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言军事论坛-最新军事新闻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程不悔

网游小说《天下》连载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2-8 02:4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部落 第八节 谋略
游戏中的天空开始微微发亮,延绵的树林染上了一片淡淡的晨光,张任慕笑天两人在清脆的鸟叫声中奔跑着,不时吓到几只小动物。
这一路回程比刚才快得多,一是没有跟踪时那么紧张,二则强盗和张任他们营地的实际距离只有四五百米,只因为树林和丘陵的阻挡才显得那么遥远,一路上两人好好地记下了地形和方向,为将来的突袭做准备。
翻过了几个小山包,他们终于找到了另一组人的宿营地,这里已是一片死寂,地上七横八竖地躺着睡觉的人,没有一个在线了,慕笑天仔细察看了整个营地,发现这里连堆篝火都没有,生产工具也就几根木棍、几个石块、一卷散开的绳子,其他估计都被强盗抢走了。
“死了三个,”张任看了一圈躺在地上的人:“还有四个重伤,当时他们应该只有7个人在线,和23个装备了石斧的强盗对打,强盗打败他们后抢走了东西,没有杀下线的人,后来那些重伤员把死去的队友拖到一边,自己也下线了。”
慕笑天沉默,他过去看了看那四个重伤员,身上几乎都被砍了二十多斧,可见当时的战斗是多么惨烈了。
“休息一下吧。”慕笑天走到河边喝了口水,然后点上一支烟,找了个山坡坐下。
“好的,我先点一下人数。”
“喝点水,系统显示渴了。”
“恩,好。”
这是一大片河湾草地,河流是从强盗窝那边过来的,自北向南,大概四五十米宽,水流并不急,到这里拐了个弯,形成一个大河湾之后再往东,河湾北面和东面都是些小山包,长满了树,就东北口有一片平坦的草地,西、南两面的对岸和这里一样,延绵的丘陵、树木、和平原,目前看起来没什么人,他们的邻居就把营地设在这个漂亮河湾里,估计是因为地形开阔,方便聚人。
翻过北边的小山包,再往北走三四百米就是强盗窝,往东过个一两百米则是张任的营地,想来强盗们的侦察员就是在北面的山包上潜伏的,慕笑天坐在山坡上,仔细看了会地形。
“一共55人,24个女的,31个男的,死了3个男的,重伤的4个人中就一个女孩子。” 张任走了回来,坐在他身边。
“加上你这边的21人,全部上线就有73人。”
“是的,按理说我们只要上线一半,就有把握打赢他们,可是我们没有好武器,作战会很吃亏。”
“你有什么解决方法吗?”慕笑天问道。
“刚才想了几个办法,一是多带些柴火,偷偷地把洞口堵住,然后烧,想办法用烟呛死他们;二是彻底把山坡上的洞口封死,让他们去高台跳水,跳下来一个杀一个,不过这需要很多大石头,还要人多,保证他们连续跳下来时能有效杀伤;最后就是自己做武器,他们手里的石斧似乎就是一根木棍绑上一个石块,从技术上说应该不难。”
慕笑天点点头:“恩,还有呢。”
“恩……”张任想了想:“还有就是等黎明时分组织人马杀进洞里,他们应该很少人在线,我们可以把睡觉的强盗全杀光,其实这个现在就可以做,只要等到凌晨五六点钟,到洞口听听他们是不是睡觉了,然后进去,拿他们的石斧两个砍一个,砍死一个换一个。”
“我觉得还是不要冒险的好,毕竟只有我们两个知道洞口在哪里。”
张任想了想,点点头:“那好,我们回营地,放几根柴火就睡觉。”
“先去摘几个苹果,我知道在哪里,走。”
……
黑风洞里摇曳着微弱的火光,郭望和魏冲两人背靠洞壁坐着,其他队友都已经睡了。
“还在想办法?”魏冲问道。
“是的。”
“我也在想,如果不能尽快解决装备和人数问题的话,我们大概只有两星期时间了。”
“或许用不了两星期。”
“恩,老大他们刚才很高兴。”
“一晚上打了两个胜仗,抢到不少东西,值得高兴。”
“所以你一声不吭?呵呵。”
郭望笑笑,魏冲是他们这里最优秀的侦察员,每次回来都能带来最详细的情报,也经常根据时势提出一些有价值的意见,可惜除了郭望和其他侦察员,大部分队友都没有意识到他的价值。
“被抢的团体斗志都很强,这样下去我们每次都得杀掉一些敢于反抗的人,这就需要几个循环,但是秦川他们那边发展太快,我们可能时间不够了,”郭望顿了顿,说道:“周边没有强大团体的情况下我们可以慢慢磨死这些小的,有就不一样了。”
“如果打击了周边的部落而不能收服他们,那么这些人以后就是我们的劲敌,要是他们和秦川联系上那就更麻烦了。”
“对,”郭望说:“我们至少要收编其中一队才能有所作为,秦川一组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过我们,把力量打到这里只是时间问题。”
魏冲沉默了,他担心的不仅仅是时间。
郭望当时说得很清楚,抢劫、杀人都是为了打击一个团体的持续力和凝聚力,要在对方组织、人心都不稳固的情况下反复冲杀他们,让他们觉得自己的团体很无能,留在里边是朝不保夕、没有出路的,再用饥饿去分裂他们的成员,造成内讧,最后就是郭望一组出场,手拿屠刀,面带微笑地拉拢对方成员,任何一个团体,只要当场有1/3人叛变,那么这个团体就完了。
可是没想到一帆风顺的打劫行为却成了自身团队的麻醉剂,队员们打仗回来只会说自己如何如何厉害,对方怎么怎么差,没几个人愿意好好讨论下长远的发展计划,牛吹完了一个个都睡觉了,下线时还说:明天再去抢!
“其他兄弟对危机视而不见,你有解决办法吗?”魏冲问。
“从来没有担心过这个,只要他们按照我们设定的步骤打仗就行。”
魏冲点点头,他本以为是郭望对团体很失望才不说话的,原来他根本就没指望过,或许对郭望来说,这个团体只是他实现策划的力量,而没有多少参考价值。
“你叫他们明天中午一定要起来是想决战了?”魏冲看着他。
“是的,因为这个双休日是关键,”郭望说:“明天中午聚起人来,侦察过后立即出兵打击其中一组,抢走所有的东西,反抗即杀,然后回来休息,侦察员双出,随时报告对方动态,下午和晚上看情况再次冲杀,如对方部分成员失去抵抗意志或者开始内讧,那我们就再次出兵,拉拢对方成员,瓦解他们的组织,这两天是决定我们生死的时刻,对了,你明天几时可以上线?”
“午饭吃好就能来。”
“好,目前手里就这些战斗力,行不行就看明天了。”

「好文!打赏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9 03:2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部落 第九节 交错
上午九点四十,张任上线。河边的营地已经起来一些人了。
“兄弟们这么早。”张任跑到了篝火边,张让、钟虑、周论一、柯离、令狐七七等队友都在。
“你来了啊,慕笑天和于空戎去河湾那边叫人了,说等你上线了安排一下。”张让递给他一个苹果:“先吃一个补充体力吧,刚才慕笑天带我们去把那六棵苹果树全采光了。”
“哦,采来苹果呢?六棵树大概有一百多个吧。”
“都藏在东边的树丛里了,”周论一说道:“这样就算被强盗抢了也不至一无所有。”
“好的,昨晚的情况慕笑天说了没有?”
“他就说了被抢的事情,还说你们两个找到了强盗窝,可惜昨天我们下线太早,不然于姑娘也不至战死了。”令狐七七叹息道。
“进攻方案决定了没?”
“还没定,慕笑天说等你来了说下具体情况,讨论后再决定。”张让回答。
“知道了。”张任想了想:“是这样的,强盗至少有23人,用的武器是石斧,住在北边山上的一个山洞里,作战配合非常熟练,昨天慕笑天分析说,对方应该是先派了侦察员,弄清了我们的人数和作息时间之后再攻击的,最有可能的侦察地点就是北边的山上。”
他们看看北面,山上林木茂盛,绿叶葱葱,的确是个侦察埋伏的好地方。
“而现在我们没有武器,没有练习过队形,也没有作战经验,唯一有的就是捡来的树枝和石块,在人数相等的情况下,对战赢面很小。”
“你现在说的是困难,那么有解决方案吗?还是等大部分人上线再说?如果要等人,我们肯定要等到下午。”钟虑说道。
“等人来就是用人海战术,相当于硬拼,伤亡会很大的,效果也不见得好,我们的石块木棍大部分时候只能致伤,不能致死,而对方的石斧却有一定的杀伤力,像于伤被砍断颈动脉,河湾那边一个被砍断腿动脉,我们的木棍石块是做不到的,所以我不想等到他们下一波侦察、打击来临——那样太不合算了——而是现在就聚起人来,等强盗们还没有全部上线时就把他们消灭在山洞里。”
“这主意不错。”
“的确可行,但还是有些冒险的,如果强盗现在上线一半,我们的人数就不够打了,”柯离思付着:“况且还有武器问题,如果一下子做不出石斧的话,只有找天然兵器了。”
张任苦笑:“昨天我和慕笑天就找过了,在这个游戏里什么都要自己生产,现在除了石块枯枝之外还真没什么天然的武器,绳子不难做,石块我们也砸了不少,可惜都没能做成石斧的样子。”
大家看看地上散落的几个碎石块,又看看捡来的柴火,一时一筹莫展。
张让四处看看,又想了想,忽然灵机一动,从篝火堆里抽出一根才烧了个头的枯枝,拿在手里看着。
这个能不能做武器呢?
他把枯枝在石头上敲灭了火,磨去炭化部分,发现燃烧过的枯枝头有些尖锐,说不定还能凑合。
一队人看出他的意图,纷纷拿起烧过的柴火如法炮制,他们把战斗动作设置成【刺】,然后试验了几次,感觉还行,如果用暴击,应该可以刺进身体,缺点就是木棍长短不一,也不怎么直,但是事情已经没有选择了。
“还有个注意事项,”张任说道:“强盗的石斧一般都是用砍的,所以我们至少要设置两个动作,一个双手格挡,一个刺;如果到了强盗窝他们已经有人起来了,那就一部分队员对战,一部分人抢他们的石斧砍死睡觉的。”
“如果他们上线的人数和我们差不多了呢?”柯离问道。
“那就硬打吧,这个没办法的,还有,你们女孩子就别去了,我不想你们死。”
“现在我们只有8个男的3个女的,你们8个去那就是碰运气了……”
“兄弟们~拿些苹果来~”
柯离正说着,慕笑天就带着一队人回来了。
据他们介绍,河湾那边的情况不太好,二十多人上线,个个饿了一晚上又没吃的,体力精神半数都不到,干活时体力也下降得特别快,就一个上线的伤员冯胜兵跟他们说了下昨晚发生的事情,现在慕笑天带他们过来拿食物和火种,说好男人都留下,吃个苹果后叫张任张让带队,直接往强盗窝里杀,留下的人分出两三个,去北边山上当哨兵,看对方的侦察员什么时候过来。
可是张任他们却为难了,篝火堆里只有15根烧过的长木棍,其他捡来的称手枯枝是有,但是等烧出个尖头来起码要半个钟头,他们没那么多时间了。
张任略一思付,和队友们简单说了下战斗动作和作战意图,就带着15个男人出发了,慕笑天和其余的队员留在营地里干活,准备聚起第二波攻击队员——只有他们两个知道强盗窝在哪里,无论如何都得留个人在。
就这样,没有具体解释敌我情况,没有练习战斗动作与作战协同,更来不及细说阵型,十五个突击队员就拿着尖木棍,往北方跑去。
四五百米的直线距离确实不算远,绕着山坡和丘陵走,大概二十分钟就到了强盗窝山下的平原,游戏中已是早晨时分。
“等一等。”张任叫住了小队,仔细往前方看了看,只见远处的山坡上有两个人拿着石斧在下山,一时看不清他们的长相。
“全队进树林!隐蔽!”
一队人迅速跑了进去,可是河湾那边来的,一个叫陈虎的却站着不肯动,说:“我们为什么要躲?他们只有两个人你怕什么?”
张任无语,他立即解释道:“现在出来的应该就是对方的侦察员,那么远的距离我们抓不到,他们可以逃跑或者回去报信,快进树林吧。”
“跑了证明他们胆小啊,你急什么?”陈虎仍然不肯动:“而且你怎么知道他们有侦察兵?你又怎么知道这两个就一定是强盗的侦察兵而不是其他人?”
“陈虎你进来我们跟你说,”张让跑了出来:“站在外面要给他们看见的。”
“我不!”这个陈虎还真是个愣头青:“你们别以为自己是领导!只是你们认得路,叫你们出来带路的!明白吗?难道打仗还要你们教啊?”
“好吧,陈虎,我们不是领导,但是一起出来打仗就配合一下好吗?”张任耐心地解释道:“我们只是推断他们是强盗的侦察员,而不是确知,推断的依据就是他们手里的石斧,我见过,如果我们现在躲起来,看他们两个去哪里,只要发现有侦察意图了,那么我们就可以从后面包抄,抓住了说不定能知道他们有多少人上线,也能让里边的人无法从侦察员这里得到消息。”
“哈,就你想得到啊?”陈虎不依不饶:“刚才是谁说要赶快杀进去的?谁说要抢时间的?现在又改变计划了?你真会变啊!”
同是河湾那边的王雍、王亦也忍不住从树林里跑了出来:“陈虎你太过分了吧?在河湾时抓羊也好、挖菜也好你都要数落人家几句,而你什么都不干还觉得自己最聪明,你能不能省省啊?现在不是抓羊而是打仗啊!都有人死了!”
“哈,我就知道你们都要排挤我!把责任都推到我身上!难道我看不明白吗?提了几句意见,你们觉得自己愚蠢就不高兴了!傻子还不都这样!”陈虎说着把木棍往地上一扔:“老子不跟你们玩了!”
然后一歪头,走了。
张任看得简直要绝望了,这就是没有事先说明情况和没有组织纪律的坏处了,遇到情况都要把事情解释一番,这怎么可能有时间啊,而且战局是千变万化的,一个小队要是各说各的那就根本不用打仗了!
周论一跑了出来:“你们别说了,他们发现我们了。”
张任抬头一看,那两个人已经不见了。
“我晕,他们往哪边走的看见了没有?”
“往东边的树林走的。”周论一答道。
这两个人没有回山洞,证明他们对山洞里的人有信心,现在里边最起码已经起来一半人了,但是这两个侦察员要去哪里呢?
张任快速思索着,然后一挥手:“照原计划!如果强盗出来了我们就堵洞口!走!”

「好文!打赏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9 03:2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部落 第十节 交锋
忽然出现的小队打乱了郭望的部署,也打乱了魏冲和辛剧的侦察任务,他们看见山下的不明小组后,立即从山腰跑到了东边一处茂密的树林中,而张任一队的行动方向,让他们意识到藏身的山洞可能已经暴露了。
“怎么不回去说一声?”辛剧问道。
“另一组侦察兵马上出来了,郭望可不是吃素的。”魏冲隔着树木的间隙仔细察看,随着距离接近,张任整个小队都在他的视线之下:“一队14人,手里只有木棍,受伤的那个在带头,是我们砍过的,现在我们山洞里有9个人上线,他们用这点人和垃圾武器来进攻,不被团灭就算运气了。来,往这边走。”
“去哪?”
“在这山下有一条小溪,我们先解解渴,然后往那小子的营地摸过去。”
……
张任张让一组跑到了山脚下,于空戎忽然大喊道:
“看!又出来两个!”
山上两人听到了喊叫,转身就往回跑,因为隔着大石头和稀疏的树木,张任一组谁都没看清他们的跑动方向。
“上上上!”张任大喊道。
现在已经不能顾及体力消耗了,万一洞里上线人多,杀出来就更麻烦了。
一群人按住加速冲到了山腰,却没看见一个强盗。
还好。张任心想,强盗们大概是上线的人少,所以躲了起来,但是你们不出来不代表我们不进去啊。不一会儿,张任就找到了伪装过的洞口,拖开灌木仔细一听,里边悄然无声。
“怎么样?”周论一问道。
“两人一排,木刺前冲,感觉不对马上暴击。进!”
张任带头冲了进去,于空戎急忙跑到他身边,一行人尾随而进,只可惜洞中的通道不是直的,走了没多少路就拐了个弯,看起来一片漆黑,仔细听听也没什么声音,一时张任真的后悔没带火把,当时怎么就不想想强盗们为什么要拿着火把去抢劫呢?弄得现在不得不硬着头皮冒险。
“继续前进!”
张任于空戎两人肩并肩,小心翼翼地向前推进,可走了没几步路就伸手不见五指了,什么都看不见,骑虎难下,还是继续吧。
当!啊!
于空戎一声惨叫,两人不约而同地前刺暴击,却只听得木刺破空的声音。
“怎么了?!怎么了?!”后面的人问道。
“没事,好像撞到什么东西。”
“等等。”张任蹲下,缓慢地向前移动,结果也碰到了几根东西,好像是木头做的路障。
郭望一组人在里边偷笑,通道里的确有路障,而且正好就是从河湾那边抢来的两个木架,想抓住木架拖出来那也得有光、知道往哪边拖,只可惜……
怎么办?于空戎飞快地想着,忽然有了主意。
“我来试试。”他趴下,慢慢地往里边爬——木架下边是空的,走不过去却可以爬过去。
明白了他的意图之后,一行人安静下来,在黑暗中仔细听着于空戎爬行的声音,可刚爬了没几步,于空戎就连着发出了两声惨叫,张任一听立即趴下,胡乱地按着F,系统显示抓住东西之后用力往后拖,还算幸运,拖出来的是自己的队员而不是木架。
“MD,”张任咬咬牙:“后撤!”
一行人迅速回到了洞口,看看于空戎的脑袋——被砍了两斧,还好伤势不重。
怎么办呢。他们围在了洞口边,现在已经快11点了,如果大部分强盗上线,凭他们并不尖锐的木刺能不能封住洞口还是个问题,要是现在叫个人回去拿火把,那一个来回少说也得二十分钟,情况仍然一样,时间。
怎么办,怎么办。
河湾来的王雍忽然心生一计:“张任,我想了个办法,让我试试。”
“好吧,注意别冒进,要吃亏的。”
王雍调高了音量,对着洞口大喊:“里边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另一个出口我们也有人守着!现在你们马上出来投降!否则我们一把火烧了山洞!就算烧不死你们也熏死你!”
幽深的山洞里传来了不紧不慢的回答,是郭望的声音:“请问外面这位兄弟如何称呼?”
“我叫王雍!你呢!”
“在下郭望。”
“好吧,郭望,如果你是头儿的话,那就带着你的队员出来投降,我们保证你们没事。”
“呵呵,我不是头儿,”郭望笑道:“投降就免了,在下只是想问王雍兄一个问题。”
“说!”
“请问王雍兄知道自己话中的破绽在哪里吗?”
“在哪里?”
呵呵,就这点水平还想出来混?郭望不禁暗暗一笑:“如果你们有火把,那进来的时候头就不会撞在木架上了。”
王雍一时语塞,顿了顿才说道:“没有拿火把进来不过是不让你们看清我们的人数!”
“呵呵,”郭望并不理会他的解释,笑道:“刚才我们避而不战并不是打不过你们,而是想知道你们是找到了洞口,还是只知道大概方向。”
“哈,那又怎样?”王雍大声说:“只要堵死你们的洞口!你们就得跳河!”
“呵呵,我们不用跳河,相反,你们的麻烦大了。”
“杀——”话音刚落,一大群强盗忽然大喊着冲了出来,对准突击小组一顿暴力冲撞+石斧暴击,张任他们在洞口站着,根本没想到对方会那么快冲出来,一时被打得措手不及,几个队员被撞翻,其他几个在凌厉的石斧暴击下全部带伤——原来郭望的问答不过是要稳住他们。
“反击!反击!注意保护身边的兄弟!”
张任大喊着一个空格站起来,挡住了一记石斧,可仔细一看,外冲的十多个强盗无一受伤,在体力全满的情况下毫不吝啬地挥舞着暴击,而自己这边的队员已是打散的打散、受伤的受伤,落单的木刺根本无法和成排的石斧对抗,不得已,他只能再大喊:“撤退——往河湾撤退——”
吃了败仗的队员们也没怪他,听到撤退时都毫不犹豫地往营地跑,只是他们实在没有受过系统性训练,一次撤退竟然成了分头逃跑,强盗看着都很无语。
“哈哈,一帮豆腐兵。”郭望笑道:“追!”
……
魏冲辛剧两人在山间的密林中奔跑,小心谨慎地观察四周——现在有什么变数已经很难说了。
“等一等,”辛剧指了一下山坡:“你看。”
距离他们三十多米的丘陵高处,有个人拿着木棍,对着北方开阔地带坐着,两个脚还挂在一块大石头边晃悠,看起来心情愉快。
“呵呵,可能是他们的哨兵,一点放哨常识都没有。”魏冲说道:“辛剧,你潜伏到他下方,我撞他下来,你砍。”
辛剧一点头,两人迅速分头行动,因为不确定周围是否有其他哨兵,魏冲小心翼翼地绕了个圈儿,仔细勘察四周之后才摸到目标后方,不知这个哨兵是走开了还是放哨实在太无聊,愣是没注意到身后的脚步声,魏冲见状一笑,加速前冲一个直蹬暴击。
“啊——”
一声惨叫,哨兵像个球似地滚下了山坡,摔得七荤八素,还没等他还过神来,早在底下等他的辛剧就是一顿石斧暴击。
等魏冲跑到山坡下面,惊讶地发现辛剧这个暴力份子已经砍了他无数斧,连小腿胫骨都砍断了,露出了白森森的腿骨,满身的伤口和撕开的肌肉组织还在不停地涌出血来,这个可怜的哨兵一边痛得在地上乱爬,一边愤怒地叫骂着,其间还夹杂着系统发出的惨叫,这让魏冲感觉很搞笑。
“呵呵,小朋友,你们的头儿是叫你来放哨的,不是叫你来看风景的,你自己失职能怪谁呢?”
“TMD你们这帮狗强盗!总有天要不得好死!!杀了我们的人还……”
验证了哨兵猜想,魏冲不禁暗笑道:“呵呵,现在的情况是我们要送你去投胎,而不是相反,记得,下一次进游戏认真点!”
哨兵听得简直要吐血,刚又叫骂了一句,一斧暴击就砍在了脖子上,瞬间,鲜血像水管爆裂似的喷射而出,身体痛苦地抽搐着,喉咙里发出了不规则的咳咳声……
“呵呵,搞定!走。”
“去哪边?”
“人少的那边。”
两个人再次潜入林间,谨慎地搜索前进,穿过无人防守的树林,他们来到了张任营地前的山坡上,让人意外的是,这个营地里只有三个女孩子——令狐七七在跟河湾来的沈弃聊天,柯离正从河边丘陵的隐蔽处拿苹果给她吃。
藏吃的,这个发现太值了。
“辛剧,我们先摸过去,接近了冲上去杀,跑远了不追,真实目标是粮仓。”
“好。”
因为有了张任张让的进攻突击队和前出哨兵,所以不仅这三个女孩子,整整两个营地的人都毫无防备,张任营地里先上线的人去打仗放哨了,后来的人送苹果和火种去河湾营地,然后帮他们照顾伤员、生火做武器,准备下一波攻击,只有早上线的一个沈弃跑到这边来要东西吃,那时慕笑天一队刚好出发去河湾。
魏冲辛剧两人偷偷摸到了距离营地最近的一个藤蔓丛,互相一点头:“杀——”
三个女孩子被吓了一跳,然后惊愕地发现两个凶悍的强盗正向她们杀来,锋利的石斧上竟然还滴着鲜血。
“快跑!叫人去!”
柯离一声大喊,几个女孩子同时跳起,按下加速键没命地往河湾营地跑,两个强盗在后面追杀了一阵,等她们翻过小山坡后就迅速转向了食物隐藏地,在那里,他们发现了一大堆苹果。两人相视而笑,一人一个拿了吃。
“剩下的怎么办?”辛剧吃着苹果说:“这么多苹果吃不完,也带不了,换个地方藏恐怕也没那个时间了。”
魏冲想了想:“扔!往河里扔!叫他们吃了上顿没下顿!”
随着一阵速射炮似的投掷,将近一百个苹果都被扔进了河里,因为苹果比较轻,这条河水流又较缓,扔下去的苹果都在水面上晃晃悠悠地往下游漂去……

「好文!打赏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10 03:3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部落 第十一节 苦战
张任一组边打边退,退到山脚下之后身边只剩下张让、王亦、于空戎、周论一五个人,而郭望一队还在背后穷追猛打,好几次他绕着圈子跑,想把郭望一队甩掉再收拢力量,可郭望对其他四散跑开的人视而不见,就死咬着他不放,打得他张任连喘气的机会都没有,要回头反击吧,整排的石斧暴击立马招呼过来,在人数不足、装备落后的情况下根本不是对手;要绕着圈子聚人吧,偏偏郭望的队伍是个弧形,一旦转向就等于把侧面送给他们打,几个交错下来身边的队员个个挂彩,而主动权还是掌握在郭望手里,这一仗打得实在太郁闷了。
其他被打散的队员也曾上来帮忙过,可惜落单的一两个人对郭望一组根本毫无威胁,挨了几个暴击之后他们只能选择退开,钟虑和王雍看看会合无望,就带着两个人收拢四下散落的队员,再次往强盗洞杀去。郭望见状不禁微微一笑,没有做好防守我会出来么?我会笨到留一个空营地让你们抢么?开玩笑。留着山洞就是要你们分兵的,就你们几个打得进去才怪。
张任和队员们一起跑着,隐隐觉得事情有些不对,身后的追兵好像有意无意地把他们往河湾营地赶,他一直想不通这是为什么,现在都已经中午11点半了,河湾营地的人应该开始大幅度上线,只要跑到营地附近,哨兵就会通知慕笑天,给郭望他们来个集团反冲锋,张任心想着你要赶就赶吧,待会儿给你个惊喜。
看见张任带着队伍往河湾跑去,郭望不由露出了残忍的微笑……
……
“魏冲,估计他们的援兵就要来了,我们是跑,还是打?”
“你还有多少体力?”
辛剧看了看:“还有3/4多。”
“好,我的体力跟你差不多,可以给他们来个游击战,跟我来!”魏冲说着就往河湾方向跑去。
辛剧先是一愣,然后马上明白了他的意图:“你小子贼阴!”
河湾营地和张任营地之间隔着两个长满了树木的小山包,是两方通行距离最近的路,魏冲和辛剧就埋伏在靠近张任营地的丘陵高处,一来方便侦察对方援军;二来是认准了对方想不到他们在这个险地,如果跑来的人多,那河湾营地的人就少了,他们可以择机侦察,或者袭击;同样,如果到张任营地的人少了或者有人落单,他们一样能打。
不一会儿,慕笑天就带着十几个人匆匆跑过,手里清一色的尖木刺。魏冲辛剧两人很有默契地趴着不动,只是注意慕笑天一组的装备、人员、和动向。
“刚才就在这里?”慕笑天仔细察看了营地,发现什么都没动过。
“是的,”柯离回答道:“他们从北面的灌木丛里冲出来,石斧上还有血。”
北面?慕笑天心想不好:“北面应该有一个哨兵的。”
几个队员听得脸色都发白了,拿着木刺就要出发。
“等一等,”慕笑天叫住了队员:“柯离,你确定他们只有两个人?而且都没有受伤?”
“是的。”柯离回答得很肯定,刚才就已经告诉过慕笑天了。
石斧上有血,证明己方有人受伤了;强盗没有受伤,说明他们打得很顺利;但是交手的到底是哨兵还是张任一组呢?而且这两个强盗是怎么跑出来的?张任一组在哪里?其他强盗又在哪里?慕笑天不由暗暗担心,局势可能失控了,现在最好是保存实力,应对那一场在所难免的决战。
“叶迅,你带几个人去找哨兵,记得小心谨慎,找到找不到都马上回来,遭遇强敌不要硬撑,往回跑就是,”慕笑天说道:“其他人在周围分头搜索一下,那两个强盗可能还在附近。”
看着慕笑天一组分散搜索,魏冲辛剧暗暗庆幸自己没有躲在营地附近。
搜索了没多久,柯离忽然从河边树林里跑出来大喊道:“慕笑天~慕笑天~”
“怎么了?怎么了?”一行人迅速护在她周围。
柯离一脸焦急:“不好了!苹果被他们发现了,全扔河里了!”
“啊?!”大伙儿去河边一看,只见将近一百个苹果都晃晃悠悠地往下游漂着。
慕笑天往四周看了看,咬咬牙:“下水!捞起来!”
现在上线的队员谁不知道粮食的重要性啊,一群人二话不说,把木刺扔在了河边,纷纷下水捞苹果,这让埋伏在山坡上的魏冲辛剧开始兴奋,等待和观察终于为他们找到了战机,他们谨慎地利用河边芦苇与杂草做掩护,慢慢地靠近捞苹果的人群,然后发起了近距离突袭。
因为防备不足,才几秒钟,魏冲辛剧就冲进了慕笑天的捕捞队中,打得他们措手不及,忙不迭爬上岸的几个队员悉数被砍伤,而刚捞起来的一小堆苹果又被魏冲他们踢回了河里,直把柯离和令狐七七气个半死。
等他们在忙乱中组织起人员、拿起武器之后,发现魏冲辛剧又跑到了十多米外,不打,也不退,就这样干耗着,慕笑天一想,就明白了魏冲的意图,他们现在是12个人,没有篮子之类的盛具,一人一次只能拿两个苹果,两个手都拿了东西之后就不能拿武器了,而扔到水里的苹果将近100个,就算一半人下水,全部捞上来也得十多个来回,这时候对方只要冲进防卫圈,那很可能叫他们前功尽弃,而且他们的困境还不仅于此,把苹果捞上来之后就要弄个地方放,不然就有运输问题,现在在敌人的监视之下根本没有安全地点可言,如果要彻底消灭这两人,那也得对方愿意打才行,要是只带着他们兜圈子,那么魏冲辛剧两个人就能牵制慕笑天他们12个人,打出一个很经典的牵制战。
看着魏冲,慕笑天下令:“一半人一人吃一个苹果,其他人防守,然后交换,最后吃完的那一半人一人拿两个苹果。”
“剩下的怎么办?”柯离问道。
“剩下的不要了,我们就护送这几个苹果去河湾营地。”慕笑天必须从全局考虑,如果这边十来个人被牵制着无所作为,河湾营地有个事变那就惨了,可是很不幸,他竟然猜对了。
……
这下张任真的明白什么叫痛苦了,当他们接近河湾营地时,哨兵的确回去报告了,可惜杀出来的只有10个人,加上他们吃了败仗回来的也只有15个,和郭望一队人数正好相等,在一次无望的正面冲撞之后增援队员个个挂彩,而强盗们却只是留下几块乌青,无奈之下,张任带着队伍再次撤退。
跑到了河湾营地,张任惊讶地发现这里只有三个女孩子和一个重伤员冯胜兵守着。
“其他人去哪里了?!慕笑天呢?!”
“你的营地有人袭击!慕笑天带队过去了!”
张任心想这下真的糟了,那边有粮食储备,慕笑天一定是为了粮食才跑回去的,可惜这边有二十多个下线睡觉的人,不保护他们怎么行呢,装备落后的情况下是要靠人数打仗的,要是放弃这里,上线的兄弟怎么办,慕笑天和他怎么也没想到强盗主力那么快就杀了进来。
“哈哈哈哈……”翻过山坡的郭望见状大笑:“兄弟们,砍人!砍到他们绝望!砍到他们精神崩溃!杀!”
“杀人啦——哈哈……”
强盗们兴奋得狂吼乱叫,挥舞着石斧冲将上去,营地里瞬间一片喝哈之声,棍棒和石斧不停地格挡相撞,张任一方被砍伤的人越来越多,强盗的石斧挥舞起来都带出了血珠,可张任他们已是退无可退,只能团结一致,力拼到底,希望慕笑天一队快点回来。
“呵呵,想抵抗……”郭望笑道:“兄弟们!组成队型!成排暴击+冲撞!”
强盗们迅速集合,然后开始冲锋。
张任见势不妙,大喊道:“兄弟们!抱成团对抗!”
营地队员集结的速度并不比强盗慢,可惜在装备水平和队型训练都相去甚远的情况下,强盗们就像一群饿狼冲进了羊圈,木棍木刺先是被暴击荡开,然后砍伤的砍伤,撞翻的撞翻,摔在地上的队员几乎全部遭到了一顿乱斧,在激烈而持久的混战中,一些受伤太重的队员开始失去战斗力,缺乏作战经验的队员则东奔西走,躲避强盗的集团攻击。
“重新组队!继续攻击!”张任满身是血,奋力大喊着。
可惜在对方的强力冲击下组队谈何容易,几次暴力冲击下来,他们队伍越打越散,人越打越少,差不多一半队员都倒在了地上。
“兄弟们挺住!!我们来了!!”东边的山坡上传来了大队人马的声音。
是慕笑天他们!!张任一队迅速向他们靠拢,一起组成了一个20多人的战队。
“呵呵,有意思,”郭望笑道:“来几个援军你们就能赢?太天真了。我就是要你们全部聚起来,否则没挨过打的还得教训一次。兄弟们!”
“在!”
“保持队形!继续攻击!”

「好文!打赏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10 03:4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部落 第十二节 对手
“张任!你们站到后面去!队员们不要下山坡!听我的口令再冲锋!”
“明白!”
“木刺前冲!注意口令!”
队员们一齐放平木刺,肩并肩靠在一起,死死盯着越冲越近的敌军,等强盗们跑过平地开始上坡之后,他们的速度忽然慢了下来——上坡是比较费力的。慕笑天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兄弟们冲!”
“杀——”
一列紧密队型在坡度和高速冲锋下的力量+速度可谓相当强悍,促不及防的强盗们一时无法判断暴击阻挡的距离和时机,瞬间被撞翻了好几个,还有一些则被木刺刺伤,现场一片混乱,看着强盗纷纷倒地,张任等受尽欺负的队员士气大振,吼叫着冲上去一顿狂殴,一时喝哈声、吼叫声、和暴击声响成一片。
“站起来!分散!自由攻击!”郭望在自己的队伍被冲散后并没有慌乱,因为他知道对方虽然人多,但是武器不行,在没有地势和加速之下给己方队员造成的伤害不会太大,只要单兵对抗,石斧肯定比木刺强,如果引得对方也开始分兵,那就是赚了。
吃了亏的强盗们迅速听从郭望的指挥,开始分散作战,张任慕笑天这边的队员正打在兴头上,一个个都毫不犹豫地追向选中的目标,冲上去又是刺、又是打,一些刚从打击中恢复过来的、还有刚上线不明所以的队员也纷纷加入战斗,反正拿木棍的是自己人,拿石斧石锤的是坏人,随着强盗的分散,他们的队伍也开始各自为战,两队人马混在一起一阵胡砍乱打,在装备劣势下,慕笑天一方有人挂彩了。
“向队伍中心收拢!先攻击中心敌军!然后矛头对外!”慕笑天飞快地下令,他明白不能等到出现劣势、队员受伤太多之后再收拢队形,到那时就太晚了。
队员们一听命令,不顾正在交手的敌军就迅速收拢,在战场中心几个PK得正嗨的强盗瞬间被五六把木刺攻击,灵活的挨了几下马上加速冲了出去,而笨一点的就惨了,其中一个躲避不及,被三个暴击和一个暴力冲撞同时击中,惨叫着倒在了地上,收拾了战场中心的强盗,队员们全体转身向外,手中的木刺就像开花似的散开,外围敌军一时不敢靠近。
“保持队形!往山坡上移动!”看见队伍成功地抱成团,慕笑天仍然没有掉以轻心,装备的劣势必须要用队形和地势来弥补。
“加速包抄!先占山坡!”郭望听到慕笑天的指挥后迅速作出了判断。
你要地形优势,我就灭了你这念头!
郭望不愧为临场高手,反应过来的强盗们立即往山上跑去,才几秒钟时间就和张任他们拉开了距离——单兵的跑步速度比需要保持队形的队伍快得多,如果这是一次登山比赛,那慕笑天一队输定了。
可慕笑天哪是省油的灯:“全队转向!回平地!”
看看己方跑不过敌军,他索性不去登山——我用不了地形优势你也别用,想借机冲散我们的队形是不可能的。
就这样,两支部队在血拼死战一场之后忽然古怪地缩成两团,各往相反的方向跑去,一时拉开了二三十米距离。
“停!”
慕笑天和郭望两人同时下令,双方人员都剧烈地喘着气,死死盯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有意思。
郭望和慕笑天互相打量着对方,谁都没有动手。
“张任,知道他叫什么吗?”
“他叫郭望。”
“是头儿?”
“不。他们的头领不在这,那位只会猛打猛冲,水平没有郭望好。”
慕笑天心里一动,又问了一下张任的作战过程,当听到郭望带着队伍只追杀张任,却任王雍带着剩下的人去堵山洞时,他明白王雍一队已是凶多吉少,现在他必须考虑强盗的增援部队,如果王雍一队死伤严重,那他们可能要面对二十多个敌军。
“全队往篝火堆靠近,没有木刺的去篝火里拉一根烧过的木棍出来,削掉炭化部分,战斗动作用【刺】,其他队员查看一下受伤严重的队友,注意敌军。”
单兵作战会吃亏和不选择仰攻山坡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武器,张任一队的木刺是临时从篝火堆里找出来的,长短粗细不一,形状歪歪扭扭,头也很钝,很多时候明明刺到了对方,却没能刺进身体;而慕笑天这第二梯队的武器跟他们也是半斤八两,虽然这些木刺的确是细心挑选材料并烧制的,可是还没开始加工木刺头部,柯离她们就跑来说受到袭击,他们只得匆匆拿出临时削了几下的半成品出发,使得他们的武器只比张任的好了一点点,这样一来,在同样的力气下,强盗的石斧可以致伤,而他们的木刺却没什么威力,所以除非有绝对的数量、地形优势或较大的歼敌把握,否则他是不会贸然进攻的,既然现在打成僵局,那只有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
郭望站在山坡上,看着对手谨慎地移动,他没有下令冲杀,因为他的日子也不好过,第一是没想到山洞被发现了,这不仅仅逼着他决一死战,还要分兵防守,预定的计划全部被打乱,现在出来的队伍能战斗的只有14个人,对方两个营地的人一汇合,男男女女加起来能打的有30多人,看起来都吃饱了肚子不说,竟然还有个人在指挥,这真的很意外;对郭望而言,在人数劣势、装备优势的情况下只有打得对方指挥失灵、分割混战才有胜算,否则一次冲锋就要损失一些队员,这是很不合算的,所以一鼓未下之后,他就不用剩下的队员去冒险了,而是等待,等待那一招伏兵出现变数。
“都坐下休息吧。”郭望平静地下令。
……
中午时分,秦川的营地人声鼎沸,三四十人朝气蓬勃、整装待发,准备往南探索。
昨天这一晚上过得非常充实,试验制作了不少东西,二十根长矛用竹顺利砍伐回营,并全部成功加工成竹矛;竹剑的制作比想象中困难,负责守夜、试验制作的司马涂一晚上才做了两把,尖刃部分比石斧锐角差一些,只能等有富余劳动力再大量生产;石锄制作失败了,被钻孔的石头不是裂开就是碎掉,所以挖沤麻池得另想办法,如果用竹片挖掘的话,劳动强度太大了;墨磐和慕容赋两人试验到凌晨四点,成功地在一棵马尾松上刻下采脂导流凹槽,并在底部用一块竹片引导液态松脂流入竹筒,如果试验情况良好,就能大面积采集;有辛劳就有回报,整个营地在他们的努力下建设得整洁有序,一片欣欣向荣。
因为前两次被抢劫的教训,他们决定组成一个三十人的探索大队,装备足以威慑任何团体的武器再出发,一队十个弓箭手,每人一把鹿弦弓、一个竹箭壶(内装十五支箭),负责远程攻击;另十人清一色竹矛,负责中距离冲杀;最后十个手拿石斧,负责近距离格斗。赵兰儿看着这一大帮全副武装的队员,笑话他们说带着这些行头出去不是去探险的,而是去侵略的。他们这才想起来,采集所需的绳子和篮子都没带,一时又匆匆背上了这些工具。
等到队伍出发时,林苜蓿忽然上线了:“喂喂喂!还有我!还有我!我也要去!”
“呵呵,林姑娘你的伤还没好,就和虞美人她们留守吧,”秦川笑道:“现在营地里只有12个人在线,防守力量薄了点,你这次就在家里,下次我们再带你出去,好不好。”
“我靠,那我这1500不是白花了啊!”
什么?!一队人不由得停了下来。
“你花1500买了什么?”秦川问道。
“点卡啊!”林苜蓿解释道:“一千五百块钱有1800点,我买了一套组合战斗动作【步兵枪法】,本来是2000点一套的,现在公测打九折,正好1800。”
“我晕啊,林姑娘,”秦川说:“你知道吗?如果你被打死了,再进游戏你就没这个技能了,搞不好这1500就扔水里了呀。”
“这个知道,我玩了三天游戏被打了两顿,有一顿还是被捆在树上打的,所以今天上午去银行取钱直接买了点卡,看看这1500有多强,如果打仗死掉,我就不玩了。”林苜蓿随手从木架上拿下一把竹矛,拉开架势枪身一抖,整个人的气势都不一样了:“这2100是我存的,花掉1500还有600。”
看着她,秦川有些无奈:“你还是高中生,也不算有钱的,现在买都买了,那没办法了,记得,在这个游戏里人民币不是万能的,每个人都要依靠团队的力量来生存,你想想,买了这套【步兵枪法】后近距离打架很牛,但是远距离呢?如果我们十个人一起向你射箭你怎么办?还没冲到面前你就死了,更别提体力用尽和下线睡觉了。”
林苜蓿有些失望,看着秦川,沉默不语。
“好了好了,”虞美人笑着出来打圆场:“林姑娘花的钱对我们都有好处,反正我们会继续玩下去的,以后就想办法给她些补偿吧,现在她想和你们一起出去玩,那就带她去啊,呵呵,钱是赚得回来的,别担心。”
“没那么便宜!”卫郡笑道:“除非她把【步兵枪法】给我们演示一遍,否则不带她去玩!大家说怎么样?!”
“好!”大家都一个个坏笑着看着林苜蓿。
虞美人笑道:“恭敬不如从命,林姑娘?”

「好文!打赏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17 16:0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部落 第十三节 玄墨儿
“快快快!我们去外面的空地,把林姑娘围成一圈,全部打开查看,她一开始我们就点学习!”成飞笑道:“谁学会了就分一点钱给她!争取把成本平摊下来!”
好好好好……大家答应着,二话不说架起林苜蓿就往营地外面跑。
秦川笑着看看他们,欲言又止——想法是好的,可现实是残酷的。
仲春的阳光温暖明媚,山间的平原微风习习,一大群人把林苜蓿架到一处开阔草地的中心,然后告诉她:
“你可以开始了。”
看着围成一圈坏笑的兄弟姐妹,林苜蓿发了个流汗的表情,然后设置动作键位:“你们点学习吧,我开始了。”
随着一声娇喝,竹枪破空而出,继而挥成一片枪影,围观的人们不由得后退一步,紧接着她前突后刺、上挑下点,招式转换得犹如行云流水,攻击出人意料而又奇快无比,他们的眼睛都跟不上她的出枪速度,这把原始简陋的武器在她手中像是有了生命,刺、挑、扎、扫、抨、点、抡、舞,招招充满了舞蹈般的美感和不容置疑的力量。
“这个枪法是包含了棍法的,”卫郡兴奋地跟张断说道:“你看,她先用枪尾打下盘,然后马上就用枪尖攻头部,接着一个大幅度横扫……”
“是啊!人民币太伟大了!她一秒钟竟然可以攻出两三招!”
白身先回答让卫郡哭笑不得,而站在一边的张断都看痴了,根本没有注意卫郡说的话。
数招过后,场中的林苜蓿已经完全融入了枪法,她的动作越来越复杂,速度也越来越快,在这出神入化的招式和变幻莫测的步法中,她仿佛已是人枪合一,长枪带出的风声凌厉不断,渐渐化成片片幻影,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她已一抱拳站在当场,结束了。
“打完了。有谁学会没有?”她气喘吁吁地说。
这么快?大家互相看看,谁都没学会。
“没有!再来一遍!”好事者开始起哄。
“再来一遍!再来一遍!”
看看队员们仍然不肯放过林苜蓿,秦川说话了:“呵呵,兄弟们不要逼她了,超过两百点的动作就很难学会了,两千点的根本没有希望的。”
大家一听有些失望,不过想想也在情理之中,如果人家花了1500块钱买的动作都能随便学会,那游戏公司就不用吃饭了。
“呵呵,刚才是把全套一次性打出来的,要不要拆分了再来一次?可以拆成单个动作的,”林苜蓿说道:“反正一套动作打完也满快的。”
“好!再试试。”
在这个游戏中,任何一个组合战斗动作都是能够随意组合或拆分的,玩家可以把一整套动作一次性只用一键全部释放出来,也可以分解成十多个动作,自行设置键位,按具体情况出招,但是这就需要比较熟练的操作技术、距离感、PK经验、和对枪法的了解。
她分解了动作,然后逐个为大家演示,不过这次的结果也是在意料之中的,单个的动作一样没人学得会,失望之余,看看都快11点半了,一大队人就跟留守人员告别,踏上了探索之路。
凭借以往的经验,这一次探索他们做了个预案,是先沿着溪水边的山坡往南,直接走到张断赵兰儿出生的那个小山谷,翻到山上后,才正式开始搜索,因为寻找功能需要花精神,一个人搜索太多东西的话一会儿就累坏了,所以他们分别负责搜寻食物、藤蔓、和纺织原料,说好路上发现的大宗物资都不采集,等探索、行进到一定距离之后,返回时再采,当然,动物除外。
翻过山谷后,张断跑到河边的断崖上给大家看他获救的地方,因为水道忽然变窄,这边的水流的确又深又急,而且这断崖的颜色有些奇怪,它是由米黄色的、带一粒粒白色斑点的石头组成的,秦川说这可能是花岗岩,他点了个认识证实了下,的确是,但是采石这个工作他们就不做了,花岗岩虽然是种好石料,但它非常坚硬,他们目前还没什么工具可以搞定它。
林攸一组负责搜索纺织原料,她们说这里的黄麻比较少,葛藤倒是满地都是,感觉黄麻还是向阳的山坡上比较多,如果要大规模采集,还是上山比较好。
树木的分类和他们探索过的区域差不多,最常见的也就是马尾松、水杉、和香樟。
整个大队中速度最慢的就是杜衡和子布,因为几乎每种植物都有一定的药性,他们采药还得有一定的针对性,所以必须仔细鉴别哪些有点个认识的必要,哪些可以忽略,哪些要以后再来看看,一片区域到最后都是大家等他们。
食物类没什么新鲜的,无非是些很常见的野菜、白菜、毛豆、和蘑菇之类的东西,唯一一个新发现是油菜,可惜只有两棵;动物类就看见了两只急速奔跑的三黄鸡和一只一闪而过的小动物,看不清是什么,因为太小,他们也懒得去追。当他们翻过第二个丘陵时,大家伙来了。
还是鹿,一个大母鹿和一个小鹿,距离他们大概六七十米远。
“弓箭手准备!”卫郡马上拉开了弓。
经过训练的队员们迅速上前蹲下,开弓搭箭。
“目标双鹿!五发急促射!放箭!”
咻咻咻咻——
全队联合急促射的威力极其惊人,丘陵间的小平原上瞬间箭如雨下,可惜准确度就不尽人意了,大部分箭支射偏,一次攻击五十支箭只有三四支准确地打在梅花鹿身上,吓得它们撒腿就跑——真是令人惊讶——大母鹿身中三箭,一跑,其中一支竟然掉了下来,这证明箭的穿透力根本不够!
“追!跑动中五发急促射!”卫郡瞬间明白了问题所在:当时他们测算竹箭有效射程的参照物是草地,但是箭可以插到泥地里边并不代表可以穿透鹿皮,如此算来,单体弓+竹箭的实际杀伤距离并不是70米而只有40米上下,以前的测算是错误的。
在两只鹿逃过山坡之时,全队人员成功地拦截了那只中箭落后的幼鹿,猎物很默契地由石斧组处理,弓箭手和长矛兵则马不停蹄地继续追击那只大母鹿,翻过这个丘陵后,他们看见了一个很漂亮的湖泊、大片的沙滩、和极其新鲜的一幕:三男两女五个人挥舞着像流星锤那样的东西,正在追杀中了箭大母鹿,受了伤的母鹿跑不快,跑了一阵后被几个高速挥动的流星锤缠住了脖子和腿,几个人一拖,鹿就摔在了地上。
卫郡张断等二十多人跑了上去,箭搭在弓上,静静地打量着对方,那天跟杨可心李凤雏她们抢鹿的事情,已经教会了他们不要轻易相信别人,而对方也安静地看着他们,在数量优势下,要打仗对方是毫无胜算的。
“对面的!你们要为了这头鹿杀了我们吗?”对方一个女孩子大声说道。
“不会,我还想叫你们跟我们一起玩。如果你们不愿意,那这个鹿一家一半。”卫郡也不想欺负他们。
“一起玩?我叫玄墨儿,你呢?”
“在下卫郡。”
“我们只有7个人,这些天都是采野果子吃的,如果要一起玩,你们得有足够的食物,否则我们就选择拿一半鹿。”玄墨儿紧了把绳子,鹿还在挣扎。
林苜蓿接话道:“这个没有问题,肯定包你们天天吃饱,而且都是煮得香喷喷的。”
“当真?你们有火?”
“当然,我们有一个不大的营地,采集了很多东西,而且我们马上要纺纱织布了,很需要人手,所以我们希望你们加入。”冷子朔笑道。
卫郡示意队员们收起弓箭,气氛缓了下来。
在陌生状态下,女人和女人可能更容易产生信任,玄墨儿想了想,点点头道:“好,我相信你们,来吧,先把鹿捆起来,我们去你营地看看。”

「好文!打赏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2-17 16:0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部落 第十四节 苹果
玄墨儿带着一男一女跟着冷子朔去了营地,剩下的两个队员分别叫叶欢、田锋,因为双方都没有敌意,他们很快就混在了一起,互相交换兵器研究一番,其实对方的流星锤制作并不复杂,就是一根藤皮绳绑上一块石头,另一头打一个死结防止脱手而已,只要再学一个挥舞动作就能很好地运用,因为它的实用性很强、材料普通、制作又简单,卫郡他们打算回去也生产一批,用来抓活的动物。
但是发明者田锋告诉他们,用这东西需要小心,他们一开始做没什么经验,叶欢在石头上就绑了一道绳子,而且没有捆得很紧,结果在高速挥动中石块飞了出去,砸晕了自己一个队员,到现在还没醒,卫郡张断等人听得哈哈大笑,叫他们两个传授了动作,在草地上挥舞着玩,而叶欢田锋两人也在他们的传授之下,拿着长矛石斧开始喝喝哈哈。
这是一片面积有五六公顷的大平原,东西近三百米,南北大约两百米,其间大都是草地,树木较少且普遍粗壮,从营地方向流下的溪水和另一条东西走向的、宽约四五十米的河流在东南面汇聚成一个漂亮的大湖,湖面波光粼粼,水色青岚,最宽处差不多有一百米,在他们这边的湖岸是一大片闪烁着光芒的沙滩,对岸则是水草丰满的沼泽,在两水交汇处还有一个长满了树木的丘陵,叶欢说在向阳处有一大片平地,就是他们的宿营地。
因为要等背鹿的秦川一组和查看营地的玄墨儿一行人回来,他们没有往远处探索,只是在四周勘探了一圈,捡回了射出去的箭,然后跑到沙滩边休息,几个贪玩的就跳进湖里摸河蚌,或者在沙滩边打起了水仗。
林攸放下石斧,也坐在了沙滩边,看着闪光的沙地,她忽然想到是不是能在这里挖个沤麻池,因为沙子比泥土好挖多了,湖边的浅沙地也通常会渗些水,只要挖下去,说不定连灌水这道工序都省了,而且这里离主营地并不远,两队人马合并之后或许可以立即组建第二个营地。
她这样想着,跑到杜衡那边借了把药铲子,然后叫子布一起帮忙挖沙坑——药铲子是用一块大小适中的竹片,烧、削头部,然后用藤皮绑一个握把制成的,制作精良,小巧实用,本是专门做了给医生挖药材用的,在没有锄头的情况下也只能用它挖沙坑。
为了计算挖掘速度和体积比,林攸翻出了手机上的秒表,和子布一人一个坑分头开挖,只要测出一对男女在五分钟内各可以挖多少土方,就能准确计算出整个沤麻池大概需要多少劳动力和时间,因为是试验性质的挖掘和缺乏必要工具,其他人没有来帮忙。
沙子又软又松,开工不到五分钟他们就挖下去三十多厘米,可惜接下来的事情就让她失望了,靠近草地边缘的沙层并不厚,往下挖了没多久他们就遇到了大块大块的灰白色泥土,质地非常柔韧,一个小药铲根本动不了多少,她看看子布那边,也是一样。
“呵呵,这么快就挖到泥了。”子布笑道。
林攸失望地点点头,看看手里的泥土,她总觉得有些不太对,靠近草地的沙层薄是很正常的,可这次挖到的并不是通常所见的黑色腐殖土,而是灰白色的泥土。
不会是什么矿物吧?
她这样想着,就点了一个【认识】,结果出来让她的心脏一阵狂跳:
粘土。
“兄弟们!秦川回来没?”她紧张地问道。
“还没有。怎么了?挖到什么东西了?”附近的几个人都围了上来。
“粘土。”她把手里的粘土给他们看:“子布那边挖出来的也是。”
短暂的沉默之后,大家忽然明白过来了:“我们要有瓷器了?!”
“不是吧?!”白身先转身大喊:“兄弟们!我们要有瓷器了!”
一瞬间,一大帮闲人哗地一下全涌了过来,他们一个个抢着粘土块看,七嘴八舌地又是说又是问的,其中就数郑不顺最激动,他挥着手大声说道:“快快快!我们在附近挖挖看!说不定这是一个很大的粘土矿!”
一群人听得,马上用手中的武器或者胡乱捡来的枯枝分头开挖,不多久,沙滩和草地的交界处就多了几十个大小不一的坑,结果正如郑不顺所预料的那样,这是一个巨大的粘土矿,大得不要说做些锅碗瓢盆,就连烧砖头盖房子都足够了。
好巧不巧,秦川和玄墨儿一组这时候一起回来了,在经历了一次相同的喜悦之后,秦川遗憾地告诉大家,烧制瓷器一定要用高岭土,粘土只能烧制陶器,要解决陶器的渗水和光洁度问题只能用上釉来解决,而釉料一时是没地方找的。
可大家的兴致并没有被他的遗憾所浇灭,就算只能做最原始的陶器他们一样很开心,因为在整个团队的发展过程中,他们已经产生了强大的信心,只要团结、只要勤劳、只要有一个懂技术的人带头,他们就什么都能生产、什么都能做,就像成飞说的那样:“有一天我们会发射神州飞船的!”
但是秦川要考虑的实际问题就多了,现在他们只有粘土,要生产陶器,就得挖矿、淘洗、成型、晒干、烧制,其中最关键的设备就是用来烧制陶器的低温窑,这就又需要砖头和设计方案,而且如果在这里建设,他又不得不先考虑防御设施和生活设施,建设材料需要运输,工人需要足够的食物和武装力量保护……总之,就算是发展最原始的工业,他们都要付出很大的努力。
面对千头万绪的工业流程,秦川又使出了他的绝招:集思广益。他先告诉大家生产陶器要多少个步骤,要做多少外围工作,然后要求每个人都发言,一起想办法解决问题。
士气高涨的结果就是喧闹不堪,等大家七嘴八舌地理清头绪之后,他们才决定第一步是选址建设第二个营地,这个方案中玄墨儿的提议比较有价值,她说她们住的地方是两水交汇处的高地,只要在高地边围上一圈拒鹿角,就是一个很好的防御、生活系统,而且地势居高临下,可以看见整片的平原、湖泊、和沙滩,对防守整个矿区都有用。
在大家一致同意下,营地就选在了湖边高地,剩下的就是建设材料和运输问题,拒鹿角当然还是用竹子做,但是竹林距离粘土矿差不多有四百多米,要一根根砍了背过来那绝对是个辛苦活儿,苏暮城粗算了下,如果包括搜寻食物在内,要围住整个高地,那全体队员至少要干四五天,这个工作量太大了,这时,不怎么开口的杜仲鱼说可以利用水路运输,具体办法是把砍下的竹子就地用藤皮绳捆绑成竹筏,然后找一根大小合适的竹子作竹篙,叫一个会游泳的队员撑着竹筏顺流而下,在沙滩边靠岸后拆解了竹筏再加工,这样不但可以省下不少体力,还可以节省大量时间,因为溪水流速较快,再次计算工作量时,苏暮城发现最多只要两天就能完成。
她冲上去狠狠地亲了杜仲鱼一下。
低温窑的设计方案就交给了林攸,因为她说在大学图书馆里可以搞到图纸,就算没有图纸她也能临时设计,只要给她设计要求就可以了,至于砖头就更简单了,把挖出的粘土按照一定的规格制作,然后在空地里捡来大量枯枝烧一下即可,唯一需要再议的是低温窑的建设位置,它必须在防御圈内,依着湖边高地建,他们决定等讨论完了就去实地勘察。
再就是食物供应,肚子吃不饱哪有体力发展工业,在没有稳定食物来源的情况下他们必须搞到一定数量的、容易保存的食物,这次出主意的是郑不顺,他说上次在杨可心那边的山间平原里发现过鹿群,可以做些流星锤去抓活鹿回来养着,同时再采集所有可以吃的食物,以保证供应量。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大家都有些累了,秦川跟大家说先休息一下,等会还要去湖边高地选址,这时,张易拿了一块淡青色、半透明的石头给他:“秦川,你能不能看看这是什么?我在湖岸边捡的。”
“呵呵,我看看啊。”秦川点了个认识:“这是长石。”
“哦,谢谢啊,这个有什么用?”
“弄碎了也可以做陶器,还是玻璃和水泥的添加剂,”秦川把认识传授给他:“其实它只是粘土的另一种形态,经过长期风化作用后的长石就会变成粘土,是地壳中最常见的矿物。”
说到这里他忽然想到,花岗岩属于火成岩,主要成分为长石和石英,在地壳熔岩的演变过程中,密度大的岩浆在温度最高时形成了花岗岩,而温度低、密度小的就形成了长石和石英,现在这里既然有了花岗岩和大量风化成粘土的长石,那是不是还应该有石英呢?
他这样想着,四处看了看,发现阳光下的沙滩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光……
他心里一动,抓起一把沙子点了个认识,结果出来让他一阵欣喜:石英砂!
“哇卡卡卡……”秦川大笑道:“张易!今天真是丰收啊!”
“怎么了?怎么了?又发现什么了?”郑不顺也凑了上来。
“看!这个!”秦川给他们看手中的一捧沙子:“这是石英!做玻璃的原料!这整个沙滩都是!”
坐在地上的队员们纷纷跑过来学认识,看看那么大一片沙滩,他们简直难以置信,一次出动竟然找到了两种矿物!
张断也抓起一把沙子看看:“秦川,那这个该怎么弄成玻璃呢?”
“一样需要低温窑,呵呵。”秦川说道:“我们先生产陶器,做一个低温坩埚出来,然后把石英砂和草木灰放在坩埚里烧,草木灰里边富含草碱,也就是碳酸钾,把它和石英砂一起加热,做出来的就是钾玻璃。”
“草木灰我们多得是啊!”成飞说道:“虞美人墨磐她们把烧完后的草木灰都装在竹筒里了!”
“哈哈!她们有先见之明!”秦川笑道:“好了,休息够了,我们去高地看看玄墨儿她们的营地,然后选个地方造低温窑!”
临湖的高地阳光暖暖,微风习习,透蓝的天空中浮着几片白云,远处尽是郁郁葱葱的树林和延绵不绝的小山,近处又是蓝宝石般的湖水与河流,在微风和阳光下闪闪生辉,景色堪称一绝,玄墨儿的营地就在丘陵的最高处,那个被叶欢砸晕的队员还跟另一个没上线的队员一起躺在地上。
“哎?底下河里一个个漂着的是什么啊?”张断忽然看见了些东西。
大家顺着他的方向仔细一看,发现在河流上游的不远处,一个个红色青色的小东西随着水流,缓缓地漂将下来。
“好像是苹果哎!”张易说着,这丘陵的高度其实只有二十来米。
“没搞错吧?河里怎么会有苹果?”赵兰儿也犯晕了。
“走走走,下去看看。”突如其来的灵异事件引起了大家的好奇心,整队人马都跑到河边去看,发现这真的是苹果,而且还不是一两个。
张兴邦放下长矛,跳下河捞了两个,爬上岸咬了一口:“真的是苹果,可以吃。”
说着扔给张断一个,张断接过,又扔给了秦川。
这下轮到秦川犯晕了:“这个看起来是苹果,吃起来是苹果,那就肯定是苹果呀。”
说着他也咬了一口,系统显示很香很甜很好吃。
陆续又有几个人下水,发现从上游冲下来的苹果是一排排的,差不多有二十多个,他们一喊,一群人都开始下水捞,结果越往上游越多,他们都开始觉得不可思议了。
要说地下有花岗岩和石英砂他们可以接受,但是这河里长苹果算什么?数据错误?如果这是其他玩家扔的……难道他傻的呀,就算没有点数,看看外观也知道这是苹果了,好好的食物为什么要扔掉。
“GM!是你在扔苹果吗?”张断朝天喊了一声,没人回答。
“会不会是长在河边的苹果树掉果子了?”苏暮城说着,想想也不太可能,掉果子一两个也差不多了吧,哪有几十个一起掉下来的。
一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总觉得事情不太对。
“要不我们沿着河往上游走,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卫郡说道。
秦川想了想:“也好,全队带上武器!我们走!”

「好文!打赏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15 07:49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
「好文!打赏鼓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美言APP(手机客户端)安装|小黑屋|Archiver|美言军事网 ( 联系方式:QQ64237762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本站声明:本网站所有转载之内容只代表作者本人之观点,本网站纯粹只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站转所转载之内容,无任何商业意图,如本网站转载稿件涉及版权、著作权等问题,请您来函与本站管理员取得联系(联系方式: (只收手机短信)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或者电子邮箱meyet@sina.cn)。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网站地图sitemap

GMT+8, 2017-11-22 11:5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