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言军事论坛-最新军事新闻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亚细亚船长

来自天国的故事(电视剧连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8 00:4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悲悯》举目无亲处他乡,妻子女儿续双亡。佛罗伦萨从艺茫,一生漂泊暗悲伤。

评分

3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9 21:39 | 显示全部楼层
逝远的梦


评分

3

查看全部评分

「好文!打赏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11 22: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亚细亚船长 于 2018-2-12 04:10 编辑

134、锦江俱乐部,保龄球房
       (音乐──伤感、柔情、秋水伊人的弦乐轻颤)
       欢快的笑声中,一只滚动的保龄球撞向球杆,击倒数根。
       换杆器换杆。
       苏家忆抱着保龄球,兴高采烈地走向球道线。
       林玳平已经站在那里,伸手托住球的底弧,帮助苏家忆把球推了出去。
       旋向球杆的球。
       数根球杆又被撞倒,其响声与林玳平、苏家忆的笑声揉和在一起。

135、同前,泳池深水区
       苏家忆搂住林玳平的脖子在水里嬉戏。
       苏家忆放开林玳平,往池边游去。
       林玳平一边踏着水,一边缓缓后退。
       苏家忆登上池岸,轻盈地跳入水里─
       水花四溅。

136、同前,西餐厅
       一位厨师点燃“火烧冰淇淋”──蛋清上面的威士忌酒。
       蓝白色的火焰及苏家忆的拍手声和笑声。

137、植物园一隅
       苏家忆坐在一张马闸子上画着一盆风格古朴的苍白盆景。
       近处的小河边上,林玳平倚扶美人靠,正望着苏家忆出神。
       一只雀鸟的鸣叫声打断了林玳平的思绪。林玳平从衣袋里掏出苏公博留给她的信─
       展开。
       苏公博的画外音:
       玳平,这种爱足以发展到有朝一日我会突然
       握住你的手说‘嫁给我吧,玳平!’──那种程度,
       但这却亵渎了我们宗教一样的感情。如果把我的爱
       比作燃烧的火焰,那么几经摧残,火焰行将
       熄灭,剩下的仅只一抔灰烬。一抔灰烬,玳平;
       命运为你预备的却远远不止这些,而那个把爱情
       侍奉到无以复加地步的则是秋实──你的
       毕玛利翁,我的兄弟。所以你只能把我看作是
       医生,或者是一个老师,一个知己的兄长。倘若你
       执意要把我们的友情缩小到爱情的程度,
       那么你就爱我吧──但是回过头来,你定然
       懊悔不已,因为我们的心灵早已供奉在神圣的
       石钵中,它们结合在一起,孕育着那株纯粹的
       胎体。就像一片音叉,准备调准我们偏离的
       感情;但你过于殷勤,不惜拿自己做了祭品……

       林玳平似读信,似游思──神情凄苦、竛竮。
       信纸从指间滑落,飘在一株秋海棠的卵形叶片上。
       林玳平俯身拾捡。

138、林玳平的主观镜头
       一只伸向信纸的纤细的手。
       (叠)一枝大号的油画笔对着镜头涂抹。(拉)苏公博面对镜头作画──画布的位置为镜头代替,故尔颜料像是抹在镜头上一般──苏公博逐渐用颜料涂没了自己。

139、植物园一隅
       (叠)林玳平捡起信纸─
       像是被苏公博涂上了油彩,不自禁地抹了抹脸。
       重新倚在美人靠上,呆呆望着落叶纷坠的河水。

140、林玳平的主观镜头
       落叶纷坠,弄皱一河秋水。
       从中飘出几个泡沫般的透明彩球──彩球愈聚愈多,层层相叠,终于遮去了原来的图像。

141、主观幻觉
       苏公博仍在凭虚作画,但图像非常朦胧,如同梦境中的淡淡幻影。

142、主观幻觉── 一组连缀镜头
       林玳平背向镜头奔入画面──她的图像清晰而现实。
       苏公博扔掉画笔,张开双臂。
       清晰的林玳平同缥缈虚幻的苏公博热烈拥抱。
       苏公博往后退了几步,细细打量林玳平──表情温爱、欢愉──人象逐渐淡化。
       林玳平伸手去抓这个愈来愈淡的幻影─

143、主观幻觉──恢复至常速
       捅碎两人之间相隔的玻璃墙幕─
       龟裂而稍稍残缺的玻璃墙幕上拼成一个神情枯涩的叶秋实形象。
       林玳平背向镜头慢慢后退。
       后退的双脚。

144、南门静师墓前
       字幕:十个月前
       失神前行的双脚──雪地上不时添增着一对对玲珑的脚印。
       音乐──在悲恸的和声织体中薄薄隐现《婚礼进行曲》的旋律。但旋律始终始终突不出厚实的和声织体。
       纷披的大雪中,林玳平朝母亲的墓冢走去。
       虞枚跟入镜头,犹豫地停住脚步。
       两座相依相偎的墓碑及林玳平羸弱的背影在风雪中凝固起来。
       林玳平腮颊上的潸泫清泪。
       (以上十一组镜头与苏公博的画外音保持同步)

评分

3

查看全部评分

「好文!打赏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11 23:5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情丝》多角挂念呕心肝,虚幻世间情纷繁。捉弄命运恼苦烦,但求眷属来生缘。

点评

杨兄的配诗相当于配画~  发表于 2018-2-12 00:51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12 04:17 | 显示全部楼层
茫茫林间路


评分

3

查看全部评分

「好文!打赏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14 23: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亚细亚船长 于 2018-2-14 23:13 编辑

145、植物园一隅
       落叶纷坠,在河面荡起圈圈涟漪。

146、计程车内
       夜晚,苏家院门口。苏家忆和中年女仆挥手向车内斜身摆手的林玳平告别。
       苏家楼院从车侧移到车后──愈距愈远。
       林玳平擦了擦泪涔涔的双眼,回过头去─
       苏家楼院及院门口的主仆两人渐渐变得模糊起来。

147、虞府餐厅
       生日蛋糕上的九枝蜡烛。
       (音乐──骚动、纷沓的圆号吹奏)
       响起林玳平的笑声──像是从遥远的过去送来。
       虞枚坐在一把高背餐椅里,像凝固一般。

148、虞枚的书房
       字幕:十个月前
       ──花园里传来林玳平的笑声。
       虞枚搁下钢笔,排开文件,从案桌前站起身子。
       走到窗前,拨开茶色窗帷。
       伸手在结满小水珠的玻璃上抹了一道窥带。
       透过玻璃上清晰的带状窥孔,可以望见林玳平和老花匠正在兴致勃勃地堆雕雪人──雪人的模样甚像扑克牌上的小丑。

149、续,花园里
       林玳平站在雪地里信手替雪人上彩。
       响起虞枚的喊声:玳平……
       林玳平车过头─
       书房的窗页已被推开,虞枚在窗洞内做了一个要她去书房的手势──随即关闭窗门。
       林玳平的神情从欢愉很快转向淡漠。

150、续,书房
       林玳平走进书房。
       虞枚坐在沙发上斟着咖啡,见林玳平进来,侧头示意她坐下。
       林玳平:什么事,导师?
       在虞枚正对面的沙发上坐下──两人之间隔着一张柯必西埃套几。
       虞枚将斟满的咖啡杯移到林玳平的面前。
       虞枚:很抱歉,打扰了你的雅兴。
       林玳平:(淡淡一笑)你太客套了;礼仪的一半从来就是……
       虞枚:虚诳。
       林玳平点头一笑。
       虞枚:按传统的理解,婚约的建立似乎不在民政部门,而是在饭店,在喜宴的杯觥交错中获得亲朋好友的认可……
       林玳平:我担心一件事……这么多天了,妈咪还是没回音……
       虞枚起身绕过套几和沙发,走到林玳平的身后轻轻捺住她的双肩。
       虞枚:……玳平,如果你只是出于一时的冲动,那么你可以随时解除这个法定的契约。对我来说,你的快乐是最重要的……
       林玳平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虞枚:……是什么原因让你作出了这样一种选择?
       林玳平回过神来,端起杯子呷了一口咖啡。
       林玳平:你的口吻像个局外人,导师。这样的选择不是你希望的么?
       虞枚:你我相差三十五岁;不是希望,而是以前从来不敢抱有这样的奢望。
       林玳平:你不是说过,女人的隐私是不可窥探的么?
       虞枚:我无意窥探你的隐私……这些天来我一直在想,我们婚姻的基础是什么?这恐怕不属于隐私吧?
       林玳平:导师,你一直在寻找这个答案。
       虞枚:我承认。
       林玳平:那么──找到了么?
       虞枚:恐怕不是感情──你并不爱我。
       林玳平:爱情的最佳归宿是婚姻,但很少有人能够获得这样合一的幸福。
       虞枚:你的意思是……?
       林玳平:总之命运把我赐给了你,这还不够么?
       边说边把双手举了上去,把住虞枚的左手。
       虞枚挪移右手,在她的手背上意味深长地拍了拍,然后轻轻握住。
       虞枚:你愿意把我们的婚礼办成一种什么样的规模?
       林玳平抽出双手,斟了两杯香巴尼出产的香槟。
       虞枚绕至套几前。
       林玳平把其中的一杯递给虞枚。
       林玳平:(举杯)不同寻常的婚姻应当有一个不同寻常的形式同它相配──导师,你为我祝福吧……
       虞枚:(稍一默神)还是不要用婚礼的誓约来禁锢自己的明天,倘若你哪一天觉得只有离开我才能重新找到快乐,那么你……
       林玳平:导师……
       虞枚:好吧;(举杯)为你的快乐!
       林玳平:还是为了我们对美的追求吧。
       碰杯。
       林玳平将杯里的香槟一干而尽。
       虞枚放下空酒杯,从怀里掏出一方银质首饰盒。打开盒盖,里面插着一枚钻石戒指。
       (──主题音乐)
       四周围簇着法国路易十三风格花饰的钻石戒指。
       林玳平:这算是一种对内容的补救么?
       虞枚拿出戒指,搁下银盒──轻轻牵住林玳平的左手。
       虞枚:内容贫瘠,只能在形式上稍作补救。
       一双干燥的手将戒指戴在一只纤纤素手的中指上。
       另一只纤手替原来的那只纤手退下戒指,改套无名指。
       干燥的手立即加以阻拦,复又将戒指戴到纤手的中指上。
       响起一阵敲门声。
       虞枚:(不悦地)请进。
       宋妈推门进来,朝前跨了半步。
       宋妈:太太,外面有人找你。
       林玳平:是谁?
       边问边向门口走去。
       宋妈:她说是你湄洲的姨表妹。
       林玳平突然停下脚步,愣了一下。
       林玳平:妈咪?!
       条件反射一般惊惶失措地奔出书房。
       宋妈匆匆跟出。
       虞枚正欲出门─
       窗外传来一声树枝断折的巨大声响。
       虞枚返身赶到窗前,惊疑不定地推开窗户─
       地上被雪压折的树枝。
       镜头缓缓上摇:大雪中的雪人──原来的模样已经分辨不清。
       虞枚关上窗门,忐忑不安地走出书房。

151、续,甬道里
       虞枚匆匆赶往大客厅。
       在拐弯处突然停住,单手撑住廊壁──似乎等待着什么。
       宋妈神色惶急地出现在弯道口。
       宋妈:教授,林老太太她……
       虞枚:病得怎么样?
       宋妈:(摇摇头)去世了……
       虞枚稍一默神,支起身子疾步拐弯。

152、续,大客厅
       林玳平软绵绵地靠在沙发里,两眼直勾勾地望着天花板,对表妹的喊叫没有任何反应。林玳平的表妹──一个二十岁左右,穿一件藏青色中式棉袄的姑娘,一边轻推林玳平,一边焦虑地喊叫她的表姐。
       林玳平的表妹抬起脑袋─
       虞枚疾步走进大客厅。
       紧随其后的宋妈搓着双掌。
       林玳平的表妹起身让在一边。
       虞枚上前捧住林玳平的双肩。旋即心慌意乱地从口袋里掏出嗅瓶,旋开密封瓶盖,拿到林玳平的鼻子底下。
       林玳平起手缓缓推开,双眼仍然呆呆看着天花板。
       林玳平:是我──害死了妈咪……

评分

3

查看全部评分

「好文!打赏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15 11: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名无实》不幸之事接踵至,法定婚姻乃形式。人生太多属儿戏,实难把握住自己。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17 01: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亚细亚船长 于 2018-2-17 01:34 编辑

153、虞府餐厅
       模模糊糊的蜡烛后面,虞枚仍然凝固在高背餐椅里冥想。
       俄顷,划燃火柴正要去点熄灭的雪茄─
       林玳平的画外音:导师!
       手一抖,抬起眼帘,同时缓缓挥灭火柴。
       林玳平走近餐桌,双手把住另一把餐椅的椅背。
       林玳平:对不起,导师。
       虞枚:你并没有理由向我道歉,应该道歉的是我。
       林玳平:为什么?
       虞枚:因为我喋喋不休,一直在唠叨……
       林玳平:(耸肩一笑)你想说什么?
       虞枚:Open thou mine eyes,thrt I may behold wondrous things out of the law.
       字幕:求你拨开我的眼睛,使我看出你律法中的奇妙。
       林玳平挪开餐倚坐下。
       林玳平:你想知道什么?或者说你怀疑我什么?
       (音乐──由不协和音程构成,与主题音乐悖反的圆号独奏)
       虞枚:你为之辩护而宁肯鄙薄丈夫的那位先生。
       林玳平:(稍一默神)是的,昨天下午我确实在苏博士的府上,今天又用了一个整天的时间来反刍昨天的感受。
       虞枚:这就是你所谓的隐私?
       林玳平:不,不全是。
       虞枚:那么至少占了其中的一大部分。
       林玳平:(缓缓摇头)你在跟我捉迷藏,导师。
       虞枚:你跟我捉了十个月的迷藏──尤其在你客客气气对我说‘晚安’的时候。
       林玳平:(斟酌地)作为丈夫,我跟你近在咫尺,作为学生,我又跟你相距很远……
       虞枚:所以你像是一位客人,而不是这里的女主人……
       林玳平:导师……
       虞枚:导师?你不觉得这个称呼有些荒诞么?
       林玳平:你在逼我,导师。
       虞枚:我并不这样认为。在我们简朴的婚礼上,我曾经主动放弃了作为一个丈夫的特权。
       林玳平:确实如此。
       虞枚:但这并不等于说……
       林玳平:你想收回这种权利?
       虞枚:如果我想收回的话。
       林玳平:(淡淡一笑)当初你装作落落大方,原来只是为了更加堂而皇之地得到它!
       虞枚:当初我之所以放弃权利是因为你把自己看作是一件馈赠的礼品;但是现在,我相信有一种外在的力量正在改变我们相对的平衡。
       林玳平:所以你想抢先一步,把我据为己有?
       虞枚:当别人企图染指的时候……
       林玳平:你同时侮辱了两个人,导师。
       虞枚:(激动地)被侮辱的是我,太太!
       林玳平:侮辱你?……我?
       虞枚:不错。
       林玳平:如果就此而论,我只能跟你说这并不是一种义务,而是情感的产物。你是我的导师,是我的丈夫,但至少现在还不是我的情人。
       虞枚猛然站起,狠狠把雪茄摁在餐桌上。
       林玳平:我的躯壳,导师;我当初准备给你完全是因为她仅仅是一个躯壳,而现在,我的灵魂已经回来。事实上,我并不属于我自己。
       虞枚:(怒极而笑)属于苏大博士?
       林玳平:(叹息,喃喃地)如果他想要的话……
       虞枚:如果?在自己的丈夫面前你竟然不顾廉耻地公然声称……
       林玳平:在他把我们母女从湄洲接回上海,在他连续七个昼夜守护在我病榻旁的时候,我的心便已嫁给了他……
       虞枚:(出乎意料地)是他!……怎么可能?
       林玳平:苏博士的英文名字是腊尔夫·休斯;记得你曾经提起过。
       虞枚:(大吃一惊)哦……
       嗒然坐下。
       林玳平:夫妻之间为了灵与肉的属权而发生争执确实荒诞不经,但这又无法避开,所以我不得不坦告这一切。也许是我们的婚姻过于特别,所以才会有一些过于特别的问题来骚扰我们。
       虞枚:如此看来,你把内容给了他,而仅仅把形式留给了我。
       林玳平:同一个内容可以有多种形式,而同一形式也往往有多种不同的内容;假如你认为得到了我的身体就能统一内容和形式,那么你随时可以拿去……
       虞枚:(沮丧不已)十个月来,我们的感情难道就没有一点……
       林玳平:非但没有,还在原来的矛盾上加上了新的矛盾。导师,我想留在上海,仍然住到我的老屋里去。
       虞枚:(愕然站起)你……你不想去那不勒斯?
       林玳平:我有一种预感,我们──不会快活。
       虞枚:不,玳平;你知道那不勒斯艺术系的博士研究生名额是多么珍贵么?那里有最精粹的绘画和雕塑!每逢假期,我们可以去罗马,去米兰,去──佛罗伦萨;也可以去雅典,去埃及……对了,你不是想先去一趟巴黎吗?
       林玳平:(幽幽叹气)我们愈陷愈下,痛苦也随之加深……
       回转身子,缓慢向门口走去。
       虞枚:玳平……
       伸手捧起一侧餐倚上的服装盒,刚欲开口─
       忽然想起了什么,重新放下纸盒。
       林玳平缓缓走出了门洞。

154、上海新芭蕾舞团,琴房
       音乐──芭蕾舞剧《太极》“中孚”卦的“六三”片段,音乐骚动、惶恐。
       简忆洳饰演不当位的阴爻。连续的“皮鲁埃特” ──像是受困于维谷的疑惑,不知所措。
       叶秋实手扶钢琴键盘从琴凳上站起。
       简忆洳的“布雷”舞步──犹豫而焦灼;最后停在后五位上。
       简忆洳:怎么样?
       叶秋实:动作的准确性无可挑剔,只是在细微之处有点过。
       简忆洳:你的标准比导演还要苛刻。
       叶秋实:这是一个理解上的问题……

点评

155到160组镜头不慎被删,补在55层。  发表于 2018-2-21 16:57

评分

3

查看全部评分

「好文!打赏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17 10: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相悖》无实婚姻总矛盾,悔恨当初火攻心。人生苦乐于灵魂,貌合神离终缘分。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18 17:35 | 显示全部楼层


白玉兰


评分

3

查看全部评分

「好文!打赏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18 17:39 | 显示全部楼层


被遮蔽的路牌


点评

以上两张均为上海雪景;白玉兰是上海的市花。  发表于 2018-2-18 17:42

评分

3

查看全部评分

「好文!打赏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21 14: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亚细亚船长 于 2018-2-21 15:49 编辑

161、虞府,林玳平的卧室
       淡淡的阳光下,六、七片五角形状的风铃悠悠荡动,发出的响声清脆、空杳,显得百无聊赖。

162、卧室外的露台
       露台上用铸铁精制的栏杆。
       虞枚走进画面,意兴阑珊地注视着花园里─

163、花园里
       花园的四周簇围着玉兰、水松、石楠、花榈木、肥皂荚和菠萝蜜树。多数花木已经枯萎,只剩下蓼蓝、茶花、秋海棠、啤酒花和一些菊科类草本及藤本植物还在零零落落地开放。花园的外突部分呈弧线形,中央砌有一座精巧的喷水池。往里,距离楼房数米远的草坪上搭着一座小角楼,那时鸽巢的所在。林玳平坐在水池与角楼之间的石鼓上弹着吉他,厄格拉丽亚伏在一旁,注视着草坪上觅食的鸽子。不远处的菊圃前孤零零地放着一付画架,画布上的菊科类植物耷拉着脑袋,色彩灰蒙蒙的。
       音乐传来,那是塔尔莱加的《阿尔汉布拉宫的回忆》。极轻极柔的颤音在空气中抖动,传达着一种思慕和无根的感情。
       镜头缓缓推向林玳平的侧背。
       期间响起林玳平的画外音:
       博士,在我即将远赴那不勒斯以前,我终于
       读到了你的信。你的信前后相悖,既像是求爱,
       又像是忏悔,但是无论出于哪一种晦涩的深意,
       都已为时太晚,因为在那个大雾弥漫的深夜,
       我──嫁给了我的导师。我们始终以礼相待,我们
       仅仅把婚姻维持在一种表面的程度,但是现在
       他意欲收回已经放弃的权利,甚至不惜扭曲自己
       来诋毁早已达成的默契;我──于是我想到了你。
       开学以前,我决定在巴黎住一段时期,那正是
       亚眠大赛的时间。我去干什么?我不知道,就像
       秋实还不知道我活着一样;但我不能不去,这里
       有一种超自然的力量驾驭着我,我无法抗拒……

       抱琴沉溺的林玳平。

164、指与弦
       轮指奏的右手。
       音孔上颤动的弦线。

165、角楼上
       一只正在孵化的母鸽子突然改变了主意,抬头步出巢门。
       振羽。

166、指与弦
       轮指奏的右手──力度逐渐加强。

167、林玳平卧室外的露台
       ──颤音中透出打字机的嗒嗒声。
       三羽竞翅的鸽子先后停栖在栏杆上,其中一羽继而飞到窗台上向里张望─
       林玳平正在案桌前悉心打字。

168、窗里的风铃
       镜头推向窗里的风铃。
       期间,打字机的走格声停止。
       悠悠悬转的风铃和悠悠悬击的铃声。
       一只纤细的手伸入镜头,心不在焉地拨弄着五角形金属片,风铃发出的声响随之密集。

169、上海新芭蕾舞团,叶秋实的宿舍
       林玳平的自画像。
       一只白皙而修长的手小心翼翼地摘下椭圆形画框。
       叶秋实捧着画框凝视了片刻,尔后插入皮箱箱盖后面的文件袋。
       转身抬头─
       简忆洳拿着一张报纸走进屋子。
       笑着递上报纸──那是一种几经修饰的微笑。
       叶秋实接过报纸看了几行。
       一手指着他们双人舞的舞台剧照,一手背过报纸朝简忆洳展示。
       简忆洳欣然一笑,点了点头。
       叶秋实漠然收回报纸,慢慢把它撕成碎片。

170、虞府,林玳平的卧室
       一只打开的鹿皮皮箱──还不曾装满东西。
       一双纤细的手捧着苏公博的大理石胸像放入皮箱。
       (叠入)依然是这双手从案桌上拿起一封已经封了口的信──信封上打着苏公博在格廷根的住址。

171、附近的一家邮局
       还是这双手拿着那封信投入邮箱。
       林玳平转过身子,长长舒了一口气。

172、虞府花园铁门外
       老花匠慢慢打开大铁门。
       镜头向花园慢慢推去。

173、花园里
       白色血铁龙轿车静静停在楼前的空坪上。虞枚手把开着的车后门,正在向宋妈交待着什么。
       虞枚下意识地看了看腕上的手表。
       抬头望着角楼方向。
       宋妈无可奈何地摇摇头,朝着角楼方向走了几步。
       角楼下,林玳平恋恋不舍地放掉了手里的鸽子。
       抬头望天─
       冲入天际的羽鸽。
       (以上十一组镜头与林玳平的画外音保持同步)

174、花园里
       (音乐──弘远的女声衬腔重唱起)
       轿车徐徐驶出园门。
       厄格拉丽亚从里奔出,向大铁门跑去──
       大铁门缓缓关合。

点评

《阿尔罕布拉宫的回忆》由西班牙吉他大师弗朗西斯科·塔雷加作曲,是古典吉它曲中的“名曲之名曲”。全曲采用难度甚高的轮指奏法,充分展现了恬静、忧伤的主题。 阿尔罕布拉宫(Alhambra Palace)是中世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2-21 15:33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好文!打赏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21 14: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yang杨厘 于 2018-2-21 14:49 编辑

《愁更愁》人生难分孰成败,一念之差径徘徊。理想超越现实爱,艺术高于生活来。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21 15: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亚细亚船长 于 2018-2-21 15:48 编辑
亚细亚船长 发表于 2018-2-21 14:08
161、虞府,林玳平的卧室       淡淡的阳光下,六、七片五角形状的风铃悠悠荡动,发出的响声清脆、空杳,显 ...

       《阿尔罕布拉宫的回忆》由西班牙吉他大师弗朗西斯科·塔雷加作曲,是古典吉它曲中的“名曲之名曲”。全曲采用难度甚高的轮指奏法,充分展现了恬静、忧伤的主题。



       阿尔罕布拉宫(Alhambra Palace)是中世纪摩尔人(穆斯林)在西班牙建立的格拉纳达王国的王宫。“阿尔罕布拉”,阿拉伯语意为“红堡”,是摩尔人留存在西班牙所有古迹中的精华,有“宫殿之城”和“世界奇迹”之称。图为阿尔罕布拉宫的穹顶。


点评

阿尔罕布拉宫装修豪华、繁琐。林玳平在这个时候弹奏此曲,估计是为了表现她“剪不断理还乱”的忧伤。  发表于 2018-2-21 15:47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好文!打赏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21 16: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亚细亚船长 于 2018-2-21 17:32 编辑

       补前面不慎删掉的155到160组镜头:

155、虞府,林玳平的卧室
       林玳平的手滞留在苏公博的雕像之上。
       耽溺的神情中不时漾起骚动的皱襞。
       期间响起林玳平的画外音:
       仿佛一切都在驱使我做出重大的选择;这一位
       远在美索不达米亚研究古老的巴比伦艺术,借此
       躲避我──哦,不如说是为了秋实而自我放逐,
       把彼此间的缱绻纯情丢弃在时间同理智的荒野上,
       让它──自生自灭。而那一位近在咫尺,
       当我的理性逐渐从双重的痛苦中苏醒,我才
       重新感到了他的引力;哦,我现在多么需要
       一种知己的力量来评估我骚动的念头啊……

       回转身子,矛盾重重地走到床前。
       痉挛般地按住床边柜上的电话听筒。
       犹豫的表情。
       慢慢提起电话听筒。
       拨动电话号码。
       (以上一组镜头与林玳平的画外音保持同步)

156、上海新芭蕾舞团,琴房
       叶秋实:‘象曰:或鼓或罢,位不当也’。‘六三’,阴爻处在阳位,它的前面虽有得正的‘六四’,然而同性相斥……
       电话铃声。
       简忆洳条件反射地车过头,快步赶去接电话。
       叶秋实旋过身子,伸手去拿钢琴谱架上的剧本。
       简忆洳的画外音:喂……?(失望地)你的。
       叶秋实:什么?
       简忆洳:(似笑非笑地)你的电话──一位jiaojie的电话。
       叶秋实放下剧本。
       简忆洳:她有点(打着手势)有点结巴。
       叶秋实耸了耸肩膀,朝电话走去。
       简忆洳:(轻声地)快一点!
       叶秋实隐隐一笑,走到电话前拿起听筒。

157、虞府,林玳平的卧室
       林玳平不知所措地握着电话听筒。
       听筒里响着叶秋实的喂喂声。
       门外传来宋妈的画外音:太太……
       同时响起叩门声。
       林玳平:(脱口而出)进来吧。
       一阵惊慌,不自觉地捂住嘴,惶然挂上电话。
       期间宋妈端着一碗桂花莲子羹走进屋子。

158、上海新芭蕾舞团,琴房
       盲音声起。叶秋实还想呼叫──意识到对方已经挂上了电话。
       慢慢放下电话听筒。
       手按电话,疑窦丛生──
       似乎重又响起电话里的声音:进来吧……
       简忆洳:怎么啦?
       赵雨平手里拿着一份材料走进琴房。
       叶秋实:没什么。
       赵雨平:怎么,煮熟了吗?
       叶秋实:只等装盘上席了。
       赵雨平:先让你的《太极》凉一凉,出去走走怎么样?
       叶秋实欣然一笑,轻轻放下钢琴琴盖。

159、上海展览馆
       秋夜清清。
       长长的双圆柱巨柱式净柱廊一直伸进夜帘。
       透过透视感相当强烈的数十根排柱及连穹柱券装饰的券洞,可见二十八层的中央塔座隐隐耸立在深邃的夜空中。
       一道精美工巧的高浮雕连穹柱券。
       券洞一边的半圆贴柱间挂着一块从镂空处透出灯光的鎏金招牌,上面是用中、英、俄三国文字标示的酒馆名称。
       一些衣著体面的客人散缀在券洞前和外面的庭园里。

160、一家俄罗斯风格的酒馆里
       天棚上的灯光稍嫌昏暗,但与餐桌上点点繁星般的烛火相映在一起则变得适宜、雅致。
       两位身穿黑色旗袍的酒馆女招待正在为顾客递送饮料和点心,其中一位手端餐盘,十分规范地穿行在疏落的顾客中间。顾客中间,叶秋实、简忆洳和赵雨平圈坐在近窗的旮旯里,各自面前分放着血玛利、草莓奶饮和爱尔兰咖啡。一座雕饰繁琐的烛架置于桌子中央,四朵烛火静静吐出柔和的橙色光朵。
       叶秋实把看过的材料递给简忆洳。
       叶秋实:海伦娜来信告诉我,她的姐夫布莱格林顿·沃尔姆斯博士,曾经在莫斯科指导过我的罗特斯泰因、罗巴切夫斯基教授,以及日本的三和夫人都是这届舞蹈赛的评委成员。赵老师,听说三和夫人是令尊的故交?
       赵雨平:她已故的丈夫三和先生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外交家──这届比赛一共有十七个国家的一百二十八位选手参加,你的感觉……?
       叶秋实:苏联的帕斯凯维奇和奥津佐娃、沃尔金和亚历山德罗芙娜,法国的拉普拉斯和玛丽娅娜,英国的哈斯丁和克拉丽莎,意大利的乔尔乔尼和阿格丽品娜,这五对都具有夺冠的实力。
       赵雨平:你呢,你的自我感觉怎么样?
       叶秋实:我还没有闲暇去捕捉这类感觉。
       赵雨平:(沉吟)因为你病殁的爱人?或者因为你去年的处分?
       叶秋实:一个小时以前我刚从痛苦中挣脱出来……
       赵雨平:(稍一默神)你读过《东方的图腾艺术》这本书么?
       叶秋实:书名很熟,但没有看过。
       赵雨平:你是苏公博的好朋友,怎么连他的经典都没读过?
       叶秋实:哦,对了,是公博的书。(做了一个无可奈何的手势)可惜他的中文增补本还没脱稿。
       赵雨平:(讶异地)你的英语不是挺好的么?
       简忆洳:是法语,他的英语只会说一句……
       赵雨平:(笑笑)什么?
       简忆洳:I’m sorry,I’m deaf.
       字幕:抱歉,我是聋人。
       赵雨平:(莞尔一笑)记得书里有这样一段话,大意是──巨大的灾难必然伴随着相应的偿还;为了超越旧的模式,命运为你准备了痛苦的反刍,所以痛苦并不是一件坏事……
       叶秋实:(长叹一声)过于理智,结果变成了冷漠……
       赵雨平:(摇摇头)你能告诉我被处分的原因么?
       简忆洳:(放下材料)去年瓦尔纳比赛的时候,他爱人的生命──当时只剩下了三个月的时间……
       赵雨平:(感慨地)哦……这本来是一种值得赞美的行为,怎么会受到这样一种待遇?
       叶秋实一口气饮干杯里的血玛利。
       叶秋实:也许──我的心里会因此而更好过一些。
       赵雨平怦然心动,不由自主地前迎身子,紧紧握住叶秋实的手。
       简忆洳:(啜了一口草莓奶饮)我有一个想法……
       赵雨平:(车过头)什么?
       简忆洳:开窗。
       赵雨平:(笑了笑)那就换换空气吧。(松手坐直)这次比赛以后你决定改行了么?
       叶秋实:我不想赖在狭窄的楼梯上挡住别人上来──价值的实现不在于维持已有的东西,而在于更新现有的东西。
       赵雨平:哪怕悖方向的更新也在所不惜?
       叶秋实:一切都好,只要不在已有的软床上酣睡不醒。
       赵雨平:是啊,有些偏失,本身也有合情的一面……

点评

上海展览馆,以前叫中苏友好大厦,现在叫上海展览中心。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2-23 02:12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好文!打赏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21 18: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苦思》艺术形式多流派,生活内容富精彩。心存偶像念难排,东风无力花无奈。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2-23 02:12 | 显示全部楼层
亚细亚船长 发表于 2018-2-21 16:47
补前面不慎删掉的155到160组镜头:
155、虞府,林玳平的卧室       林玳平的手滞留在苏公博的雕像 ...

    上海展览馆,以前叫中苏友好大厦,现在叫上海展览中心。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好文!打赏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美言APP(手机客户端)安装|小黑屋|Archiver|美言军事网 ( 联系方式:QQ64237762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本站声明:本网站所有转载之内容只代表作者本人之观点,本网站纯粹只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站转所转载之内容,无任何商业意图,如本网站转载稿件涉及版权、著作权等问题,请您来函与本站管理员取得联系(联系方式: (只收手机短信)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或者电子邮箱meyet@sina.cn)。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网站地图sitemap

GMT+8, 2018-2-23 14:3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