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言军事论坛-最新军事新闻

搜索
查看: 5494|回复: 1

徐东阻击战:解放战争中最大的阻击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15 01: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春州无德 于 2016-5-14 00:55 编辑

http://news.qq.com/a/20160414/02 ... aio2015&ptlang=2052

作者:光亭

摘要:在1948年11月淮海战役第一阶段作战中,解放军为了歼灭黄百滔第7兵团,华东野战军第7、第10、第11纵队在徐州以东地区顽强阻击从徐州东援的国民党军,有力保障了围歼黄百韬兵团的顺利实施,因此援军被蒋介石斥为“军人的奇耻大辱!”徐东阻击战和辽沈战役中的塔山、黑山阻击并称为解放战争三大阻击战,徐东阻击战规模之大、参战兵力之多、持续时间之长,都超过了塔山和黑山,但却远没有塔山和黑山阻击战那样出名。


战局瞬息万变

1948年11月7日,解放军华东野战军发起了淮海战役,第一个打击目标就是位于徐州以东新安镇地区的黄百韬第7兵团。在解放军最初的计划中,已经考虑到了徐州国民党军可能东援黄百韬,所以对于阻援作战也早有安排,计划主要阻击阵地设置在新沂以西约40公里的京杭大运河一线,由第4和第8纵队负责阻击。

但是解放军主力刚一开始行动,国民党军就察觉了,迅速命令各部向徐州收缩,准备集中兵力和解放军决战。这样解放军主力还没有接近新安镇,黄百韬兵团就已经开始向徐州撤退了。要不是中共地下党员、国民党第三绥靖区副司令何基沣、张克侠率部在贾汪至台儿庄一线起义,让解放军迅速通过防区,截断了黄百韬兵团的西撤退路,很可能就让围歼黄百韬兵团的计划落空了。

11月11日下午,解放军占领了碾庄西面的曹八集,这才将黄百韬兵团合围在碾庄地区。但这样一来,围歼黄百韬兵团的主战场就转到了大运河以西,原来计划的阻援阵地也不得不向西移动了几十公里,距离徐州也就更近了。而原来计划担任阻援任务的第4、第8纵队此时还在碾庄东面,已经来不及赶到碾庄以西的阻击阵地。所以,华东野战军立即命令当时正在徐州以东的第7、第10和第11纵队迅速南下,担任正面阻击任务。这三个纵队很快进入新的阻援位置,在徐州以东构筑了防线,阻击来自徐州方面国民党军的东援。这条阻击防线的南部有一小部分地区是丘陵,其他地方则是一马平川的平原,完全无险可守。而且碾庄距离国民党军主力所在的徐州仅仅只有40公里,可以说是近在咫尺。在这里打阻击战,其条件与原先设想的远离徐州,又有京杭大运河作为天然屏障的地点相比,显然要困难许多。





国民党军的应对也很迅速,11月10日,在解放军尚未完成对黄百韬兵团合围时,国民党国防部就命令黄百韬兵团在碾庄一带固守待援,同时命令徐州方面将邱清泉、李弥兵团主力全力驰援黄百韬。但徐州“剿总”司令刘峙唯恐徐州有失,自身难保,提出先巩固徐州再增援黄百韬,这让蒋介石非常恼火,严令刘峙必须按照国防部方案执行,并派杜聿明飞赴徐州,负责具体的作战指挥。这样直至11日下午,徐州“剿总”才做出了增援黄百韬兵团的部署,从邱清泉和李弥兵团抽调五个军共计十二个师配属一百多辆坦克和一百多门重炮组成东进兵团,在空军掩护下驰援黄百韬。

11月12日,徐东阻击战正式打响,由于刘峙的延误已经耽误了一天,而这一天对于仓促改变部署的解放军来说绝对是弥足珍贵的。

阻击战还要诱敌深入

解放军阻援防线的第一线阵地北起大黄山,南至邓楼村,全长约20公里;第二线阵地北起不老河,南至黄河故道,全长约30公里。担负阻击任务的三个纵队从北到南依次为第10、第7和第11纵队,因为徐州通往碾庄的公路和铁路都在防线北段,所以北段的阻击任务最重,由最擅长阻击的第10纵队负责防御,而且阻援的三个纵也是由第10纵队司令宋时轮、政委刘培善统一指挥,因此无疑第10纵队是这次阻击的绝对主力。

而他们的对手是邱清泉、李弥兵团,都是国民党军的嫡系部队,尤其是邱清泉兵团的第5军,是国民党军五大王牌主力之一,也是国民党军最早的机械化部队,装备精良训练有素,战斗力相当强。此前曾和第10纵队在桃林岗阻击战时交过手,这次阻击战是在徐州以东铁道两侧广阔的平原地区进行阻击作战,条件更为艰巨,所以宋时轮不敢有丝毫大意,他指示部队在构筑工事时既要以村落为依托,又要注意避开村落的明显目标,除了在村内、村沿构

筑必要的工事外,主要阵地应构筑在村外100米到200米的地方。工事要形成品字形或梅花形,各火力点之间都要以交通壕相连。村落四角要构筑独立的支撑点,各支撑点之间要能独立防守和相互支援。在敌坦克便于通行的地方要构筑防坦克壕,布设地雷和障碍物。在战术上则强调攻守结合,要以积极的攻势行动来达成阻击的目的。在兵力部署上要前轻后重,一线只部署少量部队以减少在敌方火力下的伤亡,保证有足够的兵力实施反击。在火力配置上既要考虑到正面阻击的需要,又要对反击的火力支援有充分的准备;既要把固定火力与机动火力、正面火力与侧面火力结合起来,在防御前沿和纵深构成曲直相辅、远近结合、正打侧射和倒打结合的绵密火力网。反击则要掌握好时机、敌情、地形三个要素。



11月12日一早,李弥兵团第8军42师在坦克飞机的掩护下,向位于铜邳公路上的寺山口发起攻击。当时驻守在寺山口的是第10纵队84团。他们面对数倍于己而且装备精良之敌,打得十分顽强。连续打退国民党军十多次进攻,84团以十分惨重的伤亡整整坚守了一天,为整个阻击部队构筑完善的纵深阵地赢得了宝贵时间。

11月13日,东进兵团集结完毕自北向南投入了六个师展开了全线猛攻。解放军对于一线阵地并无意死守,所以13日这一天,东进兵团先后占领了胡庄、寺山口、安然、候集、殷山、邓庄等处。在徐州和碾庄距离如此之近的情况下,还不强调寸土必争的真正原因是在华东野战军最初围歼黄百韬兵团的计划中就提出如果战事进展顺利,对东援之敌以大量杀伤消耗,等黄百韬兵团大部解决后,就将正面放开,诱使敌援军深入而歼灭之。在战役开始后,虽然情况有了一些变化,但是,粟裕仍然没有放弃最初的计划,不仅要打好阻击,同时还要诱敌深入,为下一步围歼东援之敌创造条件。因为这是一场诱敌深入的阻击战,所以对火候的拿捏要求非常高,既要考虑围歼黄百韬兵团的进展,又要考虑下一步诱敌援军深入,放过来太早势必会影响围歼黄百韬兵团,放晚了援军在发现黄百韬兵团已经完全没有援救的价值后就会不再前进了。所以,这场阻击战从一开始就打得有些特别。

11月14日,东进兵团的攻击遭到越来越顽强的抗击,每进攻一个村庄,都要反复争夺数十次,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惨重代价。战斗最惨烈的要数孙庄和邓家楼两处。国民党军进攻孙庄的是号称“王中王”的第5军45师,而且杜聿明邱清泉都亲临一线督战,在猛烈炮火掩护下,45师一次次冲锋,又一次次被击退,这种潮涨潮落式的反复拉锯持续了十几个回合,双方伤亡都十分惨重。打到中午,坚守孙庄的解放军10纵82团已经几乎伤亡殆尽,通信员、炊事员乃至轻伤员都全部上阵,连团长邢永生、政委龙飞虎都端起步枪作为普通一兵参加战斗。直到下午2时,45师才攻占孙庄。在前线督战的杜聿明不禁感叹“这是什么部队啊,难道他们不是血肉之躯?”



进攻邓家楼的70军96师,是第5军的老部队,曾参加过远征印缅,师长邓军林是邱清泉手下最得力的一员悍将。96师在70军105毫米榴弹炮营和师属山炮营的直接支援下,在坦克掩护下,一次又一次地冲进邓家楼村,但均遭到解放军迎头痛击,不得不败下阵来。激战一直持续到深夜,解放军才因伤亡惨重而主动撤出邓家楼。



整个14日东进兵团伤亡数千人,损失坦克五辆,却只前进了2公里,锐气大挫,邱清泉电告黄百韬:“连日猛攻,匪顽抗异常,每山每村均死守不退。”要求黄百韬向西出击,两头对进到曹八集会师。一贯骄横的邱清泉这样说,可见解放军的顽强阻击已经动摇了他的信心。

迂回对迂回

11月15日,东进兵团以七个师的兵力,在二十辆坦克和飞机支援下,分三路向解放军防线猛攻。在正面攻击进展迟缓的情况下,杜聿明将总预备队第74军从潘塘经双沟迂回攻击解放军侧后,以迫使正面解放军后撤。无独有偶,粟裕为截断东进兵团和徐州的联系,于同一天命令第2、12、鲁中南纵队和中原野战军第11纵队,自徐州东南的房村经潘塘向北迂回。16日凌晨,双方这两支带着同样作战意图的部队在潘塘东南的周楼遭遇,一开始双方都以为遇到的是对方的小股部队,但随着战斗的逐渐展开,才发现对方是大部队。杜聿明立即增派第12军、70军各一部和骑兵旅,以阻止解放军从徐州东南的迂回突入。

16日为了留下黄百韬兵团残部作诱饵,引诱东进兵团继续深入,再以迂回部队切断其退路,准备下一步围歼东进兵团。粟裕命令攻击黄百韬兵团的主力暂停攻击;徐东的阻击部队向后稍撤;潘塘的迂回部队也暂停攻击。解放军的上述行动果然使刘峙、杜聿明作出错误判断,认为解放军已经难以支撑,有全面溃退的可能,命令东进兵团和黄百韬兵团全力出击,夹击解放军。

蒋介石把最器重的杜聿明派到徐州前线督战,也依然没能改变败局

11月17日,东进兵团进至大许家以西,声称取得“徐东大捷”,蒋介石闻讯传令嘉奖参战官兵,仅邱清泉兵团就奖励银元二十万。宋时轮指挥的阻击部队撤到了大许家一线,但对防线南端的狼山、鼓山一带制高点并没有放弃,除了这里地势有利之外,还可以从这里向北突进,切断东进兵团的退路。所以狼山、鼓山一线的价值就凸显了出来。邱清泉虽然上报徐东大捷,但却从潘塘遭遇战中察觉到了一些端倪。所以从17日下午开始,邱清泉就集中力量向狼山、鼓山一带猛攻,激战至18日下午攻占鼓山阵地。当晚,解放军第11纵队就组织反击,激战至午夜时分,将鼓山阵地夺回。邱清泉闻讯后气急败坏的枪毙了一个营长。然后将前一天调去潘塘一带增援的70军96师调回狼山一线。

18日晚,解放军后续部队鲁中南纵队和第1、第2纵队各一部也开进这一带,双方对这一片丘陵都是志在必得,狼山、鼓山一夜之间几易其手,战斗十分惨烈。18日,鼓山、王山阵地再次失守。11纵32旅旅长吴咏湘亲自指挥反击,于中午时分将阵地夺回。19日经过5小时鏖战,鼓山阵地再次丢失。第11纵队投入最后的预备队,拼尽全力反击,于20日凌晨再次夺回鼓山。


解放军在徐东顽强阻击国民党军的进攻

19日,黄维第12兵团已进至蒙城地区,刘汝明兵团进至固镇以北。根据这一形势变化,解放军决定放弃诱歼东进兵团的计划,先全力解决黄百韬兵团,下一步作战目标则改为围歼黄维兵团。根据这一新的计划,解放军阻援部队就必须死守大许家一线,以保证在碾庄顺利实现围歼黄百韬兵团。

同一天东进兵团兵分两路,第5军向大许家、狼山一线进攻,第8军向团埠、麻谷子一线进攻,激战一昼夜,毫无进展。

11月20日,国民党空军大举出动,向麻谷子投下五百磅的重磅炸弹和燃烧弹。再以重炮猛轰,最后在坦克支援下以步兵实施集团冲击,但在解放军7纵的顽强抗击下,仍未能占领已成为一片火海的麻谷子。


11月22日,第5军经激战才占领大许家,此地距碾庄仅10公里。但碾庄方向枪炮声渐渐稀疏,黄百韬兵团已经被全歼。

自11月12日至11月22日,邱清泉、李弥两兵团先后投入五个军十二个师十六万人,在飞机、大炮、坦克的支援下,连续猛攻十一天,伤亡万余人,损失坦克三十四辆,消耗炮弹十二万余发,总共才前进了约20公里,每日进展平均不到2公里,眼看着黄百韬兵团被消灭。蒋介石为此十分震怒,在电报中斥责邱清泉李弥“有失军人武德,乃军人之奇耻大辱”。

22日解放军攻入碾庄,全歼黄百韬兵团,徐东阻击战为这一胜利作出了巨大贡献

徐东阻击战在十一天之中,华东野战军先后有八个纵队参加阻击作战,阻援兵力甚至超过了碾庄围歼黄百韬兵团的主战场。在二十多公里长,二十多公里纵深的范围内,顽强阻击了邱清泉、李弥兵团五个军的东援。保证了围歼黄百韬兵团战斗的顺利进行,为淮海战役第一阶段的胜利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和并称解放战争三大阻击战的塔山、黑山阻击战相比,徐东阻击战的作战时间最长,作战范围最大,参战兵力最多,歼敌数量最多,整个作战过程也更为复杂,所以徐东阻击战是解放战争中最大的阻击战,这点毋庸置疑,但可能是国民党方面宣传“徐东大捷”的缘故,这场阻击战远没有塔山、黑山阻击战那样著名,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6-5-30 19:46 | 显示全部楼层
排炮打不动,必然是十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美言APP(手机客户端)安装|小黑屋|Archiver|美言军事网 ( 联系方式:QQ64237762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本站声明:本网站所有转载之内容只代表作者本人之观点,本网站纯粹只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站转所转载之内容,无任何商业意图,如本网站转载稿件涉及版权、著作权等问题,请您来函与本站管理员取得联系(联系方式: (只收手机短信)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或者电子邮箱meyet@sina.cn)。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网站地图sitemap

GMT+8, 2017-3-25 04:1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