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言军事论坛-最新军事新闻

查看: 59005|回复: 2

[原创]}中医解悬探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31 21: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山野 于 2018-5-31 21:45 编辑

  此文先是在红德智库的中医群的邀请下写的一篇讲稿,5月20日在群里作讲课用,5月21日发表在红德智库的文以载道栏目(链接:http://www.hongdezk.com/forum.ph ... 2%E7%A8%BF%EF%BC%89),后被要求推广,我略作修改,他们以红德的名义在6月13日《今日头条》中发表,题目为《中医解悬探微》(链接:http://toutiao.com/a6295523923711918337/),今又稍事修改。
中 医 解 悬 探 微
------中医述略(讲稿)

                 前言
  陋识浅见,博诸君一灿尔。
  夫医者,大道也,非小技,非无小技。谓大道者,万千小技匿其中,今略述之。医从易。神农尝百草,非以身试药之行为艺术!神农氏之尝百草,理论源于周易,如阴阳五行、取象比类等。此神农者,当非一人,为尝百草之先民之总称。药食同源。从狩猎而食至采集果蔬、种植稻麦,皆百千年经验使然,非一时一人之所能。
  神农氏尝百草亦如是。食药渐集而众。盖各药之所宜症,年月累积效验成识,爰至医理、药理成文。先秦之时,即有医药。如太史公所记,《黄帝外经》、《扁鹊内经》、《扁鹊外经》《旁氏内经》、《旁氏外经》等,俱皆亡佚,已无可考。至汉代医家整理存世医书,厥有《神农本草经》、《黄帝内经》等。医圣张机虽博览群书、广采众方,然亦多得益于伊尹之《汤液经法》(中国最古老的食疗方,已佚)始成其《伤寒杂病论》,为后世“垂方法,立津梁”,后世医家尊仲师为“众方之祖”。
  或曰,有人即有医,而术道有优劣,活人有众寡。扁鹊被时人誉为“神医”,华佗亦然,华佗与张机同时代人,皆垂范后世,未见其曰门曰派以自矜。今世之医家有曰门曰派者,顾盼自雄,作强大貌。祖国医学渊源流长,流脉万千,派系林立,中医就有经方派、时方派、道医、禅医、草医、串铃医等,民族医有藏医、蒙医、维吾尔医、彝医、羌医、壮医、苗医、瑶医、傣医等。窃以为,医无需分门别派。医乃活人之术,若能起疴扶衰、祛病延年,莫不称善。斤斤于派系之医,无非欲彰其门,旁人视之,则一局器,于通才大医道绝矣!山不厌高,海不厌深,若可活人,皆可取法。文有一字之师,医亦有一药之师,一方之师,一法之师!
  另,尚有萨满医、祝由等,此处不论。
  能治病即硬道理!余者皆浮云。
  补充:最早的医字是这样的“毉”,即巫医,古代巫医不分,巫非贬意,乃褒意,尊称,是高级知识份子。“巫”里的“工”字,上面一横代表天,下面一横代表地,中间一竖代表通天彻地,意为通天彻地之人,然后“毉”又变为“䃜”,下面是“石”,原意为黑色的石头,即砭石,因为此时发现了砭石可刮痧,或磨成针状,刺血以疗疾,法简而效宏,后所识之药材渐增,发明了药酒,应用广泛,医字就成了这样的“醫”,下面的“酉”通“酒”,醫字就此固定下来。
  (一)、何谓健康?何谓疾病?疾病可以断根吗?
  自有人以来,人类就没有停止过对疾病的斗争。那么我们首先了解“疾病”这个概念,什么是疾病?简而言之,就是人自母体带来或者后天突发或者后天长期的各种不良积习,所引起人身体或者心理的各种不适症状的总和。有了疾病的概念,那么健康就好理解了,健康就是好习惯的总和。这两个概念虽然不够精确,但能够让大家看懂,对于大家如何理解疾病的康复和预后就方便得多。也许有人会说,你这个界定不科学,不精准,但是,经过这样一界定后,普通人一看就懂,知道治疗和预后的自律与配合。若是用一些不接地气的专业名词,普通民众还是不明就里,弄不清,记不住,又有何益!?
  在医院,患者使用频率最高的一句话就是:“这个病能不能断根?”所谓疾病断根,是个伪命题。断根意思是不复发,但这不是医生说了算的,而是看患者如何对待自己的身体,如果疾病已经治愈,患者能够杜绝那些发病因由,并且保持良好的习惯,即有所禁,有所宜,那么该病基本不会复发。这个世界没有哪一个医生能够保证,愈后永不复发!治愈病人,医生和病人功劳各半:医生尽心、病人配合。不要太过强调医生有多么牛叉,如果患者不配合,虽扁鹊、华佗再世,能奈之何!

  (二)、如何预防疾病?
  《内经》第一篇“上古天真论”有曰:“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于阴阳,和于术数,食饮有节,起居有常,不妄作劳,故能形与神俱,而尽终其天年,度百岁乃去。”这就是好的习惯。“今时之人不然也,以酒为浆,以妄为常,醉以入房,以欲竭其精,以耗散其真,不知持满,不时御神,务快其心,逆于生乐,起居无节,故半百而衰也。”这就是坏的习惯。《内经》在第一篇里就讲了如何健康长寿,尽其天年,而不是讲如何治病,可见其重要性。如果人人都能“知‘道、阴阳、术数、有节、有常、不妄、形与神俱’”,哪还需要什么医生呢?!若是大家想养生,那么只看这一篇就可以了。现在“三高”之人那么多,何尝不是“无节、无常、有妄、形与神散”,这分明是主动求病!疾病的产生有它的因由,如果大家保持好的习惯,疾病就没那么容易产生。好习惯有哪些呢?饮食、起居、作息、运动、著衣、心理调节、居住环境等。若习气功、导引之术效果更佳。我们常说“生命在于运动”,经常运动当然好,但要想身体好,运动只是一个方面,还要保持前面所说的各种好的习惯,如此方能身体康健,优化生活质量,拓展生命的长度。
  《内经》中论医、论病,也论及修道,如“真气从之,精神内守”、“提挈天地,把握阴阳,呼吸精气,独立守神,肌肉若一”等。现存之《内经》非足本,乃残卷,关于修道之章节在唐代被删去,世人无复得见。古人因何删掉修道之章节,有学者注书论述此事,此处不论。《伤寒》亦非足本,乃残卷。

  (三)、西医在发展,中医何尝不是?!
  西医进入中国之初,信众极少。中国人几千年来都是吃中药治病,谁见过治病用刀子、锤子、锯子之类的呢?自大明闭关锁国之后,几百年间,西方科技大大领先中国,西医从业者们就用科学来说服中国百姓,特别是西医发明盘尼西林之后,西医对一些疾病的治疗上比中医来得快,并且吃西药比吃中药方便。美国人用庚子赔款让大量的中国青年学生到美国留学(这是一个华丽的木马计划),学习西方的医学、物理、军事等科技,稳步有序的扩大西医对中国人的影响,另外通过收买政客、学者、媒体等攻击、抹黑中医,因此就有了民国时期几次取缔中医的闹剧。建国后,中医在毛泽东主席的认可和支持下,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国家成立了中医研究院,研究中药的药性、药理、成分分析,终于在1975年成功编撰出版了新中国第一部《中药大辞典》。
  据目前所知,中国可考的最早的中药著作是《神农本草药》,载药365味,可能是东汉医家修订而成。南北朝时期,经过医家陶弘景整理补充,著成《本草经集注》,载药730味,比《神农本草经》整整多了一倍。唐政府指派李勣、苏敬等编修之《唐新本草》载药844味,宋代医家唐慎微编著之《经史证类备急本草》,简称《证类本草》,载药1558味。明李时珍“岁历三十稔,书考八百余家,稿凡三易”,编成了本草巨著——《本草纲目》,载药1892味。而三百年后的新中国编撰的《中药大辞典》载药5767味,是《本草纲目》的三倍还多,不仅注明药物的药性、药理、各家综述,还标明药物主要成分。1994年,中国出版的《中国中药资源志要》里,载药12694种。前年,我得到一份资料显示,中国目前所知的中药已经达到13000多种。
  中药得到如此大的发展,中医自然也是高速向前,中医与中药相当于人体的气、血,气滞则血瘀,气行则血行,医药共生,气血同体。
1965年6月26日,卫生部部长钱信忠向毛泽东汇报工作,当时,中国有140多万名卫生技术人员,高级医务人员80%在城市,其中70%在大城市,20%在县城,只有10%在农村,医疗经费的使用农村只占25%,城市则占去了75%。当这样一组数字被毛泽东知悉后,他发怒了。严厉地说:“卫生部的工作只给全国人口的15%工作,而且这15%中主要是老爷,广大农民得不到医疗,一无医,二无药。卫生部不是人民的卫生部,改成城市卫生部或老爷卫生部,或城市老爷卫生部好了!”“应该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培养一大批‘农村也养得起’的医生,由他们来为农民看病服务。”
  毛主席的这番讲话被称为“626”指示,一下子就解决了农村的医疗问题,这在中国的五千年历史上不能不说是一个壮举!甚至在世界医疗史上也是一个壮举!“赤脚医生”走在田间地头,既是农民,又是医生,“一根针,一个罐,一把草药能治病”,农民养得起,治病简便廉。
  中医的好时代!
  再加上毛泽东时代的“全民献方运动”,这对我国的中医药发展起着巨大的推动作用。建国后,中医药的进步可谓是一日千里。
  如果诸君去搜集一些毛泽东时代的中医书,保证会有惊喜!
  (四)、现在找个好中医有多难?
  改开后,中医学院的教学也在改革。高等中医院校是中医人才的摇篮,然而,中医教育面临着西医化的命运。学生学习西医、外语和中医的时间各占1/3,这在中医药院校里已成普遍现象。一些中医经典课程不断被删减,甚至沦为选修课,而西医课程却日渐强化。很多学生读不懂《黄帝内经》、《伤寒论》,临床显著减少。  如果说中医是孕育华夏子孙的母亲河,这就相当于上游投毒和喂食转基因,是消灭中医的最高明的手段!怎知这不是内奸呈给共济会的投名状!?
更可怕的是,受教育层次越高,离中医特色越远。很多中医研究生不是在中医理论基础及临床实践上下功夫,而是按照西医的思维和模式研究细胞和分子,重西轻中。结果,很多学生毕业后既不懂“望闻问切”,又不会开方,中医只是名份。因此,一些专家尖锐地指出:“现代中医教育把学生变成了中医不精、西医不通的半成品,培养了一批中医的掘墓人。”  这就相当于把中医往沟里带!
  师带徒的师承教育是数千年来我国中医人才培养的主要模式,这种模式造就了无数的名家,是中医教育的一大特色。而今天,很多师承制流于形式,成才艰难。 这是在程序上设障!
  由于中医药收费低廉,体现不了中医的技术含量,大量中医院不得不弃“中”姓“西”,诊断治疗与西医院几无差异。名老中医积数十年的临床经验,也只能体现在处方上。针灸、按摩等传统中医项目,其收费更是低廉,仅供糊口。以前中医院有针对性的制备一些院内制剂,对某些疾病疗效不错,但后来管理部门设置种种壁垒,院方不得不放弃院内制剂。在这样的体制下,很多中医辛苦一生,依旧家徒四壁;而西医不仅社会地位高,且收入可观,各种高大尚。收入如此悬殊,年轻中医师前途暗淡。中医名存实亡!  这又是在待遇和生存施行饥饿管理!
  去年政府公布的资料显示,2014年,中国西医医师(含助理)共有526.8万,中医师(含助理)共有41.9万,而这些中医师中能够按照中医的思路把脉、开方的只有约10%(官方统计数据),约4万人;这4万人中,除掉专科和水平一般的中医师,能够看全科且水平尚可的又只有约10%,约4千人;这4千人中,能够治疗大病绝症的又只有约10%,约400人。也就是说中医的成才率约1‰,全国的大中型城市就有661个(不包括县级市)!把这几百个医生稀释到全国,何异于将一勺子盐撒入池塘,你还能尝到咸味!?  木马计划的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终使西医野蛮生长成燎原之势,而中医已近灭顶之时!
  民国初期中医师有80万,建国初中医师有50万,西医8.7万,此时全国人口仅4.5亿,经过60年的发展,全国人口达14亿,人口翻了四倍,中医师却锐减到令人乍舌的区区4万,不到建国时期的1/12,仅是民国初期的1/20,而西医却疯狂发展到526.8万,翻了60倍!官方和媒体仍无时无刻不在宣称中西医并重,呵呵!
共济会“以华制华”消灭中医的计划已经非常接近成功了!
  中医与西医从来就不是技术之争,而是中医挡了西医的财路(这是我第N+1次阐述这个问题)!只有把中医这块绊脚石踢开,西医才可以垄断医疗市场。中医的服务价格30年不变,西医呢?再次呵呵!
  前几年,我跟一个医生(她是西医内科)说“杀医事件”会越来越多,她说这怎么可能呢?后来看到报刊、网络上面经常报道这样的事件,她傻眼了。
  今日欢呼孙大圣,只缘妖雾又重来。
  (五)、难病、绝症真的就难、绝吗?慢性病就得终生服药吗?
  中医从建国初是西医的6倍,到今天西医是中医的125倍,西医已经在中国完全掌控大局,且现存中医的平均水平与建国初中医的平均水平相比宛若云泥,中医基本面瘫失语,西医垄断之势已成,中医的诊费低到地平线以下,西医的诊费直达南天门。西医宣称某病为绝症、某病得终生服药,民众唯西医马首是瞻,继而医院、政府、媒体上下一致,这是科学!纵有几枚中医能够痊之,然而人微言轻,逆风呼喊,终是徒劳,不被讥为骗子已是祖上积德。西谚:谎言重复一千次就成了真理。
  纵观几千年的中医典籍,有哪一本医书里记载哪些病得终生服药的?俗语有云: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西医言不治,不代表中医不治。前面说到中医流脉万千,门派林立,自然是各有所长,有志于济世之人,定会多访明师,广交益友,更兼博览群书,增益其所不能,则难病、绝症未必如其言,慢性病也许根本不必终生服药。如果西医不能治的病,中医一样不能治,那么中医还有存在的必要吗?!经云:言不可治者,未得其术也。
  现在将人体从上而下说说一些所谓治不了,或者需终生服药的病,谈一谈治疗的思路。
  秃顶:用一些燥湿、凉血、活血、解毒的外用药,再内服凉血、滋阴、祛湿、安神等的中药,禁辛辣发物、熬夜等;  原发性高血压:垂盆草、鬼针草煎服,也可用外用药,也可不用药,如针灸、刺血等,忌辛辣发物、熬夜等,方法太多;  耳聋、耳鸣:重镇、滋肾阴、平肝等,太阳、听宫刺血;  眼疾:平肝熄风,引火下行; 鼻炎:温盐水洗鼻,蒜泥薰鼻,注意保暖,也可配合内服、锻炼; 口腔溃疡:清中上焦之火,颊车、太冲、足三里刺血;  咽炎:清肺利咽,引火下行,通大便;  肺病:分清虚实,补不足而泻有余,培土生金,肺与大肠相表里,清大肠,同时太阳、尺泽、肺俞刺血;  心脏:看李可的书;  胃病:任何时候吃七八分饱,保持好的饮食习惯非常重要,分清虚实,谨防木旺克土,注意益火生土,理气、健脾、消积等,自我按摩、刮痧、刺血、温灸等,方法太多;  肾病:勿纵,补肾是中医的强项,但最好的药是不吃药,自我按摩双肾、临睡搓涌泉各300下,贵在坚持,好处你懂的;  风湿骨病:最好的药是虎骨酒,草药也多,但比较慢,楼梯草、独一味、千斤拔、牛大力、茜草等,有些草药有一定的毒性,但逐步加量,见好就收,治疗就比较快(有些中药中毒量即是治疗量,如马钱子等,得有医生指导,切记!),冷灸也是很好的办法,有的容易留疤痕;  子宫肌瘤:健脾利湿、舒肝理气、活血凉血、清热解毒,三阴交、阴陵泉、肾俞刺血;  不孕不育:勿纵,锻炼,常按摩少腹、两肾,辩证施治,三阴交、阴陵泉、命门刺血;  拉肚子:百草霜、地锦草;  便秘:常服黑芝麻; 减肥:七分饱,不宵夜,多运动;
  糖尿病:古称消渴,分上、中、下三消,参考历史治疗消渴的方剂及李可治疗糖尿病的医案,熟悉治疗这种病的常用药和治疗理念,重点是清热、祛瘀、收涩。这种病的主要病因是“吃得好、运动少”,即前面第二节讲的由不好的习惯引起的,因而改变不良习惯,就打中了该病之“七寸”,再配合中医药,还有困难吗?有人说这病是遗传。八十年代之前,听过糖尿病这个词的人有多少,见过糖尿病的人又有多少?有人说糖尿病是富贵病。这话有理。八十年代之前,计划经济,物质并不丰富,你想得糖尿病也没条件,家境好的人才有可能得这病,普通老百姓得这病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渐冻人:西医称“肌萎缩侧索硬化症”,或运动神经元病,对中医而言就是痿症。稍明医理的人都知道“痿症独取阳明”、“脾主肌肉”、“肝主筋”等。中医的治疗难就难在辨病,而痿症的医理是很明晰的,也就无所谓绝症!治疗重点就是健脾利湿、活血化瘀、清热解毒,调理肝肾。如果能够配合练一些静功则恢复更快。
癌症:古中医书没有“癌症”一词,但癌症绝不是现代才有的病。癌症在古中医学中相当于“癥瘕痞块”,古书上治疗这些疾病的方很多,但又无法与现在的癌症完全等同。前面说了,西医在发展,中医也在发展,毛泽东时代的中医书就有各种癌症的治疗方剂,再加上这二三十年科技的高速发展,书籍繁多,资讯发达,医理、药理方面的知识并不难获得。
前几年倪海清事件不是在全国医疗界闹得沸沸扬扬的?一个只有小学文化的农民,用一个治疗痔疮的方子,研制出治疗癌症的秘方,并申请了专利,还专门接诊医院不治的癌症患者,效果很好,让很多绝望的病人生命得以延续,这样的医生如果是在欧美任何一个国家,都会当成神医、救星,可以很快把药卖到全世界,会带来巨大的商业价值和社会价值,被世人拥戴!说不定得个诺奖什么的!但倪海清被当地的法院判处坐牢十年,没收全部药品,理由是他的药是“假药”,并且全家坐牢!然后眼睁睁地看着那些曾经被倪海清拖出鬼门关的癌症患者因无药一一死去!
  恕我无知,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哪个国家的法律能够恶毒如斯!
  无法呵呵,让人窒息……
  既然一个小学文化的农民研究几年都能治疗癌症,那么癌症的治疗能有多难呢?!对于倪海清事件,一些老中医说,如果倪海清用的是假药,那么全国的中医用的都是假药,都得坐牢。  此事件的潜台词是:你们(中医)谁都够资格坐牢,只是我大人有大量,不跟你们计较!
  大家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看看田原写的系列书籍《中医人沙龙》,里面就讲了好几位能够治疗癌症的民间中医,这还是小有名气的,如果再加上没有名气的民间中医,据我的估算,全国能够治疗癌症的中医至少有五百人!
  徐荣祥教授,一个中医界奇才,在国内倍受打击、排挤,无奈之下去了美国,用他的“湿润烫伤膏”和“再生医学”赢得了美国政府及几位总统的认可和推崇。他的湿润烫伤膏跟中国烧烫伤医院的治疗方法先进千万倍,且价格低廉,患者也没有痛苦。他的再生医学也是生命科学的奇迹。如果中国能够把他的湿润烫伤膏和再生医学加以重视推广,本可以一统天下,很好的一手牌,既有利于国际民生,又能为中国创造巨大的商机,并加强中国在国际社会的影响力,可偏偏有一些人拼命要把他逼出国门,造成这种楚材晋用的被动局面,还将如此重大的一笔财富拱手于美国!
  据报道,2014年世界制药巨头50强,没有一家中国的医药公司!2015年,也没有一家中国公司。而这其中却有南非、印度。2014年之前就更不用说了。
这些人倒底有多恨中医?他们倒底想把中国引向何方?
  象徐荣祥教授这样的人止他一个人吗?还有多少象徐教授这样的人因此奔赴欧、美、澳、东南亚等?中国的中医不能为国人服务,却要逃到国外为外国人服务,这是怎样的悲凉!?
这就是按管理西医的方式管理中医的必然结果!即现行医药法下“正常”的结局。
  谁能想到2000年后,指鹿为马依旧是权力虐民的重器!
  有是疾则有是方,有是方则有是药。俗语:没有治不了的病,只有找不到的药。尔之不能,非人之不能。说好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呢?说好的“中西医并重”呢?中医之话语权安在哉?
  暂述至此。
  (六)、中医药的教育早已背离中医传统师承,陷入泥沼,难以自拔。
  前面说过,中医药院校是中医的摇篮,是源头,但这个源头已经中毒甚深,培养出来的学生成了中医的掘墓人!中医真的要绝种了吗?当然不会!神医扁鹊是师承的典型人物,医圣张仲景也是师承,师承教育是中医传承的主要方式,但不全是,也有一些中医是自学成才的,比如许叔微、徐灵胎、吴鞠通、岳美中、李可等都是自学成才的大家。去年《人民日报》报道,曾经的赤脚医生因1999年实行执业医师法,而不能取得执业医师资格被非法的中医至少有15万,还有广大的家传的和自学的中医没有统计在内,如果把民间家传中医和自学者统计在内,至少再加50万、100万,甚至几百万
  院校教育把中医培养成为残废,这是把体制内的中医灭掉,执业医师法是把体制外的中医灭掉,有了这内外勾结的两只手,一只手捂住鼻子,一只手捂住嘴,中医就停止了供氧。共济会则带着天使的微笑,在旁边开始读秒。
  (七)曾经民间自办的简陋的中医学校都可以名医倍出、桃李满天下,而现在的先进、豪华的中医学院、中医药大学却培养不出人才,何也?
张锡纯1916年于沈阳创办我国第一间中医医院——立达中医院。1928年定居天津,创办国医函授学校。由于他有高明的医术和特殊的地位,医名显赫。1930年在天津创办国医函授学校,培养了不少中医人材。张锡纯成名较晚,而桃李半天下。及门弟子如隆昌周禹锡,如皋陈爱棠、李慰农,通县高砚樵,祁阳王攻酲,深县张方舆,天津孙玉泉、李宝和,辽宁仲晓秋等均为一方名医。私淑其学问者不可胜计。
  丁甘仁于1917年创办上海中医专门学校,两年后又创办女子中医专门学校,闻风来求学者遍及全国,造就了大批高水平的中医人才。他门下的学生,佼佼者颇不乏人。程门雪、黄文东、王一仁、张伯臾、秦伯未、许半龙、章次公、王慎轩等中医名家,均为早期毕业于上海中医专门学校的高材生。
  而建国后,国家成立了中医进修学校,后来成为中医学院,现在是中医药大学。这些中医学院、大学的规模办得越来越大,教学设备、教学方法越来越先进,学的东西也越来越多,又是学中医,又是学西医,还要学外语、电脑等,然而学生毕业后,绝大多数竟然不会治病、不会切脉、不会开方。
  张、丁自办民间中医学校,桃李满天下,名医、大家尽出,而国家办的公立中医学校、学院、大学条件优越、教学设备先进,专家、教授、权威等等如过江之鲫,教出的学生却不会治病。
  原因何在?
  这就是因为背后有庞大的势力,通过控制官办中医,修改教材、教学本末倒置、经典作选学、极少临床,中医、西医、外语各占1/3课时,如此这般稳步有序地就给中医作了节育手术。此种情形下,能够成才的绝对是意外!而后西医自然成垄断之势。
  所有这一切对于幕后的势力而言,都是在按预先设定的程序在进行着,有条不紊,步步为营。先让官办的、体制内的中医自废武功,中医师信心全无,自惭形秽,跪拜在西医脚下,患者自然也嫌弃中医。然后又施行执业医师法,让民间的中医无法生存,如此上下其手,以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渐进递推,收紧绞索,灭中医的时机终于成熟了,于是就有了“反中医大会”,各种黑中医的媒体、网络等无比猖狂。
  一门医学,如果真的是越来越先进、越来越科学,那么就应该是治病越来越简单、方便,并且治疗费用越来越便宜。而西医是使治病越来越复杂,治病越来越难,费用越来越高,死人越来越多。
  只要是智力正常的人,对比一下就能看出,中医、西医根本就不是技术之争,而是利益之争!还有更可怕的是,如果中医真的被它们灭掉了,它们的西医比中国的西医早、比中国强,那么以后它们可以很轻松的通过世卫组织,向中国强制推行某些疫苗、药品来毒害中国人,甚至灭掉中国人,至少可以很轻松的减灭中国的人口,如同转基因那样。强制推行幼儿必须打一些疫苗的事情还少吗?不打疫苗就不让上幼儿园,这些疫苗都安全吗?
  大家知道现在中国不孕不育的家庭有多少吗?5000万!这就是为什么人贩子那么多、还屡打不绝的原因!
  (八)中医将亡于药!
  有人说“中医将亡于药”,此绝非妄言。
  2006年,记者采访原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市场司司长骆诗文,他曾预言:“我们执行错误的‘中药现代化’路线与国际接轨三四年,已经使得中药加速走向衰败。如果这种情况再让它继续5年,中药就无法挽救了。”
  2011年,记者拜访骆老,再度提及此事,他直言:“医药不分家。现在传统中药已经不复存在,医也完了!”
  解放前的中医,不仅学中医的理论、方剂、抄方、治病,还要学采药、加工炮制,都有严格的程序和规定。现在常有老中医感叹,一样的病,曾经三剂药就治愈了,现在十剂还没见到效果。医生的水平当然比以前要高,但治疗的效果却比以前差很多,这就是药的问题,并且这个问题非常严重。
  解放前,甚至在改开前,中医院用的药几乎都是野生的。改开后,由于农民对土地有了自主权,就有很多地区的农民开始种植药材,以满足不但扩大的中医院、门诊、诊所和药店等的需要,还要供出口。种植的药材当然比野生的效果要差一些,但至少可以满足当下的需要。药农在种植药材的过程中为提高产量,使用农药、化肥自不用说,还使用激素如壮根灵等以增产,使得这样的药材个大、效差,农药残留严重!而制药厂为节约成本、急功近利,炮制中药的过程中,又不按传统炮制程序,偷工减料,有些药根本没炮制就拿出去销售,与制药理念“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正好相反!还有药商为防药材保存时易于变质,很多药材都用硫磺薰过,即所谓“过硫”,如此一来,不仅药效跟野生药材和按传统工序炮制的药材疗效相去甚远,甚至药材变性、有害。
  很多的道地药材又被竭泽而渔式的掠抢,导致灭绝或濒临灭绝。
  你不会想到,作为中草药的发源地,今天中国大陆拿到的份额,只是世界草药销量的2%,日本则以90%的市场份额牢牢占据第一把交椅。韩国和中国台湾地区则占5%-7%。
  我的医药群里一个中药师说,他在深圳见过一个很大的日本的药厂,他们专门在中国高价收购一级药材,用于制药,然后销往全世界。好的药材都让日本人掐尖收走了,国内用的药材很多都是次品,甚至伪品,还有转基因中药。
  骆老说,“现在国家投资了好几个亿,在黄河以南的某省份搞黄芪转基因研究。黄河以北的黄芪疗效才好,到黄河以南有什么用?”骆老透露,“中药作为一个复杂的化合物集合体,转基因之后是不是会影响它的性味归经,这事没有人管,科研经费才是大家更重视的。”
  目前列为转基因研究项目中药包括:金银花、忍冬藤、连翘、板蓝根、鱼腥草、人参、太子参、大枣、枸杞、核桃仁、丹参、绿豆、黄芪、百合、青蒿、何首乌、龙眼肉、杜仲、甘草、半夏、桔梗、银杏、麻黄、防风、芦根、地骨皮、竹叶、菊花、广藿香、巴戟天、枳壳、夏枯草等。
  虽然正常人都知道,野生药材比种植药材的效果好很多,但是卫生部门是不会让你用自己采的药,理由是为了统一管理,为了“负责”,药材必须是从医药公司进来的货,这才可以使用。虽美其名曰“为了对老百姓的健康负责”,而实质不过是为了医药公司的垄断地位,何曾顾及老百姓的身体健康。普通的医药公司的中药材仅几百种,可目前的中药品种已经达到13000多种,那么那些对一些特殊疾病有特殊疗效的药材从哪里来呢!?没人回答这个问题。象这样的管理方式,当然就把好药说成是“假药”。这样的管理结果怎么不是让“亲者痛,仇者快”!?
  有了这样一些中药,医生的水平再高又能怎样!何况大部份医生还不会看病!
  还有更让人痛心的:
  根据大和综研数据统计,海外中药市场上,中国拥有专利权的仅为0.3%。而日本和韩国却占据了中药专利的70%以上。海外中药市场规模大约为300亿美元,而MADE IN CHINA的中药所占比例不超过5%。近年来,外国企业到我国注册中药专利的案例逐渐增多,如美国申请了“人参蜂王浆”专利、韩国申请了“牛黄清心丸”专利等。媒体曾报道过,中药专利被外国抢注的多达1000多项。
  2015年,国家食药监管总局网站的数据显示,目前全国获批的药品生产批文为16.9万件,而中药只占其中的35.7%。近3年的药品审评年度报告显示,2012—2013年,获批的中药数量分别为27个和37个,只占当年新药总数的约6%。而2014年获批的501个新药批文中,中药只有11个,仅占2.19%。
  全国政协委员、沈阳何氏眼科医院院长何伟说:“全世界没有一个民族能在人体上用中药用了几千年的时间来证明它是安全的,拿临床已经证明可靠的经方验方回到临床进行一期二期三期的实验,这是无稽之谈。”
  从管理上说,对中医实施了太多的“不能”。如果说近百年来,中医与西医是在格斗,那么我们的管理方式就是不允许中医用拳,不允许用脚,还不允许用头,几乎就是捆起手脚让人打,如此一来,目的很明确,就是想让中医被西医打死!然后还要冷嘲热讽:“你看,说了你不行吧,你还不服气,你是打不过人家的!”
我不知道我们的卫生管理部门到底对中医有多大的仇恨!非要灭之而后快!
  (九)、解决老百姓看病难的关键在哪里?
  医改以来,老百姓看病是越来越难,越来越贵,花光积蓄还不够,还要卖房、借债,难道医改就是为了把老百姓榨得一干二净?医改倒底是为了老百姓?还是为了医药集团、医院?
在张锡纯开办国医学校之前,中医传承全靠师承和自学,几千年来皆如此,张锡纯开办国医学校,是为了让更多嗜好岐黄之术者,能够更快地批量生产出来,服务华夏子民,而现在的中医院校被内外勾结阉割了未来。建国初的中医学校里的老师不全是从民间请来的吗?中医本就在民间,可如今却被逼良为娼,排除在体制之外不说,“民间中医”还成了一个贬意词。中医的武功几乎全废,被各种抹黑,西医的价格飙升如航天飞机,老百姓自然畏病如虎。中医简便廉却遭百年打压。2014年,上海还有一些蛆虫举行了“反中医大会”,何祚庥、方舟子等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抹黑中医。
  我们现在的管理方式,用于佑任先生的话说就是,用西医管理中医,就相当于让牧师来管理和尚。
  综上所述,窃以为解决老百姓看病难的最关键有两点:
  A)、中医院校教学要改革,削减西医和外语课程,将中医教学作为主要学习内容,加大临床实践,请有经验的中医师、中药师交流指导,无论其何门派,也无论其是何种民族医,任人唯才,让学生掌握一些中医适宜技术,做到毕业即能治病,让他(她)们建立起对于中医的信心;
  B)、让民间中医走进阳光里,直接考核其疗效,若疗效好,且安全可靠,就允许其执业,更好地服务社会。
  其实这两点归结起来就是一句话:恢复中医的本来面貌!
  现在的中医已经面目全非了,迷失了方向!若能按上面两点施行,老百姓看病将首选中医,再也不会出现硬汉无钱治病自己锯腿、老妇无钱治病自剖其腹、农民无钱治病全家跳河……这些人间悲剧!
  古代帝王病了,或者太子、嫔妃病了,而御医束手,往往张榜向天下求贤,他们知道高手在民间。可现在不是求贤,而是求钱,换肝30万、换肾60万,求社会捐款,谁能治都不重要了,只要钱!
  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
  (十)、对中医药未来的展望。
  去年10月5日,三无”科学家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奖后,12月9日,李克强总理在国务院会议上通过了《中医药法(草案)》,12月30日至2016年1月29日人大网就《中医药法(草案)》向全国征集意见。这是自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次专门为中医立法。2012年,澳大利亚为中医立法,成为世界上第一个为中医立法的国家。这有些反讽,虽然国内拼命把中医往死里整,中医却是墙内开花墙外香。去年李克强总理在博鏊会上提出中医药国际化问题,要让中医药走向国际。今年2月26日,国务院印发了《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6-2030年)》,“到2030年,基本形成一支由百名国医大师、万名中医名师、百万中医师、千万职业技能人员组成的中医药人才队伍。”、“加强中医药对外交流合作,扩大中医药国际贸易”等。若能够充分发挥中医药“五种资源”的优势,既服务于国民,又能走出国门,则中医大兴可翘首以待了。
医运如国运。
  有了这个宏伟的蓝图,作为中医人似乎看到了希望,然而那只靴子还没落下来,未来如何谁又能知!
  你我之辈,忍将夙愿,付与东流?
                   二〇一六年四月二十二日


评分

3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1 18:55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对此有何良策

点评

文中已经讲到了: 综上所述,窃以为解决老百姓看病难的最关键有两点:  A)、中医院校教学要改革,削减西医和外语课程,将中医教学作为主要学习内容,加大临床实践,请有经验的中医师、中药师交流指导,无论其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8-6-1 22:36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 22:36 | 显示全部楼层

RE: [原创]}中医解悬探微

why730226 发表于 2018-6-1 18:55
楼主对此有何良策

文中已经讲到了:

综上所述,窃以为解决老百姓看病难的最关键有两点:
  A)、中医院校教学要改革,削减西医和外语课程,将中医教学作为主要学习内容,加大临床实践,请有经验的中医师、中药师交流指导,无论其何门派,也无论其是何种民族医,任人唯才,让学生掌握一些中医适宜技术,做到毕业即能治病,让他(她)们建立起对于中医的信心;
  B)、让民间中医走进阳光里,直接考核其疗效,若疗效好,且安全可靠,就允许其执业,更好地服务社会。



  现在的中医药大学里,中医的教学只占三分之一,西医占三分之一,其它是政治、英语、计算机等,中医教学里,中医经典还作为选学,学生怎么可能学好中医!如果西医院校里,西医只占得时的三分之一,也加三分之一的中医课时可以吗?当然不可能!这就是想灭中医,而不是振兴中医,培养的不是中医的接班人,而是掘墓人!口号天天喊“中西医并重”,事实上它们阳奉阴违,从来没有放慢灭绝中医的脚步。现在全国中医院校里的在学生是70万,而全国的执业中医师(含助理医师)仅42万,就是说每年毕业的中医学子中极少人会考医师,即使考上也是伪中医。
  中医在民间,重点是让民间中医放开手脚,加大中医院校的中医课时,至少要占三分之二,注重临床,请中医实战高手授课。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美言APP(手机客户端)安装|小黑屋|Archiver|美言军事网 ( 联系方式:QQ64237762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本站声明:本网站所有转载之内容只代表作者本人之观点,本网站纯粹只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站转所转载之内容,无任何商业意图,如本网站转载稿件涉及版权、著作权等问题,请您来函与本站管理员取得联系(联系方式: (只收手机短信)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或者电子邮箱meyet@sina.cn)。 网站地图sitemap

GMT+8, 2018-7-22 16:5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