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言军事论坛-最新军事新闻

查看: 37664|回复: 1

[原创] 一张照片污毛8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27 03: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文存 于 2018-6-27 04:02 编辑

一张照片污毛8年!
文 存
  
 
 近几年来直到前不久,有一张照片持续广泛地在QQ群、微信群及网站等处散播,这张照片是张玉凤女士与一位酷似青年毛泽东的人的合影,被贬毛者说成是张玉凤与毛泽东的私生子。
1.jpg
  言下之意,毛泽东利用特权玩弄女人,在那些贬毛者的言论中,毛泽东可不是仅仅“玩弄”张玉凤,凡是和毛泽东接触过的女人都被毛泽东玩过,所以一生至少几十位女性遭到毛泽东的侵犯。由于历史久远,那些都没有足够的材料证明,而张玉凤却有照片为证。
  贬毛派的这些说辞大大蛊惑了不少群众,这些群众会以现在官僚的行为逻辑推断毛泽东,认为这也是有可能的,哪个当官的不是三妻四妾呢。可是,事实总归是事实,任何掩盖事实的谎言终究会被揭穿。
  我永远记得,1994年初我在北京参加文学界笔会,在革命老人刘炽、刘白羽、刘国华及徐迟等等在主席台的讲台上,那个那时就称自己是90岁、并无实绩的所谓国学大师的文某某,阴阳怪气、大肆侮辱毛主席。说,毛泽东的身边,哪个女人没承皇帝的雨露,那是毛泽东这个皇帝的雨露,接受雨露的身边女人们是多么光彩,多么幸福啊……当时一会堂的人,坐在主席台的几位老人看得出气得脸色发白,我恨不得上去把这个老流氓给拖下来!三年前还几次看到他阴阳怪气地在央视的访谈专题片表演,每次还是说自己90来岁。他的恬不知耻,你们央视接触的比我多得多,你们能不知道吗?
  这是当天的合影照!
2.jpg
坐着的是刘炽、刘国华等等老人、最右坐着的是徐迟,和徐迟隔两人的是文怀沙,我在后2排。
  经调查,张玉凤身边的男子名为李光彩,是一名教师,也是一名毛泽东特型演员,更是一名研究毛泽东思想的正能量人士。而且年龄是80后,毛主席1976年就去世了,难不成张玉凤怀孕五六年吗?你们贬毛派当是哪吒吗?哪吒也不过是怀孕3年才出生的。
3.jpg
谢静宜和李光彩
  下面我们来看看李光彩的简介:
  李光彩是《中共一大》、《青春作伴》、《初恋小镇》、《风物长存——毛泽东遗物背后的故事》等,剧中青年毛泽东的扮演者。中央电视台等单位拍摄36集电视连续剧《毛岸英》剧中扮演毛泽东的弟弟毛泽民,该片荣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飞天一等奖等荣誉。中央电视剧30集电视剧《牦牛岁月》演员副导演。
  郑州人民广播电台专题讲述人《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与电视剧《西游记》编剧邹忆青共同创作电影剧本《家国情深》,同年创作电影剧本《风华正茂——毛泽东在北平》等作品。2008年编著《从奥运看中国沧桑》一书。电影《中共一大》饰演青年毛泽东;20集电视文献片《风物长存——毛泽东遗物背后的故事》剧中的青年毛泽东;34集电视连续剧《毛岸英》他还在剧中扮演了毛泽东的弟弟毛泽民;2011年湖南卫视《青春作伴》第一集《蝶恋花》中毛泽东的扮演者。2013年编著《特殊感情》一书。2010年12月12日下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由全国科管委文化产业管理专业委员会、国际绿色产业联盟、CHC全国科监委低碳经济发展战略专业委员会、全国新农村建设中心、世界总商会主办召开的第二届中华人物大会成功闭幕,80后青年毛泽东特型演员李光彩荣获“中华十大最具创新人物奖”。
4.jpg
  他是一名新时代的毛泽东思想的研究创作者。2009年六月份,仅一个月,他就在《环球人物》和《党史文苑》发表两篇有巨大反响的文章,《张玉凤再谈毛泽东》和《《不尽的感激永远的怀念——纪念邵华阿姨去世两周年》两文均被《人民网》、《新华网》、《光明网》、《中国新闻网》、《网易新闻》、《环球网》、《新浪》、《凤凰网》、《腾讯网》、《中国青年网》、《中华网》、《中国台湾网》等转载。2009年十月又在《党史文苑》发表《从英雄模范中找回信仰》,十一月又发《贴身警卫眼中的毛泽东——访82岁高龄的王明富》,两篇文章首先被人民网全文转摘,接着又被各大网站转摘,影响极大,反响很好,让我们从另一视角了解了真实的毛泽东。以上的采访和创作都是他借工作之余创作的。
5.jpg
  毛新宇与李光彩合影  
  那有人会问,这个李光彩确实和照片中的人很像,你怎么确定肯定就是他呢?
  好,那我们就寻找张玉凤与李光彩照片的由来。这张照片是2009年李光彩采访张玉凤时,张玉凤的丈夫帮着拍下的。当时采访后,李光彩写了一篇文章《张玉凤再谈晚年毛泽东:喜诵悲凉《枯树赋》,发表在《环球人物杂志》,后被众多媒体转载,如腾讯网、凤凰网、搜狐文化、中国青年网等有影响力的大网站。搜狐文化网的链接是:http://cul.sohu.com/20101208/n278169281_1.shtml
  有兴趣的同志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该文章标题。
6.jpg
张玉凤和李光彩
7.jpg
张玉凤和丈夫
8.jpg
张玉凤和自己的儿子
  至此,真相终于大白了。其实,那些贬毛派还编造华国锋、古月都是毛泽东的私生子,这些谣言早就不攻自破了。
  这些无耻的贬毛派为什么会不顾事实污蔑、抹黑毛主席呢?为什么能够在共产党的媒体上忌无肆惮?!上层建筑肯定是有一伙老虎在推演、策划。有人和谐着,牛鬼蛇神们更有了施放30年毒气的社会舞台。尤其属于利益集团在上层建筑里的某些狗东西,他们绝少不了身败名裂的可耻下场。目前大多数的老虎已经打趴;没趴下的少数,我们相信:天网恢恢,你跑不了!
  因为经历了几年的保卫董存瑞的风风雨雨,利益集团的一些老虎们,一次次的阴险行为极其卑劣,典型的不耻小人!白披着共产党高级干部的表皮。我们几个在涌浪中心的战友最清楚!不是习主席打虎拍蝇和坚决支持,邱少云、狼牙山五壮士想胜诉,再过十年也没门!董存瑞风波案,他们造成的恶劣影响比邱少云案高到天上,我们的反击比邱少云案猛到天上、在全国持续反响最大、时间最长,拖了几年就是不给开庭!
  当董存瑞生前战友老红军等3位老人联合董存梅、董存瑞部队、董存瑞烈士陵园等6家把玷污者立案起诉后,想不到2007年5月24日在北京朝阳法院临到开庭的早上,只有董存梅一人够资格成为原告,其他人都不是,甚至开庭时连门也不让进。当在法庭董存梅的律师念董存瑞牺牲时的证据等事实时,那个庭长立即打断:你不要说了,这是全中国人都知道的,你休息吧。我们的律师和我们,白白忙了80天,他一句话就给打发了。
  尤其卑劣的是对我们保卫董存瑞的战友以行政手段打压,那次起诉他们的案子,第一次开庭时提前一个月控制,不许董存瑞生前团、营、连三名老首长的法律代理人沈阳军区大校刘兄出庭;先前4月,他们起诉我说郭某某卑鄙的帖子案的北京朝阳法院的法庭上,律师和我给了起诉我的中影协书记康建民有力回击,随之相隔一年两次对我单位局长下令不许我在新华网发帖。两案以各种借口被一月月、一年年地拖着,以致再没开庭,几近不了了之。这都是谁在操纵?!能是小官吗?谁能有这样大的能量?!
  贬毛、玷污英雄的势力只会嘲笑我们无能,嘿嘿偷笑。北京朝阳法院,我们的所谓人民法院不过如此。其实,真正的对格在上层!
详见:点击长篇纪实书籍 《保卫董存瑞》_董存瑞战友_新浪博客
s0.jpg
  他们为什么要这样?第一,有历史根源,他们的祖上要么是国民党特务,要么是地富反坏右,在毛泽东时代受过打击。第二,他们现在受着帝国主义资金供养,专门否定开国领袖,以达到灭亡我中华灵魂的目的,从而肢解中国,同时他们也是美国第五纵队,担任着反对公有制、反对社会主义的角色,而毛泽东在中国具有巨大的影响力,毛泽东视帝国主义为“纸老虎”,于是,不扳倒毛泽东,中国就很难成为帝国主义的附庸、殖民地。
  可是,帝国主义下的这些贬毛的老虎和牛鬼蛇神,既蔑视社会主义理论,也蔑视中国的革命史,就只会编造历史、编造花边小故事,借以丑化、污蔑开国领袖,这种小伎俩的确很下流卑鄙,但是也不能说一点效果没有,一些普通群众还是被蒙蔽了,他们以常人的心态当然无法理解毛泽东,上了贬毛派的当。贬毛者利用大众心理,欲达到一步一步丑化毛泽东的行径引起了所有正义人士的齐声怒吼,在大媒体他们发不出声音时,转而利用地摊文学、QQ群、微信群等媒介散布攻击伟大领袖的言论,正义人士决不能袖手旁观!我们决不能容忍贬毛污毛现象的存在!一定要维护毛泽东的形象!我们一定要广泛宣传和捍卫毛泽东的伟大人格和毛泽东的伟大思想!
  毛泽东和中华英雄的旗帜不倒!
  2018年1月9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7 04: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文存 于 2018-6-27 05:01 编辑

对“国学大师”文怀沙的盖棺论定应是江湖骗子
方舟子

9.jpg

  昨天被一则新闻刷屏:“国学大师、楚辞专家文怀沙老先生6月23日凌晨在东京一家医院逝世,享年108岁。”各家媒体的报道都在标题突出两点:“国学大师”(或“国学大家”)、“享年108岁”,似乎就这么给文怀沙盖棺论定了。然而这两点都是假的。文怀沙不是“国学大师”,而是江湖骗子。他的寿命也没有高到108岁这么吓人,而是97岁,他给自己虚报了11岁。
  早在2009年李辉就已撰文揭露了文怀沙的真实年龄、“学术成就”和在1963年被劳教的真相,文怀沙本该已经身败名裂。然而在文怀沙的同乡好友易中天等人的胡搅蛮缠之下(参见我当时写的《易中天的“道德飚车”》),以及文怀沙一些朋友的朋友的“证词”迷惑下,李辉反而成了无理取闹,文怀沙继续以“国学大师”、“百岁老人”的面目招摇撞骗,以致到现在媒体还在炒作他是“国学大师”、“享年108岁”。所以,很有必要再系统地揭露文怀沙生前是如何骗人的。在李辉揭露之后,又有新的材料被发现,更进一步证明了李辉的揭露是无比正确的。中国社会现在有一种很不好的风气,说什么“死者为大”,好像坏人、骗子一旦死了其劣迹就一了百了,只许其同伙吹捧,不许别人揭露。这当然是非常错误的。尤其是其徒子徒孙利用其死大做文章、继续骗人的时候,更有继续揭露的必要。
  我们先来看看文怀沙究竟活了多少岁。文怀沙生前都声称自己出生于1910年,在遭到李辉质疑时,他发表声明仍然说:“我诞生于忧患频连之己酉腊月初五,即阳历一九一零年一月十五日,其它歧说,俱不足信。”“享年108岁”就是这么算出来的。但李辉认为文怀沙应是出生于1921年,其证据是:
  “据查人民文学出版社五十年代初的第一本花名册,文怀沙的出生时间填为‘1922年’;据中国国家话剧院记录,其出生时间填得更为具体:1921年1月15日;1963年12月被判劳教时,年龄记录为‘43岁’,推算一下,出生时间也在1921年初。三处记录的出生时间虽略有差异,但相差不到一年。”
  严格地说,不能排除记录员抄错的可能性,第一本花名册明显就抄错了。2016年5月8日,刘子冀在公众号“废纸帮”贴出了新证据,是文怀沙在1981年向中国青年艺术剧院办理退休手续时自己填写的表格,在出生年月一栏写着:“1921.1.15.”这是文怀沙自己写的,不能再怪别人抄错了吧?出生于1921年,到1981年60岁时刚好到退休年龄。
11.jpg
  文怀沙曾经对《扬子晚报》记者冯秋红如此解释其档案记载错误:“当年我抛弃我的家,与一位相爱的年轻女子私奔到解放区。登记夫妻关系时为了显得更般配一点,就把1910年改成了1920年,这事组织上知道,本来不成为问题。”(冯秋红《淡看生死,笑对争议 108岁楚辞专家文怀沙先生仙逝》,《扬子晚报》2018年6月24日)然而档案里写的是1921年,不是1920年,把1910年改成1920年还说得通,改成1921年就不合常理。常理应是,1921年是其出生的真实年份,他才会那么写。
  为文怀沙辩护的人说:“20世纪80年代初,文怀沙已将出生年份改回到原先的1910年。”这也与档案不符。根据刘子冀公布的资料,文怀沙曾在1990年9月向文化部申请去苏联访问讲学,亲笔填写了表格。可惜该表格残缺,出生年月部分无存,但是中国青年艺术剧院当时给文化部艺术局、人事处发的同意文怀沙赴苏联访问讲学的报告还完整地保留着,里面第一句话就是:“我院离休干部文怀沙,男,出生一九二一年一月十五日。”这份报告上文怀沙的出生年月应该和文怀沙自己填写的表格一致,否则就不能作为证明了。可知到1990年时文怀沙自己认定的出生年月还是1921年1月15日,而不是在80年代初就改成了1910年。
10.jpg
  有旁证可以证明文怀沙出生于1921年。在其退休申请表格中,他填写的第一个工作经历是“1943.2 - 1946.6. 四川XX(不清)国立女师校四川白沙国立女师院附中”。如果他出生于1921年,1943年22岁,开始出来工作,到附中当教师,比较合理。如果他出生于1910年,变成了到33岁才开始工作,就不合理了。所以文怀沙的年表在把出生年月往前推的同时,要把参加工作的时间也往前推,变成了:“1928年受聘担任国立女子师范学院教授”,不仅把自己的工作从师院附中教师拔高成了师院教授,而且工作时间也与自己在表格填写的不符。
  还有有一条旁证。我偶然发现文怀沙的妹夫陈南濂写过一篇回忆文章《五十八年前的订婚照》(http://blog.sina.com.cn/s/blog_51af96bd01009uiz.html ),里面提到文怀沙的父亲文稠(又名文倜生)“抗战期间任国民党第三战区管辖东南补给区司令部公路运输处处长,抗战胜利后,1948年国民党发动内战,他因不满蒋政权反人民战争,忿然离职,投上海招商局总经理徐学禹,徐与文老先生在青年时代同学……”徐学禹是近代名人,很容易查出他生于1903年。文稠是他在青年时代的同学,年龄应该差不多。如果文怀沙出生于1910年,难道他爹不到10岁就生了他?如果文怀沙出生于1921年,文稠20来岁生他,就比较合理了。文怀沙为了让自己出生于1910年,曾说他的母亲淦智远出生于1882年。如果这是真的,那么文稠的年龄应该和淦智远差不多甚至更大,到1948年时他已经快七十岁了,怎么还跑上海找工作?而且根据陈南濂贴出的结婚证,文怀沙的妹妹文亦光出生于1932年,难道她母亲50岁才生的她?如果文怀沙出生于1910年,难道他妹妹和他相差竟然达22岁?
12.jpg
  可见,要让自己早生11年有多么不容易,因为需要改动的东西太多了,很容易就露出破绽。除了要把自己打扮成“百岁老人”的江湖骗子,谁愿意去撒这么大的一个谎呢?
  另外,在其出国申请表格中,有文怀沙亲笔写的对其1963年被劳教一事的说明:“一九六三年文犯有以不正当手段亵渎妇女的行为,被定为坏分子,开除公职劳动教养一年。八一年元月复查,维持原劳教一年结论,但定坏分子开除公职不妥予以改正。并办理退休。(后改离休)”这就很清楚了,他当年被劳教不是因为他后来吹嘘的“反江青”,而是“以不正当手段亵渎妇女”,文革后他也没有获得平反,而是“维持原劳教一年结论”。他在外面可以以“反江青英雄”招摇撞骗,否认自己是“流氓”,但在申请表里还是老老实实地承认自己是“流氓”。
13.jpg

  文怀沙之所以被媒体吹捧为“国学大师”、“楚辞专家”,是因为他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整理出版过《屈原集》、写过楚辞通俗读物,被吹捧为“新中国楚辞研究第一人”。对此,当时与文怀沙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共事的舒芜是这么说的:
  “《屈原集》是有那么一本书。那是一九五三年,新中国建国之初,人民文学出版社开始整理出版中国古典文学名著,第一批选定几种人民性最高的,由编辑部同人各任一种,其中有《屈原集》。……这几本书陆续出版,除四部长篇小说外,其实都只是薄薄一本,注释完全是简单通俗式的,那时讲究普及,谈不上什么学术性。但国家文学出版社的目标很大,颇有影响。汪校本《红楼梦》一出来就受到俞平伯的学生王佩璋的批评,引起轩然大波。文注《屈原集》也受到臧克家在人民日报上发表文章的批评,指出文注的格调低下。例如《离骚》句“女嬃之婵媛兮,申申其詈予”,本来是说有个婵媛的(漂亮的)女嬃(姊妹),在严厉地(申申)责骂,文注却把“女嬃”解释为意味暧昧的“女伴”,把“申申”解释为“娇喘吁吁的样子”,足以引逗向《金瓶梅》一流的遐想。这虽然只是学术上的批评,与政治无关,但毕竟是中央第一号报纸上发表的,压力不可能不大。文先生一出手就这样砸了锅,随即调离了人民文学出版社。《屈原集》的事就是如此。事虽是有,但是重复说一遍,包括《屈原集》整理者文先生在内的顾、汪、张、文、李、舒、黄几位整理者,都不是作为专家被聘请来,而是作为本社编辑人员的编辑任务交派下来的。从时间顺序来说,他们每一个都可以说是新中国整理某书的第一人,但这个‘第一’完全不包含价值意义,不是开辟者、创始者、奠基者的意思。我们都是这样理解自己的角色,文先生似乎不同一些,当然只能各取所须。”(舒芜《老吾老》,载《万象》2008年10期)
  文怀沙曾经出版过一本《鲁迅旧诗新诠》,被吹捧为“鲁迅旧体诗研究的开山之作”。1977年6月,鲁迅研究者王德厚将该书寄给茅盾,询问其看法,茅盾在当年7月11日回信说:“此人理解鲁诗的能力很差,甚至可说是全然不理解。例如‘大江日夜向东流’两诗的‘按语’,莫名其妙,《自嘲》之‘按语’亦然,‘洞庭木落楚天高’、‘禹域多飞将’等诗都‘按’不出来。我大胆猜度,这是个妄人,写这本《新诠》为了骗人,却在‘引’及‘按’中故意拉入一些文艺界人以示其交游之广阔,也是为了骗人。”(《茅盾散文集》卷九 书信 致王德厚)茅盾不愧是大作家,虽然文怀沙当时还没有像现在这样出来招摇撞骗,茅盾也一眼看出了这是个妄人和骗子。茅盾没能料到的是,这个妄人和骗子后来居然能够风靡全国十几年,死后还在继续当他的“国学大师”。
  这个“国学大师”的国学水平究竟有多高呢?我在2009年曾经点评过文怀沙半文半白、半通不通的声明,全文附后,大家读了就知道这个“国学大师”不仅国学水平很低,语文水平也很差。李辉说文怀沙的“楚辞学问至多可抵一名中学教员”,那还是抬举他了,不过是一个不学无术的江湖骗子。
  2018.6.24.

附:
  “国学大师”的语文水平
  ·方舟子·
  “国学大师”文怀沙通过香港某网站发表了亲笔书写的声明,全文不过一百多字,却已尽显“大师”风采。我们来欣赏一下,【】内是我的点评: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死,其鸣也哀。【按:该成语出自《论语》,原做:“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以鸟比人,所以先说鸟后说人。文“大师”把成语给掉了个个儿,以人比鸟,“大师”成“大鸟”了?】我诞生于忧患频连之己酉腊月初五【按:“大师”的“诞辰”真是非同凡响,一天之内竟然“忧患频连”,真是“大师方一日,世上已千年”。】,即阳历一九一零年一月十五日,其它歧说【按:“大师”自称的“诞辰”是否也是“歧说”之一,不然何来“其它”?】,俱不足信。后世史家当以此为据【按:“后世史家”?真以为自己是能被后世历史学家研究的大人物啊。】,无劳辨析,此哀言也;亦善言也。自揆平生碌碌,泰半荒度。堪留赠后贤及我不认识之子孙【按:“大师”认识的子孙就不留赠了?杀熟啊。】,已公开刊布者有【按:“大师”的意思是他还有“内部刊布”的著作?】:“正清和”三十三字真经【按:自称一篇33字短文为“真经”,还真有“大师”风范,不,有“教主”风范。】及《四部文明》二百卷(约近一亿四千万言【按:原来“大师”的丰功伟绩就是找钱拉人翻印自己也翻看不过来的古籍,这吓人的一亿四千万言究竟是“约”还是“近”?】)。知我,罪我,有书为证,乌足道?“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如是而已。
  顺便说一下:几年前,偶然在央视上看到一个介绍“国学大师文怀沙”的专题片,很奇怪国内何时冒出这么个国学大师出来,就看了一下,只见“大师”在苏州某处名胜古迹游览,指着古人留下的楹联对当地陪同人员说:这个对联挂反了,根据意思,这个该是上联,这个该是下联……我仔细一看,按他的挂法,下联最后一字成仄声了。原来“大师”自创了对联的规矩。(2009.2.22)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美言APP(手机客户端)安装|小黑屋|Archiver|美言军事网 ( 联系方式:QQ64237762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本站声明:本网站所有转载之内容只代表作者本人之观点,本网站纯粹只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本站转所转载之内容,无任何商业意图,如本网站转载稿件涉及版权、著作权等问题,请您来函与本站管理员取得联系(联系方式: (只收手机短信) 周一至周六 8:30-17:30 或者电子邮箱meyet@sina.cn)。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网站地图sitemap

GMT+8, 2018-7-18 12:5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