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言军事论坛-最新军事新闻

查看: 13169|回复: 2

美国“传奇”级和LCS的衍生型也有机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3 21: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海军准将的后代——佩里级护卫舰的后继者何时现世?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晨枫】
在美国海军的兄弟兵里,佩里兄弟大概是最有名的。两人都是海军准将。弟弟马修的功绩在海上,他的“黑船”打开了日本的大门,间接启动了明治维新。哥哥奥立佛的名气更大,但他的功绩主要是1812年战争(就是英军把白宫烧了的那次)中的伊利湖之战,他的名言“决不弃船”尤其著名。美国海军的“佩里”级护卫舰是以哥哥奥立佛命名的。
奥立佛·佩里油画画像
“佩里”级是成功的设计,在优良的适航性基础上,整合了不错的防空和反舰能力,反潜能力尤其突出。这是当时海军作战部长朱姆瓦尔特上将“高低搭配”中的低端(高端为“斯普鲁恩斯”级驱逐舰),即可以整合进入航母的护航舰队,更适合为军辅舰船和商船护航,但也具有不错的独立作战能力。在盟国海军中,“佩里”级护卫舰也确实是作为制海主力使用的。
美国海军的“佩里”级已经全部退役,现在“伯克”级驱逐舰与“自由”级或“独立”级濒海战斗舰之间没有中等吨位的战舰,濒海战斗舰(简称LCS)的定位与使用和强调护航与反潜防空作战的护卫舰有显著不同。
在后冷战的自信爆满中,美国海军试图以传统的航母和宙斯盾战舰作为后盾,打造大批的濒海战斗舰,用于前沿制海和由海制陆,在缺乏对等对手威胁的新世界秩序中,把潜在威胁掐灭在萌芽状态。“廉价”的濒海战斗舰也有利于在增加数量的同时,控制整个舰队的建造和运作总成本。
16年10月起部署到新加坡的“科罗纳多”
LCS适合在浅水近海高速航行,不怕小艇骚扰,其隐身性能也有利于增强生存力。最重要的是,迅速更换的作战模块使LCS在反潜、扫雷、制海、防空、主权巡逻等不同任务之间可以灵活切换。
但LCS计划在成本控制、技术性能和可部署性方面都没有达到要求,美国海军对“缺乏对等对手”的基本估计方面也错了。LCS是新时代高低搭配中的低端,但胜任的低端必须满足两个要求:能够独立完成低端任务;能够补充高端战舰完成高端任务。
对于LCS来说,由于技术问题,作战模块的迅速更换能力做不到,多用途意图不能实现,自身的基本战斗力又有限,抗打击的生存力更加有限,因此上述两点要求都不能满足。
LCS还在继续建造,但数量将大大减少。美国海军启动了新的导弹护卫舰换代计划,简称FFG(X),2017年7月10日向工业界发布方案征询,7月25日发布了更具体的要求,计划在2020年选定方案,启动建造,现计划20艘。
FFG(X)要求用战斗力和生存力更强但成本依然较低的新型护卫舰替代LCS,在某种意义上回归典型的护卫舰。
具体来说,要求如下:
1.能跟上航母和整合进入舰队作战
2.在高威胁环境里具有足够的生存力
3.能独立执行低烈度作战与和平时期的准军事行动
4.适合大洋和近海运作
5.战斗系统(包括指挥、控制、探测、武器)能融入现有舰队体系
能够:
a.在超地平线距离上打击敌人水面舰船
b.探测和打击敌人潜艇
c.为船队护航
d.实施主动与被动电子战
e.抵御蜂拥攻击的小型船艇
f.搭载和控制空中、水上、水下无人系统
作为现代版本的高低搭配的低端,FFG(X)特别强调低成本,而且要在2020年开始建造,时间紧迫。全新设计要至少到2023财年之后才可能开始订购建造。因此美国海军规定不考虑全新和大改设计,已经完成的纸面设计也不接受,只接受已经投产和经过海上使用考验的现有设计及其改进设计,规定只采用货架技术,不接受全新技术。但基准设计不限于美国设计,外国设计也可投标,不过必须在美国建造,这是美国法律规定的。
要指出的是,美国海军对于导弹护卫舰(FFG)的定义是带区域防空导弹的护卫舰,只有反舰导弹的护卫舰依然只是护卫舰(FF),“拉姆”那样的近防导弹也不算。另一方面,“区域”的定义并不严格,不是一定要达到宙斯盾的水平才算区域防空的。
2016年12月发布的美国海军造舰计划要求“战斗舰队”(Battle Force)舰艇总数355艘,其中巡洋舰、驱逐舰一级的大型舰艇104艘,包括护卫舰(现无)、LCS和扫雷舰的小型舰艇(简称SSC)52艘。巡逻艇不计入“战斗舰队”,所以不算SSC。到2017年底,美国海军有24艘SSC,其中13艘LCS,11艘扫雷舰;2018年底将有28艘SSC,17艘LCS,11艘扫雷舰;2019年底有32艘SSC,全部为LCS,扫雷舰全部退役。
LCS计划在2014年2月重组。此前,时任国防部长哈格尔要求建造52艘LCS。重组之后,LCS减少到32艘,其余20艘改为护卫舰版LCS,注意,这是FF,不是FFG,因此可简称为LCS-FF。LCS-FF保持LCS的基本设计,但增强武器装备,避免没有搭载作战模块的LCS只能充当“超级海关缉私艇”的尴尬。
原本的LCS虽然应急装上了鱼叉,但是其可靠性么……
2015年12月,时任国防部长卡特要求把SSC数量减少到40艘,其中28-30艘为LCS,10-12艘为LCS-FF,具体比例视LCS-FF计划确定时间和LCS建造速度而定。
在2018财年(2017年制定)预算里,美国海军再次重组SSC计划,护卫舰部分单列,不再列在LCS名下。这是FFG(X)的开始。与LCS-FF相比,着重增加了防空和电磁攻防能力,但防空以自卫性区域防空为主,并不要求驱逐舰级的远程区域防空,但要求大大强化生存力。
值得注意的是,FFG(X)要求反舰和防空为主要任务,反潜为次要任务。LCS的反潜模块尽管问题多多,但依然在研制中。未来LCS将搭载反潜模块和已经投入使用的扫雷模块,在高烈度战争中主要承担反潜和扫雷任务。在防空方面,FFG(X)除了自卫防空外,主要是作为哨舰,成为舰队的外围侦察和目标引导平台,防空主力依然是宙斯盾战舰。
到2017财年,美国海军已经订购了29艘LCS,2018财年计划增加2艘,2019财年计划增加1艘,总计32艘。2020财年计划订购FFG(X)首舰,2021财年订购二号舰,2022-2030财年每年订购2艘,共20艘。要求二号舰以后平均造价9.5亿美元(其中舰体4.95亿,均为2018年币值,下同)。作为比较,2018财年的LCS的造价为5.68亿美元,DDG-51驱逐舰为17.5亿。FFG(X)的首舰造价待定。按照美国海军的惯例,研发设计和工装开支都打入首舰造价,所以首舰造价会显著增加。
FFG(X)计划投资估算(单位:百万美元)
2016年12月,美国海军决定FFG(X)采用洛克希德COMBATSS-21作战管理系统,这是宙斯盾的发展型,具有良好的可扩充性,具有“A射B导”的协同作战能力(简称CEC),已经在宙斯盾战舰和“自由”级LCS上使用,可以控制“标准”SM-2系列和“增强海麻雀”ESSM Block 2防空导弹。
FFG(X)将配备SPY-6主动相控阵雷达,这是“原版”宙斯盾的SPY-1的发展型,与COMBATSS-21一样,具有良好的可扩充性,上可以用于未来的CG(X)巡洋舰、“伯克III”级驱逐舰的双波段“防空反导雷达”(简称AMDR),下可以用于“福特”级航母和FFG(X)的“舰艇对空监视雷达”(简称EASR)。
EASR与宙斯盾或者AMDR不同,是三面阵而不是四面阵,安装在桅顶的“大蘑菇”周边。基本单元为2英尺的立方体模块,“福特”级上采用每面2x2阵列,FFG(X)采用3x3阵列。这是基本单元数,发射-接收单元数当然要多得多。
在武器方面,美国海军规定FFG(X)要具备:
1.2座四联装超地平线反舰导弹
2.ESSM和SM-2的发射能力,两者居一,或者两者兼有
3.1门Mk110 57毫米炮
4.1座Mk15 Mod 31“海拉姆”近防导弹系统
5.1座“长弓地狱火”导弹系统
6.1架MH-60R直升机
7.1架MQ-8或者未来无人机
8.2艘7米硬壳充气艇
这些以及声纳、水下作战系统、电磁攻防系统、光电系统等都需要装舰但由美国海军提供。
值得注意的是,FFG(X)超越了LCS-FF,但并不免除LCS的近海和低烈度作战要求,还是装备了一些特别适合近海和低烈度作战的装备。比如在ESSM、SM-2防空导弹之外,还要求装备“海拉姆”。这是在“方阵”近防炮平台上用11管“拉姆”导弹替换6管20毫米加特林炮而来的近防系统,既可用于在末段拦截反舰导弹,也可用于拦截无人机,比用ESSM、SM-2经济多了。另外在“正规”的超地平线反舰导弹之外,还有“长弓地狱火”,这是从毫米波雷达制导的直升机发射的反坦克导弹发展而来的,特别适合打击低价值、近距离目标,尤其是高速小艇,再次体现了近海作战的特色。硬壳充气艇更是近海和低烈度作战特色,是海上执法、特种作战和一般联络的利器。
但FFG(X)毕竟不是LCS-FF,还要求远程反舰能力。美国海军没有规定用垂发还是倾斜的管式发射器发射反舰导弹,但垂发要求管长达到最长的“打击长度”,大大超过ESSM的短管和SM-2的中管要求,使得管式发射成为事实上的唯一选择。波音(“鱼叉”Block II+ ER,射程248公里)和洛克希德(LRASM,射程“超过560公里”)没有现成的管式发射型号,退出竞标,只剩下雷西恩-康斯伯格NSM(低-低射程185公里以上,高-低射程550公里以上)。如果最终选用,这可算是历史上第一代采用外国反舰导弹的美国舰艇。
在航海性能方面,美国海军没有规定最关键的吨位要求,但指定了其他要求:
1.完好率不低于64%
2.出动率不低于72%
3.具备A级抗冲击能力,在近失爆炸中,推进、操控和作战系统能保持工作,要能够继续执行防空作战和保持航行
4.舰员定额不多于200人
5.80%最大额定功率时持续航速不低于28节
6.16节时航程不低于3000海里
7.用于未来定向能(包括激光、微波等)和电磁攻击(如强力干扰)的功率储备不低于600千瓦,重量储备不低于26吨
8.用于未来升级的空间、重量、功率、冷能能力设计余量不低于5%
与LCS相比,FFG(X)的舰员定额明显增加,速度明显降低,对生存力提出明确要求。值得注意的是,FFG(X)还对未来的定向能和电磁攻击所需的功率储备提出明确要求。美国海军已经在“庞斯”号坞式登陆舰上试验过战术激光武器,但功率只有30千瓦。显然,美国海军对未来定向能武器的应用抱有很高期望。
两万吨的大型战舰上经过改造只装下了这一套激光武器
作为近年最大的美国海军新舰计划,而且对国内和国外方案“一视同仁”,FFG(X)引起人们的极大兴趣。但在津津乐道的各种欧洲护卫舰和LCS升级之间,还有一些值得注意的深层问题。
FFG(X)是LCS作战性能、生存力达不到预期的产物,但这不等于FFG(X)需要近似宙斯盾战舰的作战能力,这与欧洲国家需要近似宙斯盾战舰能力的高端护卫舰有本质不同。在美国海军,高端战力依然来自宙斯盾战舰,FFG(X)的低端定位不容混淆。过度强调高端作战能力不仅存在显而易见的成本风险,也对高端战舰的订购形成不可接受的压力。FFG(X)不能挤占高端战舰的空间。
在生存力方面也不能再犯LCS那样降低标准的错误,这限制了很多表面上的有力候选的机会。作战系统、武器与现有舰队体系的相容已经由美国海军的要求规定了,但还要考虑一般舰载设备和备件的问题,美国国会和海军不能接受大量的“非标准”和必须依赖进口的设备和备件。
现在不存在完全符合FFG(X)要求的现成设计,几乎所有“公认”的候选都在不同程度上需要重新设计。FFG(X)规定“不接受全新、大改和纸面设计”,这与必须的某种程度的重新设计之间究竟如何划分界限是一个大问题。如果这包括不能对舰体(基本几何尺寸和形状、材质、构造)与动力系统进行改动,只容许按FFG(X)的规定换装雷达、武器、战斗管理系统和对舰桥作相应的小改,那就进一步限制了实际上可能过关的选择。
在“美国第一”的特朗普时代,保护美国海军造舰工业基础也是重要考虑。缅因州的巴斯钢铁和密西西比州的英格尔斯在可预见的将来都将有“伯克”级的建造任务,不是问题。威斯康星州的马林内特和亚拉巴马州的奥斯塔尔分别是建造“自由”级与“独立”级LCS的海军造船厂,各自雇佣1000多人。LCS也是这两个公司的唯一业务。LCS建造完毕而转向FFG(X)时,这两个地方的去向必须考虑。
一般认为,英国26型、法国-意大利“地平线”级、西班牙F105级为FFG(X)的首选,丹麦“惠特菲尔德”级、美国“传奇”级和LCS的衍生型也有机会。
洛克希德与BAe联合递交26型护卫舰,这是英国为45型驱逐舰配套的低端,以反潜、护航为主要任务,约7600吨,燃-电交替推进,巡航和低速状态为电动推进,加速和高速状态为燃气轮机推进,采用两台罗尔斯-罗伊斯MT30燃气轮机和4台MTU柴油发电机,速度达到26节,航程7000海里。配备一门127毫米炮,2门“方阵”炮,一座48管垂发(可发射由“阿斯拉姆”近程空空导弹发展而来的“海上拦截者”防空导弹,射程1-25公里)和1座24管“打击长度”的Mk41垂发(可发射“战斧”巡航导弹、“阿斯罗克”反潜导弹和LRASM反舰导弹)。可搭载两架“野猫”直升机(“大山猫”的舰载型),甚至可供陆军的CH-47F“奇努克”重型直升机起落。还有多用途的任务舱,可搭载任务模块或者特种部队。舰员定额157人,最多208人。按照2016年预算,造价为10亿英镑,约合13.4亿美元。
26型护卫舰。BAE2017年设计方案
意大利的芬坎蒂埃利递交了法意合作的“地平线”级的意大利型,约6700吨,燃-电联合推进,巡航和低速时电力推进,加速和高速时燃气轮机与电力联合推进,采用一台LM2500燃气轮机和4台柴油发电机,航速30节以上,航程6800海里。配备一门127毫米炮,2门76毫米炮,一座16管“席尔瓦”A50垂发,可发射“紫苑”15和30防空导弹,2座4管“奥托马特”Mk2反舰导弹,装备桅顶MFRA主动相控阵雷达。可搭载2架SH-90直升机,这是NH-90的海军型。舰员定额199人。2016年造价为5.98亿欧元,约合7.05亿美元。
09年服役的意大利“地平线”级卡欧·迪里奥号
芬坎蒂埃利军民通吃,除了是意大利海军舰艇的主要建造商外,也几乎独占世界顶级游轮建造的半壁江山。芬坎蒂埃利是马林内的大股东,这是“自由”级LCS的建造商。洛克希德是马林内特的小股东,但是“自由”级的主承包商。如果洛克希德-BAe的26型方案入选,也将在马林内特建造。
通用动力属下的巴斯钢铁与西班牙纳凡蒂亚(以前称巴赞)合作,递交以F105“哥伦布”号为基础的方案,这是F100级的最后一艘,约6400吨,燃-柴交替推进,采用两台通用电气LM2500燃气轮机和两台卡特比勒柴油机,航速28.5节,航程4500海里。配备一门127毫米炮,1座48管Mk41垂发(32管用于SM-2,16管用于“一坑四弹”的ESSM),2x4管“鱼叉”反舰导弹,可搭载1架SH-60“海鹰”直升机。重要的是,F105采用SPY-1D缩小版“宙斯盾”系统,装备四面阵相控阵雷达天线。F105的造价为8.34亿欧元,约11亿美元。
西班牙F100方案
丹麦的“惠特菲尔德”级护卫舰还没有美国方面的合作伙伴,约6650吨,采用全柴动力,航速30节,航程9300海里。配备一门76毫米炮,4座8管Mk41垂发,带32枚SM-2,2座Mk56垂发,带24枚ESSM,另有2-4x4管“鱼叉”反舰导弹。可搭载1架MH-60R直升机。舰员定额167人。造价为3.25亿美元。
亨廷顿-英格尔斯属下的英格尔斯推出“传奇”级海巡船的护卫舰版。“传奇”级原本为海岸警卫队的巡逻船,4500吨,采用燃-柴联合推进,一台LM2500燃气轮机,两台MTU柴油机,航速28节,航程12000海里。作为“巡逻护卫舰”,航程降低到8000海里,但增加一座12管Mk56垂发,带48枚ESSM防空导弹。主炮从57毫米升级为76毫米,可配备缩小版宙斯盾的SPY-1F相控阵雷达或者澳大利亚的CEAFAR雷达。舰员定额148人。2013年海巡船造价为7.35亿美元。
基于传奇级的改进模型
洛克希德则一直在研究“自由”级的多种护卫舰版,沙特尤其感兴趣。吨位从3400吨增加到3600吨,长度加长7-10米。采用SPY-1F相控阵雷达和4-32管的Mk41垂发,可发射SM-2和ESSM防空导弹,具有“长弓地狱火”,57毫米炮可升级为127毫米炮,但意向中的沙特版还是76毫米炮。具有2x4管“鱼叉”反舰导弹。
奥斯塔尔也在“独立”级LCS的基础上一直在研究护卫舰版。
选择虽多,但实际上“惠特菲尔德”、“传奇”级和LCS衍生型希望不大。“惠特菲尔德”级惊人之低的造价是采用民标的结果。丹麦海军在北约欧洲国家内都属于二线,和平时代的出动率就低,战争时代也不指望打前锋,因此民标的低生存力不是太大的问题。“惠特菲尔德”级还采用丹麦特有的Stanflex(标准化和灵活性的合成缩写)模块化任务系统,不仅可以根据任务需要而灵活搭载任务模块,还可使得舰体的设计建造与任务模块分离,只要接口符合即插即用的标准就行。Stanflex事实上启发了LCS任务模块的概念,但LCS任务模块的一摊烂账还没有理清楚,Stanflex在美国海军突然得到青睐的可能性不大。除了丹麦海军,Stanflex也没有得到任何其他国家的采用,尽管模块化在理论上优点很突出。
生存力和任务模块的问题使得“惠特菲尔德”级很难出线,缺乏美国合作伙伴则是另一个问题。FFG(X)必须在美国建造,这使得缺乏美国合作伙伴成为一票否决的因素,美国海军造船界的缺乏兴趣则在侧面说明了业内对“惠特菲尔德”级的看法。
丹麦“惠特菲尔德”级护卫舰
“传奇”级是所有选择中除LCS衍生型外唯一的美国制造,从这一点来说具有先天优势。但这是从海巡船改装而来的,美国海军还没有“民版军用”的先例。海巡船在恶劣天气也需要出动救援或者海上执法,所以适航性没有问题,航程和自持力(达到60天)更是大大超过要求。但这在本质上还是民标船,升级到军标(舱室分隔、管线冗余、船体刚度等)非同小可。LCS之后,美国海军对于民标或者降级军标已经没有胃口了。更大的问题在于这不符合已经投产和经过海上使用考验的要求。“传奇”级海巡船已经成批建造,现有7艘在役,计划建造11艘。但护卫舰版只是纸面设计,最起码需大改。除非美国国内政治因素发酵,在理论上这就导致一票否决。
LCS衍生型也是一样的问题。洛克希德和奥斯塔尔都宣称,只要需要,现有LCS设计就可以容纳Mk41或者Mk56垂发和SPY-1F相控阵雷达。两种LCS都具有特别宽大的直升机库,占用一点作为垂发的空间在技术上不难做到,舰桥上加装雷达也是做得到的。“自由”级还有重心抬高的问题,三体的“独立”级连这都无关紧要。
但“独立”级是全铝结构,“自由”级采用钢制船体但铝制舰桥,不利于战时防火。甲板以上的垂发系统也不利于抗战损。两者都不符合FFG(X)的抗冲击要求。要升级到生存力符合要求,这无论如何没法不算作大改了,加装垂发和雷达是否可以不算大改都无关紧要了。
“自由”号濒海战斗舰
“独立”级的科罗纳多号
洛克希德的沙特版LCS-FF加长船体,有条件采用甲板下的垂发,降低重心,改善抗战损能力,但这还是纸面设计,明确订单都没有,更谈不上已经投产和经历海上使用的考验了。
西班牙F105号、意大利“地平线”级和英国26型是正规的护卫舰。坊间对西班牙F105方案很看好,F105 还发展成为挪威“南森”级和澳大利亚“霍巴尔特”级,但实际上出线的机会并不大。这是西班牙按照“穷人的宙斯盾舰”设计和使用的,根本不是FFG(X)的定位。FFG(X)的防空定位于自卫。即使用于船队护航,也要么支援和补充“正规”的宙斯盾战舰的区域防空作战,要么对紧密队形的船队提供贴身防空,并不要求大区域的防空。美国海军必然情不自禁地外国设计进行“美国化”和升级。由于起点太高,F105任何不可避免的升级都将危险地逼近“伯克”级,与“伯克”级竞争,这是美国海军不容许的。在造价上也是一样。F105的造价已经达到11亿美元,由F105发展而来的澳大利亚“霍巴尔特”级的造价则达到20亿美元。不管是按照美国军标重新设计,还是主要设备与部件的“美国化”,都将进一步提高造价,大大超过FFG(X)的成本上限。
法国-意大利的“地平线”级虽然也是F105那样的防空护卫舰,但起点稍低。欧式武器与雷达换装美国设备的问题并不大,问题在于法国、意大利的舰船设计风格。意大利海军的活动范围大体在平静的地中海内,法国海军除了地中海,还有北大西洋,在理论上还有更远的太平洋、印度洋等。由于远洋和恶劣海况的要求较低,意大利军舰设计在传统上强调“小船大炮”,甲板上堆满武器与电子设备,火力强大,性能威猛,代价是适航性和生存力。法国军舰设计也有一样的问题,只是没有那么极端。在西欧国家中,意大利和法国的军舰设计是最接近苏联风格的,头重脚轻,皮薄馅多。这样的设计当然是有道理的,但也是不符合美英海军传统的,要全面升级到美国军标,难以回避大改问题。除了贝莱塔92F手枪,美国军方在战后还没有采纳过任何意大利设计的主要武器装备,法国设计则是一样都没有。“地平线”级要出线,首先要突破的是心理界线,然后才谈得上技术界线,殊为不易。
英国26型的问题则不同。在定位上,这最接近FFG(X),英国军舰设计风格也最接近美国,高度强调适航性和生存力。在心理上,美英特殊关系和历史上的先例也使得26型的入选门槛显著降低。问题是,第一艘26型的钢板刚切割,至少要到2023年才能交付。如果“已经投产和经过海上使用的考验”是硬性规定,这又一票否决了。即使绕过这一规定,还有吨位过大、定位过高的问题,26型的7600吨与“伯克IIA”级的9200吨过于接近。“原版”已经达到13.4亿美元的造价,“美国化”后可望显著增加。这样的造价与“伯克IIA”级17.5亿的造价相比,显然没有生命力。
与通常“挑花眼”的竞标不同,FFG(X)不仅缺乏达到要求的现有设计,只要不突破“已经投产并经受海上使用的考验”的规定,连从现有设计改进都难。如果突破这一规定,在时间上给予足够的宽限,并与“伯克”级保持适当距离,“传奇”级和加长“自由”级的出线希望明显增加,后者更加看好。
“自由”级衍生型已经采用COMBATSS-21,改用钢质舰桥和增加船体装甲是完全在洛克希德技术能力范围内的事,如果需要,适当加长、加宽舰体也非难事。速度要求降低到不低于28节后,本来为40节以上速度设计的动力系统更是没有问题。舰船与飞机不一样,船体尺度的增减相对容易,中国的052级从基型到D型就是例子。当然,这样的大改需要时间,但可能是最适合美国海军需要的。与“自由”级LCS的通用性则降低了训练和后勤保障的成本,“自由”级现有使用经验还便于“自由”级衍生型护卫舰的未来整合,也便于同属SSC的两者之间的配合。
“基于作战管理系统组件的全船系统(21世纪版)”(简称COMBATSS-21)
“自由”级再加料,吨位也容易控制在4000-5000吨范围,不至于达到6000-7000吨。这是另一个有利因素。时代不同了,船体钢材不再是造价的大头,吨位不再直接决定造价,但吨位对造价的影响是毋容置疑的。更大的吨位意味着更大的空间,在寸土寸金的战舰上,没有人会没事留出巨大的空间打室内高尔夫玩。舰上空间总是与预定功能和系统相联的,最后吨位还是间接决定了造价。2018财年LCS的平均造价为5.68亿美元,增加吨位和舰载设备后,留给FFG(X)的9.5亿美元封顶价的空间并不多。更重要的是,这是美国制造。
从军种政治来说,美国海军对于LCS的“失败”耿耿于怀,军内不乏抱不平和翻案的呼声,其中就有以LCS为基础发展FFG(X)的呼声。当然,反对呼声也不少。历史上,经典型F-18也曾经饱受指责,大改为“超级大黄蜂”后则受到一致好评。或许美国海军悄悄希望“超级自由”级为LCS翻案,使得美国海军脸上好看一点。谁都喜欢脸上好看一点的。
问题是时间。LCS的最后一艘订购计划在2019财年,即使支持者也不赞成增购LCS。如果加长“自由”级的设计要到2023财年才能完成,中间的空档期需要给马林内特和奥斯塔尔找点事干,避免关门、下岗和工业基础的流失。现有LCS都在加装“鱼叉”反舰导弹,加上其他必要的改装和更新,或许能保持这两个地方继续运转。
说起来,时代真是变了。在“佩里”级的时代,“斯普鲁恩斯”级是高端,是神仙级的存在;“佩里”级是低端,但依然是世界上最大、最强的护卫舰,吨位和火力直逼欧洲与苏联的驱逐舰,如英国的42型(包括有名的“谢菲尔德”号)和苏联的“卡辛”级。慢说不可能有美国护卫舰用欧洲设计的事情,也根本不存在性能直逼“斯普鲁恩斯”级的欧洲护卫舰。FFG(X)到底会定位在哪里?
FFG(X)的重要性和看点不言而喻,这个时间上很紧迫的计划反而充满疑云。海军准将的后代酝酿许久,但到2020年是不是能怀上孕还不一定。好事多磨啊。

http://www.guancha.cn/ChenFeng3/2017_12_12_438755_s.shtml

「好文!打赏鼓励」
发表于 2018-1-13 21:30 | 显示全部楼层
护卫舰选型都这么闹腾,实力大不如前了!
「好文!打赏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13 21:31 | 显示全部楼层
干货不少,长见识了。
「好文!打赏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美言APP(手机客户端)安装|小黑屋|Archiver|美言军事网 ( 联系方式:QQ64237762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本站声明:本网站所有转载之内容只代表作者本人之观点,本网站纯粹只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站转所转载之内容,无任何商业意图,如本网站转载稿件涉及版权、著作权等问题,请您来函与本站管理员取得联系(联系方式: (只收手机短信)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或者电子邮箱meyet@sina.cn)。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网站地图sitemap

GMT+8, 2018-1-18 17:4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