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言军事论坛-最新军事新闻

查看: 245655|回复: 32

后沙月光:苏联崩塌,证明了马克思主义失败?不,恰恰相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7 21: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http://www.hongdezk.com/a/hantangguilai/20180507/200168.html


soviet Union collapse.jpg


马克思主义信仰,是全世界马克思主义政党的灵魂,失去了这个灵魂,这些政党就会变政治稻草人,要不成为资本主义的附庸,要不就被推倒撕碎。

二战之后,在多种因素作用下,欧洲许多马克思主义政党背弃了马克思主义,现在对这些政党有一个比较惯用的叫法--“左翼政党”。

今天最成功的马克思主义政党莫过于中国共产党,虽然古巴,越南等国也是共产党执政,但它们的社会生产力发展水平,经济发展水平跟中国不可同日而语。

1921年中共成立之后,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影响进一步深入,但随后出了教条化问题,对中国革命造成了很大损失。

直到毛泽东确立了正确的斗争路线,才使中国革命成功有了根本保证,毛泽东将中国实际情况与马克思主义相结合,极大地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到了21世纪,马克思主义仍然具有强大生命力。

西方发达国家,当社会难题,经济难题,发展难题出现时,他们仍然需要从《资本论》中寻求答案。

然而,最早成为社会主义国家,两个超级大国之一,社会主义阵营老大哥--苏联,却在九十年代初灰飞烟灭,成了一段历史教训。

西方学术界,舆论界一直想用苏联解体来证明马克思主义的失败,在很长一段时期内,蛊惑了不少人。

但随着中国快速崛起,他们开始惊慌失措,西方统治者真正恐惧的是,人类将发现一条崭新的,健康的,正确的发展道路。

并不是马克思主义令苏联解体,这一悲剧真正原因:是因为苏共背弃了马克思主义,把灵魂交给了魔鬼。

变一具稻草人,尽管这具稻草人高大无比,但仍然要任人摆布,直到彻底倒下。

在哄骗中迷失

军事上,没有国家可以击垮苏联,在没有外部入侵和内战爆发情况下,它却倒得如此之快。

是什么原因导致它的终结?

经济困难→民心思变→改革失败→拥抱“民主”→体制崩溃→国家解体。

然而,这种逻辑是倒推式的,它忽略了最重要一点:改革是否在马克思主义理论指引下进行的?

苏联成为一个工业化国家,在1937年就大致完成了,这是经济学家库兹涅茨(美国哈佛教授,197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给出的结论。

二战之后,苏联经济很快复苏,1950年工业产值已超战前水平,到1960年苏联社会平均两个家庭拥有一台收音机,10个家庭拥有一台电视机,25个家庭拥有一台电冰箱。从生活条件上来说,不输给西欧。

到1985年,以上生活物品已为每个家庭所拥有,有的还有小汽车。

工业品:粗钢,轧钢,水泥,金属制模机械,拖拉机,联合收割机产量都超过美国。

农产品:牛奶,小麦,鱼,猪,棉花接近美国。

比较弱的是生活消费品,以大,重,丑著称。

教育:从城市到农村,小孩都有教育保障,还有完善的高等教育系统。

医疗:人均医生人数和病床数均超过美国,整体实力跟美国不相上下。

但西方媒体对这些成就都有意回避,他们更热衷于苏联民众排长队购物画面。

消费品供不应求的情况出现,很重要的原因是交通问题,俄国以铁路为主,全国公路一直很差,国土面积太大了。

更重要原因是计划分配零售体系,客观上来说,每家每户消费速度不同,用得快的家庭无法随时得到补充(购买)。那么只好去商店碰运气,万一到货了呢?

排长队是种折磨,我们以前看到排队画面,你以为只是排队买东西吗?想得美,在经济停滞时期,特别是某个家家必用的产品缺货时。

先排队挂号,半天时间,拿到一个号。

再排队付款,半天时间,付款成功。

第二天,凭付款单去取货,再慢慢排队吧。

这种情况并非不能克服,也不是生死存亡地步,它比美国大萧条时代要好得多。

苏联需要经济体制方面必要的改革,以消除生产力发展与民众日益增长消费需求之间的矛盾。

这时,里根政府不但在军事上有意加强了对苏联的威胁,而且在舆论上发起全力进攻。

CIA不断在GNP(国民生产总值)NMP(物质生产净值)数据上做手脚,告诉欧洲民众苏联不行了,然后再用美国之音,欧洲自由电台给苏联人民带去“问候”,告诉他们一个天堂般的自由世界。

苏联国内,最早迎合美国的就是知识分子,他们将好莱坞影片中的美国,小说里的美国,图片里的美国当成真正的美国,在媒体上为西方价值观鸣锣开道,质疑自己国家的体制,除了资本主义道路,别无选择。

苏共中央也是流年不利,1982年11月,勃列日涅夫去世,安德罗波夫接位,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反腐,促进轻工业技术革新,加强劳动纪律,提高工作激励力度……一年多之后,安德罗波夫去世了。

1984年2月,契尔年科接位,他没有中断安德罗波夫的平稳改革政策,不过,他在1985年3月也去世了。

这样,大权落到了年轻人戈尔巴乔夫手里,没有安德罗波夫赏识,也就没有戈尔巴乔夫一路高升,他们都来自于斯塔夫罗波尔省。

1978年,47岁的戈尔巴乔夫成了中央书记(分管农业),1980年成了政治局委员。

1985年成为苏共最高领导人,谁也没想到他会如此惊人地背离安德罗波夫的平稳改革路线,他不是来医治病人的,而是把一个感冒患者开膛剖腹,又撒手不管。

戈尔巴乔夫用失民心的“禁酒运动”取代了得民心的反腐运动,不但在经济进一步受损(税收减少),而且令中央权威减弱。

第一个被戈尔巴乔夫搞砸的领域不是经济,而是思想领域。1986年初,他发明了“公开性”,还有新思维。

这一政策受益者是记者,作家,学者,艺术家这类从业者,他们的话语权大大提升,社会地位也远远超过科技人员,工人,农民。

3月,戈尔巴乔夫邀请大众媒体批评苏共,原本半地下状态的NGO组织和宗教组织全部解禁,公开露面。媒体上,以丑化苏联历史为日常工作,短短一年,这些媒体就从所谓的善意“批评”变成了对社会主义体制极力攻击。

原本需要用“争论”伪装的反共文章,也无需再加以掩饰。苏共二号人物利加乔夫提醒戈尔巴乔夫,媒体正在丑化苏联历史,已经落到反社会主义人的手中。

但戈尔巴乔夫把意识形态工作交给了雅科夫列夫主管(原驻加拿大大使),现在俄罗斯方面说他是美国间谍。

雅科夫列夫几乎换掉了所有大媒体主编,新主编全是亲西方知识分子,比如柯罗季奇掌握了《星火》杂志(国家解体后他马上躲到美国),1987年5月,雅科夫列夫解除了对美国之音以及所有反苏电台的干扰。

苏共把自己的媒体拱手交给敌人,而且他们还领着政府薪水,信息工作完全失去了主动权。

这些媒体和文人对西方文化的跪伏态度令人吃惊,苏联功勋剧作家谢尔盖耶维奇说过:这种丝毫不加掩饰的奴颜婢膝,在我们这一代人中是绝对看不到的。

外交上,戈尔巴乔夫撤换掉了令美国人头痛的葛罗米柯,换上了格鲁吉亚毫无外交经验的谢瓦尔德纳泽。谢瓦尔德纳泽在跟美国人谈判时,一次又一次让步,并告诉戈尔巴乔夫美国方面是非常“公允的。

谢瓦尔德纳泽的让步,远远超出了苏联军方制定的0:0原则,所谓0:0就是,苏联销毁多少中程导弹,美国也要相应销毁多少,直到双方完全销毁。

谢瓦尔德纳泽这种越权行为,激起了苏军总参谋部和国防部强烈不满,但戈尔巴乔夫总是站在外交部长一边。

谢瓦尔德纳泽还与契尔巴尼耶夫(戈尔巴乔夫心腹顾问)一道,源源不断地把《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每日邮报》等西方媒体对戈尔巴乔夫的赞美言论收集起来,交到他的办公室上。

戈尔巴乔夫把诺贝尔和平奖视为最高荣耀,主动让步与美国达成协议,而每一次让步之后,美国下一次要价就会提高。

背弃马克思主义

从安德罗波夫开始,改革侧重于经济,没有人想把党的领导取消,要在政治上颠覆苏共,戈尔巴乔夫却完全迷失了方向。

在意识形态极度混乱两年内,戈尔巴乔夫不是想着扭转局面,而是走得更远。他跟所有苏联领导人最大不同在于:不相信北约的威胁。

影响他产生这种思维的不仅有谢瓦尔德纳泽,还有心腹契尔巴尼耶夫,契尔巴尼耶夫原是苏共国际部书记波诺马廖夫手下,是个亲美派。

契尔巴尼耶夫认为元帅们夸大了北约威胁,想得到军费。他告诉戈尔巴乔夫威胁苏联的不是美军或北约军队,而是苏联军队。

逻辑很简单:苏军军费是造成经济危机的总根源。

戈尔巴乔夫居然认同这种逻辑,认为自己的国家军队是国家最大的威胁。他公开背弃马克思主义的举动,发生在苏共27大报告起草之时。

1986年1月,报告中的国际问题部份由波诺马廖夫负责,契尔巴尼耶夫协助,戈尔巴乔夫授意他的心腹将“新思维”加入报告。

契尔巴尼耶夫要求波诺马廖夫用新语言来表达“和平共处”,波诺马廖夫不同意,他反驳道:“什么是新思维?我们有正确的思维。让美国人去改变他们的思维吧!”

契尔巴尼耶夫告诉他,这是戈尔巴乔夫同志的指示,白纸黑字。

波诺马廖夫说:我不懂,我就是不懂。新思维在巴黎讲,在日内瓦讲,在伦敦讲,但那是对西方讲的。“

契尔巴尼耶夫,“那你认为戈尔巴乔夫同志在进行蛊惑人心的宣传?”

对话纪录有些长,跳过,最后一部份:

波诺马廖夫:“你到底在反对我们外交政策中的什么东西?难道我们没有宇宙空间站?没有洲际导弹?难道你在反对令美国害怕的东西--我们的实力?”

契尔巴尼耶夫官没他大,在报告出来后,他去找雅科夫列夫,又把戈尔巴乔夫的私货塞进报告。

然后,契尔巴尼耶夫得到重用,调进了戈尔巴乔夫顾问班子。

2月22日,戈尔巴乔夫把他叫去开会,详细地将自己的外交政策想法告诉他,让他归纳,实际上戈尔巴乔夫决心全盘否定马克思主义。

27大报告改来改去,就是要提出一个新思维:

人类利益高于阶级利益。

这个观念,虽然听上去很漂亮。本质上却全盘否定了马克思的历史发展观以及阶级分析理论。

人类利益最高,意味着什么?

凡是损害人类利益的威胁都应当被清除。那么苏联的核武器,导弹,军事力量是不是会损害人类利益?当然会。

既然人类利益最高,苏联就应销毁核武器,销毁中程导弹,撤出东欧军队。如果苏联这么做,那么拿什么去保护社会主义国家的阶级利益?

要做到这一点,必须存在一个前提条件----美国也必须这么做,甚至全世界都这么做。

也就是说戈尔巴乔夫把一个漂亮口号建立一个完全不可能的基础之上。

背弃马克思主义之后,苏联各个领域全部崩盘,民族问题迅速爆发,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

再说军队,不要说士兵,连元帅们都不懂新思维是什么东西?

苏军建军精神一直是:打赢战争。

戈尔巴乔夫把它变成了:合理够用。

戈尔巴乔夫认为资本主义国家与社会主义国家战争不可避免的理论已经过时,连克劳塞维茨关于战争是政治的延续的思想也被他批判。

美国不敢打苏联,不等于美国不想打苏联,战争,也不是仅仅是互射导弹,九十年代它们甚至对俄罗斯采取了去工业化手段。

戈尔巴乔夫这种精神自宫行为,不但背弃了马克思主义,也背叛了苏联人民,短短五年之后,苏联就消失了。

按他的逻辑,苏联威胁没有了,九十年代俄罗斯很民主,那么北约也应当解散?但是1997年马德里会议后,北约毫不犹豫地再度东扩。

你讲“人类利益”高于一切,人家讲“美国优先”,戈尔巴乔夫天真到何种地步?美国英国在叙利亚行为不正好打他的脸吗?

今天资本主义大国嘴脸有改变吗?甜言蜜语骗不倒你,马上就凶相毕露。美国甚至妄想强迫中国中断2025制造计划。

利益观上--“美国优先”,

战略观上---“先发制人”,

道德观上--“天命霸权”

美国还是那个熟悉的美国:心狠手辣又无处不在。

中国现在走的就是一条运用马克思主义结合实际情况,思考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道路。

国际关系其实也是辩证统一的关系,中国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就是告诉世界:任何国家都不可能独善其身,任何国家要想自己发展,必须让别人发展;要想自己安全,必须让别人安全;要想自己活得好,必须让别人活得好!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点评:
毛泽东战争年代“一支笔顶百万兵”,攻于宣传。媒体亦是国家机器。媒体舆论关乎国家安全。而在互联网时代,媒体阵地转移到网络之上。
我们一定要从苏联的解体接受教训!尤其是要把好网络媒体的安全。
苏联的解体就是从把自己的媒体拱手交给敌人,背弃了马克思主义,也背叛了苏联人民开始的。
背弃马克思主义之后,苏联各个领域全部崩盘,民族问题迅速爆发,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
再说军队,不要说士兵,连元帅们都不懂新思维是什么东西?
苏军建军精神一直是:打赢战争。
戈尔巴乔夫这种精神自宫行为,不但背弃了马克思主义,也背叛了苏联人民,短短五年之后,苏联就消失了。
苏共把自己的媒体拱手交给敌人,而且他们还领着政府薪水,信息工作完全失去了主动权。
这些媒体和文人对西方文化的跪伏态度令人吃惊,苏联功勋剧作家谢尔盖耶维奇说过:这种丝毫不加掩饰的奴颜婢膝,在我们这一代人中是绝对看不到的。
苏联的解体的教训一定要切记啊!

点评

戈尔巴乔夫很天真,它是一个“坏皇帝”!历史人物,对历史进程有加速或延缓的作用,这在戈氏及苏联解体这一重大历史事件上体现得非常充分。我们一方面应该汲取苏联解体的内在驱动力,另一方面也不轻视外部生态的影响  发表于 2018-5-10 19:5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7 22:14 | 显示全部楼层

对苏联解体的分析——(美)大卫·科茨

本帖最后由 土木乙博 于 2018-5-7 22:31 编辑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0031998/answer/19081036
来源:知乎

对苏联解体的分析——(美)大卫·科茨



1991年下半年,我访问过苏联,曾直接观察到苏联解体过程中的若干情况。近几年,我根据当时的见闻和大量的历史资料,对苏联解体这一本世纪中重大的历史事件作了一次系统的分析。我写的《自上而下的革命》一书概括了这个研究成果。这本书以翔实的资料说明了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等国在试图建立资本主义制度的过程中给国家和民族带来的灾难。


现在关于苏联解体的解释,西方有个主流观点,它包括两个方面:

第一,计划经济是走不通的。早在80年代,苏联的计划经济就开始崩溃了,所以,苏联别无选择,只有实行市场化和私有化。

第二,这是苏联人民的选择。在社会主义国家,一旦给人民真正的民主和自由,人民就会提出废除社会主义而建立资本主义制度。


苏联是进行社会主义试验最长的国家,曾取得过举世瞩目的成就。用上述观点来说明解体的原因,在我看来,是缺乏说服力的,因为这不符合历史。让我们回顾一下历史。


苏联的计划经济体制建立于1928年,从1928年至1975年大约50年时间,苏联经济发展的速度是非常快的。我们不管用苏联官方的统计数字,还是西方资料,都可以证明这一时期苏联经济发展的速度超过除日本以外的所有资本主义国家。而苏联经济发展的前提是“实现最大的社会公正”,在这一点上,恐怕资本主义国家是做不到的。


由于实行了社会主义制度,建立了计划经济体制,早在1940年前后,苏联就从一个落后的农业国建成为一个工业化国家。西方有个统计,30年代苏联工业机床进口量的比例曾达到85%-90%,二战开始后,全部由国内自己生产,极大地促进了工业化和技术进步。


从1950年到1975年,苏联国民生产总值年增长率为4.8%,而美国同期的增长率为3.3%。

西方的统计还表明,在原东欧社会主义国家,计划经济体制下的经济发展速度也大大快于西方国家。当然这不等于说,苏联建立的计划经济体制不存在问题。



从1975年到1989年,苏联经济发展速度开始放慢,这是相对于前几十年而言,并没有崩溃。
第一次出现绝对下降,是1990年夏开始的,其原因并不是由苏联经济体制的内在矛盾引起的。
1990年3月,叶利钦当选为当时苏联范围内最大的俄罗斯共和国议会议员,同年6月,他通过一次惊人的选举,当选为俄罗斯的主要行政长官。这时,叶和他的助手们开始采取一系列政治手段,破坏国家的计划经济,导致国家经济出现明显下降,约为2%左右。

1991年,叶领导的俄罗斯又在更大范围内破坏中央计划,他把俄罗斯税收的绝大部分截留下来而不上交中央财政。当年,苏联经济下降13%。
可见,90年代初苏联经济中出现的问题,根本不在于体制内部,而是人为破坏的结果。

对西方主流观点的第二方面我们怎么看?
据我了解,1990年前后,为研究苏联改革的走向,包括美国民意测验机构在内的许多西方国家在苏联进行了多次民意测验,结果表明,支持实行资本主义的人在5%-20%左右,高达80%的人民都希望坚持社会主义

如1991年5月,美国一个民意测验机构在苏联进行了一次一千人规模的民意测验,其中一项内容是“你是否赞成在苏联实行美国式的自由市场经济?”,只有17%的人表示同意,83%的人表示不赞成。这样看来,苏联公众的大多数并不想取消社会主义而建立资本主义。

下面是我从历史事实出发得出的研究结论。苏联解体的真正原因来自苏共内部,我这里指的是为数十万人左右的占据着党政机关重要领导岗位的精英集团。

正是这个精英集团企图实行资本主义,以便他们享有更大的权力,拥有更多的财富。所以我把书名定为《自上而下的革命》。我并不认这个精英集团的每个人都赞成资本主义,比如雷日科夫就与大多数党的干部不同。我在1992年与他进行了一次交谈,发现他是一个坚定的社会主义者,为社会主义改革最终走向资本主义道路感到无比的痛苦。但在苏联精英集团内部,这样的人无论如何是太少了。他们中的多数人要走资本主义道路,并且与城市中那些持相同观点的知识分子组成了一个强大的联盟。


下面,我提供一项来自美国的调查结果。
1991年6月,美国一个社会问题调查机构在莫斯科做了一个关于意识形态问题的调查,调查对象是掌握着高层权力的党政要员。
调查采取特定小组讨论的方式,一般要同调查对象进行4-5小时的谈话,通过谈话以确定他们的思想观点。分析结果是大约9.6%的人具有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他们明确支持改革前的社会主义模式;12.3%的人具有民主社会主义观点,拥护改革,并希望社会主义实现民主化;76.7%认为应实行资本主义。
作为一个在世界上存在最长、影响最大的社会主义苏联,党的干部队伍内竟有那么多的人主张走资本主义道路,实在令人震惊。

让我简单地分析一下这种现象。从1975年到1985年,苏联经历了十年的平稳发展时期,此时苏共党内酝酿着一种力量,就是要求改革。戈尔巴乔夫作为改革派的代表而当选为中央总书记。戈在改革初期试图通过改革克服社会主义制度建立以来存在的若干问题,使苏联走上经济、政治民主化之路。具体地说,就是政治上实行分权,经济上引入市场机制,意识形态领域减少控制。这样做的结果导致苏共的权力削弱了,威信降低了,由此引发了党内三种力量间的斗争,一是要坚持对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进行改革,二是要回到比较传统的社会主义道路上去,三是有人公开主张用资本主义代替社会主义。
叶利钦恰恰是第三种力量的代表,他当过政治局委员、莫斯科市委第一书记,其言论和政治影响是巨大的。90年代初,叶当选为俄罗斯行政长官后,事实上形成了苏联境内两个政权并列的局面,一个是苏共控制的中央政权,另一个是叶掌握的俄罗斯政权。由于俄罗斯人口和领土面积的绝对优势,叶逐步占了上风。

根据苏联宪法,俄罗斯没有自己的军队,叶不是靠军队的支持,他的基础是苏共党内的那些主张搞资本主义的精英们。据我研究,70年代苏共领导集团还是由理想主义的革命者组成的,到80年代就完全不同了,占据苏党政机关要职的精英们开始放弃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代之以典型的物质主义、实用主义。尽管这些精英们还在不断重复官方的观点,但相信者是极少数的,他们开始考虑实行什么改革方案对自己最有利。许多人认为民主社会主义会减少自身的权力,改革前的社会主义虽然赋予他们某些特权,但又限制了他们把权力传给子女和聚敛更多的财富。显然,实行资本主义最符合精英集团的利益,这样,不仅是生产资料的管理者,而且可以成为生产资料的所有者,既可以实现个人财富更快的增长,又能合法地让子继承权力和财富。我认为,叶利钦之所以能够采取较为和平的方式迫使苏联解体,就是由于共产党内那些主张走资本主义道路精英们的支持,从而也才能促使俄罗斯顺利地向资本主义过渡。

1991年夏天,我在莫斯科同一个叫尼库拉亚夫的苏共高级干部交谈,他在世界上的许多热点地区工作过,估计是个克格勃成员。我问他:“你是不是一个共产主义者?”当时苏共还存在。他说:“我是一个共产党员,但不是一个共产主义者。”我听了感到不可理解。现在我清楚了,他的回答明确无误地揭示了苏联解体的思想基础问题。

这里顺便说一下,那些想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前苏共精英们并没有想错,如今俄罗斯最富有的人正是当年党内的精英。比如切尔诺梅尔金,80年代他当过苏联天然气总公司的总经理,1992年后天然气公司私有化了,切尔诺梅尔金摇身一变成了天然气股份公司最有实力的控股人,他控制着全世界40%以上的天然气资源,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几个人之一。前苏联共青团中央书记科尔科夫斯基也利用自己的职位创办了一家大银行,把原属于人民的财富变成个人的财产。
关于苏联解体事件,还有许多诱发因素。如1989年至1991年的煤矿工人大罢工,叶利钦和他的盟友们巧妙而充分地利用了这个斗争。再就是党和政府的媒体控制权落入了企图实行资本主义的知识分子手中,以及民族矛盾和围绕议会选举展开的各种斗争。但从根本上说,是精英集团自身的问题。







为什么一个由党的精英集团和城市知识分子组成的联盟竟能不顾广大苏联人民的反对而推行资本主义道路呢?
我认为,在苏联实行社会主义制度的条件下,广大人民确实在生活上得到了很多好处,但在政治上是比较被动的,缺乏政治权利。当精英联盟要搞资本主义时,他们不能采取有效的抵制措施来捍卫社会主义制度。当然,在叶利钦掌权初期,也还是顾忌到人民对制度的选择,他在各种公开讲话中尽量掩盖其真实观点,不暴露准备建立资本主义的企图,而是说要通过改革引入市场经济,逐步消灭政治精英的特权,这与一些公开讲要在苏联进行一场资本主义革命的人比,无疑是一种最廉价的欺骗。

社会主义的苏联解体了,这并不说明社会主义已经失败,也不证明资本主义比社会主义更优越。相反,要把一个农业社会转变为一个工业化社会,最优越的制度仍然是社会主义制度,这已为1917年苏联十月革命后的历史所证实。人民选择社会主义,不仅在于更有利于社会发展,而且在于这个制度有利于实现最大范围和最高程度的社会公正。

苏联解体的教训在于,一个由少数精英管理下的社会主义国家一旦老一代革命家过世,很难保证继承者们不想通过实行资本主义而为自己获得更多的好处。我相信,社会主义在经历了一个长过程的发展后,会逐步解决上述问题,真正实现大多数工农群众不仅有受教育的权利,有劳动的权利,还有直接参与和管理国家事务的权利。这样的社会主义肯定比资本主义优越,而且必将作为一种持久的社会制度而存在。


关于美国在苏联解体中的作用,有人认为由于里根时期大幅度增加军费而迫使苏联也搞军备竞赛,结果把自身的经济拖垮了。如果这是里根政府为了炫耀削弱共产主义的政绩,那就无可非议。如果是对历史负责,那么我就要告诉大家,据美国的资料显示,80年代苏联军费开支绝对数是增长较大,但在国民经济发展中的比例与50 年代是完全相同的。应该说,对苏联的解体,美国和西方确实起了很大的作用,但这种作用主要不是政治和经济方面的,而是以自由主义为代表的意识形态非常有效地渗透到了苏联知识分子和党的干部的思想中。

1991年,美国经济学家研究了苏联经济学家的思想倾向,并将其与英国经济学家比较,发现他们更拥护市场化和私有化。其实,苏联经济学家接受的不过是最简单、最天真的19世纪的自由主义观点。1985年,迫于苏联社会十年来日渐增长的社会经济危机,苏联领导人着手开始改革。六年后,苏联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土崩瓦解,在此废墟上分解成俄罗斯和其它国家,并加紧建立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从危机到改革,从改革到崩溃,一步紧似一步。这是一个还相当年轻的社会制度,直到不久前看起来还很稳定,现在竟已面目全非。这在历史上是非同寻常的。

在正常情况下,一种社会制度只要在若干大国站稳了脚跟,除非暴力摧毁或者战败,从来没有突然垮台的先例。

美国在三十年代所经历的大萧条显然比七十年代中期开始的苏联危机要严重得多,但是并没有导致政治经济崩溃。世界资本主义虽然在大萧条中受了沉重打击,但是所有的主要资本主义国家都设法生存了下来,接受了改革,但并不触动基本制度。


为什么1975-1985年的苏联危机以及随后的改革尝试导致了截然不同的结局?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对于全世界的左派都是至关重要的。无论你是否承认前苏联的社会经济制度是社会主义制度,然而很多左派都承认,其中有社会主义的基本成分:生产资料公有制,经济领域的计划调节,保证充分就业,以及向工人提供一定范围的社会经济权利的福利。但是,高度集权的国家和经济制度使社会畸形发展,没有真正的公民自由,也不存在民主程序。这些畸形发展可以看作是非社会主义关系的存在引起的,有些来自资本主义,有些则是封建主义。

要解释社会主义在前苏联的解体,就要分析1985年以后在苏联及其最大的继承国俄罗斯改革的演变过程。改革所释放的力量摧毁了社会主义制度,并且企图通过目前的“休克疗法”一举建成资本主义。 改革是怎样开始的?苏联的社会主义制度,尽管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和消极因素,自二十年代末三十年代初形成以后至七十年代中期,仍然取得了比较大的成就。它迅速实现了工业化和城市化,生活水平显着提高,形成了一代高度教育程度的人口,工人享受高度的社会保障。

有必要指出,直到七十年代中期,社会主义制度仍然能够进一步缩小与发达资本主义的经济差距,苏联及其盟国已无可争辩地成为美国及其盟国在政治上和军事上势均力敌的对手,在包括科学技术和体育在内的许多领域显示了巨大的成就。在1975年谁要是说未来属于社会主义,那是颇为言之有据的。

但是,七十年代中期社会主义制度的发展发生了转折。从此以后,社会陷入了危机,经济增长率下降,与西方资本主义的技术差距不是在缩小而是在扩大,人们越来越意识到东西方之间的生活水平还有很大差距,社会崩溃的迹象与日俱增(犯罪特别是青少年犯罪,酗酒,腐败),国内的政治抗议活动在增长。

在随后的十年中,所有这些危机的征兆都更加严重了。因此,正是迫于日益深化的危机,戈尔巴乔夫才在1985年勉强当选为苏联共产党总书记,他并不隐瞒自己雄心勃勃的改革计划,他能够战胜比较保守的竞争对手,这表明最高领导层意识到只有尝试某种新的出路才可能摆脱正在加深的危机。

1987年,戈尔巴乔夫写了《改革与新思维》,阐述了他对危机的分析及其解决方案。在这本书中,他罗列了苏联经济的各种弊病,诸如原材料浪费,效率低下,技术陈旧和集权管理和僵化。戈尔巴乔夫指出,危机不仅资本主义有,“历史经验证明,社会主义社会也不能保证……不发生重大社会政治危机”。他指出,苏联危机的根源在于苏联建立的社会主义的特殊形式所包含的缺陷,特别是“管理方面的过度集中,忽视人的利益的丰富的多样性,低估人民在公共生活中的积极作用……”。

戈尔巴乔夫认为,这种制度的根本缺陷是缺乏民主;出路就在于“社会一切领域的广泛的民主化”。他强调,改革的结果是“巩固社会主义,而不是用另一种制度来代替它”。如果分析一下戈尔巴乔夫的主张的具体的经济改革措施,就会发现他并没有一套前后一贯的方案,而是在两个不同的方向之间犹豫不决。一个方向,是实行经济制度民主化。包括企业的民主化和计划制度的民主化。另一个方向是在经济中引进更多的市场因素。

所有现实世界中的现代经济都是市场与计划相结合的经济。没有哪个制度只有市场或者只有计划。至少在表面上,最初的改革计划意在建设一种民主社会主义,民主的计划和民主的企业居于主导地位,市场只起次要作用。在这个最初的计划中当然不会有鼓励私有化的内容。事实上,戈尔巴乔夫写道:“社会主义及其公有制基础,为经济进步提供了本质上无限的可能性。”但是,让社会主义与市场相调和是不那么容易的,随着改革的发展,改革计划中的市场化因素日渐膨胀,越来越有影响,直至主宰了改革本身,于是,坚持公有制的初衷被放弃了,代之以推行“私有化”。不是改革社会主义和使之民主化,改革变成了以资本主义代替社会主义的过程。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改革变质的阶级原因苏联解体及其转变为资本主义乍看起来可以归因于外部压力,在社会主义者看来尤其如此。来自世界资本主义的压力在整个苏联社会的历史上都存在。但是,恰恰是在苏联及其盟国最终实现了与资本主义世界的军事均势、彻底打破了西方以武力征服灭亡社会主义的迷梦以后,这些国家走向了崩溃。

无法想象,中央情报局连在美国大门口的菲德尔·卡斯特罗都消灭不了,竟有能力策划把苏联这样的超级大国搞垮。

外部压力始终是事态进程中的一个因素,但是起主要作用的是社会主义国家的内因。
本文的基本论点是,社会主义国家的改革尝试导致了一个倾向于向资本主义过渡的社会集团和阶级联盟的形成。正是由于苏联社会主义制度的非民主性质,这个亲资本主义联盟才得以羽翼丰满,利用改革引起的愈益混乱的政治经济形势,亲资本主义联盟夺取了政权,现在正企图贯彻自己的意志。

改革一开始,最高领导层就面临一个问题,怎样使一个从未按民主方式运行过的制度民主化,又怎样自上而下地实现民主化。第一步是实行公开性,也就是舆论自由,包括官方传播媒介在内。公开性的目的是为预期的经济改革创造条件。要发挥人民的主动性,要实现经济制度民主化,要使人民投身于经济改革之中,就有必要公开讨论社会问题及其解决方案。公开性造成了大鸣大放的局面。公开性的发动者始料未及的是,公开性导致“市民社会”在苏联开始形成,五花八门的政治观点纷纷在传播媒介上亮相,政见各异的松散组织初步形成。

民族主义,反犹太主义和反社会主义,亲资本主义的观点,与其他观点一样,公开亮相。谁能用最刻薄的方式批评社会主义制度的失败,谁就能博得许多人的同情。1989年,当局着手进行政治制度的民主化。在全国以半自由的方式选举了新的人民代表大会、一部分市政府和州政府,反对派在选举中的胜利让共产党丢了脸,反对派公开批评共产党,其中一些人公开批评社会主义,对于好几代人来说,“社会主义”就是共产党统治下的现存的社会主义制度;所以,反社会主义观点风靡一时,尽管绝大多数群众所坚持的仍旧是社会主义的价值观。

苏联社会中的三个主要的社会集团拥护走资本主义道路。

第一个,也是最弱小的一个,是新兴企业家阶级,经济改革的起步给小型私人企业,主要是商业、服务业和农业企业,带来了机遇。在苏联社会中原已存在着一个非法和半合法的商人阶级,其中一些人非常富有。这个阶级现在日渐壮大,并且有了一个比较合法的地位。他们开始组织起来,在公共事务方面积极争取自身权益,他们的自身利益要求扩大私人企业的活动范围并增加其行动自由。然而,直到当时他们还仍然是一个不太重要的利益集团。

第二个积极拥护走资本主义道路的集团是绝大多数知识分子。苏联知识分子在政治上相当软弱,它的绝大多数对当局俯首贴耳,只有极少数人站在反对派立场上,公开性和民主化才使知识分子成了一个非常有影响的集团。记者和电视评论员突然有了报道他们想报道的内容的广泛自由。作家、艺术家、演员和学者在新的条件下有机会向公众充分表达自己的观点。知识分子为数不多,但极富煽动力,在公开选举中很多知识分子竞选成功。令人惊奇的是,有这么多俄罗斯知识分子真诚地信仰资本主义。其中很多人,迷信那种理想的、充满了十九世纪色彩的资本主义。

在他们看来,那是一个经济自由和一切人机会均等的社会,米尔顿·弗里德曼在莫斯科和圣彼得堡可能比在纽约和波士顿有更多的支持者。这部分地是一种意识形态现象:与旧制度联系在一起的意识形态衰落了,很多知识分子走向了另一极端。如果官方传播媒介过去没有完全讲真话,真话也许就是他们过去所听到的反面。

但是,在这背后还有着实实在在的物质利益。由于对外开放,知识分子们发现,在资本主义的西方,他们的同行在差不多所有的方面都享受高得多的生活水平。也许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西方的学者和知识分子比较而言更有特权,这种看法一般来讲是正确的,尽管经常有所夸张。莫斯科的知识分子经常向西方同行抱怨自己的物质生活只比蓝领工人好一点或差不多或一样,以此作为社会不公正的证据。但是,如果只有企业家和知识分子拥护资本主义,他们永远也夺取不了政权。

第三个主要的拥护资本主义的社会集团,是一部分、很可能是绝大部分社会主义国家的政治经济特权阶层,主要的中央政治经济管理部委中的领导集团的绝大部分都倾向于资本主义,这或许让人惊讶。但正是这个集团才使亲资本主义联盟有了如此强有力的社会政治实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7 22:18 | 显示全部楼层

除了圣彼得堡市长安托莱·索布恰克以外,所有主要的资本主义拥护者过去都是前政治经济特权集团中的高级官员。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尤里·阿法纳西耶夫,他是俄罗斯议会民主俄罗斯阵线党团的领袖,这个阵线是俄罗斯总统鲍里斯·叶利钦在议会中的主要支柱,阿法纳西耶夫从前是高级党校校长,还是《共产党人》杂志的主编,《共产党人》是苏共理论刊物。

叶利钦同样出身特权阶层,还有他最亲密的顾问、着名的“自由市场”派的莫斯科市长加夫里尔·K·波波夫,也来自前特权阶层。1991年7月至8月间,在一次去莫斯科的旅途上,我得到了一份关于在勃列日涅夫的孙女的别墅举行的周末宴会的第一手报道。这份报道说明了苏联共产党的主要头目的家庭是如何蜕变的,这集中表现在那次宴会上。根据这份报道,所有参加宴会的人过去都是旧制度下的高级官员,现在都是企业家。过去苏共的首席理论家苏斯洛夫的孙子,现在是一个银行家,他所在的银行正从国有制转变为合资股份制;勃列日涅夫的孙女成了一个女企业家;有趣的是,着名的物理学家和持不同政见者萨哈罗夫的儿子也出席了宴会,他也当上了企业家;其他出席者都来自合资企业或者贸易公司。他们的豪华拉达小汽车已经换成了梅塞德斯-奔驰,他们唯一感到遗憾的是现在比过去辛苦一些。

为什么有这么多旧特权集团的成员倒向了资本主义呢?

很多研究者发现,在最近的几十年,特权集团的绝大部分早已不再相信他们统治的制度是什么工人国家,他们看破红尘,一味追求权力和特权,在他们升官发财以后,他们越来越感觉到自己所享受的这点物质特权,要是与资本主义西方社会的统治者比起来,就太可怜了。

西方传播媒介详细报道了已经公开的前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元首昂纳克的度假别墅的情况,从中可以看出,苏联集团中最富的一个国家的最高领导人所拥有的度假别墅,也比不上一个小有发迹的美国牙医所拥有的同类别墅。

特权集团的很多成员显然已经不再相信官方的意识形态,从他们自己的利益出发,一旦这个社会面临何去何从的紧要关头,他们便倒向资本主义。

向资本主义过渡使他们不仅能管理生产资料,而且能拥有生产资料,并且可以公开积聚巨额个人财富。除了大大提高他们绝对的和相对的物质生活水平以外,他们还可以把自己的地位直接传给后代,不必像在旧制度中那样还要靠个人关系网。不仅旧特权集团的个人成员,甚至旧制度的一些组织机构,也对资本主义的优越性心向往之。

1991年,《读者文摘》打算在莫斯科发行俄文版。他们没有选择前持不同政见者或者新资本家做业务伙伴,而是选中了进步出版社、国际书店和第一模范印刷厂(当时是共产党的一个机构)。所有这些伙伴都是当局的支持者。在《读者文摘》俄文版的第一期上刊登了一篇题为“关于美国无家可归者的十个神话”的文章,企图抹杀无家可归者是美国的一个严重问题。

以上事实说明,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国家之间有着重要的区别。当资本主义面临大萧条的危机时,作为统治阶级的资本家倾注全力拯救这个制度,因为另一种制度与他们不共戴天,社会主义意味着他们永不再能作威作福。

像资本主义一样,社会主义国家也有一个统治集团,它统治着社会并在其中占有特权地位。但是,与资本主义不同,社会主义国家统治集团不拥有生产资料。而且,根据官方意识形态,社会主义国家的统治集团在管理经济和政府时要无私地服务于劳动人民的利益。由于这个制度是不民主的和集权主义的,工人在名义上是社会的主人,实际上根本不能像法律所规定的那样作为统治阶级发挥作用。俄国革命的领袖们为他们创造了一个工人国家;在他们离开人世以后,意识形态和传统使社会主义国家在很长时间以后仍然保留了很多社会主义特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7 22:21 | 显示全部楼层

但是,这个统治集团并不想在社会主义制度这一棵树上吊死,更不用说什么传统。社会的彻底民主化很可能把统治集团的绝大多数从他们的高位上赶下来,还会减少领导岗位所拥有的特权,工人阶级必定能从社会主义民主化中得益。但是工人阶级不掌握支配事态发展的权力。

工人阶级唯一能做的选择就是在统治集团的不同派别中选择其一,叶利钦一伙凭着反对旧制度和许诺支持社会民主化,一度得到了大多数人的支持,夺取了政权。但是,在叶利钦当选总统以后,他的所作所为证明他正是旧特权集团中那些把资本主义看作自己最好出路的人的领袖。

各种各样的偶然事件和主要人物的个性都在事态发展中起了一定的作用,但是其中根本的结构性因素是,社会主义没有能形成一个与之利害共存的统治阶级,这样的统治阶级应能保卫自己所统治的社会。一旦社会陷入略微严重一些的社会经济危机,统治集团的绝大部分马上抛弃旧制度,倒向资本主义。如果这种分析是正确的,这就说明为什么这样一个表面上看起来稳定的和比较成功的社会经济制度竟然如此迅速和如此平缓地垮台了。 经济问题、外部压力和民意拥护走资本主义道路的社会集团联盟直到1991年仍没有取得统治地位。

1990年3月的选举使亲资本主义分子掌握了各共和国的立法机关,当上了莫斯科和列宁格勒的市长。这一年7月,叶利钦退出了共产党,抗议经济改革踟躇不前。经济改革的主调还是社会主义改革,但是正在改革方向。1991年,经济“市场化”和企业“私有化”突然成了主要口号。

在俄罗斯,“私有化”在某种程度上是一个意义模糊的口号。对于一个西方人来说,私有化显然意味着把国有企业变为股份制或个人所有的私人企业,较好的译法是“非国有化”,因为“私有化”这个词在俄罗斯不过是意味着使企业脱离中央政府的管辖,但是并没有决定新的所制形式是怎样的。很多人支持私有化是希望国有企业转变为雇员所有、雇员管理的企业。

俄罗斯的大部分左派支持这条道路,其中一些人认为这最终将实现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蓝图。雇员所有制的拥护者实力强大,导致俄罗斯议会在1991年夏季通过私有化法令时加进了鼓励雇员所有制的条款。但是,叶利钦集团反对这种私有化,而渴望按照通常的资本主义的意义实现工业私有化。


经济形势对于从社会主义改革到照搬资本主义的转变起了重要作用,必须注意到目前在苏联各继承国的经济绝境仅仅是不久以前才开始的,当时社会主义的关键制度已经解体。在改革的头五年,苏联的经济还在增长,尽管是缓慢的:

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率在1985年是0.9%,
1986年是4.1%,
1987年是1.3%,
1988年是2.1%,
1989年是1.5%,
只是在1990年国内生产总值才出现负增长,是-3.7%,

1991年,据估计国内生产总值下降13.0%。

1990年经济初步萎缩,很可能是在改革方向上越来越僵持不下的结果。
1990年2月,苏共中央决议放弃宪法保障的党对权力的垄断。

同年7月,以叶高尔·利加乔夫为首的老近卫军与戈尔巴乔夫公开决裂,同月叶利钦退出共产党。

尽管政治形势日益动荡,1990年苏联取得了历史上最好的农业收成,但是由于囤积大增,一些食品出现短缺。
1991年亲资本主义联盟有了足够的力量,迫使中央控制生产和分配的旧制度瓦解,经济开始崩溃。
1991年7月1日,取消了国家计划委员会和物资部,国家订货和经济计划制度宣告终结。但是,他们还没有力量建立起资本主义制度。于是,旧的经济联系被破坏,新的经济联系尚未到位,在生产和分配系统中出现了越来越大的混乱,中央计划不再协调经济,但是市场力量尚未发育成熟。经济走向崩溃,加上民族主义甚嚣尘上,各共和国离心离德,联盟解体的阴影笼罩着苏联。

1991年夏天充满了危机的气氛。8月政变就是这种种气氛的产物。政变失败使叶利钦一伙在苏联摇摇欲坠之际夺取了统治权,先是清洗了共产党,然后排挤了戈尔巴乔夫。一旦大权在握,叶利钦就可以无所顾忌地施展他向资本主义过渡的纲领了。
(1991年秋天联盟的最后瓦解很大程度上是由叶利钦的权力欲决定的,各共和国之间紧密的经济联系使各共和国很想留在联盟以内,1991年7月戈尔巴乔夫说服了大多数加盟共和国签定一项新的联盟条约。但是,在政变失败以后,叶利钦在俄罗斯掌权,然而在俄罗斯以外他并不具备替代戈尔巴乔夫在联盟内地位的支持基础。因此,叶利钦宣布联盟不复存在,为了肯定这一点,他匆忙与另外两个斯拉夫共和国白俄罗斯和乌克兰组织了“独联体”,联盟最后寿终正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7 22:24 | 显示全部楼层

从社会主义改革转变为向资本主义过渡主要是内因起作用,但是外部压力也在火上浇油,这种外部压力来自西方各大国政府和他们控制的国际金融组织,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还有他们周围的经济顾问,如综合顾问杰弗里·萨赫斯。这些外部势力要求苏联及其继承国迅速取消计划制度、公有制、社会福利、生活必需的商品和服务的价格补贴和就业保障。他们要求立刻放开价格、国有企业迅速私有化、取消政府信贷和给企业的补贴、大大减少政府的社会开支、自由贸易、外国资本自由进入和可兑换卢布,叶利钦和他的经济灵魂、第一副总理盖达尔全部接受了上述方案。支持这些建议的是如下许诺,如果接受了这些建议,就会有各种各样的援助:债务重新安排或者豁免,低成本信货,直接给予硬通货和商品,以及西方和私人投资。在前苏联的经济形势逐步恶化以后,巨额外援的诱惑变得越来越有吸引力,在围绕经济改革的方向展开的国内政治斗争中,如果某一方能切实保证一旦走上了它所主张的道路就可以得到几十亿美元的外部财政支持,这肯定使它在政治斗争中处于有利地位;相反另一种计划,如果要在某种程度上保留社会主义,就把西方援助拦在大门外了。

有人可能认为,从社会主义改革转变为向资本主义过渡不仅是自由选举政府的结果,人民欢迎资本主义,新当选的领导人体现了人民的愿望。但是,这种解释与有关人民对经济的看法的证据相矛盾。

1991年5月,一家美国民意测验机构在包括俄罗斯联邦在内的几个国家中做了广泛的民意调查。俄罗斯人在回答他们希望什么样的社会时,在回答者当中,
12%选择“一个沿着我们过去走过的道路的社会主义社会”,
42%选择“一种更民主的社会主义”。
所以,54%的大多数选择某种类型的社会主义。
另外27%选择“一种改良资本主义,例如瑞典”,
只有19%选择“一种自由市场资本主义,例如美国或者德国”。

但是,亲资本主义的领导集团显然正走向最后一个方向,仅仅得到少数俄罗斯人的支持。

这次调查还发现,俄罗斯人民强烈支持政府所有制。在回答哪一类活动由国家经营,或者由私人公司经营,或者两者并存时,绝大多数赞成银行(52%),重工业(79%)和广播电视(79%)完全由国家经营。

大多数赞成消费品制造业或者完全由国家经营(25%)或者将国家和私人经营结合起来(53%),唯一大多数人赞成完全由私人经营的经济活动是农业(75%),甚至饮食业也只有42%的人赞成完全由私人经营。

显然,走向资本主义并不是人民愿望的反映,倒不如说是不顾人民的反对。一名俄罗斯议员,原来是叶利钦的支持者,在1991年11月告诉笔者,大约70%的议员都反对叶利钦政权的经济计划。这位议员说,议会以多数票通过叶利钦的计划,是违背议员们的本意的,是叶利钦威迫的结果,他仗着俄罗斯民选总统的地位为所欲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7 22:35 |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目标不明确导致了无产阶级政党的分裂和论战,被自己打败了

本帖最后由 土木乙博 于 2018-5-7 22:42 编辑

苏联解体的原因已经被人探讨了二十多年了,常见的分析都归咎于腐败、特权、计划经济、官僚制度僵化、国民经济过度军事化、阿富汗的军事失败、社会的自由化思潮、戈尔巴乔夫的轻佻、民族矛盾的难以解决等等。但是问到“根本原因”,我个人觉得以上回答是有欠缺的。
苏联失败的根本原因,是在列宁的革命计划本身。
十月革命,以及中国的新民主主义革命,都是建立在世界大战必然爆发的基础上的。帝国主义大战的爆发必然摧毁资产阶级国家存在的基础,此后只有共产主义者领导无产阶级建立新世界。这些是共产主义者的核心纲领。实际上,自从资本论问世之后,共产主义者们在19世纪就开始预测帝国主义的世界大战了。

下面就是当时的预言。 

“普鲁士蠢驴们不会了解,目前的战争必然会导致德国与俄国之间的战争,正象1866年的战争曾导致普鲁士与法国之间的战争一样……此外,第二次这样的战争将是俄国的不可避免的社会革命的助产婆。”

(9月1日,法国在色当战败的前夕,《马克思致弗里德里希·阿道夫·左尔格》)    马克思强调德国的吞并行径将迫使“法国投入俄国的怀抱”[1],导致德国进行一场“反对斯拉夫种族和日尔曼语种族联合势力的”[1]新战争,那时,“法国就会联合俄国共同对德国作战”。

“但是可以预言:如果这场战争爆发,……它将是阶级国家在政治上、军事上、经济上(包括财政上)和道义上的彻底破产。它可能会引起这样的情况:军事机器起来造反,并拒绝继续……互相残杀。阶级国家的呼声是:我们死后,哪怕洪水滔天。但是,洪水过后,出来的就是我们,而且只有我们。”(恩格斯《致奥古斯特·倍倍儿》)   

“……对于普鲁士德意志来说,现在除了世界战争以外已经不可能有任何别的战争了。” 

“这会是一场具有空前规模和空前剧烈的世界战争。那时会有800万到1000万的士兵彼此残杀,同时把整个欧洲都吃得干干净净,比任何时候的蝗虫群还要吃得厉害。” 

“……旧的国家及其世代相因的治国才略一齐崩溃,以致王冠成打地滚在街上而无人拾取;绝对无法预料,这一切将怎样了结,谁会成为斗争中的胜利者;只有一个结果是绝对没有疑问的,那就是普遍的衰竭和为工人阶级的最后胜利创造条件。


第一次世界大战极其精确地重现了马克思和恩格斯的伟大预言,给他们忠实的继承者列宁以天赐良机,率领一举夺取了俄国的政权。有人诟病列宁在这个过程中拿德国马克叛国、枪杀沙皇一家残忍等等,但是这都是琐碎。

帝国主义的世界大战才是真正的邪恶,带领无产阶级建立新世界的革命才是光耀千秋的伟业。

尽管从后面来看1917年已经是一战的尾声,但列宁无疑认为帝国主义大战几十年内必将继续,而事实也正是这样。更多的阶级国家将投入战火,迫使无产阶级起来夺权建立自己的国家。为此,率先革命的苏联必须建立起适应战争的体制。很不幸,这个体制不可能是民主的。托洛茨基曾经警告过,列宁的建党方针最终会导致个人独裁。但是在战争的阴霾下,预言家们也别无选择。

列宁去世的早,托洛茨基的预言落在了斯大林身上。  很多人攻击斯大林背叛了列宁,或者攻击列宁背叛了马克思。但我认为他们没有。他们都忠实地按照预测为打倒资本家们在全世界的统治而积极准备,与此同时资产阶级也在用此起彼伏的战争和连绵不断的经济危机支持着他们的判断。十月革命后二十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终于爆发了。在这场战争和它导致的革命中,无产阶级政党一举解放了半个地球,给马克思恩格斯的预言交了一份辉煌的答卷。然而问题是,接下来怎么办?  

如果完全按照马克思的预言,世界大战还会继续下去,无产阶级必须解放全世界然后才能求得自身的解放。然而,核武器的出现使世界大战的代价无法承受。联合国的出现很大程度上避免了大国之间的正面冲突,也使世界大战无限期推后,列宁的革命计划也就无法继续了。这样一来,苏联庞大的军事工业体系就变成了不被需要的累赘。为了执行领袖命令的官僚科层变得冗余低效腐败。马克思预言失准了,然而党内没人能够修改先知的预言。任何修正和的意图都会被扣上叛徒的帽子被自己的同志兼竞争对手推翻。贝利亚、马林科夫还有赫鲁晓夫都是这样完蛋的。频频的政治斗争和老人政治都损害了党的威信。

修改不了预言,苏维埃就只能按照世界大战的计划继续维持下去。于是如各位所知,过度的军事投资使民用工业不足,人民生活水平赶不上西方于是怨声载道。因为目标不明确,苏联也就不知道究竟是该以革命盟友还是竞争对手的眼光看待中国,于是导致了无产阶级政党的分裂和论战,被资产阶级敌人看笑话。

知识分子不满专制政权于是开始编造历史段子,与此同时宣传部门全靠拍脑瓜发言错误百出被人耻笑。伟大的政党最后在人民心目中变成了一个小丑。党内高层最终自己也信心不足。当他们最终开始改革的时候,危险也就降临了。

综上所述,我认为苏联解体的根本原因是苏联本身就是为了世界革命而创立的战争体制,这个体制在20世纪的大多数时间里给人类带来了辉煌的进步。然而,世界进步的本身导致帝国主义大战无法爆发,革命也就未能实现,苏联于是就被自己打败了。
作者:凉宫春日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0031998/answer/65233233
来源:知乎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8 06:56 | 显示全部楼层
苏联解体 原因很多 我也不想说什么太复杂的 我不是一个算命先生 我也不会看手相 更不会什么测字 但我是个中国人,我知道中国这个失败的败怎么写 败字 左边一个贝,右边一个反文。在古代贝代表的是财富。 进而可以将其比作成经济。文不用解释了吧,代表的是文化,或者说是思想。反文就是文化和思想出了大问题。只有经济和思想同时出现问题。才会败。很不幸的就是上个世纪80年代苏联就是这两方面同时出了问题才迅速垮塌的。如果只有经济问题而思想没有出问题或者只有思想出问题而经济没有出大问题。是不会败的 苏联上个世纪80年代出现的经济危机严重吗?很严重,但是这个严重分和什么时候比 如果和苏联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乌克兰大饥荒比起来 这点儿经济危机算什么呀?那可是活活饿死了100多万乌克兰人。苏联外有列强干涩,内有白匪 作乱、讲真,那个时候的苏联不比上个世纪80年代的苏联困难多了。可是苏联不也挺过来了吗。我们国家上个世纪三年自然灾害。到现在还有人造谣言说什么饿死3千万。虽然这是个谣言 可以反应那个时候中国的困难。可中国也没有出现解体的情况啊。不也照样挺过来啦 根源就在于那个时候虽然经济出问题了。但是思想没有出问题 执政党保持思想上高度的统一。上下一心,克服困难 所以虽然艰难,但都挺过来了。再说,近年来随着自由主义和历史虚无主义的结构,我们国家的思想问题,不也出现了巨大的漏洞。可这个时候,中国经济欣欣向荣。稀释的思想出现问题带来的混乱。尽管美国驻华大使都已经公开站出来希望中国人民搞颜色革命。可你看中国人勒他吗?就算某些人是心里面觉得说的有道理(美国人说中国专制独裁,不民主。不自由)可是在小钱钱的诱惑下。多数都会合计先把钱赚够了再说。习总上台之后 大力开始整顿这种混乱的思想,现在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扭转。虽然经济出现一定程度的下滑 但由于思想没有出问题。中国也平平安安 油尺我们反观苏联解体前,戈尔巴乔夫干的都是些什么?经济情出现严重困难 这个时候不是想办法管控舆论,统一思想。对社会进行有序引导  进而为改革赢得舆论和时间还有民众理解上的支持。反而再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思想指导下。放开舆论管控 任由思想泛滥 反党反社会的言论层出不穷。 抹黑造谣苏联的所谓的真相大行其道 最终思想混乱的火苗 终于点燃了经济困难的干柴。燃起了熊熊大火,把苏联给烧死了。这些例子都说明,只有经济和思想同时出了问题一个国家才会迅速败亡的。现阶段,随着中美贸易战的打响。经济不可避免的要出现一定的滑坡。所以管控思想是当务之急。绝不可以让思想和经济这两个危机同时出现,这就是苏联解体给我们最好的教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8 07: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szsdyx 于 2018-5-8 07:29 编辑

因为说到了这个,我多说一些。我们必须要用唯物主义历史的辩证法来看待斯大林时期的大清洗。关于大清洗大家一直有两条天天骂斯大林 第一是肃反扩大了 牵连到许多无辜的人 对于这些被无辜牵连的个人而言真的很冤枉。但是对于当时的苏联而言就未必是这样。我说了当时苏联出现了严重的经济问题。而且,外有列强干涉内有白匪作乱。这个时候统一思想就成了当务之急。慈父可不是毛主席 毛主席理论水平高还有耐心 即便如此,还要在全党进行整风 进行批评和自我批评教育。开七大统一全党的思想。我们慈父性格暴躁 也没那么高深的理论水平儿。更没那个耐心对干部进行思想教育 干脆就是实行铁腕手段。所以这就造成的速反的扩大化。还有就是时间不等人。你看看毛主席为什么能够在1942年开始进行延安整风。在对外作战中国民党经过皖南事变彻底臭大街了无法对延安进行有效的。长时间的高压威胁 日本在太平洋战场上跟美国人打的正欢。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延缓了根据地的危险 所以毛主席有时间从容的部署这场延安整风。可是斯大林好像没那个时间。这即是性格的释然也可以说成是环境所迫。但也恰恰是因为肃反统一了全党的思想。让苏联在那个困难的时候挺过来了。如果斯大林不用这样的铁腕手段 朕的 江山都没了 还说那些有什么用啊?所以关于肃反扩大话,我们要辩证的看。第二条就是一天天骂因为肃反造成的苏军战斗力持续下降。以至于在苏德战争初期苏军白的惨不忍睹。这个就是没有脑子,胡说八道了。照这种思维,那苏联怎么没有被希特勒干掉。正是因为肃反,留下来的都是对党 对社会主义,斯大林绝对忠诚的干部群众。所以在最困难的时候,他们依然团结在斯大林周围 要不然在那个困难的时候就该出现叛徒啦。同时,也解释不通。为什么在斯大林格勒战役之后。苏军对德军进行了十次反攻作战,十战十捷 一直打到柏林。没有对党,对国家,对社会主义最忠诚的战士,这可能吗?所以这个说法简直是逻辑不通。这就是我说,要对大清洗历史的,辩证的去看。不能用今天的思维去看,当时的事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8 10:04 | 显示全部楼层
“苏联解体的真正原因来自苏共内部,我这里指的是为数十万人左右的占据着党政机关重要领导岗位的精英集团”。
这就是我们说的,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8 12:4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好吸取苏联的教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8 13: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悍然锦帆贼 于 2018-5-8 14:15 编辑

毛熊的民族性或者文化底蕴比较特别。

西方人常说,“每个俄罗斯人的皮下都是一个鞑靼人(蒙古人)。”即是说,俄罗斯人有着游牧民族的特性,暴烈但又。。。怎么说呢,说好听些是憨厚,说难听些是缺心眼,或者叫做没啥主见。

蒙古族若不是出了一个千年不遇的圣主成吉思汗,将其从一团散沙而转为凝聚起来的钢铁战争机器,他们估计永远在历史舞台上很难有出人头地的机会。而成吉思汗仅仅几代之后,蒙古族就再也难以重新凝聚起来。成吉思汗是如何实现将其凝聚起来的呢? --- 是靠马鞭抽的,铁马弓刀压的,哪个部落敢不服,比辖而屠之---“高过车轮的男丁一律杀掉,只留下女人和婴孩!”有神马思想家哲学家系统性地给予熏陶,给予理喻吗? 没有。反正大汗的刀是最利的,马是最快的,军团是最无情的,你各个部落打不过他,就只能服从强者了。成吉思汗及其紧接下来的子孙很能打能砍能博取众长,因此蒙古民族运气好,跟着大发一笔。但大汗的老本吃完之后呢? 对不起,后面偶们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大汗好像也没专门教过偶们哪,要不再回毡房和草原游牧试试,找找旧感觉?

俄罗斯人跟这有何近似呢? 也是被强人用鞭子抽的! 彼得大帝用鞭子抽着逼着整个俄罗斯民族必须强行西化,于是这就发生了,恰巧彼得大帝的选择在历史上是对的,俄罗斯人运气好,挨一顿鞭子走的是正道,好歹不再只靠农奴制封建制。 斯大林用鞭子抽着逼着整个苏联必须强行工业化,于是这也发生了,恰巧斯大林的选择在历史上是对的,苏联人运气好,挨一顿鞭子走的是正道,总算在希特勒大举入侵,民族危亡的时候以工业化挡住了法西斯纳粹的铁蹄,并打出一个社会主义体制的超级大国。

但到了后面,就轮到来了个叶利钦,一顿鞭子抽着逼着整个苏联解体无条件投靠西方,纵使有多少人不情愿,但没人敢坚持抗争。 这次俄罗斯人就没那么好运气了,挨一顿鞭子走的却是歪道,还把脚给弄瘸了。如果不是叶利钦脑筋回光返照还留下个普京,俄罗斯早就彻底散摊子了。不过普京之后,俄罗斯剩下的摊子估计够悬。

龙族却是不然,几千年不灭的文化伦理熏陶和传承,那种“只服天理不信邪”的气概已经深入血脉魂灵。咱们不仅知其然,而且知其所以然,所以认准了人间正道,前赴后继,百折不挠,这法子不太行得通,就换另一法子试试,弓弦路走不通,就走弓背路试试,但最终大方向依然不改,目的地依然不变。一旦认准了大一统是王道,谁用鞭子抽着逼着咱们分裂,咱们始终能散而复聚,重新统一;一旦认准了社会主义集体主义是王道,谁用鞭子抽着逼着咱们各顾各被人分而治之,咱们始终能恢复团结互助,一齐把这鞭子夺过来再排队揍回去。


苏联崩塌,证明了马克思主义失败?--- 吼吼,这才哪到哪? 欧洲当年资本主义革命取代封建主和教皇统治,结果哪个不被封建势力镇压下去过,不被复辟反攻倒算过?  英国,法国,荷兰,意大利,德国,哪个新兴的资本主义国家是一次就站得稳的? 唯独美国远离世界舞台争霸中心,算是侥幸逃过了复辟镇压的厄运,而且找到机会壮大起来。

如今,五星东方在新兴社会主义阵营中的地位,就相当于美妹当年在新兴资本主义阵营中的地位,硕果仅存,历经风雨,然而在同时代的人当中坚不可摧,最终反过来推翻了旧世界,而主导了一个新世界!

那些以为“星条老仙,法力无边;资本主义,就是普世;千秋万代,一统江湖”的浅薄者,最好记得你们崇拜的那些老仙,在当年全都是被崇尚“君权神授”的封建主和教皇们联合追杀得四处亡命的不入流乱党而已。。。。。。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8 15: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悍然锦帆贼 于 2018-5-8 15:41 编辑

不仅俄罗斯民族的思维模式是被“强人用鞭子抽着逼着上路”的,许多西方民族亦然如此。

比如古罗马本来是有自己传统历史的多神宗教的(仿效古希腊的奥林匹亚诸神),但自从某个罗马皇帝康斯坦丁开始,就强行逼着整个帝国改奉当时曾被普遍视为异端不入流的基督教为国教,西方十字教化从彼至今。(罗马天主教廷也因此奉康斯坦丁为圣人,大帝,一堆荣衔,其实就是市场营销主管大功臣。)

而且康斯坦丁改奉基督教的理由也很荒谬,就是因为他在某场战斗前向天祷告,求保佑自己得胜,结果天边出现了貌似十字架的“祥云”,而且他还真意外打赢了,从此他认定基督教最灵验,他信也逼着自己的臣民们信。 按道理说,对其他罗马人而言打胜仗保佑的是你皇帝老儿,干偶等何事,但皇帝强人逼着你信,你敢不信? 久而久之也就成了习惯,至于基督教真实意义是啥,罗马人普遍根本不得要领,无可无不可,天高皇帝近,惹不起也不想躲,奉旨信教而已。

这种意识形态,其实根基浅薄得很,风浪大些,甚至再挨别人一顿更狠的鞭子,就能吹飞打散。
斯大林之后的苏联人和俄国人,真有多少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心领神会的么? 所以斯大林死后,一切皆休,等赫鲁晓夫把斯大林一轮批倒批臭,就更别指望死灰复燃了。

然而在中华,哪怕秦始皇死了,秦始皇设立的大一统制度依然深入人心,甚至包括了其昔日的敌人汉朝。哪怕毛泽东主席去世了,中国人自力更生团结互助搞大工业大农业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也依然深入人心。

点评

其实,在日常生活及工作中,好多的时候,要做成一件事,没有强力手段(或意识)是不行的。 绝大多数的人,往往选择向压力小的方向走;人的惰性也是绝对存在的,且多数的人是盲目的,具有奴性的。所以,离不开强制!  发表于 2018-5-11 10:50
西方人宗教式的信仰,往往是为信而信,“以信称义”(圣经里的词)。而咱们龙族家族神灵和师徒授业般的信仰,是学懂了之后才真信,因此也格外坚定深入。  发表于 2018-5-9 05:50
吼吼,这倒不算咱独创理论。而是咱看到有关彼得一世的历史著作里有这么一句话:“彼得一世用他的鞭子强行把俄罗斯抽进了西化近代化的行列里”。虽只说彼得,但再把斯大林和叶利钦这些人表现加上去,真有脉络可寻  发表于 2018-5-9 05:46
俄罗斯民族的思维模式是被“强人用鞭子抽着逼着上路”的理论是贼兄的独创理论!高!  发表于 2018-5-8 17:0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0 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悍然锦帆贼 于 2018-5-10 11:08 编辑

以前有句话:“若要中华灭亡,除非湖南人尽死。”

如今也有句话:“若要社会主义灭亡,除非龙族人尽死!”
  
还是以“诺亚方舟”与“大禹治水”的传说来举例吧。

诺亚方舟代表了从希伯来到西方的个人主义,造出艘救命船来仅为了自己一家子人活命(借口是上帝说其他人和动物都是罪孽深重的,饶不得,只有你一家配活命,咱怎么嚼着诺亚这家自私鬼才真是罪孽深重的),而这方舟其实也可以看成是奴隶主主义,封建地主主义,私人资本主义等“生产资料神授私有”的原始雏形---方舟就是原始意义上的私有资本主义。

而大禹治水的思维价值观与此截然相反。除了人类不甘受天意作弄,非要自力更生改变命运的倔强之外,还有的就是公德心和集体主义精神。 造方舟造木筏,一家一姓就够了,尧舜禹那些当头头当官的,难道反而造不出舟筏来供自己家用? 但天下其他人怎么办? 难道等大水每次又来,大家都抛弃辛辛苦苦耕作的田园,作鸟兽散各自上独木舟随波逐流,侥幸漂到哪再说,没木头不会造的就淹死拉倒算你家倒霉?

这种诺亚式的思维模式,在龙族祖先看起来简直是不可思议。对龙族而言,甭管堵也罢,疏也罢,这些堤坝和河渠工程乃至治水的工具(生产资料),全都是公有公用的,有东西出东西,有力出力,合起来治好了水,大家都有活路都有家园;治不好水,大家谁也休想独善其身。--- 治水就是原始意义上的社会主义大合作。


前些年美妹好莱坞拍了一部末日片《2012》,说的也是地球大灾难,达官贵人和富豪们筹建了一艘“新诺亚方舟”,船票10亿欧元一张。到最后时,编剧圣母婊们居然弄出了这么一个情节: 船上的“贵人们“见到船外等着逃难的人群要往船上拥,于是有人提议“让偶们民主投票吧!”一轮慷慨激昂悲天悯人演说之后,贵人们居然全体大发善心,投票接受打开舱门,放难民们上船了。真搞笑,有那善心的话,你还会对旁人把大难临头的消息隐瞒到上船之后? 你还会花10亿欧元买这船票独享? 10亿欧元买来的特权,你说投票变水漂就投票变水漂,可能吗? 诺亚当年怎么不通知族人大难将至,号召大家投票决定如何把船造大些呢? 拿这套鬼话骗自个去罢,你妹的社会文化根本没这个集体主义人命平等的善基因,真有投票的话,船上的“贵人”们只会投票把主张打开船舱的“异类”给就地处死,而船外的那些人呢,“只有死的印第安人才是好的印第安人,这船票是偶们神圣不可侵犯的产权,拿不出10亿欧元买票的凭啥跟偶们一道活下去?”

点评

方舟就是原始意义上的私有资本主义。 --- 治水就是原始意义上的社会主义大合作。 诺亚当年不通知族人大难将至,号召大家把船造大, 是因为他们的社会文化根本没这个集体主义人命平等的善基因, 真有投票的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5-10 11:3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0 11:24 | 显示全部楼层
毛子心里的痛苦和懊悔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0 11:37 | 显示全部楼层
悍然锦帆贼 发表于 2018-5-10 10:00
以前有句话:“若要中华灭亡,除非湖南人尽死。”

如今也有句话:“若要社会主义灭亡,除非龙族人尽死! ...

方舟就是原始意义上的私有资本主义。

--- 治水就是原始意义上的社会主义大合作。



诺亚当年不通知族人大难将至,号召大家把船造大, 是因为他们的社会文化根本没这个集体主义人命平等的善基因,
真有投票的话,船上的“贵人”们只会投票把主张打开船舱的“异类”给就地处死,

而船外的那些人呢,“只有死的印第安人才是好的印第安人,

这船票是偶们神圣不可侵犯的产权,拿不出10亿欧元买票的凭啥跟偶们一道活下去?”


这些句子个个都是思想的火花啊!

超精彩的总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1 16:54 | 显示全部楼层
主席说:“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1 16:56 | 显示全部楼层
1.jpg 2.jpg



点评

应是回复主题的。  发表于 2018-5-14 08:33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没有任何经济建构的分析,强行搞一波意识行态评价,流于表面的列了一串数字,结论就出来了,厉害! 动动脑子想一想,举个例子,现在我们常用的手机不断地更新换代,电视变得又轻又薄,如果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5-14 08:17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4 08:17 | 显示全部楼层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没有任何经济建构的分析,强行搞一波意识行态评价,流于表面的列了一串数字,结论就出来了,厉害!
  动动脑子想一想,举个例子,现在我们常用的手机不断地更新换代,电视变得又轻又薄,如果是计划经济时代,明年的电视该怎么样,生产多少,生产线如何改造等等,谁来计划,如何规划,怎么批准?
  社会体制的事儿最好从经济层面入手分析。历朝历代,国内国外,哪一个亡国的背后缺得了坐而论道,摇旗呐喊的东林党人?少喊口号,多干实事。实干才能兴邦。

点评

西方的哪家私营企业,内部经营决策不搞计划规划,不搞逐层审批,从销售额到利润,都搞从季度到年度到三五年一系列的预测计划? 难道是销售部每天去做一次新问卷调查客户今天需要多少和什么性能的手机电视,然后生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5-18 16:33
有自强之心志,有自立之韬略,更须积执著之跬步!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5-14 17:0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4 17:06 | 显示全部楼层
华炎 发表于 2018-5-14 08:17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没有任何经济建构的分析,强行搞一波意识行态评价,流于表面的列了一串数字,结论 ...

有自强之心志,有自立之韬略,更须积执著之跬步!

点评

我恰恰是怎么积跬步。喊口号没用。  发表于 2018-5-17 01:4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5-14 18: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几个问题要请教楼主
1你是否就是后沙月光本人
2天涯论坛的后沙月光和本论坛的后沙月光是否同属一人
3.天涯论坛的后沙月光写的顾顺章叛变后一直没有交待的秘密(特科秘史)写的不错,不知为何弃楼,楼主是否有完整的资料,贴出来给大家阅读
谢谢

点评

后沙月光,察网专栏作家,著名爱国网友。2012年起在天涯论坛发布爱国贴文,针砭时弊,传播正能量,在爱国人士中拥有很大知名度与影响力。http://www.cwzg.cn/column/houshayueguang.html  发表于 2018-5-14 19:3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美言APP(手机客户端)安装|小黑屋|Archiver|美言军事网 ( 联系方式:QQ64237762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本站声明:本网站所有转载之内容只代表作者本人之观点,本网站纯粹只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站转所转载之内容,无任何商业意图,如本网站转载稿件涉及版权、著作权等问题,请您来函与本站管理员取得联系(联系方式: (只收手机短信)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或者电子邮箱meyet@sina.cn)。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网站地图sitemap

GMT+8, 2018-5-22 18:1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