺茫也不是可以无限期的拖下去,2018年是最后的期限,似乎内部的时间点也就上下偏差一点,呵呵。在这个时间轴上是不可能再晚了。和统无望出现机会武统势必进行,所以2018是最后的时间点,只能视机会提前,不能拖后,如再拖后,那就别干了,呵呵,自己想开点,任后代唾骂去吧。
    台湾问题无论以什么方式得到实质性解决,回头再看东海,将会风平浪静许多,某些民族被全面挤压空间的新纪元开始了,呵呵。对于某国政策的调整我们是给留有后路的,关键看的是民族战略智商,虽然我个人觉得那个国家确实不高。2010-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1-28 21:29 | 显示全部楼层
    战略方向就是那几个方向,目前的战略走向需要斟酌,朋友们说的先南次西再而东,这个说法在目前看来最贴近布局的实际情况。应该说,我们新的战略体系还需要一些时间,保守估计2016年,新的体系才能基本成型(2016年,涵盖全军的C4建成,我军全面开始进入信息化),现在到2012年是实质转型的起始点,是重要布子过程,一些支撑体系力量存在的点要打通,力量的边缘要靠近东经180度,呵呵,一旦新的战略体系完全构筑成,我们的安全形式就真正的毫无保留的主动的掌握在自己手中了,在周边区域任何向我国发起的挑战行为都可等同于扯淡。
    有资深朋友重点提到的西面,眼睛很毒啊,呵呵。我们看奥巴马上台后,美军在世界各地都在有节制的撤出力量,伊拉克已经划出时间表概念,但,恰恰在阿富汗,美国要增兵,这是为什么?有朋友说这是在加密对东亚的遏制链条。可从另一个角度看,力量最薄弱的地方才需要加强,西亚和中亚就是美军全球部署的重要弱点之一,可以毫不客气甚至狂妄的说一句,那里的美军就是我们的战略人质!如果在那个方向发生介于中美之间的地面战斗(美国不可能排除必然的地面交战),就“兵”字和陆军而言,在那种地理气候条件下,那里的美军远不是对手。就算所谓高科技养护,以我们在那里的区域体系而言,敌我之间也没有什么不可逾越的代差。我们可以在任何时间点拔除它。所以说,小黑还是有成色的,他为美国政坛带来了新鲜的非洲血液。2010-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1-28 21:30 | 显示全部楼层
    经济一体化的进程反而是一种加速手段,但要看到,这个一体化是由谁主导的,东盟在框架中有几种选项,无外乎三方介入,10+N的模式。似倭,韩,甚至印度(越南一方要求激烈)。我们看到这个所谓的“经济”是狭义的,本质是带有一定经济微观交换下的政治地缘色彩的多诉求松散架构。远远谈不上宏观范畴内的整合。所谓经济面,也止于单一供求贸易和投资意向性,用实际货币换取既得保证和市场,而我们得到的最有意义的其实是缓冲的时间,
    东盟的算盘很细,其实在没有单一货币结算的时候,任何所谓经济一体化的话题都是空中楼阁,如果我们主导的人民币经济圈形成,这种构想还有实际意义,这就取决于人民币在什么时候被接受为区域内或带有局域色彩的结算货币,也就是“霸权货币”,和欧洲不同,东盟地区自己的贸易活动还谈不上多向,怎么形成统一市场?所以,我们看到,仅从一个共同体雏形的经济角度来看,东盟就是不团结的。事实上,离开了金融工具,任何一体化的经济模式都是一种原始运作条件下的条件性买卖关系。而金融工具乃至游戏规则的操控在西方,也可以说大半又在美国手里,这样一来,东盟倡导的经济议题不过是在资金渠道的选择上做对冲,指望他们用资金手段换取相应承诺只能等待人民币在这个范围自由兑换而且形成单一结算货币,即人民币经济圈成型。
    东盟是一个无核心的利益性体,这点我们一定要明白,这里说点题外话。东盟的核心利益在于既得利益的分配权,其一当然有南海丰富的油气可燃冰资源,将近235亿吨储量的原油和10万亿立方的天然气却不是朝夕就可以告罄的,而且开采手段的苛刻也不是短期可以规模化的,所以在这个问题上留给我们的时间相对还有,而且解决南海问题也不单纯是资源取向影响的,这在后面会一一说到。但另一个地方,确是刻不容缓--马六甲水道。对于能源走廊和战略通道,这个地方的特殊意义不言而喻。我只是说一些大家平常可能会忽视的--我们的敌人是谁?
    在东盟框架内,我们似乎看到的都是有一些强烈领土要求的国家,但却往往会忽视隐藏在影子里的这个和我们似乎有密不可分血缘体系的新加坡,而恰恰是这个国家,它仇华排华的成色并不比区域内任何国家逊色!它的可怕还在于它知华。它是目前实质上和台湾有台面上军事互访及暗箱结盟的国家,似乎MD都没那么明目张胆。对于新加坡自己的国家定位而言,中国的崛起导致中国沿海城市的整体上位是必然的,又加上内地快速交通网的快速延伸及整合,这样作为以自由港国际转口贸易为支柱之一的新加坡被除香港,上海等中国港口群冲击甚至方向上最终取代也就是眼前的事,马六甲水道的三国共治是新加坡最后的命脉。可以和大家说一下,其实在2004年,美国为了控制马六甲战略走廊曾经制定了《区域海事安全协定》,准备借反恐实际驻军马六甲,虽然后经东亚某国大力制衡没能得逞,但假设协定接受方和立场最倾美的就是新加坡。即使时至今日,新加坡还是以MD代理身份,以防务安保为名私下在推进此协议,也可以说,它会在某天某种刺激下,迅速引美军进入此区域,甚至不排除指向性驻军,这个我们要早有打算。2010-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1-28 21:33 | 显示全部楼层
    伊朗,一个切割线,适时适度的武装伊朗,我们要下点真功夫。    伊朗居于美国西亚战略“散兵线”的咽喉,脖子上美国是不会放弃的。所以防“点穴”的那套防空小体系要适当的技术转移,起码要够用,甩开海空,逼美国登“陆”是重点,你不登“陆”,你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还不如不开始,呵呵,让你一坑一谷的在西亚分散着,到特定时候拿簸萁装了你,你前沿的点啊空军基地啊,不怕花钱就在那搁着吧,反正照顾是必须的。我们601做的就很模范,那个伊朗改边条双斜尾的“闪电”F-5,就是SF的国际主义作品,以后这样的事会很多的。你美国还别把事态升级,升级了我们公开军援。

    伊拉克,对称小后方。记得上次我们的一个工作小组在黎巴嫩遇袭,马上老美负责南亚区的情报主管就在巴基斯坦大街上死无全尸,阿富汗一个重要情报据点被端,30多人,一个活口都没留,而不久以后伊拉克反美武装装备更新了,使上制导武器了,呵呵。渗透无时无刻不在。敌人是我们也是。

   目光移到西南,其实这里是我们防战略穿插的重要所在,大家知道我们量产的歼-10首先就紧着西南部署就是这个综合考虑。
   在这里不得不再提一下藏南,几句话。印度的整个战略形势方方面面简直太差了。就地理而言,高度,我们在高原南麓一个大型雷达基阵顶得上印度一个战略侦察方向,24小时不间断的收集和控制合N架预警机和人员燃料保障等等等等,所有印度的机动部署我们都实况直播。而直线距离,呵呵。我们部署一枚中短15啊11啊,印度就要花5-7倍的价钱针对部署一枚烈火3(还要真正成熟,不吹牛X)才能达到威慑均衡,这点大家想的明白吧?我打你新德里,你作为反击就要打北京,如果是常规弹头的话,你不能升级战役性吧?而且我们战略激光青藏那里可是一个部署方向,呵呵,长此以往,不怕阿三国防部不破产。
    再说,一拖还有二打呢。我们对那个方向的决心没有大家想的那么不堪。其实不是众所周知的特殊情况,89年我们就动手了。在那条边境线上,发生过的无论对峙还是小规模摩擦,都是一边倒阿三吃亏。85年到现在,死了一个加强排了,呵呵。这次阿三龇牙咧嘴是有背后推手的,再一个是印度本身的国家生理周期,印度的世界观是乐观找抽型的。
    印度有的地方是真的思维逻辑混乱,这有政体的问题,但有的地方是装的。他的行为方式是这种脉络,跳过工业化直接进入办公室经济,从而吸引外资再进行基础设施建设,这是不符合规律的,印度模式的根本就是吸引-宣传,否则就会纸面化掉,所以“吹”是印度经济模式决定的,是全民的,也是没办法的。
    至于这么一个“骄傲”的国家,对于中印双边多年的口头效应怎么理解?呵呵,精英还是清醒且胆怯的。我们在藏南的宣传上远没有上升到国家程度,印度不同,其实认真分析一下,印度的优势远没那么明显,而且很多是一触即破的,只是地理条件下下手早是真的。2010-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1-29 21:19 | 显示全部楼层
    并不是什么观点冲突,从漏斗子对南海目标选择的言论来看,还可以引申一下,把话说得更白一些。    如果选择菲律宾,就可以认为漏斗子对于南海的着眼点不是从“局”上来考虑的,而更多的是在“势”上做文章,引导这个出发点的发展方向可以适当的“飞白”(如果我猜的没有错误)。菲律宾是快速可以“倒”美的,而越南从地缘政治上来看,这种冒险不亚于外交政策的一次再造,风险太大,即使处于交战状况越南的步子也不会太大,还是会有迹可寻。
    为什么我们要把目标指向可能快速“倒”美的菲律宾?呵呵,就是给它一个非常强烈的意志信号,让它明白自己需要付出的代价,在这一点上,漏斗子的选择已经超出了南海问题的框架范围。
    关键点在榆林,大家知道那是干什么的了吧?如果达到最大威慑,我们的很多阵位是要穿过台湾和菲律宾那里的。呵呵。
    从美国对我们的定位来看non-status-quo power,非现状强权,其中包含的战略意味很复杂。按照美国的行事方式,它要在这里地区培养一个代言人,一只看门的东西,以便像武装日本海自围堵前苏联战略核潜艇那样寻找下一个具体战术执行者。而菲律宾是最重要的人选。而就目前实际情况而言,我们把南边作为一个走向,起码榆林的地位说明了这一点,那么我们就要让某些国家清醒一点了,看看美国对于交易的开价是否合理,是否值得。呵呵。我想这是漏斗子的意思之一,迅速在南海地区确立这样一个样板,一个下场。这个意义很大,超出了狭义的领土争议。




    其实从实际角度出发,所有有能力的敌对势力几乎还是在做多线的考虑,有大盘稳定面的有综合优势的总是再从对方的内部和有限外围找到可以拖住的点,可以用小部分小基调做文章的依托,
    很遗憾,台湾问题就是,这是我们抛不开的,无论从民族感情还是现实战略角度而言,这个问题只要没有完全被解决就永远不会边缘化,它的意义是不局限甚至超出领土范畴的。不管岛内的蓝绿政治如何演化,愈发泛多元化的思维模式一旦形成将会对认知的整合造成可以预见的抵触,所以台湾问题绝不能拖。
    对于这个问题,很多外交政策的细微调整都受制于“表态”,可以说,对于国际认定的牢固化,我们为此消耗掉了许多重要的外交资源。使得我们现阶段外交工作的重点还大部分要着眼于“核心利益”,而无法把精力关注到更为广泛的“国家利益”,这个问题大家一定要要有所认识。

    所以解决“台湾问题”实现国家统一,是要坚定不移的,刻不容缓的,当然也是要相对妥善的。这个问题的解决,将会为我们甩掉积压已久的沉重的政治牵绊,甩掉包袱的我们才能拥有完整的大国政治体系。2015-2018,可能是我们为数不多的机会了。
    对于台湾问题的核心性地位我们既然已经明确,对于这个核心性的表述就应该有新的思考。一种有悖于原有外交思路的新的思考。任何触犯或者有意利用台湾问题作为外交筹码或操量工具的的行为是不应该从我们这里划分接受底线的,也就是这个问题本身就是底线中最不可触及的。对于强化这个认知使他具有广泛的国际通性,则首先对于美国这个最大的地缘政治操纵国的行为区分尺度做最为严格的外交及实质性反馈,这最能说明问题。这种姿态的提升对于我们周边动辄在台面下以单一原点做文章的小国惯性思维是一种相当有效的提示及警告,说白了,在可以触及的范围,谁在用某个特定问题说事,谁就要准备接受解释权在我的制裁,不远的将来,这将是环亚的默认行为准则。一旦这种态度确立,对于很多问题才会避免牵绊和连带。


    对于实质的动作,其实等待装备平台的落听的方向上还是值得思索的。
    航母战斗群固然是海权的不二象征,但是对于我们实质性的投射,全通两栖的出现才是一个具体的征兆。在维系我们与大陆的长长链条上,在任意一个点上实施切割,以基点跳岛,遮蔽乃至指向拔除,这是一个区域内控制要做到的能力所属。
   LPD或LSD是要伴随LHA LHD作战的,我们的编属如果要保证波次营级建制的水平,就最起码应该是一带三,所以071的各项改还要持续不断的继续下去,这是没问题的。当登陆向战役级别的旅师级靠近的时候,我们发现,这种编成的灵活性似乎还在增加,一种部分军标的滚装及大吨位长持续的辅助力量会需求明显,而且通用界限相对存在,那么转过头来看一看,这种预告性的东西现在有没有?不是所有的目光都要盯在主战装备上的。

    逐岛设定,作为依托,建立一定能效的防空识别圈,以陆制空,这点在大的钻井平台上也可以部分实现,关键是过渡与跳板乃至大型设备平台的潜能还是可以希冀的,这点长期的运作过程和意象到的扯皮将会彰显我们的国家意志和决心,某国在南海铺设某缆并贯通的野心和苗头不容乐观,现在看来铺了被断,断了还铺,比的就是耐心。
    不过说一点,不要以为我们未来两栖突击力量的重心绝对是在南边,考虑上机动性还是第一位。东北面的水有时很深,那片海域下面乃至极北的区域蕴藏着很多东西。从地理方面考虑,东北的一些点,绝不容任何别的力量染指,所以我们有所针对的力量建设要精而高效,作为手段之一的两栖力量建设和其他兄弟力量一样相应的也会迎来属于自己的井喷期。。。
                                                                                                                    2010-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1-29 21:20 | 显示全部楼层
下面谈谈所谓“海外驻军”呵呵

我们和老美的区别还是很明显的,老美是全球部署,他的利益触角已经在二战后这么长时间内变得“宏观”了,演变到现在基本可以做到对真实存在或假想存在的战略对手实施战略围堵及战略遏制,这是不能否认的。而我们目前要考虑的则是战略通道,暨战略自然资源,国家能源通道和战略经济走廊的维持。

可以说,如瓜达尔这样的战略援建项目,规模和周期都如此之长,所要维系的成份又如此之多,现实中单纯依赖被援国自身或有限影响被援国的国内政治态势,保持其国内的相对稳定,是远远不够的。巴基斯坦尚且多元的因素还未知,如缅甸这样本质上就存有不确定因素的地区,如果不保持具有一定反应能力及干预能力的力量存在,单方面通过外交或应急性力量投射是不现实的。呵呵,所以相应的东西必须完善,名目的隐含不代表无所作为。

有朋友谈到泰国停止单边修建运河以避开马六甲的事,这个单边就是问题所在,这个不妨可以透露一些,我们在缅甸的战略输油管道项目也是这么个考虑,在特定的时期绕开马六甲,使来自中东或非洲的原油直接从印度洋上岸经由缅甸过境进入本国,这将催生很多新的课题,如印度洋地区的长期存在与常态部署,以缅甸为圆心构建军港和情报基地群等等,但为了降低这个长期的国家性战略受到此地区复杂多变的“气候”影响程度,为了保证对相应的介入做到及时和合理的反应,从而不使其蜕变成为我们的战略“软肋”,我们要切实考虑在一些局域的点上拥有常备的力量存在,而缅甸的政治乱局我以后还会涉及到,这里不再赘述。

我们说,建立一个快速强大而又机动高效的精干武装力量是维护国家利益和震慑敌对势力最行之有效的方法。那旧有的着眼点只是涵盖领土,领空,领海的思维定式就要相应的有所延伸,延伸点应该是随着我国经济规模的扩大和总量的增长而出现的能源走廊与输出性的地理性质战略节点,及对国家安全产生巨大影响的前出地理节点。
保护和完善这些关联性的战略线条则必须在相应的地缘要点上投入可连续产生作用的力量存在从而保证投送通道的实时畅通。勿使一些敏感的枝节区域成为针对我国的前冲和遏制我国的架构性雷区。这就需要我们必须在海外拥有必要的常驻或短期为我所用的基地作为支撑。
                                                                                                            2010-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1-29 21:24 | 显示全部楼层
简单的认识一下缅甸
    所谓缅甸的军政府其实有别于“真正的合法的”政府模式,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以军人集团核心组成的临时政府按照自己的解释就是一个临时委员会,它分不同时期拥有不同的狭义名称,早期称国家法律秩序恢复委员会,后来改称国家和平发展委员会,编下控制的所谓政府军实质上就是地方派系土族武装的混合。自1990年的缅甸大选军人实际执政之后,这个临时政府由于自身和可以预想的种种原因一直被西方所排斥,被视为“流氓政权”至今不被国际社会承认,这也是我们在缅甸问题上西方总要触而提及的“法理及道义”障碍。后引申为在苏丹等非洲地区的经济抛离政治的政策性障碍,西方以普世价值观对决我们和平共处5项基本原则的外交价值碰撞所在。
    对于我们的战略能源布局,我们在缅甸的动作需要目前这个军政府的支持与合作,这个毋庸置疑,但我们也要看到,即使不考虑西方“着意”关切的缅甸民主与人权状况,这个混乱的政局不稳的政权也不是我们根本的利益维护保证,诸如腐败和动荡的环境,本身就会动摇我们自己的“投资”信心。而对于缅甸目前的政权而言,他们在政治上乃至经济上有着他们自己本身就“不正规”的“私己优先”考虑,任何我们对其的支援,不仅在“道义”上会蒙受损失,流失一定的外交资源,而且在意向本身也蛰伏着巨大的风险。我们看到,一旦这个军政府作为政权的生存遭到威胁,它完全可以失去信义我行我素,不顾支援国的立场和利益,他们对自己的国家和老百姓没有责任而言,会对我们负责吗?呵呵
    我们要有更多的考虑,具备更多的选择,后文可以在这个问题上做一些思考。更实际的考虑是,保留一个外交的大框架,保留力量强化的方向,即控制缅甸的政治资源,而不是阶段性的“政府”,整合经济,垄断市场份额,保有常驻的应压性力量,部署方向性军事存在。使其牢固的处于我们的战略影响范围,进一步促进缅甸对我们的多方面依赖,这是个大思维。
    实际上缅甸一直以来在各种势力的影响下“酝酿”的所谓大选就是例子,如何看待和有效利用这种“民主”?如何相对保持缅甸的“合理”稳定?这都是我们未来或即将要面对的,是否需要平衡缅甸的反对派,这是摆在我们眼前的问题,答案是肯定的。我们看,在前些年的僧人**事件中,我们是“高压”呼吁缅甸现军政府保持克制的,而且我们作出了一个在惯例上相当与众不同的事,就是支持联合国特使进入缅甸,不久前,我们签署了由欧盟和东盟发起的**书,支持并要求释放昂山素姬,这点并不是什么妥协,而是相当实用性的考虑,是个新思索,最起码降低了某超的渗透频率和两边加分的算计。
    不过这足以说明,我们对缅甸政局的担心,担心现有政府实际的执政能力,如果缅甸政局不稳引发动荡,不仅会有美,印等势力乘虚而入,更会影响我们的步调,从而对我们自身的利益造成严重的后果。应该考虑到,一个“合法的,具有相对执政基础,更关键的是正规的”政府对我们的利益持有有好处,还是一个“非权限”政府对我们有好处,当然,有利有弊的事情需要认真考证。
    提一个例子,老美等西方集团因为担心黑人掌权会对自身利益有影响又不好把握,暗地里曾支持南非搞种族隔离政策,但没有预料的是,当曼德拉执政后,他构筑了一个比种族隔离时期政府更好的更长期的保护西方利益的政权。。。当然,这不不等于我们马上要采取现行的步骤,但切实提供了另一种思索,对于需要我们论证的,我要说明,一切都是坚定的站在国家利益的角度,新时期的手段运用需要新的视角,呵呵                                  2010-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1-29 21:3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把视线暂短的从缅甸向西掠过,出现的就是南亚次大陆,这里有一个让人充满着复杂情绪的国家,就是印度。
    我们说情绪复杂,其中牵扯的“恩怨情仇”主要就是中印之间的领土纠纷和涉藏问题,可以说如果这个世界上拥有一种相对极端的全民民族主义,印度怎么说也算一个,呵呵。对于从印度角度出发的战略假设,当然把“XZ”从中国肢解出去是最符合他的利益的,这种制造缓冲地带的政治诉求一点也不新鲜。这其中起作用的是印度“婆罗门”式的宗教观衍生的世界观,维系着的情绪是一种“中心优越感”,这也解释了印度国家绝对群体无论贫富的一种“华而不实”的生活状态,一种国民性的实际依托点,对于这种复杂堆积起的文化构成的理解我们可以从瑜伽中找到线索--等级构造中的塔尖,自我中心判断的处事方法与自我超脱,这就是印度思维的“争”与“不争”的关系。从民族层面我们认为,印度自身是高高在上的,所有不争都应该建筑在这个“正确”认识基础之上,从某一方面完全可以这么表述。
    对于印度这个国家,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认识,笔者相信以后也会有相当的笔墨用在这个国家上,对于笔者而言,有三个国家是比较奇特的:拥有一切西方特性而又东方化狡黠的绝对“宗教异类”俄罗斯,拥有土生土长东方血统樱花下布茶道恬静本土文化色彩,却又喜欢摧毁别人文化的畸形西化的病态国家日本,再一个就是争与不争民智纵深千里的却又恐怖平衡的印度。对于这三大货色,要说的太多,在这里我们先不谈。
    可以这么说,大多数时间,印度是一个自闭在“象牙塔”中的国家,62年中印之间的那场短暂交火在我们这里似乎已经被些许遗忘,而在印度,那场战争教训了几代人,打回原形的惨败对于印度的心理伤害差点颠覆了他们的世界观,所以谈及中印,印度民间的情绪根源是耻辱,比较一下可能大家就明白了,印度人对于我们的复杂情绪甚过我们对于日本,而印度民族主义者对待中国的态度绝不输于日本右翼,这是他国家舆论的基础。这样一来我们再看印度的涉华思维就不奇怪了。谈到本身印度处于很奇怪的平衡状态,就是从过于严格的社会等级制度,民族宗教化及统一国家政体之间的矛盾,因为这样的矛盾我们看到作为印度的执政党无法对政策的实施实行拉抻,也就是说他决策的依据很可能决策者自己都明白不是长远的战略选择,而只是眼前的利益,但这种决策出发点由于印度国民政体的某些特殊性,还回避不了也无法不照办,呵呵。




    我们前面很潦草的说过印度国民性中的“吹”的根源,呵呵,这里的一些延伸就是除了印度自身所规划的产业结构之外的原因,印度的经济模式我个人称为--自我虚拟经济。倡导服务业是对的,但是硬性脱离制造业,人为的把经济模式从传统农业经济直接跨到以金融服务为主导的“办公室经济”进入虚拟资本主义,即使从外包从业率来看,是完全脱离实际的。印度这几年GDP的增长从另一方面解释就是去掉了从生产到销售的环节,货币流通迅速的表现。




下面的讨论涉及中印领土争端中大家不常接触的部分。
    大家普遍认为,麦克马洪线是导致中印领土争端的成因,藏南是主要方向。东线的达旺也就是印度所谓的阿鲁纳恰尔被印度蚕食,这是主要矛盾。诚然,这是一方面,但大家知不知道,真正造成我们对印动手的不是东线,而是西线的阿克赛钦。
    基本情况是这样,东线我们即使北洋军阀都没有承认的麦克马洪线因长期搁置又力不能及,所以至中印交战前,实际控制权确在印方手中。而西线靠近克什米尔战略高点的阿克赛钦地区历史上属于不毛之地,并没有翔实的边界,基本没有标定线,解放军1951进藏时控制了这一区域,事实上我们与印度初期的边界谈判是抱着承认实际控制线为基本面的主动沟通态度的。而印度长期养成的可笑的”宗教沙文“思维却认为:东段我控制自然归我,西段你们控制的我认为的争议区也要”还“我!这是导致印度挨了一顿暴揍的指导思想。
    长期以来,印度透支国力大力经营达旺,应该说在一段时期内拥有了一定的局部优势,包括近50个空军基地和简易机场,还有那10个具体的山地师,又加上实际控制的区域居优,我们相对的地理点后勤保障瓶颈,所以在这个方向一直很心安。不过事情总是在不断发展变化中的。近几年我们在这一方向的基建规模已经彻底的颠覆了印度的所谓优势,比如我们在林芝,邦达和日喀则的机场项目和阿里的昆沙项目已经把对新德里的直线距离拉到了400公里,而以青藏铁路为代表的大规模路网推进已经完全更改了这个方面的态势。
    本来有过基本承认现状也就是印度热衷炒作的以东换西的方案,但印度非官方以及民间的”民智“选择导致了他的流产,80年代后我们这里就不怎么提了。目前印度媒体经常鼓噪的所有价值也就剩国民士气的鼓舞,用虚幻的中国让步论自我安慰和安慰”选民“了。事实是,即使在东线,我们也没有放弃。考虑到那里的实际状况,我们的态度一直是比较克制的,必定实际控制方是印度。但在80年代中期,我们和印度曾经发生过相当级别的严重对峙,如果不是众所周知的原因,88-89年,我们可能就动手了,呵呵。就这样在一些零星的事上,我们也从来没吃过亏,印度自己知道他们的伤亡。
    至于印度的态度近期的“波动”,呵呵,我们说一下,咬人的狗是不叫的,整体战略劣势加上这种局部本来优势的力量快速流失,导致了印度“举国”的呱噪,当然这只是精英层,对广大“选民”还是要该瞒的瞒,该强硬表态的人为拔高声调,也就是说印度把我们视作最大战略对手,可耐人寻味的是,我们却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投入多大力量,呵呵,也就是说,在我们的议事表上,目前印度根本不算战略对手。

    了解印度国情的朋友会知道,印度国内一些势力炒作中印问题是出于两个需要:一是求得反华势力的支持,二是索要国会拨款,呵呵,4月又到了,是讨论拨款的时候了。至于藏南,我们不是被动,只是搁置,另一种意味的搁置,只要现状被真实触动,这种搁置就会结束。而这种触动来自何方呢?呵呵,老话,印度精英还是“清醒而胆怯”的。                                          
                                                                                                                             2010-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1-29 21:44 | 显示全部楼层
    要反恐就要打出去,定点清除。打掉某些货盘踞的前进基地,打掉一些不切实际的人脑中的幻想,总在国境线之内,在一些大的没有实际意义的框架里做文章等于开门揖盗,外面的天地好,那山地沟壑,一条沟里面都是可以越境的理由,反恐这个主流要时时刻刻提,别人懈怠了我们提。有的国家拿着当国际政策的大方向,背地里食言令色,抓起一捧石灰发现并不能堵住洞隙,再抓一把,却发现洞里出水了,石灰冒泡了,沸腾了,黏在那里了,干脆外面加个壳,任其倒灌。什么是极端意识形态?就是没有国家道义,只求损人的思想初衷。                 2010-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1-30 19:34 | 显示全部楼层
该负的责任要负,要敢付要坚持付。
虽然国际政治是属于相对利益交换的范畴,但不能完全用生意人的态度看待国际政治,这位朋友说的好,即使经营,有道义感的生意人终将是大商之材,只看眼前利益取舍的和平衡利益属性的短期行为从长期看是不上道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解释不要仅停留在表面,其实往深了说,里面有很多内涵值得挖掘,固步自封拘泥不前是没有出路的。你不变,世道逼你变嘛,呵呵。2010-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2-1 20:03 | 显示全部楼层
说几点,希望能对朋友有所帮助。

1,如果在某些地区最终能够形成人民币经济圈,那也是区域结算,地区流通范畴内整合,在目前大物流和大服务等等的前提下,不能对美国以货币及金融手段吸纳全世界资本附加值的情况有什么根本改变,有的只是我们分了一杯羹,呵呵,但还是建立在双赢基础上的,因为这只是流通过程中的一小部分环节。

2,美国的退,不是退缩,也不是战略收缩,而是一种针对未来更为合理的战略梳理和资源重整。节约资源,有效遏制。如你所说,冷战时期美国构筑的力量节点已经不能有效控制和反映美国自身目前及未来的战略需要,和新时期的一些战略转变。比如,你提到的第一岛链的问题,有些东西是有时代色彩的,一些松散的点已不符合美国目前对我的关键点纵深围堵的需要,也就是说,美国认识到单一岛链已不可能对我有效围堵,所以这里面要“放弃”的点并不是弃子,而是力量的集中改造和转移,一句话,丢掉负担,使强的更强,比如日美安保和整体关岛基地群,只能是加强再加强,这个要有认识。

3,美国对我们目前的所谓最终遏制,是要持续相当长时间的,其博弈质量之高,个中之残酷凶险前所未见。这是美国动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政治资源及战略资源对我实行的大范围超领域的战略遏制,其中就包括长期在我周边预伏的政治投资和渗透进我们内部的大量隐性政治“暗器”,我前面所说的那些情况属于浩浩汤汤的大方向,乐观不存在于具体环节。

4,中东,西亚和中亚,不谈什么资源,看地图,呵呵,你看出什么了?战略咽喉,欧亚非大版块的中心点,据每个力量存在集中处都是等距的,陆海战略交通要冲。  2010-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 20:30 | 显示全部楼层
说一个感触,这是在国外的朋友能够体会的
什么是韬光养晦?
在某几个国家的价值观里,追逐本国利益在他们看来是再合理不过的,但对于中国不然。
没有欲望的中国是合理的,对本国利益加以维护哪怕是“微乎其微”的维护,他们总会认为是过激的,是攻势的,这一点,从事外交工作的朋友更有体会。这种解释不是不需要做了,而是要换一种方式做,因为在某些国家的即使普通人看来,我们是敏感的,不是我们的做法有多难以接受,而是这根本就是一个先入为主的程式化概念。因为在他们看来,中国的政体就是威胁,无论你做与不做,做什么,只有一个理解,负责任和不负责任。做事情打破既有格局就是不负责任,这点需要他们在后10年里自己清一清脑子,呵呵
我说过,2008年是我们对台海应急作战能力成型的年份,而对周边有事的应急作战能力形成年份就是2012年!
而2016年是对台海大规模作战能力形成的年份,2018-2020年是争取的敏感期。
                                                                             2010-1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 20:34 | 显示全部楼层
所以说,给欧盟留一个口子,给俄罗斯留一个座,安排一个诸如国际问题应急处理小组的小磋商模式是个有点意思的事,联合国五常是个笼统概念,具体解决问题安理会是个市场环境,有的没得讨价还价,还加上一些根本无力量的瘪三马甲,能解决什么应急问题,那种“共识”要不要都可以,想一想,任何问题如果连印度这样的国家都有发言权和搅局能动性的话,那个结果和屁没什么两样。呵呵,我们能伸手,有力量伸手的时候动作一定要快,力度一定要大,美国已经很好的诠释了这种感觉,你扯你的,我动我的,两不耽误,在行动中求得答案
撤侨的方案等于一次巨大规模的力量投射和力量迁徙,这已经不是大预演了,是主戏的一部分,后面会存在华彩的!什么人员以什么面目上岛,想想这种政治可能,是以后法理续存的极强依据,危机给了走出去一个机会,我们要在全球范围内保障我们自身的利益及维护国民的正常存在状态,那么开始吧。 2011-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 20:3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是和平的倡导者和捍卫者
杜绝小伎俩,有些国家江河日下,越来越没出息了,呵呵
以前还可以叫下作,现在叫下流
外交新思维,坚韧的原则,多样的灵活
什么问题都不影响谈“友好”,该谈的问题谈,可以推迟可以搁浅,你想谈了再谈,原则下有萝卜,原则上有大棒
该谈的问题谈,分歧的分开谈,怎么友好都无所谓,触及根本的问题无话可说,原则问题寸步不让,该抡大棒抡大棒,两张脸两种角色,呵呵
台海不是软的更软硬的更硬,摆个底限在那里树界碑吗?个人看要适用于更广范围
有的人大言不惭,中国和周边国家都有矛盾,肯定是中国的问题,扯淡,我们很友好嘛,呵呵
再说,像中国这样和周边国家在领土问题上有如此多“争议”的大国,说上述话的WBD再给我找出一个?所以,问题属性不同,操作不同,到底是谁把多边问题表述单边化?
所以请一些国家以后逐渐要明白,只有在一定议题上在一定程度上压制你,才是谈友好和合作的基础,这点要认清,呵呵,即使打,也可以一边动手,一边经贸嘛,中国不小气。2011-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7:44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海问题就是一个基点,从这个基点上会延伸出我们长期的战略方向的把握,X进XX洋!怎么可能不解决?
往小了说,南海算是个能源后院,对我们未来的整体战略能源结构调整有很大的积极意义,往术业上说,那里有潜在的发射阵位,从地缘上说,那里是东亚环太的一把锁,直接下冲世界能源通道的咽喉,往长远说就是我前面说的我们未来整体战略布局的基点,所以我们不但要夺,而且要控!地盘要控,政经要控,人心也要控!这是个长期过程,首先我们要解决地盘问题,呵呵
    小国的所谓战略就是附属产物,这样才能活得长远,如果让别人觉得无利可图,成本空置,那么他的心气就会少一半。
    航母是干什么用的?这就是一种战略解释!一个编队是解释,两个编队是重申,四个编队是强调,到了六个编队就是此时无声胜有声,该劝退的要自己体会了
搞一点摩擦是必要的,收拾一下等于10个宣言,自家后院该打扫了,呵呵
    谁力有不逮,我们看得很清楚,对于某个国家的行为方式,本身高调就是出卖了他的意图,重返亚洲,你完全可以试试,包袱和责任从来都是相辅相成,如果要失去霸权,这是某国的好机会。
    我们面向的大洋,给了我们岛链,也给了我们机遇,更给了我们台湾,呵呵
    一点突破,全盘皆开,日美同盟不断强化,但是挡不住天灾,有的朋友觉得日本的这次海啸加核危机给了我们缓冲,不尽然,军民产业升级势在必行,比如铁路交通等等,应该说时间更不够用了。
    美国人对我们的战略方向还是很有自己的判断的,这也没什么太费揣测的,所以高调介入南海事务已经说明他们的判断
东面,留着点,夺取和控制相应的延伸,不动也是动,把机动力量加强进去,不必战略机动,棒子很自作多情的对我们的航母表恐,很显然就是自作多情,根本就不是给你们那个方向预备的,这个方向大的时间段上随机性很强,反舰弹道导弹开始部署,到N个旅时,战略反介入力量严丝合缝时,什么都好办了,驱护支机动,岸基海航,水下延展足以,黄海部署特混抽调足以,到了第三只形成战斗力的时候,可以考虑一下那里,所以,只要不挑事,我们一起靠时间,呵呵
摊牌不必太早,还有很多问题要解决,有了各色堪用的东风,岛链就是个地理名词罢了,不要跳,我们还不想太早正面面对我们“朋友”的西岸,那个地方有线可循,不必紧张
    前出南海,我们会获得更多我们想要的东西,我们还有方向可以选择,呵呵
    那是我们的希望和梦想所在,也是力量需要真正角逐之地,往前看,另一片广阔大洋上密布交织的线条,这个世界的咽喉和命脉密集之处,能源的黄金交织点,再前面又   是一大片神秘富饶的大陆

    前进,中国航母!        2011-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17:48 | 显示全部楼层
    东边可以凑手,印度洋不能不进,
    插个楔子事实存在,那个方面的布局和岛链相比更具复杂性,也更好展开。
    东面让岛链形同虚设,平衡一旦被打破就只能全速运转,美国人不会在那个地方给咱们太多余地和时间的。
    南海和两线陆路的能源通道能够保证相对的能源安全,但大宗原料还是西来或南来。
    这个时候,印度的存在将会相当可爱,美国人软硬兼施的态度很明显,只是对于实际运作,印度的地缘及地理环境太差了,导致战略环境被压缩和中和了一大部分
事实上,印度对入常如此迫切,在于自身压力的平释,这个国家没有形成国家韧性,苦难来的太少,没有民族整体反思的 能动性,造成决策经验有所差异。
实际上,在那片大洋上,美国乃至北约的存在和我们未来的存在都不需要太多解释,做就行了,呵呵
    而东面如无大的特殊情况,就集中在台湾问题的解决,这是我们核心利益中的核心,一定要细致有力,没有太多时间去浪费
一旦台湾问题解决,日韩被碎链,整个东部方向就会进入相对公平的平衡期,日本的附属性将恒定,那时的利益交换经过必然的几次拉抻后基本就是两个战略缓冲都在日本交集,如中美会有必然的冲撞,那预设战场肯定早就会前出对马,所以向南的宫古冲绳一线,这不会让的,也就是钓鱼岛那个地方别说有道理可讲,就是全无道理也无话可讲,认命吧。  2011-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21:31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老话,别人多方来,乱花迷人眼,我们只管一处去,集中力量解决问题
这一次的联动看起来似乎“气势磅礴”,但明显看出来在东海美国动不起,东海问题一旦失去临界点,那么台湾和钓岛肯定是要并案解决的,现在我们已经真正具备大规模应急作战的能力了,假以小时日,那个应急可以去掉
台湾方面内部有耐人寻味的地方,那边有人开始思考,什么样的台海局势真正符合台湾的利益,有些是顶着压力的,这个临界点他们非常清楚,反分裂国家法是有作用的

现在在日程上最紧迫的就是海军的大规模现代化建设,国产航母即将露面,在这个时间点本身是避免一些不必要刺激的,但现在看起来,这个已经不是刺激,南海某些国家已经开始替后面的人背书了,那么拿出来正是时候,再跳也就是这个样子了,呵呵,不妨拿出来起到一些意料之外的分化作用,俗话说看到棺材才能有落泪的欲望嘛。                                                     2011-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2-3 21: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空战1011 于 2013-12-3 21:42 编辑

这么说吧,在一定的发展阶段避免针对于我的,他方策划性的热战是必然的,如避免陷入由对方主导的代理人战争和地缘战争,能用外交和政治手段争取时间的尽量用外交和政治手段,但不是说在核心利益的底线被触及的情况下被动避战,迫不得已的时候,战争方式和方向要由我主导
这一段时期过去后,如在我周边发生的涉及双方背景的热战基本会以代理人战争的形式出现,对于我主动选择的方向会以惩罚式战争和资源战争的模式出现
体系完成后,亚太范围,战争选择完全在我。
     其实“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的概念不是现在才有的,只是那个时候没有这么多公开的的所谓媒体的恶意“监督”,推行一个战略意图是漫长的,目前的对外状态是我们力量成长和生成的结果,以前,我们力不能及,其实不能真正的触及这个世界的所谓“主导价值观”,也不能对别国的利益切实造成冲击,而目前对这些开始形成震荡,结果有三种可能:一种可能是习惯性接受,这是我们愿意的,另一种是冲击接受,是比较现实的,还有一种,我们放弃自己的意图,选哪种?
前面说过,战略方向和战略布局业已形成并操作,该无可该,这个是国家意志,具体就是原则性基础上灵活的体现手段
既然我们发展了这么多年,离我们的战略意图无限接近的时候,就差最后的门槛了,但这个门槛最难跨过,因为阻力内部比外部还要大,有些东西必定影响决策。
                                                                                         2011-9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美言APP(手机客户端)安装|小黑屋|Archiver|美言军事网 ( 联系方式:QQ64237762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本站声明:本网站所有转载之内容只代表作者本人之观点,本网站纯粹只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站转所转载之内容,无任何商业意图,如本网站转载稿件涉及版权、著作权等问题,请您来函与本站管理员取得联系(联系方式: (只收手机短信)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或者电子邮箱meyet@sina.cn)。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网站地图sitemap

GMT+8, 2017-4-26 14:0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