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言军事论坛-最新军事新闻

查看: 10393|回复: 1

一篇振聋发聩的警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1-9 18: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罗援
    这是一位老共产党员发自肺腑、出自党心、良心的泣血呼唤,每一位良知未泯的中国公民都应该认真读一读,好好想一想。正如文中一针见血地指出,最近一段时间“右的势力越来越猖狂,矛头直指共产党、党的领袖和社会主义制度,达到肆无忌惮的程度。有人竟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公开发表汉奸言论,称汪精卫为‘真正的英雄’,把爱国主义者称之为‘爱国贼’”。你可以无耻,但绝对不能如此明目张胆,大言不惭。“有的刊物专门同共产党对着干,连篇累牍地发表反面文章,制造舆论,蛊惑人心,造成极坏影响”。有的网站已经沦为境外势力的传声筒和应声虫,对党的历史和政策进行诽谤、抹黑;一些已经澄清的谣言,还被一些人恶意炒作。相煎何太急!他们不是不知道真相,就是想制造混乱,恶心人。你把这点精神头对向那些对中国心怀叵测的境外敌对势力,中国人民一致对外,我看谁还敢小觑中国;“有些高校教师可以在讲堂上公开发表反对马克思主义、反对共产党的言论,公开替侵略者的侵略行径辩护。经济学、政治学、社会学等等只讲西方的。这样下去,很危险”。这些高校的党委到哪里去了,这些高校的人事部门、纪检部门是干什么吃的?难道就让他们这样明火执仗地抢夺我们的青年,祸害我们的未来吗?现在只要有一些人出来为党说话,为政府说话,为老一代革命家说话,网上就遭到围攻,骂人家是“走狗”,是“拍马屁”,是“五毛”……甚至使用污言秽语,卑劣手段。如果这就是他们所谓的“言论自由”,我们宁肯不要!前车之鉴,中亚的颜色革命,中东的茉莉花革命就给我们敲响了警钟,最后倒霉的还是老百姓。不管每个人的经历如何,政见如何, 也不管你是否受到过委屈或不公正的待遇,但爱国底线、做人操守不能丢。所有的“不公”只能是在改革中、在法制不断完善的过程中,加以解决,骂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有些污言秽语,造谣诽谤已经触犯了刑法底线,四中全会就是要廓清一片法治的晴天。在此习李盛世,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帮衬一把,不要再窝里斗,连普京都有这么多的民众支持,我们中国人民更应该众志成城,力挺习李新政!错过这个机会,我们真的是会后悔的!子孙后代都会骂我们。为此,我力荐逄老这篇文章。


逄先知:关于意识形态问题的一些看法


当前意识形态领域的情况非常复杂,相当严峻。多少年来,邓小平同志批评的一手硬一手软的问题没有解决。马克思主义、反马克思主义之间的斗争,从来没有停止。有这样一种趋势,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势头,不但没有减弱,反而在增强。马克思主义者常常处于守势,处于被动地位,甚至失掉话语权。右的势力越来越猖狂,矛头直指共产党、党的领袖和社会主义制度,达到肆无忌惮的程度。有人竟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公开发表汉奸言论,称汪精卫为“真正的英雄”,把爱国主义者称之为“爱国贼”。我们有些思想阵地并不巩固,甚至在一个一个地丢失。高校的问题应当引起高度注意。有些高校教师可以在讲堂上公开发表反对马克思主义、反对共产党的言论,经济学、政治学、社会学等等只讲西方的。这样下去,很危险。历史经验证明,出事往往从高校而起。高校又是培养将来的各级领导干部的摇篮,培养将来掌握国家权力的人。高校情况如何,决定于领导班子是否掌握在马克思主义者手里,而教师又是直接影响学生思想状况的关键因素,因此高校教师的选用、聘任应当严格把关对于那些公然反党又坚持不改的,必须作出相应处理。


上述情况,是长期形成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自改革开放以来,始终存在“左”右两种错误倾向的干扰,所以邓小平同志一再告诫全党,要有“左”反“左”,有右反右。对于“左”的东西,我们永远不能放松警惕,永远不能减弱反对的力度。但是长期以来,只强调反“左”,忽视了反右,甚至对右的东西听之任之。“新西山会议”中那些公开反对共产党领导的露骨言论,却可以容忍,置之不理;有的刊物专门同共产党对着干,连篇累牍地发表反面文章,制造舆论,蛊惑人心,造成极坏影响。对一些严重错误的言论,你越容忍,它就越放肆。


党的十八大以来,出现了重大转机,情况开始扭转。习近平同志关于意识形态问题的重要讲话和批示,广大党员干部,马克思主义者,受到鼓舞,增强了信心,看到了希望。




有一些混乱的观念,应当予以澄清。举几个例子。


(1)把马克思主义的阶级观点、阶级分析方法同“阶级斗争为纲”混淆起来。现在,谁讲阶级斗争、阶级分析,就给你扣上“阶级斗争为纲”的帽子。这个问题要澄清。在社会主义社会里,阶级斗争还将在一定范围内长期存在,在某种条件下还可能激化。既要反对把阶级斗争扩大化的观点,又要反对认为阶级斗争已经熄灭的观点。这是上了党章的,写进了第二个《历史决议》的。从邓小平同志到江泽民同志、胡锦涛同志也一直是这样讲的。阶级斗争,特别是意识形态领域里的斗争,必将长期存在。这是客观事实,不是哪个人主观想出来的。害怕讲阶级斗争的人,有一些可能是因为过去受过不公正待遇、受到过阶级斗争扩大化的冲击。但有一些人,恰恰自己就是搞阶级斗争的。他天天在那里搞阶级斗争,却不许别人讲阶级斗争。承认阶级斗争在一定范围内存在,同“阶级斗争为纲”是有原则区别的。“阶级斗争为纲”是把阶级斗争作为社会主义社会的主要矛盾,同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政治路线相对立;而且把阶级斗争扩大化、绝对化,把不属于阶级斗争的问题也当作是阶级斗争。这是完全错误的,应当批评。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毫不动摇,同时又承认在一定范围内将长期存在阶级斗争,这样的认识和提法才是全面的。


(2)把人民民主专政同依法治国对立起来。任何国家都是实行专政的。问题在于谁专谁的政。是少数人专多数人的政,还是多数人专少数人的政,性质是不同的。美国不实行专政吗?对于占领华尔街、反对金融寡头的广大穷人,它毫无顾忌地动用武力进行清场。这就是专政。我们国家实行的是人民民主专政,就是在占人口绝大多数的人民内部实行广泛的民主,对严重危害国家和人民利益的极少数敌对分子实行专政。它是保障国泰民安不可缺少的武器。所以说,人民民主专政并不亏理,要理直气壮地讲。人民民主专政是我们的国体。依法治国是人民民主专政的内在要求,它为实行人民民主专政提供法律保障。人民的民主受到法律的保护,对危害国家和人民利益的敌对分子,依法给以制裁。两者相辅相成,并行不悖


(3)把真左和假左(即带引号的左、极左)混淆起来。现在是左、“左”不分。左派,在一些人那里成为贬义词,受到压制和攻击。谁讲马克思主义,讲革命传统,就说你“左”,让你抬不起头来。“文化大革命”中是宁“左”勿右,改革开放以后,又出现了一种宁右勿左的倾向。连人民民主专政都被人当成是“左”的东西。谁对错误的言论进行批评,谁就被扣上搞“文革大批判”的帽子,遭到围攻。


(4)把邓小平同志提出的“不争论”扩大化、绝对化,歪曲了邓小平的思想。邓小平同志提出的“不争论”,是针对具体问题而说的。在大是大非面前,他非常坚定,一点也不含糊。他说,要理直气壮地坚持四项基本原则。针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邓小平同志旗帜鲜明地指出:“某些人所谓的改革,应该换个名字,叫作自由化,即资本主义化……我们讲的改革与他们不同,这个问题还要继续争论的。”有人大讲“不争论”,实际上是捆住马克思主义者的手脚,让右的错误言论大行其道。还有一个所谓“不炒热”的问题。这要看什么情况,不能一概而论。有些问题可以这样做,有些问题就不能这样做。比如对党和党的领袖进行造谣诬蔑的,就要澄清,不能怕“炒热”而置之不理。人家早就把谣言炒热了。谣言不胫而走,搞得沸沸扬扬,以讹传讹,信谣的人越来越多,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这就不能以怕“炒热”而束缚了自己,就要理直气壮地拿事实进行辟谣。凡是这样做了的,都收到好的效果,谣言销声匿迹。




面对现在的情况怎么办?首先要同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前面我说过,习近平同志担任总书记以后,意识形态领域的情况,在很大程度上得到扭转,已经见到成效,方向明确了,坚定了马克思主义者的信心。习近平同志的讲话非常精采,有的放矢,观点鲜明,很有说服力。不仅有理论深度、文化底蕴,言语又生动活泼,分寸掌握得恰到好处。他的讲话,结合新时代的特点,继承了毛泽东、邓小平等老一代革命家一切优秀遗产和宝贵经验;继承了党的优良传统,发扬了党的正气;同时又汲取了中华文化的精华,是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的最新成果。他的系列讲话,是治党治国的指导思想,当然也是进行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指导思想和有力武器。我们要认真学习和大力宣传习近平同志的系列讲话,并以此来统一大家的思想。


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是长期的,对此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不能太天真。鲁迅的话,“战斗正未有穷期”。现在情况虽然有所好转,但并不巩固,斗争不会停止,会长期较量下去。树欲静而风不止。国际上的斗争同国内的斗争又是相呼应的。毛泽东同志早就指出,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是长期的。邓小平同志也强调指出,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要贯穿于整个现代化的过程中。毛、邓的这些思想都被实践证明了。


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中要主动出击,打主动仗,改变过去多年来的被动处境。旗帜要鲜明,观点要鲜明,“不要含含糊糊,遮遮掩掩”。如果自己都理不直气不壮,腰杆不硬,旗帜不鲜明,谁还会跟你走?斗争一定要讲究方法。主要是摆事实,讲道理,拿捏好分寸,以理服人。不随意上纲上线,不搞大批判式的批评。不论是写文章还是发表讲话,要着眼于绝大多数的中间力量,使他们能接受;集中批评那些攻击诬蔑共产党、党的领袖和社会主义,危害人民政权的极少数人。意识形态领域的工作,归根到底是争取人心的工作。毛泽东同志说:“人心就是力量。”习近平同志进一步强调:“人心是最大的力量。”一些西方国家在发展中国家搞颜色革命,也是先大做舆论工作,影响和争取人心。它们掌握和利用强大的高科技的舆论宣传工具,进行文化和价值观的思想渗透,做到一定程度就发动“颜色革命”。


意识形态问题不是孤立的。它既密切联系政治问题,又密切联系经济基础问题。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往往发展成为政治斗争,最后会导致政权的争夺。意识形态对经济基础有重要的反作用,但归根到底决定于经济基础,适应经济基础。有什么样的经济基础,就有什么样的上层建筑、什么样的意识形态,并为经济基础服务。这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现在各种错误思潮泛滥,固然同我们的思想宣传工作不力有关,但更重要的是经济基础变了。拿国有经济来说,它的总产量只占经济总量的25%,只占出口贸易额的11%,非国有企业反成为外贸出口的主力军。国有经济是不是处于主导地位都成问题,怎能保证主体地位。一些人还在极力鼓吹“民进国退”,谁讲“国进民退”就受到围攻。也有人想把“混合经济”这种合法形式,作为推行私有化的途径。另一方面,则拚命抹黑国有企业,把国企说得一无是处。这是不公道的,别有用心的。我们这三十多年经济起飞,是靠国企打下的基础、创造的种种基本条件。真正能同外国资本进行竞争的也是国有大企业。国企需要改革,是改掉国企本身的毛病,使之更有效率,更健康更壮大。有什么问题就改什么,不能借机搞私有化。国企是全国人民的财产,不能轻易一卖了之,化公为私。邓小平同志从实行改革开放那天起,就一直强调必须以公有制为主体。这是非常重要的,必须坚持。


在思想宣传工作中,应当如实地、系统地宣传建国后的前30年各方面取得的成就,特别是建设方面的成就(如基本建设,水利建设,科学技术等等)。这方面的宣传很不够。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就专门抹黑前30年的历史。使得人们一提到前30年,就是讲反右、大跃进文化大革命,就是一个运动接着一个运动,好像什么好事都没有做。为了证明改革开放的必要性,就贬低前30年,造成很大的负面影响。那些没有亲身经历过新旧社会两重天对比的人们,很容易接受这种宣传。与此相关联的,有一种情况值得警惕,就是“民国热”。有人流露出对旧中国的留恋之情。有人替蒋介石翻案,把蒋介石作为正面人物来评价,拿蒋介石日记做文章,声称要改写近代史。这是历史虚无主义的一种赤裸裸的表现。



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作为党在意识形态领域中的一支力量,要坚定不移地遵循和宣传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意识形态问题的系列重要讲话和批示精神,团结和不断扩大自己的队伍,发挥自己的作用。



逢先知,中国著名毛泽东研究专家,中共党史研究专家。历任中共中央书记处政治秘书室、中共中央办公厅秘书,中共中央毛泽东著作编辑出版委员会办公室毛泽东著作研究组副组长,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主任,全国党史研究会第二、三届副会长。中共十三至十五届人大代表;第八、九届全国人大常委、内务司法委员会委员。


来源:红色文化网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好文!打赏鼓励」
发表于 2015-4-8 21: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共cd失职
「好文!打赏鼓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美言APP(手机客户端)安装|小黑屋|Archiver|美言军事网 ( 联系方式:QQ64237762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本站声明:本网站所有转载之内容只代表作者本人之观点,本网站纯粹只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站转所转载之内容,无任何商业意图,如本网站转载稿件涉及版权、著作权等问题,请您来函与本站管理员取得联系(联系方式: (只收手机短信)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或者电子邮箱meyet@sina.cn)。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网站地图sitemap

GMT+8, 2017-10-23 19:2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