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言军事论坛-最新军事新闻

查看: 55665|回复: 0

资本主义危机漩涡中的美国社会与阶级斗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18 21:2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资本主义危机漩涡中的美国社会与阶级斗争
2018-02-18 史唯物 察网


摘 要
在资本主义危机的大背景下,美国处在各阶级分歧表面化、矛盾尖锐化的过程中,于是政治极化、“黑天鹅”、民粹主义、反全球化……等现象纷纷登场。而美国只“属于百分之一,由百分之一所掌握,为了百分之一”,与此同时,普通劳动者家庭正在经历由相对贫困化到绝对贫困化的痛苦过程。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的美国政治,可谓是“乱花渐欲迷人眼”——“占领华尔街”、“茶党”等社会运动相继爆发,自称“社会主义者”的桑德斯掀起一阵左翼旋风,语无遮拦的大资本家特朗普入主白宫,美国退出包括TPP在内的多个“群聊”,国会两党围绕医保、减税撕逼不断,这些看似杂毫无前兆的“乱象”并不神秘,只要我们运用马克思主义稍作分析,个中原因便明朗起来。

马克思说:“人们自己创造自己的历史,但是他们并不是随心所欲的创造,并不是在他们自己选定的条件下创造,而是在直接碰到的、既定的、从过去承继下来的条件下创造。”要说明近年来美国国内政治的各种“乱象”,就必须弄清社会状况,从而厘清各阶级、各社会集团之间的矛盾关系与相互作用。



一、金融危机背景下资本主义两极分化加剧
资本主义制度是一种以生产资料私有制和雇佣劳动为基础的、以资本增殖为目的的社会制度。资本积累过程必然导致两极分化、贫富悬殊针对美国社会现状,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兹(Joseph Stieglitz)评论道:“美国属于百分之一,由百分之一所掌握,为了百分之一”。美国经济研究所(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的数据揭露了美国社会两极分化的现实。



从表1中我们发现,从1962年到2009年,美国前20%富裕家庭所占有的财富在社会总财富中的比重越来越大,余下80%家庭的财富占有比例从19.70下降到12.80%。美国的普通劳动者家庭正在经历相对贫困化——普通劳动者家庭所占有的财富在社会总财富中的比重越来越小。针对相对贫困化,马克思曾形象地论述道:“房子不管是大是小,只要邻居的房子都很小,这房子就满足了作为住宅的基本社会需要。但是,一旦边上立起一座宫殿,这房子就马上缩小到一个小茅舍的程度了。”

此外,劳动者还经历着绝对贫困化的痛苦过程。所谓绝对贫困化,就是指劳动者的财产和经济收入发生了实际的减少。请看表2:



从表2中我们发现,金融危机爆发给贫困家庭带来灾难性影响,20%最贫困家庭陷入到债务困境之中。此外,前20%的富裕家庭与余下80%的家庭之间的财产差距从2007年的22.9倍上升到了2009年的27.1倍。

数据表明,08年危机爆发之后美国社会两极分化愈演愈烈,社会心理也随之变化。哈佛大学最近一项民调显示,18岁至29岁的美国人中,只有19%自称“资本主义者”,而51%受访者不赞同资本主义。相当一部分美国普通民众对日益扩大的贫富差距感到不满,抛弃了原先温和的中间路线,选择了激进的政治立场,提出了促进社会公平、缩小贫富差距的诉求,于是乎,主张社会平等的政治人物桑德斯与反对金融资本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应运而生。

两极分化使公众在经济福利议题上的矛盾凸显。金融危机的爆发和贫富差距的悬殊,驱使人们去关心自身的经济利益和国家的经济政策,然而,不同阶级对于经济政策的看法却有尖锐的矛盾,普通劳动者希望加强金融监管、缩小收入差距;资产阶级则讨厌“劫富济贫”和节制资本的“大政府”——这种分歧和矛盾投射到国会中,便是两党围绕着财税政策和医保改革的斗争。

二、全球化进程中各阶级、各社会集团博弈
极右翼民粹势力崛起还需要从全球化的角度来考察。不同阶级、不同社会集团在全球化进程中的现实处境、利益关切和政治诉求不尽相同,各阶级、各社会集团在这一进程中展开博弈,在博弈中利益受损的阶级和社会集团会更容易产生激进的诉求,这就与全球化的受益者产生尖锐矛盾。

美国垄断资产阶级控制着大批跨国公司,在全球化进程中利用全球的生产要素,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商品市场、原料产地、投资场所和高额利润,是全球化进程的受益者和推动者。

在全球化进程中,中小资本家处于不利地位。他们所经营的企业,不仅面临本国垄断资本的挤压,还面临着外国企业的竞争。而且,中小资本家又由于自身实力所限,业务范围往往局限于本土市场,无法与跨国公司争夺海外市场。因此,中小资本家对全球化持有抵制态度,希望国家采取保护主义政策。

传统制造业工人更是全球化的受害者。一方面,美国的传统制造业受到外国廉价商品的冲击,工人的就业状况和薪酬待遇每况愈下;另一方面,全球化促使追逐利润的资本家将企业转移到劳动力成本较低的地区,譬如墨西哥和东南亚,这就进一步减少了美国工人的就业机会。因此,美国传统制造业的工人也反对全球化。

值得说明的是,垄断资产阶级和中小资本家在政府干预经济这一问题上也有分歧。跨国公司、大企业由于其内部的高度分工和雄厚的经济实力,更容易应对、适应乃至利用政府监管,而中小企业则会因为政府监管而面临困难,具体而言,跨国公司、大企业往往设有专门的法务部门和政府关系部门,分工明确,业务水平高,运作能力强;而中小企业则往往无法雇佣专业团队,应对监管能力弱。另外,跨国公司、大企业对政府的游说能力更强,政府出台的经济政策多倾向于它们,这就进一步导致了中小资本家对政府干预经济行为的不满。

在了解了这三个社会集团的现实处境和利益诉求之后,我们便不难理解“茶党”运动的爆发和“特朗普现象”的产生。

“茶党”运动反对政府干预经济,要求恢复自由市场,反映中小资本家的诉求。特朗普的崛起,也与中小资本家与传统制造业工人对全球化的抵触有密切关系。特朗普反对外来移民、进行再工业化的主张,迎合了面临失业威胁或者已经失业的制造业工人的诉求,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特朗普在2016年总统大选时拿下了“锈带州”。特朗普力主推行“美国优先”的保护主义政策,主张减少政府对经济的监管,这更加符合中小资本家的利益。可以说,特朗普的崛起,反映了在全球化进程中利益受损的社会集团的不满和诉求。


三、国家阶级性诱发“反建制”心理
现代资本主义国家的性质依旧是资产阶级专政,虽然它采取了代议制民主的伪装。在普选制实行以前,由于选举的财产资格限制等原因,我们可以轻易地得出国家不是中立的“公器”这个结论。时至今日,虽然每个成年公民都有了看似平等的政治权利,但资产阶级可以利用其雄厚的经济实力、广泛的社会联系和强大的政治动员能力,通过提供政治献金、控制大众传媒、组建院外压力集团等方式来操纵代议制国家。资本越雄厚,政治话语权越大,因而垄断资产阶级在美国的政治生活中的发言权和决定权是最大的。以美国的税收政策为例,上世纪70年代,美国政府对投资收入的征税一度达到40%。到2013年,投资收入税一度减少到15%,近期特朗普政府又出台减税政策,为美国资产阶送了“圣诞礼物”。

这种国家的阶级属性,决定了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上台,资产阶级特别是垄断资产阶级的利益总是政府的优先考虑,这些政治精英都会持有一种看似“温和”、“中庸”的立场,实际上是一个与垄断资产阶级联系紧密的利益集团,这就是所谓的“建制派”。工人阶级乃至中小资本家的诉求很难得到“建制派”的回应,以救市措施为例,08年危机爆发后,工薪阶层的生活恶化,中小资本家也受到冲击,而国家财政却集中力量资助大银行等垄断资本集团,“劫贫济富”的政策进一步激化了社会矛盾。美国中下层民众对“建制派”、“旧精英”彻底失望,其求变心理为民粹势力崛起提供了温床。

通过分析我们发现,政治极化也好,“黑天鹅”也罢,民粹主义也好,反全球化也罢,本质上是资本主义危机的大背景下美国各阶级分歧表面化、矛盾尖锐化的结果。

【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外院青年马会”】



点击“阅读原文”,更多精彩尽在察网:www.cwzg.cn



Read moreViews 125766 Report
Top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


合作伙伴
结合形势、发展趋势、发展史思考中国现实情况和问题。
16 minute(s) ago


张南惠
没有无产阶级领袖人物,再危机也不能社会主义。
51 minute(s) ago


老咪天行健
文章深刻剖析了资本主义社会的危机因素的产生,还有见地。资本主义的终极目标是地球资源的私有垄断占有,而资本主义的核心是以私有化主导下的结盟、股份制的精英契约化,这种塔层式以垄断、控制资源为核心左右政权,支配资源分配的资本主义制度,只能是挤压、控制大多数人民生活资源为占有的,人类赖以生存的有限资源被资本家们所掌握并按照他们的设定分配。这就是当今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精英化的路线,人民永远是处在最底层的阶级,政府功能也会随着资本利益的需要而有所偏移,中层阶级只能是上层阶级与下层阶级的一种分配桥梁作用社会功能需要而已。上层阶级的通道很难进入,下层阶级的大门永远在开着。国家性质是决定阶级分配合理化的主题,美国的国家意志已经是在为资本家们运转着。
Yesterday


Peng Yu
(接前)最近围绕Amy Wax的文章《为资产阶级文化的崩溃付出代价》的争吵,实际就是对社会生态崩溃的描述。在这之前,2016年伯克利一个社会学教授的书《在自己土地上成为陌生人》实际也是描述了社会生态的崩溃。但是这一切根本没有引起所谓社会左翼,特别是所谓建制派左翼的任何有价值的反思。事实上他们也不可能反思出什么,因为时代正在呼唤新的,不是自相矛盾的社会关系的建立,而这样的社会关系的建立首先要求改变基本经济关系的牟利方向,而他们根本不打算改变这个,而最多只考虑对社会修修补补。而当社会生态危机在所谓的社会左翼方面得不到任何有价值的答案,甚至无人理睬,那么社会危机就会到别的方面去寻求解答。同时,当所谓的建制派社会精英们做不出有价值的答案,那么社会危机就必然会通过民粹主义表达出来。这一切才是从英国脱欧到特朗普当选等等的真实背景。
Yesterday


Peng Yu
(有点长,只好分成两段)这个分析是片面的。社会经济关系当然是作为社会关系中的核心关系,但是社会经济关系,尤其仅仅收入关系,并不是全部社会关系。以仅仅分析社会收入关系代替对全部社会关系的分析,不是马克思主义,而是形而上学。简单讲,目前的资本主义危机,最主要的危机还不是收入两极分化。比两极分化更严重的,是近四十年来这个阶段的所谓资本主义全球化,和往往被人们忽视的资本价值观,对基本经济关系以外的一切其它社会关系的破坏,并由此造成了许多地方社会生态的严重瓦解。收入两极分化不过是社会生态崩溃其中的一个表现罢了。资本主义基本的资本关系,即资本牟利关系,与一切其它社会关系是在矛盾中演进的。资本牟利关系必须在其它社会关系非牟利的条件下才能顺利实现。如果其它一切社会关系也都是牟利关系,资本反而无法实现了。但是在资本主义条件下,作为社会基本经济关系的资本牟利关系,是必然向其它一切社会关系蔓延和扩张的,是必然要逐步把资本牟利关系作为其它一切社会关系的唯一原则的。这就是资本主义经济关系与一切其它社会关系的矛盾。在最近几十年资本牟利价值观的扩张下,作为资本牟利前提的许多社会关系被摧毁。
Yesterday


田间草牛
资本主义社会的灭亡正是资本家阶级自己:因为无底线的贪婪把被剥削阶级口中最后一粒米都要夺走,资本家的剩余价值的来源也就没有了! BITCOIN31.png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美言APP(手机客户端)安装|小黑屋|Archiver|美言军事网 ( 联系方式:QQ64237762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本站声明:本网站所有转载之内容只代表作者本人之观点,本网站纯粹只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站转所转载之内容,无任何商业意图,如本网站转载稿件涉及版权、著作权等问题,请您来函与本站管理员取得联系(联系方式: (只收手机短信)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或者电子邮箱meyet@sina.cn)。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网站地图sitemap

GMT+8, 2018-6-24 09:0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