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言军事论坛-最新军事新闻

搜索
查看: 7148|回复: 6

“皇家陆军双徽营”的末日——志愿军痛歼英国王牌军实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3 15: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美芹十篇 于 2016-4-3 15:35 编辑

“皇家陆军双徽营”的末日——志愿军痛歼英国王牌军实录

○ 曲爱国
http://wenku.baidu.com/link?url= ... fr815BOYOOuFzrc62tm
英国皇家陆军第29旅旅长布罗迪耶准将伫立在朝鲜临津江畔的高地,俯瞰着脚下缓缓流动的江水。这是1951年4月22日的黄昏。四处一片寂静,夕阳余晖映得江水波光粼粼,和煦的春风迎面扑来,带来清新的春之气息。然而,布罗迪耶将军却丝毫无心欣赏江边黄昏美景,他的心中此时充满忧虑。

朝鲜战争爆发后,英国政府追随美国出兵入侵朝鲜,第29旅作为首批参战部队于1950年11月到达朝鲜战场。在志愿军的第三次战役中,美第8集团军遭受志愿军的沉重打击,被迫向三七线地区撤退。英29旅负责殿后掩护,结果在佛弥地被志愿军第50军截断退路,所属皇家尤尔斯特来复枪团第1营大部及1个坦克中队被歼灭。经过补充之后,英29旅重上前线,向志愿军部队展开反扑。几个月的激战下来,部队动若蜗牛,伤亡惨重,好容易进到了三八线上的临津江畔,一个可怕的消息也随之传来: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战略预备队已经入朝,正准备对“联合国军”发动规模空前的“春季攻势”(即志愿军的第五次战役)。

布罗迪耶是一个典型的英国军人,但是却很少沾染上英国军人特有的傲慢作风。也许是皇家尤尔斯特团第1营覆灭的教训让他刻骨铭心,他并不像他的许多同事那样轻视中国军队,恰恰相反,他对中国军队充满了尊敬,认为中国志愿军部队虽然火力不强,但士兵作战勇猛,技术、战术熟练,是一支令人生畏的部队。

因此,在接到关于志愿军可能发动进攻的通报后,他马上命令部队转入防御,当时,英第29旅下辖皇家格罗斯特团第1营(以下称格罗斯特营)、皇家北阿姆伯兰富塞列尔斯团第1营(以下称富塞列尔斯营)、皇家尤尔斯特来复枪团第1营(以下称尤尔斯特营)和比利时营,以及女王第8皇家艾瑞胡萨斯重型坦克团1个营、第45野战炮兵营,共约5500余人,担负美第3师防区右翼的防御任务。布罗迪耶将部队夹临津江展开,依托江畔有利地形,构成了坚固的防御阵地。

尽管如此,布罗迪耶仍对自己的旅能否承受志愿军的猛烈进攻心中无底。也许是巧合,第二天,4月23日,正好是基督教的圣乔治日,在这一天中,虔诚的教徒们都要对守护神顶礼膜拜,祈求神灵保佑。布罗迪耶此时正需要得到神灵的庇护,因而尽管大战在即,他依旧训令军中牧师和指挥员布置礼拜的场地,准备进行隆重的宗教仪式,祈求守护神保佑女王的忠诚将士,保佑英第29旅在即将到来的激战中平安无事。

当布罗迪耶将军在临津江南岸的高地上伫立沉思时,在临津江北岸与他相距不到10千米的一个高地下,他的对手志愿军第63军军长傅崇碧已在军指挥所中下达了进攻作战的命令。

志愿军第63军,诞生于抗日战争期间的冀中大平原,是华北野战军的一支劲旅。解放战争期间,该军战华北,下太原,席卷大西北,战功显赫。1951年2月,该军奉命改编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第19兵团第63军入朝参战,在即将开始的志愿军第五次战役中担负西线主攻,任务是突破临津江,歼灭英第29旅。

这是第63军入朝后的第一仗,全军上下士气如虹,决心打好出国第一仗,为部队争光,为祖国争光。傅崇碧亲自带领有关人员到临津江边勘察地形,确定作战方案。

在第63军进攻正面,临津江由西向东,形成了两个弯曲部,恰似骆驼背上的两个驼峰,江面宽约300米,水深1米左右,南岸群山起伏,江岸陡峭。


 楼主| 发表于 2016-4-3 15:34 | 显示全部楼层
而英军已经在江中投放了铁丝网、铁蒺藜等障碍物,火力密集,设防严密。

根据地形和英军布防情况,傅崇碧决定:第一梯队展开两个师,以第187师在右,第188师在左,采取偷渡的方法,突破临津江,如果被敌发现,则立即转入强攻,侧后迂回结合正面突击,围歼英第29旅。进攻时间,确定为22日21时。
双方战场指挥员均对作战计划进行了精心筹划。一场朝鲜战场上著名的江河攻防战由此拉开了帷幕。

临津江,奇兵巧渡  绀岳山,点睛之战

布罗迪耶机关算尽,依旧棋错一着。他对志愿军夜间进攻的厉害早已领教,认定志愿军的进攻必定也和以往一样,黄昏开进,深夜进攻,因而命令部属白天养精蓄锐,准备应付志愿军的夜间进攻。没有想到傅崇碧正是利用了布罗迪耶的这种思维定式,一反常态,命令第一梯队4个团严密伪装,多路疏散,沿山间小路白天开进,当夜幕降临时,已经把第一梯队全部推进至进攻出发阵地,并于22日21时开始从预先设定好的渡江点,秘密渡江。当英军发现志愿军部队时,第63军的先头部队已经到达了江南岸。

布罗迪耶立即命令部队展开防御,同时集中所有炮火封锁江面,制止志愿军后续部队过江。但是,这一切都为时过晚。志愿军第63军左翼第187师第一梯队两个团已经全部偷渡成功,牢固占领了滩头阵地。

师长徐信率轻便指挥所过江,直接指挥部队作战,并下达命令:“江南部队迅速扩大战果,肃清江岸之敌。同时集中所有火力,压制敌人,第二梯队部队开始强渡。全师部队必须在一个小时内渡过临津江!”这样,至22日23时,在南岸部队的掩护下,志愿军第187师主力全部突破临津江,并随即展开,对英军格罗斯特营一线阵地148、182、144高地实施猛烈进攻。

第559团猛攻148高地。格罗斯特营A连凭险固守,在纵深火力的支援下,拼死顽抗。第559团正面攻击受阻,代理团长周成河、政委刘波立即改变战术,以1个营正面进攻,另以1个营绕过英军阵地,直插英军阵地纵深,一个中心开花,攻下了马智里东山,随后又歼灭英军1个加强排,拿下了182高地,居高临下,从侧后对148高地展开攻击。在志愿军的前后夹击之下,英军A连损失惨重,丢下58名伤员,仓皇后撤。

英军格罗斯特营的一线阵地因此被打开了一个缺口。徐信毫不停顿,命令部队以勇猛的动作继续发展进攻,同时令第559团第1营和第561团第2营从东西两翼穿插迂回,直捣英军纵深,封闭英军格罗斯特营的退路。

从西侧迂回的第559团1营与格罗斯特营防区右翼的D连相遇。英军凭借有利地形,以密集的火力封锁了志愿军的前进道路。志愿军第1营连攻三次,虽然逼近了高地的顶部,但伤亡较大,难以迅速解决战斗。 但1营的猛烈攻击,也使英军D连伤亡惨重,并令格罗斯特营营长卡恩中校着实大吃一惊。尽管他清楚志愿军肯定会向雪马里地区进攻,但他认为,经过强渡临津江的战斗后,志愿军肯定会暂时转入休整,等23日晚上才会重新发起进攻,没有想到志愿军会来得这么快,格罗斯特营的防线尚未形成,志愿军就跟踪而来,发起了攻击。他命令集中营属所有火力支援D连作战,同时令D连坚守阵地。
卡恩的决定,暂时稳定了格罗斯特营右翼,但这一决定,也把格罗斯特营、乃至于英第29旅的注意力吸引到了防区的右翼。这正好给另一支担负迂回穿插任务的志愿军部队——第561团第2营创造出了绝妙的战机……

徐信调整部署,命令正在雪马里正面进攻的第559团暂时停止进攻,以第3营沿雪马里西侧向敌纵深推进,坚决斩断格罗斯特营与其左翼南朝鲜军第1师的联系,团主力转为师预备队;令第561团立即由绀岳山向沙器幕、神岩里猛插,切断雪马里之敌退路,坚决阻敌南撤北援;令师预备队第560团迅速投入战斗,接替第559团,歼灭雪马里地区的格罗斯特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3 15: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美芹十篇 于 2016-4-3 15:40 编辑

志愿军第560团自战役发起后,一直作为师预备队。官兵们看着别人吃肉,自己却围着锅边转圈,早就急不可耐。因此,接到主攻雪马里的任务后,560团一片喜气洋洋,说:“好钢用在刀刃上,别看前面打得热闹,我们现在才是一锤定音。”

雪马里,北有235高地、314高地,南有414高地、295.4高地,地势北高南低,易守难攻。格罗斯特营撤至雪马里后,卡恩将尚未遭到重大打击的C连置于314高地,B连置于314高地东侧的无名高地,屏护营的右翼;而以伤亡严重的A连加营属工兵分队位于235高地,屏护左翼,D连置于295.4高地作为预备队。营指挥所及配属的皇家野战炮兵第70连、皇家炮兵第170重迫击炮连和1个重型坦克中队则配置在235高地下的山谷中,从而以235高地为中心,构成了环形防御圈,摆出了一副守得住就守,守不住就溜的架式。

志愿军第560团以第1营绕道插向雪马里西南方向,准备实施侧后攻击;以第2营配属第9连,以314高地为重点,实施正面攻击。

24日拂晓,围歼格罗斯特营的战斗打响。6连的攻击目标是314高地东侧的无名高地,英军B连在此前的战斗中并未遭到严重损失,因此战斗力很强,6连连攻4次,都未奏效,遂调整部署,以3排绕至高地右侧攻击。战士沙德喜冲在最前面,连续打掉两个火力点,自己也中弹倒下。其弟沙德广见哥哥倒地,眼睛通红,喊了一声:“哥,我为你报仇!”抱起一箱手榴弹,就冲到了英军前沿阵地前,一口气投出了20余枚手榴弹,炸得英军血肉横飞。连主力趁英军混乱,奋勇冲上了高地,协同第4连,占据了高地上的大部分阵地。英军B连龟缩于高地一角,继续顽抗。

第5连负责攻击314高地。英军C连建制完整,又得到营属火力分队的支援,第5连8次冲击都未能成功,伤亡较大。第560团马上以预备队3营9连从5连左翼投入战斗,同时令6连以1个排从314高地侧后发起进攻。在志愿军的三面围攻下,英军C连再也支撑不住了,不断向卡恩请求支援。

但是,卡恩此时已无兵可派了。而且祸不单行,就在正面各连激战的时刻,几名满身泥土的D连士兵走进了营指挥所,给卡恩带来了一个让他目瞪口呆的消息:295.4高地失守了。

攻克295.4高地的是志愿军第561团第1营。在接受了穿插任务之后,第561团紧急收拢部队,兵分两路,副团长王震指挥第1营插向沙器幕,团主力则插向神岩里。由于是白天行动,部队行动不久,就被美军侦察飞机发现。美第3师师长索尔接到报告后,倒吸一口冷气,命令集中全师支援炮火,同时呼唤空中支援,打出一个火制地带,制止志愿军穿插部队前进。
  
炮弹在队伍前面爆炸,飞机在队伍上空盘旋,志愿军第561团行动困难。王震虎目圆睁,牙齿把嘴唇咬出了血,叫声:“跟我来!”带着部队冲入了火网,硬是冲过了敌人的火制地带,如“飞将军”从天而降,突然出现在沙器幕以北的295.4高地,迅即对敌发起攻击。防守295.4高地的格罗斯特营D连猝不及防,被打得四处逃散。

志愿军战士杀得性起,不用王震下达命令,就班自为战,人自为战,冲入了敌群。志愿军2连6班战士刘光子见战友们都在捉俘虏,对班长喊道:“掩护我!”提着冲锋枪就向一群英军扑去。英军的子弹把他四周打得尘土飞扬,裤子也被打得碎片乱飞,刘光子毫不理会,低着脑袋向前猛冲。英军官兵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刀枪不入的拼命三郎,连叫:“上帝,上帝!”顿作鸟兽散。刘光子急得直跺脚,大叫:“这样不经打,还算是皇家什么鸟营”,端起冲锋枪,对准溃散的英军队伍就是一梭子。

不料,枪声刚落,从他下面的山坳中“呼啦啦”涌出了另外一大群英国兵。刘光子吓了一跳,连忙扣动扳机,枪却没响,原来弹匣中已经没有子弹。刘光子急中生智,掏出一个手雷扔了过去,在爆炸声中,就地几个滚,利索地换上了新弹匣,然后跳下岩石,左手高举手雷,右手平端冲锋枪,高喊一声:“都他娘的给我站好,放下武器,举手投降!”

英军士兵被刘光子天神般的气概吓傻了,纷纷放下了武器,双手高举。当刘光子押着俘虏走下阵地,方暗暗地清点了一下人数,“乖乖,不得了,整整63人”,他不由地吐了一下舌头。战后,刘光子被志愿军总部授予“孤胆英雄”的光荣称号。

295.4高地失守的消息,对于卡恩简直是晴天霹雳。他没有想到尤尔斯特营曾经经历的噩梦,现在真正落到了格罗斯特营的身上。这时,他手下的4个连大多减员过半,弹药也消耗很大,不可能突出重围。唯一的选择是:收缩兵力,固守待援,在援兵到达后,再寻找突围的机会。于是,他命令将314高地上的C连,连同山谷中的营指挥所、D连的溃兵以及支援分队全部撤往公路东侧的235高地。手下的参谋人员听到命令后大惊失色。因为这一命令,意味着将遗弃依旧在公路西侧高地上苦战的B连,而这与英军的传统背道而驰。卡恩苦笑着说:“我也是别无选择。中国人已经攻上了B连阵地,如果现在不转移阵地,那么被消灭的不仅是B连,而且是格罗斯特营。现在转移阵地,中国人必定会对C连跟踪追击,B连的压力就会减轻。有守护神庇护,他们也许能杀出一条血路,与营主力会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3 15:43 | 显示全部楼层
格罗斯特营的转移行动开始了。但卡恩机关算尽,却毫无成效。C连转移后,志愿军第560团2营并没有跟踪追击,而是集中力量对B连四面围攻。B连连长大骂卡恩无情,率领部下拼死突围,当即遭到志愿军的猛烈打击。B连顷刻间灰飞烟灭,只有不到20人逃回了营主阵地。

C连的命运也好不了多少。其转移行动刚刚开始,担负侧后攻击的第560团第1营也已到达了295.4高地附近,迅速展开,布下了伏击圈,准备拦头、截尾、斩腰,包英军的“饺子”。然而,截尾的分队求战心切,英军C连前卫分队刚刚进入伏击圈,就开火射击。英军见势不妙,掉头鼠窜。到嘴的“饺子”飞了,气得营长直骂娘,命令4个排出击,对逃敌穷追猛打。英军C连丢下几十具尸体和60多名俘虏,总算侥幸逃过了一难。

在此期间,志愿军第561团主力已攻占了沙器幕左前方的349、424高地,彻底封闭了雪马里至议政府的公路。第559团3营则进至雪马里西南纳老里川畔的365.7高地。两支部队共同构成对英军格罗斯特营合围圈的对外正面,彻底切断了格罗斯特营的退路,也在敌援军的必经之路形成了一道铜墙铁壁。

这样,到了24日中午,志愿军第187师部队已经将英军格罗斯特营层层包围于雪马里地区。“皇家陆军双徽营”由此陷入绝境,最后覆没已成定局。

为救援,英美遣军  心不和,突围无望

英军格罗斯特营被包围的消息,在“联合国军”内部引起极大的恐慌。英军尤尔斯特营在志愿军的第三次战役中被歼,曾在英美两国政府间引起诸多争吵。此次英军部队再次被包围,而且被围的又是大名鼎鼎的“皇家陆军双徽营”,如果格罗斯特营被歼,不可避免地要在英美之间形成新的矛盾。“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深知其中厉害,严令美第3师师长索尔立即采取救援行动。索尔不敢怠慢,严令布罗迪耶马上派遣部队堵塞缺口,同时解救格罗斯特营。

布罗迪耶怎么也无法理解为什么噩运总是与他的第29旅相伴。上一次是尤尔斯特营,这次则是格罗斯特营。如果格罗斯特营真的被歼灭,那么他的旅长可能也当到头了。因此,尽管这时他的部队正陷入苦战,他还是孤注一掷,决定以刚刚划归自己指挥,担负屏护旅指挥所任务的菲律宾第10营级战斗队,加上旅属第8胡萨斯重型坦克队的1个排,组成特遣队,由土桥场沿公路北上,打开通路,救出格罗斯特营。

索尔这时也下达命令:以美军第65团两个营,加强第64坦克营、第10野战炮兵营组成救援部队,在25日清晨由东向西发起进攻,解救格罗斯特营…………

美第1军军长米尔本接到报告后,命令位于格罗斯特营左翼的南朝鲜第1师立即抽调部队组成救援队,由西向东与第65团同时进攻,以期东西对进,打开缺口。

李奇微生怕手下拖延怠慢,出了差错,亲自赶赴朝鲜,与24日在美第3师指挥所召见第8集团军司令范佛里特、美第1军军长米尔本、美第3师师长索尔开会,听取解救格罗斯特营的方案汇报。

索尔和米尔本分别汇报了行动计划,李奇微表示满意,但对第3师救援部队要到25日早晨方开始行动非常不满,说“为什么不能今天就行动?”

索尔无奈地说:“第65团的两个营正在前线交战,最快要到晚上21时左右才能集结完毕。而夜间进攻,缺乏空中支援,很难突破中共军队的防线,布罗迪耶已经向格罗斯特营派出了增援部队,如果一切顺利,根本不需要第65团再采取行动。更何况”,索尔补充说,“根据布罗迪耶报告,格罗斯特营营长卡恩中校向他保证,格罗斯特营完全有能力击退中共军队发动的任何夜间进攻,坚持到明天”。

李奇微听后,不再说话。临走前给索尔丢下一句话:“你必须救出格罗斯特营,哪怕为此你不得不动用所有部队对优势的中共军队进行反击。”

24日上午,菲律宾第10营级战斗队在10余架飞机的支援下,由土桥场向雪马里攻击前进。菲律宾人的4辆M24轻型坦克开路,英军的8辆“百人队长”式中型坦克跟随。菲律宾指挥官奥加达中校的计划是,以坦克部队打开缺口,引导步兵冲入雪马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3 15:44 | 显示全部楼层
志愿军第561团第3营早已在神岩里、新村一线严阵以待。他们将坦克放入神岩里西北一处公路隘口,突然开火,击毁了开路和殿后的坦克,使敌进退不得,然后凭借有利地形,居高临下,从公路两侧的高地出击,集中各种反坦克火器和炸药包猛烈攻击敌坦克。

英军坦克指挥官胡斯少校见状,直接通过电台告诉旅指挥部,谎称公路狭窄,“百人队长”式中型坦克车体庞大,无法通过,然后命令所有坦克掉转车头,撤往土桥场。布罗迪耶接到报告后,严令胡斯停止撤退,继续进攻。于是,在飞机和数十门大炮的支援下,菲律宾第10营级战斗队与英军坦克分队调整部署,重新在下午对志愿军阵地展开轮番进攻。志愿军第3营沉着应战,顽强防御,采取少摆多藏、轮流出击的战法,放过敌坦克炸毁敌汽车,杀伤敌步兵,然后已反坦克小组从侧后出击,攻击敌坦克。激战二个多小时,菲律宾和英军部队虽然离格罗斯特营只有不到2英里,却始终无法会合。

英军的坦克接连被击毁,胡斯再也顶不住了,没有向布罗迪耶报告,也没有和奥加达商量,就命令尚存的坦克倒车,撞开拦路的菲律宾轻型坦克和卡车,逃回了土桥场。菲律宾指挥官见状大骂英国人混蛋,说:“连英国人都不救英国人,我们凭什么为他们送死”,也带上部队撤出了战斗。

木已成舟,布罗迪耶只好默认菲律宾人后撤。也许是因为这次行动是在丢脸,他直到晚上21时才把消息报告了索尔,并建议提前行动,在24日晚接应格罗斯特营突围。但索尔否决了布罗迪耶的建议,说“晚上突围,必将付出重大代价。65团行动时间不变,格罗斯特营不得擅自突围,必须就地坚守。”

24日晚,志愿军第560团以小部队向235高地不断出击,逐步缩小了包围圈。与此同时,志愿军的其它部队也奋勇进攻,第188师和第189 师一部猛攻美第3师防线的右翼,直逼英29旅和美第3师的后方。美第3师全线告急,索尔为应付右翼的危机,把计划用于解救格罗斯特营的美军第65 团主力连同菲律宾营级战斗队全部投入了战斗,只给布罗迪耶留下了第65团第3营。

因而,当美军第65团团长哈里斯上校与布罗迪耶25日早晨在英第29旅会面,讨论解救格罗斯特营的方案时,实际上他们可以使用的部队只有美第3师第65步兵团第3营、第64坦克营和第65 团团属坦克连。布罗迪耶要求哈里斯将第3营和坦克部队全部投入救援行动,但哈里斯心中自有一个小算盘,他的第1营、第2营正在与志愿军交战,如果要后撤,必须得到第3营的掩护。他不会为了一个英国营而丢掉自己的两个营。

本来救援部队预定的出发时间是早晨6时30分,可两人吵到8时也没有拿出一个方案。赶来督战的第3师师长助理米德准将看不下去了,说:“现在最重要的是时间,是速度。两位这样吵下去,部队什么时候才能出发?”
哈里斯正吵得心烦,喊道:“我对自己的任务一清二楚,我和布罗迪耶足以控制一切,用不着他人指手画脚。”气得米德转身离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3 15:47 | 显示全部楼层
两人又吵了1个小时,最后哈里斯作出让步,同意使用第65团团属坦克连解救格罗斯特营。布罗迪耶争辩说:“我们昨天救援的经历证明,没有强大的步兵部队协同,坦克根本无法靠近格罗斯特营。”哈里斯佯作惊奇,说:“是吗?那么我就先用1个坦克排试试,不行的话,再用步兵配合坦克进攻。”

这样,一直到25日上午9时,美军的救援部队总算上路,不过只有一个坦克排,而且一遇到志愿军的阻击就掉头回撤。哈里斯接到报告后,说:“再派一个坦克排碰碰运气。”于是,另外一个坦克排又隆隆上路。

英军坦克指挥官见状,暴跳如雷,拦住这个坦克排,说:“我们的“百人队长”式坦克都不管用,你们这种M24坦克根本不管事。既然你们不是诚心诚意救人,就请回去,英国人不需要这种可耻的做戏。”哈里斯闻言,不怒反喜,说:“好啊,不是我不执行命令,是英国人自己充好汉。从现在开始,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再向格罗斯特营派出一兵一车。”

几乎与美军坦克上路的同时,在格罗斯特营的西南方向,有南朝鲜第1师第12团第2营和美军第73重型坦克营2个排组成的救援部队,也沿老里川北上,向雪马里攻击前进。进至雪马里西南的365.7高地时,遭到志愿军第559团第9连的堵截。激战10余分钟,第9连击毁敌坦克5辆、汽车6辆,歼敌100余人。剩下的南朝鲜军部队见势不妙,掉头就跑。

双徽营,难逃厄运 志愿军,终获大捷

布罗迪耶彻底绝望了。他明白,格罗斯特营完了,如果他再不痛下决心,那么英29旅也要完了。因此就在美军的第1个坦克排上路的同时,他向格罗斯特营下达了自行突围的命令,同时命令旅属其它部队立即向汉城一带撤退。

卡恩拿着无线通话器的手在颤抖。布罗迪耶的命令等于宣判了格罗斯特营的死刑,因为没有接应部队,他的营根本无法突出重围,他仰天长叹:“皇家陆军双徽营的光荣历史终结了。”

他将所有能行动的人员重新编组,下达了作为营长的最后一道命令:“全体人员向235高地西南方向突围。而我,作为你们的指挥官,已经完成了我的使命。我将和伤员们留下,等待我们的对手到来。先生们,从现在开始,你们只能自己靠自己了,上帝与你们同在。”

然而,历史不可能再为格罗斯特营提供创造奇迹的舞台,因为他们这一次所面对的是中国人民志愿军部队。在外围部队阻击敌人的同时,志愿军第560团已经紧缩包围圈,将格罗斯特营压缩在235高地顶端的狭小区域。就在格罗斯特营准备突围的时候,第560团的最后攻击开始了。

志愿军第1连和第9连丛235高地的东南侧和西北侧同时发起攻击。第1连架起缴获的4门迫击炮和6挺重机枪,对准高地顶端猛烈射击,趁敌混乱,一举冲上高地顶端。第9连也随后登顶。两个连左右开弓,杀得英军顾不得编组战斗队形,四散逃命。

志愿军第560团攻占235高地,高地上剩下的英军官兵全部被俘。部分漏网的格罗斯特营官兵向西南的方向逃窜,被志愿军第65军部队候个正着,予以歼灭,最后只逃出39人。

卡恩中校兑现诺言,留在235高地上,不过当志愿军攻上高地时,他躺在死尸堆里装死,企图蒙混过关,被志愿军战士发现,作了俘虏。当他放下武器后,忽然摘下了军徽,亲吻了上面的“皇家陆军”帽徽,然后将其摘掉。“皇家陆军双徽营”的历史到此彻底终结了。

4月25日12时,雪马里战斗胜利结束。此次战斗,志愿军第187师在第188师的协同下,动作勇猛,大胆穿插,将英国陆军皇家格罗斯特团第1营及所辖德个步兵连,以及配属的1个炮兵连、1个中型坦克中队、1个重迫击炮连,近1000人全部歼灭,并在阻击敌援军的战斗中,给英第29旅主力、美第3师部分部队和菲律宾第10营级战斗队等以沉重打击,缴获各种火炮26门、坦克18辆、汽车48辆以及大量作战物资。

战斗结束后,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亲自签发命令,对第187师予以通令嘉奖。187师师长徐信在此次战斗中指挥灵活、果断,荣立二等功一次。

在临津江畔的战斗中,英军第29旅遭受重创,减员达50%以上,完全失去了战斗力。这是英军在朝鲜战场最为惨重的一次失败。英国朝野为之真震惊,特别是格罗斯特营的覆灭,更是让英国人怒不可遏,痛责美国人不讲交情,见死不救,让英国人殿后,自己却撒腿开溜。“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尴尬万分,要求彻查格罗斯特营的覆灭原因。

第8集团军司令范佛里特、美第1军军长米尔本、美第3师师长索尔和布罗迪耶各执一词,相互推委责任,最后还是李奇微一锤定音,称:格罗斯特营的覆灭,主要是因为卡恩中校在战斗中失去了冷静,擅自撤离一线阵地,而在被包围后,没有马上向上级提供准确的战场态势报告,导致了上级的判断失误。而布罗迪耶轻信卡恩的错误报告,没有及时采取或向上级请求采取坚决的救援行动,失去了救援格罗斯特营的最佳时机。而美军的各级指挥官则处置得体,对格罗斯特营的覆没不负任何责任。

这真是一个绝妙的结论。可惜战俘营中的卡恩中校对此一无所知,否则他的绅士风度会荡然无存,谴责李奇微偏心,大骂美国人无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5-30 19:59 | 显示全部楼层
过五关,斩六将的时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美言APP(手机客户端)安装|小黑屋|Archiver|美言军事网 ( 联系方式:QQ64237762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本站声明:本网站所有转载之内容只代表作者本人之观点,本网站纯粹只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站转所转载之内容,无任何商业意图,如本网站转载稿件涉及版权、著作权等问题,请您来函与本站管理员取得联系(联系方式: (只收手机短信)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或者电子邮箱meyet@sina.cn)。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网站地图sitemap

GMT+8, 2017-6-29 17:0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