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言军事论坛-最新军事新闻

查看: 45931|回复: 5

折翼的幽灵——黑蝙蝠中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19 15: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美芹十篇 于 2016-11-19 16:04 编辑

折翼的幽灵——黑蝙蝠中队
发布时间:2013-04-15  原作者:独孤鸿影
http://www.afwing.com/war-history/black-bat-squadron.html

从刘德华的歌说开去

2002 年,香港天王刘德华发行了名为《美丽的一天》的唱片专辑,专辑中有一首名为“黑蝙蝠中队”的歌曲,荣登当年的香港十大中文金曲,这首歌描述了一名飞行员和新婚的妻子道别,去执行飞行任务,却不想成为永诀的故事,歌词如下:

黑蝙蝠中队 集合完毕
准备起飞
秋风无情 吹落叶飘满地 流水无情 像东去的涟漪
请别再哭泣 那伤心的歌曲 当枫叶再红 我会回来看你
这样说 那样说 这故事到底怎样说 说三十多年前的一个夜晚十点多
在空军眷村里的一个小小小角落 女老师 飞将军 刚刚结婚一年多
女老师 怀了孕 想在今夜说 飞将军 有任务 说要马上走
一时一言不合不巧 女老师她说不出口 飞将军 一急 他转身走
人难料 事难晓 命运实在更难了 谁知那晚飞将军他一去不复返
而女女女 女老师她心碎得不得了 独自忍着万分的伤痛 养着小强褓
啊寂寞孤单眼泪失落伤心和烦恼 那一种她没尝到啊那一种她躲得掉
只是在她心中一直不能很明了 到底命运对他是 怎么了 怎么了
说也快啊 说也慢啊 说也三十年过了 是老天爷突然睡醒了
还是命运的编剧换了人做

台北机场跑道上 长长的迎接人群中 小孩都已三十多 而飞机载回来的是
传说已久 从未谋面 名叫"父亲"的英雄 传说已久 从未谋面
名叫"父亲"的英雄
有一句话 女老师她 三十年前 说不出口 有一句话 吕老师她 三十年后
说不出口
有些话 一直说不出口
有些泪 一直没有停过 有些伤 一直没有合过
有些痛 一直没有醒过 有些话 一直说不出口
有些泪 一直没有停过 有些伤 一直没有合过
有些痛 一直没有醒过
31b20ea9e44f77753483886b8a067413.jpg
《黑蝙蝠中队》CD 封面

刘德华的曲子里描述的情景当然是虚构的,但是,这首曲子背后的故事却远比歌词来的沉重,刘天王的这首歌,缘起于一个真实的故事。

1992 年 12 月 14 日,大陆在台湾省台北桃园机场向台湾军方移交了 33 年前在广东恩平被击落的一架执行侦察任务的 B-17 轰炸机的机组人员的遗骸,孟笑波母子收到了李暋的骨灰盒,“失踪”的传言终于有了结果,母子 33 年来对丈夫,对父亲的祈愿终于没有能够化作奇迹,然而此时的母子二人却欲哭无泪——33 年过去了,眼泪早已流干。
8d142dcddacbeea22341656bc04cb537.png
34 中队队徽

1959 年 5 月 29 日是个阴霾的日子。34 中队飞行官李暋照例和妻子孟笑波话别。当天天空飘着细雨,她多么盼望任务会被取消。李暋昨天出任务,今早才到家。进门不到两小时,队上又来催行。估计两天下来,总共飞行时间有 30 多小时,也就是 48 小时不能成眠。虽说飞机上有 3 位飞行员可轮班,但恐怕没有人有闲情睡觉。

当天空军情报署先后派出两架 B-17“八三五”、“八一五”号机同时对华南进行侦察,从广东南部进入大陆,前者向西,后者朝东绕行,虽然西区的航程较远,但云贵高原的空防较弱,一般公认是最轻松安全的航道,东区则相反,当时的广东拥是位于福建之后的二线警备区域,这个线路无疑是让“八三五”号机去鬼门关散步。李暋还认为自己运气不好而嘀咕了两句,后来事情的发展也证实了他的担心不无道理。
d1e1583cb597090e9485d7905aca7c2e.jpg
二战初期美军的主要轰炸机,波音公司制造,共生产 12,700 架。它拥有 13 挺重机枪,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飞行堡垒”

“八一五”号机先被大陆军队发现,但因其侦测区较小,加之低空飞行,而驻广西的航空兵并没有装备记载雷达,所以“八一五”号机成功的避开了解放军的追击。完成任务后,就出海朝台湾返航,先行离开了大陆境内。

而“八三五”号 B-17 轰炸机就没有这么好运了,自雷州半岛上空进入大陆后,以 150-300 米的低空飞至粤桂交界的山区时,被解放军的雷达发现,驻广东的解放军空军第 18 师副师长李宪刚亲自指挥,中队长蒋哲伦驾驶一架装备了改进型雷达的米格-17 起飞前往拦截,在距离 3,200 米的时候发现了“八三五”号轰炸机,米格-17 在逼近至 500 米时,2 次开炮,重创“八三五”号机,飞机起火后失去操纵撞山爆炸,机组人员全部罹难。
baa99ba10621b1f4ff84974dc09cb32a.jpg
前线机场防范入侵之敌的解放军歼-5 战斗机
b7c9780c2acc8f994fd413a7b5d51fac.jpg
“八三五”号机失事,当时军方的说辞是飞机在执行空投任务中,在广东上空失踪,机员生死未卜。事实上,所有侦察机坠毁,遗眷接获的通知都是“失踪”,而不是“死亡”。在资讯封闭、军方刻意隐瞒下,家属总存着一丝希望,或许跳伞逃生、或受伤被俘。机组家属也长期对这些遇难人员抱有一丝希望,据机组黄土文的儿子黄力智介绍,他的妈妈一直不愿承认其父亲死亡的消息,因此每月仍领父亲的月俸,直到 6 年后,黄的妈妈才向军方申请死亡抚恤,为他父亲立了衣冠冢。
ba50fc0061fd3461964c37f62f4db97c.jpg
照片中 B-17 的编号是 815,看来是台方资料有错

恩平现场照片以及事件始末



「好文!打赏鼓励」
 楼主| 发表于 2016-11-19 16:13 | 显示全部楼层
然而,家属期待的奇迹并没有出现。一个偶然的机会,当年的机组成员的家属傅依萍无意中发现《全球防卫杂志》有篇文章,报道“八三五”号机出事的详细经过和葬身处所:该机机长李暋胞弟李华伟 1987 年开始探询此事,并有意将罹难空军成员遗骨迎回台湾安葬。傅依萍得知此事后,立即联络上该文作者刘文幸与李华伟,同时设法以新闻报道的方式与其他家属联络。

傅依萍当时担任《联合晚报》副总编辑,充分发挥媒体人优势,一连 3 天在《联合报》缤纷版推出半版专文介绍“西方公司”与 34 中队的特种任务,立即发生惊人的“广告”效果,三十多年来散居各地,未曾联络的家属陆续与报社联系,一周内就找齐了13 位失事机员家属(陈亚兴在台无家属)。之后,家属便决定赴广东寻亲迎灵,共 14 人分自美国、台湾两地到荆棘丛生、山势陡峭的金鸡山,寻找他们亲人的遗骸。

然而当年飞机被击中坠毁时,分散在山腰上残缺不全,有些已被烧焦的尸体,被草草地埋在一个荒废的旧炭窑内。而金鸡山杳无人烟,无道可行没有留下标志,当时负责处理善后的两人,其中一位农民已过世。最终凭借当地一位派出所所长刘金荣及几位年长村民残存的记忆。找到了出事 33 年后找到遗骸的现场。

整个寻骨过程出奇顺利,中共中央与地方全力协助。李华伟为美国俄亥俄大学图书馆长、在学术界颇负盛名,由恩平政协联谊会会长关中人居中协调,加上傅依萍在台湾媒体界的影响力,终于完成了第一桩在大陆寻获官兵遗骨且集体归葬。

1992 年 12 月 14 日,在“黑蝙蝠”离家33年后,终于回到台湾,这是两岸展开交流以来,第一桩空军人员由大陆集体归葬台湾的先例。家属皆认为,14 位机员同生死共患难,33 年来同葬一穴,归葬后自应合葬一处,因此将他们一起葬在台北近郊碧潭空军公墓一个 480 厘米长的大墓穴里。

至此,由刘天王歌中引出的故事已经可以告一段落,然而,“八三五”号机不过是上个世纪两岸关系对立的时候,台湾派出的侦察大陆的众多“幽灵”之一,在“八三五”号机失事前后,还有众多的“偷窥者”在大陆上空折翼,这段历史,也是海峡两岸在那段特殊的时期,演绎的一段悲剧……

黑蝙蝠的由来

1950 年爆发的朝鲜战争使得中国彻底的站到了美国的对立面,而在朝鲜战争中被打疼了的美国人自然把对大陆的情报收集工作摆到了一个重要的位置,1953 年朝鲜战争结束后,美国渴望搜集中共的电子情报,而国民政府刚撤退到台湾,朝不保夕,亟需美援,为了维系美台关系,当时蒋介石总统指派其子蒋经国和 CIA 签约,双方以“西方公司”为为名做掩护,由美方提供飞机及必要器材,台湾空军出人为美国窃取情报。
00d409d70726595d56484246962e97aa.jpg
黑蝙蝠中队成员与蒋介石的合影

关于第 34 中队的成立时间,说法众多,主要有 1953 年、1955 年和 1958 年三个版本。支持 1953 年成立的说法的主要证据是,在“黑蝙蝠中队”损失的飞机的记录中,最早的记录出现在 1954 年 5 月 26 日,当时一架执行侦察任务的 B-26 侦察机在福建惠安上空被高射炮击落。后经笔者查证,该机是“黑蝙蝠中队”的前身--前台湾空军的“特种部队”所有的,至于后来归到“黑蝙蝠中队”头上,大概是因为这两者中间一脉相承的关系吧。

而 1958 年的说法则缺乏更多的证据,值得一提的是和“黑蝙蝠中队”同样执行侦察任务的台湾空军独立第 35 中队,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黑猫中队”成立于这一年,因此笔者怀疑 1958 年的说法是和“黑猫中队”的成立混淆了。

1955 年 8 月 15 日,台湾空军将原有的“特种部队”改组为“技术研究组”,列编为空军第 34 独立中队,由于进行夜间侦察任务情形与昼伏夜出的蝙蝠相同,因此以“蝙蝠中队”命名,而所属侦察机均漆成黑色,而又称作“黑蝙蝠”。队徽是一只展翅的黑蝙蝠,在北斗七星上飞翔于深蓝的夜空中,翅膀穿透外围的红圈,象征潜入赤色铁幕。

尽管名以上隶属于台湾空军情报署,但是实际上,台湾基本没有从这个中队中捞到多少情报,因为他的真正的后台老板是美国海军辅助联络中心(NACC),“黑蝙蝠中队”的主要任务是为美国军方搜集大陆的电子情报,如无线通信讯号、雷达波段等,并“顺便”空投心战传单、救济物资,偶尔也空降情报员。每次“黑蝙蝠”完成任务返航后,早已在新竹基地守候的美方人员立即登机拆卸飞机上的电子侦察设备,然后用专用飞机直接送回美国进行研究分析,其结果,台湾方面仅仅能够得到美方视情施舍的一星半点而已。

但是毫无疑问的是,美国人对收集到的情报是满意的,不然他们不会迫使“黑蝙蝠中队”继续飞翔,全然不顾每次10人以上的惨重伤亡。而“黑蝙蝠”飞翔的十年,正是我国军事工业从无到有、全面打下稳固基础的十年,也是我军从近代军队向准现代化军队转型的关键十年,而躲在背后的美国人,得到了他们自认为在未来对华战争中几乎可以稳操胜券的关键情报。

主要机种和任务执行方式

“黑蝙蝠中队”主要使用的机型是经过改进的 B-17G“空中堡垒”型电子侦察机(按照美军的命名规则似乎应该叫做 RB-17),和经过改进的 P2V-7“海王星”型电子侦察机,这两种机型的低空性能优异,航程在当时来说比较远,适合以低空甚至是超低空飞行以规避大陆方面雷达的探测,除此之外,“黑蝙蝠中队”连同其前身空军“特种部队”还使用过经过改进的 B-26“入侵者”,经过改进的 C-123B/K“白鲸”型运输机(原型机 C-123 就是著名的尼古拉斯.凯奇主演的《空中监狱》的道具),特殊情况下还使用过经过改进后的 C-130“大力神”运输机。
391b4b4f174286e78113beb52255ca96.jpg
黑蝙蝠中队的 B-26 照片罕见,应该是B-26“入侵者”
da9bd73c591a0eee4a7bf830f2a67a45.jpg
黑蝙蝠中队的 C-123 运输机

“黑蝙蝠中队”使用的型号是 P-2H(按照美国海军旧的命名规则应该是 P2V-7)电子战型,有资料称“黑蝙蝠中队”使用过 P-2H 的空军型 EB-69A,这个有待于进一步核实,因为后者一共只生产了 7 架,装备美国空军。因此下文中所有的该机型均称之为 P2V-7。
53139c2d8fa3be813621c258c3582688.jpg
黑蝙蝠中队的 P2V-7

P-2H 是 P-2 系列的最终成批生产改型,从 P-2F 改良而来,装 R3350-32W 发动机(3,500 匹马力)2 台及 J34-WE-36 喷气发动机 2 台,并对前起落架、翼尖油箱、座舱盖及仪表板作了改装。其中的 SP-2H 是反潜作战强化型,乘员为 10 人制,旧称 P2V-7S。

P-2 燃料容量大,续航能力优异,操纵方便,特别适合低空低速海上搜潜,能借助专门装置保持稳定飞行。但飞机舱室窄狭,暑天使用时机内过热,工作条件差,在 30℃ 以上气温中作十多小时的海上持续飞行是十分艰辛的事。
5bd7327dccdf3c30e49c62b18e4fd944.jpg

502123bf2694c87ff57e8ff3d476e21c.jpg
台湾模型家 Rexkuang 制作的 P2V-7 模型


「好文!打赏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19 16: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美芹十篇 于 2016-11-19 16:23 编辑

任务执行方式

无论是 B-17 还是 P2V-7 都没有装备自卫武器,其躲避大陆防空力量打击的手段除了黑色机身、利用暗夜、选择安全航线外,最重要的是电子干扰和优异的低空性能,还有飞行员的胆略和精湛技艺。一般来说,“黑蝙蝠”飞入大陆领空后,解放军军雷达就会陆续开机,北京总部与各防空指挥部之间电波不断,而侦察机上的电子设备便趁机截获、测录数据,返航后将获得的情报与其他手段的侦察结果(如第 35“黑猫”中队 U-2 飞机的高空侦察)进行比对研判分析,便可判断出我方雷达波段以及导弹、高炮、歼击机等防空武器阵地的位置、指挥调度呼号等。几次积累后,“黑蝙蝠”就可以迅速探知自己被哪台雷达发现,随即开动大功率干扰机对与该雷达相联的防空武器系统进行电子干扰,使解放军难以对其进行准确定位。
f7a43266d7bea74f7602f489866f685b.jpg
黑蝙蝠中队出任务前的合照。一架飞机一共约 12 人,三位飞行员、三位领航员、三位侦查员。这就是当时一架黑蝙蝠战机出任务的人数,因此若是损失一架飞机,也同时损失了这么多人

除了飞机性能的优势以外,早期的解放军的主力战斗机——米格-15 和米格-17 均没有装备机载雷达,很难在执行夜间截击任务完全依靠地面雷达发现敌机方位,再由指挥部(塔台)进行调度。漆黑的夜晚中,米格机由于受到干扰得不到正确指令,要找到这些暗夜中的偷窥者犹如大海捞针,有时找到了,但慢速的“黑蝙蝠”在超低空作规避飞行,高速歼击机俯冲后一击不中拉起来就很少再有第二次进攻机会。而利用这一优势,“黑蝙蝠中队”的航迹几乎遍及大陆主要地区,最远的甚至到过西藏、青海。

大陆方面,早期“黑蝙蝠中队”的入侵方面确实曾经解放军束手无策,甚至有一架侦察机连续飞越九省,在韩国降落,非但没有被击落,反而让解放军损失了 6 架飞机,也由此拉开了台湾和大陆之间侦察与反侦察的序幕……

1958 年之前的福建前线,由于当时的鹰厦(从江西鹰潭到福建厦门)铁路没有完工,而海上航线又受到台湾海军的封锁(当时的台湾海军实力在大陆之上),福建前线机场的建设一直非常缓慢,这段时间内,早期的台湾空军“特种部队”(也称“特种单位”)的侦察机通常大白天的就窜到大陆上空实施侦察,而大陆方面除了高炮以外几乎没有什么防空兵器可以对其构成威胁,因此这一时期大陆方面比较被动,所取得的战果比较少,有记载的战例只有一个,1954 年 5 月 26 日,一架执行任务的 B-17“空中堡垒”在福建惠安上空被高射炮击落(有资料称这是一架 B-26“入侵者”,但是对比台湾方面公布的记录,应该是一架 B-17“空中堡垒”)。 聂经渊、韦盛和、范聪杰、李必成及间谍 4 人共 8 人阵亡。

这架 B-17 被击落之后,台空军“特种部队”对大陆方面没有夜间战斗机这一特点,改为夜间出击。在 1958 年解放军空军全面进驻福建前线之前,“黑蝙蝠中队”利用“全月夜”出击,具体的时间选定在阴历每个月的 13-19 月亮比较圆的这几天,“黑蝙蝠中队”正是由此而得名。

“黑蝙蝠中队”的飞机一般是贴着海面,利用雷达的探测盲区进出大陆,进入大陆后其飞行高度也只有 200-300 米。而大陆方面尽管装备着在当时来说比较先进的米格-15 和最先进的米格-17,但是一来这两种飞机当时都没有装备雷达,夜间作战能力差,而来当时的解放军空军飞行员基本没有执行过夜间任务,加之保障条件差,一直未获战果。直到 1955 年,大陆才有针对型的开展了夜间训练,指挥和协同能力逐步提高,初步建立了以作战基地为中心的雷达情报网,另外,这一段时间,开始有少量的战斗机开始进驻福建前线,从此,“黑蝙蝠中队”的飞行任务变得不再那么轻松。

解放军空军对“黑蝙蝠中队”的第一个夜间战果来自于 1956 年 6 月 23 日凌晨,一个“全月夜”。“黑蝙蝠中队”的一架 B-17“空中堡垒”从闽江口进入大陆(有资料称这是 P2V-7 侦察机,这是不可能的,事实上,台湾方面直到 1959 年“八三五”号 B-17 失事以后才逐步用 P2V-7“海王星”取代前者,台湾方面公布的资料也显示这是一架 B-17“空中堡垒”),实施侦察活动,被解放军的地面雷达发现。解放军空军第 12 师遂令团长鲁珉驾驶一架米格-17 型战斗机起飞拦截,当时的米格-17 还没有装备雷达,飞行员只能依靠地面雷达的指挥进行拦截。6 月 23 日 0 时 57 分,凭借着微弱的月光,鲁珉隐约的看到了约 2Km 以外的“黑蝙蝠”,加速跟上去,不久 B-17 也发现了尾随的米格-17,遂按下机头进入山谷做蛇形机动,鲁珉见势,也下降到与之几乎水平的高度上穷追不舍。这可是个细活儿,米格-17 的速度快,低空性能不如“黑蝙蝠”的飞机,转弯半径又大,稍少有不慎就有可能撞山,更遑论还是在夜间——后来的一架 P2V-7 就利用其低空性能好的特点,不但让解放军损失了 6 架飞机,自己还能全身而退。但是现在这架 B-17 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双方在追逐中都穷尽了浑身的解数,最终,鲁珉的技术更高一筹,在江西广丰至上饶间,米格-17 追上了“黑蝙蝠”,在两机相遇 400 米时,鲁珉按下了射击钮,击中了 B-17 的左翼,随后又追上,一阵补射,B-17 凌空爆炸解体,叶拯民、杨颂文、林其榕等11人阵亡。
156545612f401c754b9407060a064291.jpg
“黑蝙蝠中队”这次失手之后,1957 年 11 月 15 日夜,一架 B-26 在执行任务时于浙江沿海遭遇炮击低空回避时撞及山树失事,5 名机组人员中 2 人阵亡,3 人被俘。值得一提的是,被俘的 3 人在 8 月后被释放返台。这架 B-26 失手以后,“黑蝙蝠中队”改变了战术,由之前的“全月夜”出击改为“无月夜”出击。应该说这个战术在初期,解放军空军没有夜间战斗机的时候是成功的,直到 18 个月之后的 1959 年 5 月 29 日,“八三五”号 B-17 轰炸机被装备了雷达的米格-17D 型飞机击落,成为“黑蝙蝠中队”“无月夜”出击以来的第一个损失。

“八三五”号 B-17 被击落后,“黑蝙蝠中队”有接近 9 个月没有活动,1959 年 7 月,美国向台湾空军提供了另一种低空性能优异的侦察机——P2V-7“海王星”,从 1960 年 2 月起,换装了 P2V-7“海王星”的“黑蝙蝠”再次夜探大陆。
作为反潜巡逻机研制的 P2V-7“海王星”侦察机的低空性能、电子装备以及航程都优于先前装备的 B-17“空中堡垒”,而初期的 P2V-7“海王星”侦察机确实曾经让解放军空军一筹莫展。1960 年 2 月,“黑蝙蝠中队”的一架 P2V-7 从福建进入大陆,一路飞越福建、江西、浙江、江苏、安徽、山东、河北、北京、辽宁 9 省市,降落在当时台湾的“盟国”韩国(当时台湾军方经常利用韩国的空军基地进行中转,对大陆实施侦察)。各地的解放军战机起飞拦截均没有成功,被其释放干扰或者通过低空规避得以逃脱,不仅如此,在追踪该飞机的过程中,先后有 6 架战机在低空追逐时撞山失事,消息传到中央,震动了当时的高层……

「好文!打赏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19 16:29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了打下“黑蝙蝠”,解放军方面想了不少办法——确切的说是“土办法”,当时的北海舰队航空兵副司令员陈士珍,提出了用轰炸机在敌机上空投放照明弹,同时用歼击机攻击。这种多机种协同,立体攻击的方法立即得到上级的支持,并从部队抽调飞机进行了“霹雳攻击”——夜空照明战术的试验,取得了初步经验。

但是照明攻击战术看似简单,其实非常复杂。它是在两眼一抹黑的夜间低空条件下进行的,战斗机起飞后要始终保持无线电静默(防止敌机窃听而掌握我机动向),完全依靠雷达提供情报数据,由地面领航员单向引导照明机和攻击机,根据敌方的空中动态(方位、距离、高度、速度、航向),在同一时间引导我机各就各位,占据投照明弹和实施攻击的最佳位置。敌机被照明后,战斗机飞行员要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搜索、发现敌机、实施攻击并将其击落等一系列高难度动作。

说实话这个“霹雳战术”实施起来难度相当大,即便是放在通信、导航技术已经非常发达的现在,要在两眼一抹黑的夜间用轰炸机投放照明弹然后由战斗机进行攻击也是非常有难度的,更遑论上个世纪 60 年代。这个战术要求参战人员个个技术过硬,配合默契,协同一致。如果在行动中出现半点差错的话,其后果不仅仅是前功尽弃,同样也会发生机毁人亡的悲剧。而事实上,这个方案在早期的实施中也非常的不成功,出现过机毁人亡的惨痛教训。直到 1963 年 12 月 6 日起,才真正形成了默契并正式担负起反侦察任务,并于 1964 年 6 月 11 日在山东省平度、莱阳上空取得了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战果,击落一架 P2V-7,(用了 12 枚照明弹,1.4 万米以下的空域如同白昼!)战果中包括 4 枚“响尾蛇”导弹和 2 部侦察原子试验情况的空气采样器。

但是解放军之所以被称之解放军,就是因为总是能化腐朽为神奇。在“霹雳战术”还在演练的日子里,解放军又想出来一个办法,这个办法就是后来的“近快战法”的早期版本。“近快战法”其实是陆基防空力量所采取的一种伏击战术,具体的做法就是,在对方航空器经常出现的航线上部署防空力量,在敌方航空器经过时根据事先或者其他雷达提供的数据采取突然行动,使对方来不及反应,达到战术上的突然性。

1961 年 11 月 6 日,“黑蝙蝠中队”的一架 P2V-7 从韩国的群山机场起飞,准备对辽东半岛的军事目标实施侦察。在黄海上空距辽东半岛 200 多公里时,被雷达发现。驻城子瞳高射炮兵群(由空军高炮第 503 团、探照灯兵第 402 团之七、八连和陆军高炮 1 个团、6 个营组成,指挥员是高炮第 101 师师长范震江)迅速作好战斗准备,在距阵地 40 公里时,指示雷达突然开机捕捉目标。探照灯兵大胆将“黑蝙蝠”放近至 5 公里时,才突然开灯,4 公里即照中目标,使 P2V-7 进入高射炮人力范围。高炮群集中开火,一举将其击落。P2V-7 机组叶霖、尹金鼎、蔡文韬等 13 人阵亡。整个作战,从探照灯照中目标到飞机坠地,只用了 30 秒钟,动作干净利索。
4a1382664af598d0ffe60ae55ea3d7de.jpg

1dc24914ad24e00525c6fd1c5a9fd87a.jpg
1961 年 11 月 6 日,空军高射炮兵 503 团和探照灯兵 402 团七、八连及沈阳军区陆军高炮部队在大连城子疃地区上空击落 P-2V 型电子侦察机 1 架。这是一次夜间灯炮密切协同作战的成功战例。图为敌机残骸
7c9d5bd8c0805bd3ef1d7167c8170f59.jpg
这是高射炮兵某团对窜扰大陆的飞机进行射击时的情景
99654fb69e524b9ae9723181e5649384.jpg
探照灯夜间作战的情景

该机被击落后,国民党空军此种飞机时隔 7 个多月才恢复活动。其活动地区多在大陆沿海,有时采取直进直出的方法,尽量缩短在大陆的飞行时间。同时,机上又更新了应答式干扰设备。

进后的 P2V-7 装备了应答式的干扰设备,而早期的战斗机上的雷达非常的简陋,性能非常低下,很容易被 P2V-7 上的干扰设备致盲。因此,尽管当时解放军空军已经装备了米格-17 的夜间型战斗机米格-17D(装备了早期的雷达,主要对付大型轰炸机,作用距离短),用装备了雷达的米格-17D 对付落后的 B-17 还可以,但是对付 P2V-7 的可行性只存在于理论上。实战中,依靠雷达发现并攻击电子装备齐全的 P2V-7 几乎是不可能的。不仅如此,P2V-7 还可以侦听地面和空中的通讯,发现威胁后会迅速的溜掉。

除了电子干扰,P2V-7 当时还有一个新鲜玩意儿,就是全景搜索雷达。该机在 300-900 米的高度上能探测到前方 10Km 以内的地形,并且装备了早期地形匹配系统和安全驾驶系统——对飞行中的威胁或者地形的突变可以自动规避,这样,可以使得 P2V-7 在漆黑的无月夜里以非常低的高度飞行而不用担心撞上山梁或者障碍物。

可以说对于当时的解放军空军来说,P2V-7 就像浑水里的泥鳅一样难以发现,偶尔发现了,一不小心,就给溜了。按照和 P2V-7 交过手的飞行员的说法,要打 P2V,比大海里捞针还困难。

但是有人偏偏不信这个邪,非要拿战斗机把 P2V-7 给捅下来,谁啊?空 6 军 24 师副大队长王文礼。


「好文!打赏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19 16: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美芹十篇 于 2016-11-19 16:43 编辑

王文礼是一个另类,他的飞行动作特别怪异,拐弯的坡度极大,属于“愣拐”的。如果他不是王文礼,早就让停飞了。别人也没法模仿,这才真叫个性呢。不过,他的飞行特点特别适合夜间打 P-2V,因为他这个动作反应快,发现目标后转向及时,捕捉战机的能力是别人比不了的。
a0a395b105884d018553038be3c58969.jpg
夜空猎手王文礼

王文礼最大的特点就是胆大心细,属于能操绣花针的猛张飞那种类型的,看似鲁莽的动作背后其实是绵里藏针的细活,反应速度快,沉着而冷静,这样的人不做飞行员就太可惜了。

但饶是王文礼这样的天才型的飞行员,为了打 P2V-7 也动了不少心思,吃了不少苦头,足可见打 P2V-7 有多难。

要打下来 P2V-7,首先要在漆黑的“无月夜”里发现 P2V-7,飞行员虽然可以依靠地面指挥台的指挥到达 P2V-7 所在的空域。但是,在两眼一抹黑的夜里,即使在最简单的气象条件下,即使对方近在咫尺,也很有可能会擦肩而过。在真正的全天候战斗机出现之前,要发现“无月夜”里通体漆黑的 P2V-7,只能靠是飞行员的双眼,而这也是为什么 1963 年 6 月 19 日夜间在王文礼之前的 3 批拦截飞机均没有找到 P2V-7 的原因。

在“霹雳战术”投入使用之前,虽然在苏联专家的帮助下,在米格17 的机首处撞上了一部小型探照灯,但是由于探照灯的光束窄,除非运气,否则很难照到“黑蝙蝠”身上,要想发现这只暗夜里的“黑蝙蝠”,就只剩下提高飞行员的夜视能力这一条途径了。

练夜视能力,办法其实挺简单,就是在无月夜里看远处的景物,直到看清楚为止,但是却不容易。这个狙击手跟练观察有点异曲同工之妙,最难的,就是眼镜很长时间不能眨动,而且,夏天野地里的大蚊子也会赶来凑热闹……,几个月下来,据说其夜间的视力已经可以和“夜猫子”一较高下了。

但是练好了视力,能发现 P2V-7 还不意味着就能把它打下来,P2V-7 的低空机动性好,而且飞行高度低,经常以低空或者超低空做蛇形规避,尤其是在山区(它有地形匹配系统)。跟踪者稍有不慎,就不只是跟丢了目标那么简单了,很有可能撞到山梁上,要想逮住这只滑不溜手的泥鳅,还得有极好低空、超低空飞行技巧和反应能力。

王的飞行动作大胆泼辣,反应敏捷,属于“糟蹋”飞机的那种,训练的时候没事了就往山沟里钻,慢慢地摸透了低空,超低空飞行的动作要领。

然而,能咬住对方还不意味着真的能将对方打下来,当时的解放军空军并没有装备空对空导弹,战斗机的火力完全依靠机载火炮,但是夜间射击的火光却会影响飞行员的视线,一旦一击不中,很难再次发现并攻击对方。当然练这个的危险性要远比前两个小,没事了拿手电筒朝自己眼镜照两下,然后继续观察……,从这个意义上说,这架 P2V-7 载到王文礼手里并不冤枉。

而王文礼击落 P2V-7 的过程也是异常精彩。

1963 年 6 月 19 曰晚,“黑蝙蝠中队”出动一架 P2V-7(机长周以栗中校,飞行官陈元讳、黄继鑫、领航官李文骏、王守信、傅永练、汪洽、电子官黄克成、冯成义、薛登举、通信官汴大存、机工长彭家驹、空投士程克勤、杨思隆等空勤14员),从台湾新竹基地起飞。数小时后出现在浙江外海。

20 时 42 分,该机从浙江路桥三门湾进入大陆,随后经仙居,九江,新淦等地飞向南昌地区,飞行速度 300-330km/h,高度 2,000 米。

从 21 时 11 分起,解放军空军先后起飞 2 架歼-5 甲战斗机,一架图-4 轰炸机进行拦截,均被 P2V-7 施放干扰而未取得任何战果。

随后该机掉头向南,进入空 24 师的防区,王文礼接到上级命令后驾驶一架米格-17 起飞拦截,地面方面,由领航员张健负责指挥。
6d394b48f99a96edb5313da630e7e907.jpg
如今在航博的王文礼座机 2074 号

23 时 29 分,根据领航员的暗语,王文礼在相关空域用机载雷达发现了这架 P2V-7,立即上去咬住。P2V-7 发现身后的战斗机后,施放干扰的过程中做蛇形规避,突然一个减速,王文礼反应稍慢,米格-17 战斗机冲到了 P2V-7 的前面,第一次攻击宣告失败。

10 分钟后,领航员张健再向他报告 P2V-7 的方位,高度 1,000 米(海拔,距地面高度 540 米),指挥所引导王从 P2V-7 侧后下方进入。在距离 1,800-2,000 米左右发现目标,在接近过程中,P2V-7 频频释放干扰,目标不清晰,王当即采取“急速转弯,改平搜索”的方法观察,在左前方 11 点钟方向,距离 1,500 米再次发现目标。但是,由于航向交叉角大,很快进入机载雷达盲区。此时,王文礼根据目标丢失前的位置关系,向左前方进行目视搜索,在距离 300 米处。发现了 P2V-7 的排气管(疑为 P2V-7 辅助喷射发动机)的火光,既而又看到机体轮廓,但因为航向交叉角和速度差都比较大,又丢失了目标。

凌晨许,师指挥所第三次引导王文礼接近 P2V-7。鉴于前两次采用大角度进入的方法未奏效,张健即改用为尾后进入的引导方法,令王取航向 70 度,高度 1,000 米,左转弯从后下方进入,距离 4 公里时,王放下 20 度襟翼,开通机载雷达,并通报当地标高 460 米。此时,机上雷达又发现了目标,距离 800 米时开炮射击,第三次失手。

第三次攻击失败后,王文礼改变了搜索策略,关掉雷达,在地面引导的帮助下,沿着 P2V-7 转弯的角度用大角度切入,依靠目视,在左前方 200-300 米又发现 P2V-7 排气管火光,首次开炮仍未命中。0 时 6 分,王文礼在接近至 100 米时,再次开炮射击,P2V-7 当即起火,坠落于江西临川东南 20 公里处大窝坑,机组人员 14 人无一生还(2001 年 12 月 4 日迁葬回台)。
75486f2217179f168b4bfd5a7f24a4d9.jpg
cb22b6d78b285161a31208aed6e2596b.jpg
被王文礼击落的 P2V 残骸
060556a35cb23aa7de2ef3866ca3f08e.jpg

现在在当地山头还能拣到那架飞机的零碎残骸

击落现场及背景资料

1964 年 9 月,王文礼和张健在北京收到了周恩来总理的接见,同年,空军授予其“夜空猎手”的称号。
98caa5b584bfbf8909d77cd6b6510d4a.jpg

这一战在当时来说有 2 个非常大的收获,一个是在 P2V-7 的残骸中搜获了 4 枚 AIM-9“响尾蛇”空对空导弹,从而解开了“响尾蛇”之谜——此前的空战中,解放军空军的战斗机曾经有几次被莫名其妙的击落。此外苏联方面根据中方提供的“响尾蛇”导弹,改进了 AA-2“环礁”空对空导弹(AA-2“环礁”1962 年就服役了,但是早期型号是半主动雷达制导,前苏联代号 R-3R,经过对响尾蛇的分析发展了红外型号,前苏联代号是 R-3S),后者成为前苏联的第一代空对空导弹。

另一方面,王文礼击落 P2V-7 证明了只要战术正确,地面和空中配合默契,用战斗机击落这种暗夜里的“黑蝙蝠”是完全可行的。事实上,用高炮伏击 P2V-7 的战法在当时近乎是守株待兔办法,在高炮时代,组织高炮群进行伏击所需要的时间和协同能力要求非常高,“近快战法”虽然能够达成战术上的突然性,但是机动能力太差。事实上,真正把“近快战法”的威力发挥出来的,是 543 部队——中国最早的一支地空导弹部队,此乃后话,先按下不表。而相对于地面防空力量,战斗机对 P2V-7 的威胁显然要大得多。

这次 P2V-7 被击落,距离接替陈嘉尚出任台湾“空军司令”的徐升焕上任不足 20 天,而“黑蝙蝠中队”每次被击落惨重的人员损失(2 个机组,平均 13-14 人,且几乎都是精英),让这位新任司令不得不重新审视“黑蝙蝠中队”的存在意义,徐掌权后,逐渐减少了“黑蝙蝠中队”对大陆的侦察活动。

1964 年 6 月 11 日,在山东青岛的平度、莱阳上空,海军航空兵用演练已久的“霹雳战术”——轰炸机在高空投弹,战斗机实施攻击,由陈根发击落一架 P2V-7,由于先前对“霹雳战术”已经做过介绍,这一战就不再累述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查一下相关的资料。

随着大陆方面防空力量的增强,使用低空侦察机对大陆进行侦察无异于驱羊羔入虎口。1966 年,台湾方面终止了“黑蝙蝠中队”对大陆的侦察,但是“黑蝙蝠中队”仍然在活动,只不过把眼睛瞄向了防空力量薄弱的越南。然而防空力量的薄弱并不意味着航行就是安全的,今 1965-1968 年三年不到的时间里,“黑蝙蝠中队”损失了四架飞机,其中一架 C-123B 在降落西贡新山峄机场时,在场外被地面炮火击中坠毁,另有三架失事,1974 年,“黑蝙蝠中队”正式解散。
5fec5f50df6f437524ada01977390035.jpg
1961 年 1 月 8 日早晨,这架编号 5060 的 P2V 电子侦察机从大陆飞回新竹,左翼上带着两个被米格机打出的大洞。机员特别在飞机旁边合影庆祝生还——不过照片中的 12 个人,其中 10 位还是在后续任务中阵亡……

至 1974 年 12 月 34 中队裁撤停止侦察任务为止,“黑蝙蝠”共执行特种任务达 838 架次,先后有 15 架飞机被击落或意外坠毁,殉职人员达 148 名,占全队三分之二。由于保密的关系,有些资料至今没有公布,相信我们所接触到的,不过是整个“黑蝙蝠中队”的冰山一角。

34 中队是解散了,但是,那个在夜空中偷窥的幽灵真的不再来了么?
101358a1df7c65cc605c688ff3bd4d3e.jpg
陆江绘, 1963 年 6 月,王文礼驾驶 2074 号 米格-17PF 战斗机在黑夜中击落国民党空军 P2V-7“海王星” 侦察机,受到周恩来总理的接见,被授予“夜空猎手”的称号




「好文!打赏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19 23:38 | 显示全部楼层
帮米鳖干活,死了活该!!!
「好文!打赏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美言APP(手机客户端)安装|小黑屋|Archiver|美言军事网 ( 联系方式:QQ64237762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本站声明:本网站所有转载之内容只代表作者本人之观点,本网站纯粹只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站转所转载之内容,无任何商业意图,如本网站转载稿件涉及版权、著作权等问题,请您来函与本站管理员取得联系(联系方式: (只收手机短信)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或者电子邮箱meyet@sina.cn)。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网站地图sitemap

GMT+8, 2017-11-24 21:0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